Faye飞:我喜欢用最原始的样子去和这世界相处

2016/09/18

撰文:琉球

街声独家专访

Faye飞的个人音乐历程,贯穿了独立音乐在台湾最近十几年的变迁。2012年是Faye飞真正开始成为自己的一年。她从F.I.R的“大天空”回归到个人创作的“小天空”。

“爱就是你必须要做这件事情,你不做就会全身不对劲。”这是Faye飞有关“简单·爱”的诠释。

2001年是动荡的一年——美国911事件,披头士吉他手George Harrison去世,政坛新旧势力交替,台湾地下音乐方兴未艾……

那一年的Faye是辅仁大学英文系大三的学生,因为参加了一些校内外的歌唱比赛而初露头角,也常会在台北师大路的Livehouse“地下社会”出没。

这一年的12月7日、8日,为纪念John Lennon遇刺身亡21周年,台湾音乐人陈柔铮在“地下社会”举办了一场“列侬之夜”,向John Lennon致敬,现场气氛最热时,诗人夏宇还冲上台嚷嚷着要念诗。

散场后,陈柔铮和夏宇在“地下社会”一楼门口抽烟,迸发出了做唱片的念头,愈混乐队这个名字也在那时候想出来的,谐音“愈混愈对”。夏宇选了13首被唱片公司退稿的歌词,陈柔铮找了一些在“列侬之夜”有过合作、气性相投的音乐人,交给他们谱曲和演唱,Faye在其中参与谱曲和演唱了《像一封情书》和《刺青》这两首歌。2002年,专辑《夏宇愈混乐队》发行, Faye被认为是这12人大乐队的一员。

两年后的2004年,Faye加入F.I.R,成为主唱,有了新名字:飞。

2014年的简单生活节是飞第一次带“小天空”来内地,而“地下社会”是她起飞的起点。(图片提供:Faye)

时隔九年,2013年6月13日,愈混乐队里的陈柔铮、噬菌体小雷与Faye重聚“地下社会”,此时正值F.I.R第七张专辑《Better life》即将发行,而“地下社会”因为拗不过关于场地属性、消防及扰民的法规,两天后就要永久关门了。

对Faye来说,“地下社会”是一切的开始,而今它即将永久关闭,她在台上重新唱起当年《刺青》,和它告别——“每个图案都无与伦比,每个名字都无可代替。”(引自《刺青》)

我是“自耕农”,把自己种的水果拿给大家品尝

虽然F.I.R出了许多专辑,但Faye手上也渐渐积累了一批“编外”歌曲,她觉得这些歌曲不一定适合F.I.R,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放上了街声平台,看看有没有乐迷和她在同一个频率上。

2010年10月12日,Faye一口气在街声上传了四首歌,两首翻唱《红线》、《Landslide》,两首大学时期的原创《一千零二夜》和《神曲》。其中《神曲》是当时中文诗课程的期末作业,凭着这首歌她拿到了最高分。

最开始粉丝们都以为这些歌会出现在F.I.R的专辑里,后来才知道是她个人的作品,而且听出了乐趣,纷纷留言要她多上传些专辑外的demo。

之后她也陆陆续续传了许多歌,有排练录音,有现场演唱,更多是像《奔跑》这样的demo,旋律黏在她大脑里十几年,终于写成了歌。

Faye说现在的自己比较像一个“自耕农”,自产自销,耕种时感到快乐就放声唱。街声平台,就像是“农会产销班”,上面聚集着很多的自耕农,把自己种的水果拿给大家品尝。大家觉得好就会留言:吃了这个水果感觉通体舒畅。只要这样她就很开心了。

台下的人认真感受,台上的人心无旁骛

Faye觉得 2012年是她“真正开始成为自己”的一年。

那一年,她的个人创作“小天空”开始正式环岛巡演。其实“小天空”的第一场演出是在2011年9月30日的“海边的卡夫卡”。这是位于台湾大学边上一间小小的咖啡馆,吃的东西不多,但书和唱片很多,而每到周五、周六就会摇身一变成为音乐人不插电演出的微型Livehouse,多年以来,台北年轻的学生们已经习惯了去那里点一杯饮料,听听歌,泡上一个周末。

“小天空”的初次试水,Faye也采用了不插电的形式。翻唱了一些英文老歌和几首自己的作品,那是初秋的台北,天气已经微凉,店里挤了满满一屋子的歌迷,Faye边唱边留汗。

为第一场“小天空”特制的卡片,被来海边的卡夫卡的粉丝一抢而空。(图片提供:Faye)

“小天空”巡演是2012年4月21日开始的,除了《河畔》、《花疯》这些固定曲目,还会时不时翻唱一些歌曲,从《Hallelujah》到《美丽岛》,唱什么全看彼时心情,不过都是用她自己的方式。

巡演最后回到了台北“女巫店”,F.I.R的其他两位成员阿沁和陈建宁也来了。她说能在“女巫店”开唱对她来说是一种肯定。1990年代后期,几乎有十多年的时间,整个台北的原创音乐是以“女巫店”和“地下社会”作为两大发展主轴。如果说“地下社会”孕育了摇滚,而从“女巫店”里走出的则是陈绮贞、张悬、雷光夏那样的长裙摇曳的文艺女生。以“地下社会”为起点的Faye,作为F.I.R主唱上过小巨蛋,而今她拿起吉他,来到了只能容纳80人的“女巫店”。

“F.I.R是我的大天空,让大家有机会认识我,而现在我要把自己的小天空呈现给大家。”没有了华丽的舞美灯光,Faye像个新人一样认认真真地唱歌,甚至表演前因为太紧张而吃不下饭。“我喜欢用最原始的样子去和这世界相处,心里反而更踏实。”她觉得似乎这一年才真正开始成为自己。

到现在,她始终不希望被定位为一个“娱乐”的角色。Faye理想中的表演,是台下的人认真感受,台上的人心无旁骛,不用担心今天穿得好不好看或者最近变胖了。“这是最好的状态,表演有的时候把它想得太复杂反而是累赘,那些掌声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何而存在,你不晓得。”

2014年的简单生活节上, Faye唱得全是大家不熟悉的新歌,粉丝却高喊:“赚到了!”(图片提供:街声)

在即将举行的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中,Faye将登上“街声舞台”,以“小太空”的概念带来近期作品的全新呈现,和包含《原罪》的两首新歌,重新编曲,加入电子、摇滚等元素,让歌曲达到更远更辽阔的地方。

在上海世博公园,Faye要把自己的“小天空”变成“小太空”。

随经历改变,随时间沈淀,浓缩萃取,直到杂质越来越少

在Faye眼中,F.I.R的歌是乐团三位成员之外“第四人”的创作,它是一种火花,也是一种没有办法预设的东西,“你不知道每个人加入自己的想法后,作品会变什么样。”Faye告诉街声大事。

而她自己的个人创作相比之下就来得更加纯粹和直接,也更需要灵感的触动。“可能是一个音、一句话、一个画面、一种感受……它会慢慢生长,慢慢延伸,随经历改变,随时间沈淀,浓缩萃取,直到杂质越来越少。”往往一首歌,要花上她一年的时间才能初步完成。

Faye说,人会变,歌曲也会变,他们都是有生命力的。(图片提供:Faye)

Faye曾参加2014年上海简单生活节,那一次,为了给当时连名字都没有取好的《苍穹》呈现出辽阔的意境,她请来原住民歌手阿卡飞郎用澳洲长管模仿呼麦,这个创意就是她和好友阿卡飞郎私下聊天时的一次灵光乍现。其实录制demo时Faye就邀请了蒙古族的朋友共同参与编曲,但这样的呈现方式还是第一次。

而一年之后,这首歌完全变了一个模样——2015年台北最大的Livehouse “Legacy传”,Faye在那次现场里,为同样这首《苍穹》加入了蒙古乐器火不思和马头琴,这次并且融合电音进行了重新编曲。

《一千零二夜》是她大学就创作的一首歌,最早的版本没有钢琴间奏,也是为了那次Legacy的表演,Faye加入了一段钢琴独奏。直到表演前一天晚上,所有人才第一次真正听到,结果表演当天,许多人被这新加的钢琴独奏感动到落泪。

“其实每个作品,可以说没有真正完成的那个终点,因为每次表演都是一个新的创造。”

爱就是你必须要做这件事情,你不做就会全身不对劲

Faye觉得她这辈子想做的事情绝对不止一个,但都会连到同一个意义,在里面找到自己,找到快乐。

每次出门旅游或者演出,Faye都要去博物馆。如果能到少数民族生活区域去看看就更好了。2016年中秋节,Faye参加宁夏银川 “丰收狂欢节”,她早就规划好了旅游路线,要去看看回族人的生活方式,哪怕这已经是第三次去宁夏了,可却依旧无比兴奋。在银川,她去过历史博物馆,去过西夏王陵,还特地跑去贺兰山,就为了看看以前岳飞抗击金人的地方。这些辽阔异域的意象和画面也随之融进了她的歌。

蒙古族人早餐吃羊肉喝白酒,Faye也入乡随俗。(图片提供:Faye)Faye在蒙古族朋友家中作客时,发现他们的宠物竟然是一匹狼……(图片提供:Faye)

还有一次,在四川成都的宽窄巷,天色渐晚,游人散去。在一座旧城门口,她看见一位上了年纪的伯伯,吹着长到垂地的笛子。Faye说这辈子从没听过那么低沉凄凉,那么动听的笛声。配上古街的画面,那份苍凉厚重的历史感深深感动了她。“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乐器,但是那个声音让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之后她发了疯一直上网找,终于查到那是尺八,唐朝就有了,从此成了Faye的一个心结。

除了尺八,另一个她想尝试的古代乐器是编钟,因为觉得音色很酷。谈到这她顿了顿说:“我喜好的范围真的蛮广的,最后在我这个人身上会融合出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

简单的生活对Faye来说还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她相信爱却能让每件事变得简单。“你将会因为你爱的事情,乐此不疲,生命的意义也由此展现。”

Faith makes everything possible and love makes everything easy.(相信让一切成为可能,爱让每件事变得简单。)这是她所相信的,也与这次简单生活节的主题不谋而合

“爱就是你必须要做这件事情,你不做就会全身不对劲。” Faye这样对街声大事阐释她有关“简单•爱”的理念。

至于乐迷翘首以盼多年的个人专辑,Faye说时间还没有确定,形式也没确定,但是一定会有,最快可能明年就会发。

 
当我去流浪

这是一个街声大事推出的单元,每位接受我们采访的艺人都会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以下是Faye的答案:

唱片我只会带一张,坂本龙一《Vrioon》(2002,RasterNoton出版)。

真的要去这样一个地方实在太难的了,一直看书太可惜了,我会带笔记本,彩色水笔画画,记录我经历的事情

生活用品一罐椰子油,能吃,能清洁,还可以防晒!

点击这里,进入Faye飞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0/14

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1

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