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克皓:我们彝族是一个善良且忧伤的民族

2016/09/19

撰文:陆小维

街声独家专访

一种山野里的自由、带着世界音乐的辽阔,融合了多种音乐风格,尤其少数民族特有的高音释放的一刹那,令人回味无穷……

原生态的吉克皓,今年4月被街声在成都发现,走进简单生活节。

吉克皓的家乡有个有趣的名字,叫“美丽的姑娘”,小时候并没有像电视上说的“经常在森林里唱歌”……

“所以巴赖(lai)和巴奈(nai)不是一个人吗?!”

彝族小伙吉克皓,被自己l、n不分的四川“椒盐普通话”摆了一道。

他与莫西子诗、吉克隽逸是老乡,从四川凉山来到成都,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他作为“爱·原生态”板块下的音乐人,登上了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

和吉克隽逸名字相似,又是凉山老乡,吉克皓笑称:“我们可能是没见过面的亲戚。”(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吉克皓初次崭露头角,是2016年7月,登上《中国新歌声》的舞台。盲选时在流行歌曲《找自己》中,他加入独有的民族唱腔,引来四位导师“争抢”,最终选择庾澄庆战队,并成功晋级五强。

“成都的原创音乐场景,比许多人想象的更为繁荣——相隔十二年推出新专辑的声音玩具、初尝电子的泰然阿修罗、生猛朋克大翻转、民谣唱将树子……各种风格的原创音乐人,共同丰富这个西南部城市的音乐版图。”在接受街声大事采访时,四川人民广播电台城市之音资深DJ博亚这样说。

2016年4月21日,街声台湾工作人员一行前往成都,博亚推荐大家到红星路上的“35号民谣”酒馆,说那里聚集了很多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当晚酒吧被租借给一个剧组使用,大家只能围坐在门外的桌子旁,没有音响设备,没有话筒,没有表演顺序,只有音乐人们轻松地自弹自唱。即便如此,当晚这些音乐人的表演也都让街声一行人员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尤其是吉克皓。巧的是,那天刚好是他的生日。

2016年4月底,吉克皓在“35号民谣”弹唱

于是,街声收获了意想不到的音乐惊喜——一种山野里的自由、带着世界音乐的辽阔,融合了多种音乐风格,尤其少数民族特有的高音释放的一刹那,令人回味无穷……这与他后来在《中国新歌声》上表现出的风格有所不同。

吉克皓的音乐打动了街声,并充满好奇与期待,当即决定邀请他参加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

“让我先去厕所哭一下”。能参加简单生活节,而且与那么多自己喜欢的音乐人一起表演,吉克皓在微博上写了这句话,而且加上了整整三行表情符号。

用吉他解决“成长的烦恼”

四川盛产美女,位于西南部的美姑县,更直接以“美丽的姑娘”来命名。美姑属于凉山彝族自治州,还居住着藏族、羌族、苗族等少数民族。

1990年代的美姑县巴普镇巴普村,有个叫海子坝的鱼塘,背靠大山,很多树和鱼,是县城居民的休闲好去处。一到夏天,大人们拿出吊床,挂在树枝间乘凉,吉克皓小时候经常跟小伙伴相约采贝壳、郊游、烧烤,“我很喜欢山,有时玩得开心就哼两首歌,但不像电视上讲‘经常在森林里唱歌’啦,我还是比较含蓄。”对上综艺节目时被营造的“夸张”效果,他有点不好意思。

吉克皓家附近有“大风顶自然保护区”,植被覆盖率很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虽然含蓄,吉克皓从小就有自己的梦想。

“你家皓皓长大想干什么?”同事询问吉克皓的妈妈。

“他说他梦想当歌星。”妈妈回答。

“哦,那确实是个‘梦想’。”真是不切实际呢。

其实,吉克皓的天赋,打小就被家人注意到。没变声前,他有一把特别清亮的嗓子,《青藏高原》、海豚音都可以自由地去唱去玩。不过从未跟老师专门学过唱歌,只满足于自己哼唱。变声后,突如其来的嗓音变化,吉克皓一时难以接受,这个“成长的烦恼”让他差点放弃唱歌,“反正那时才上初中,不唱就不唱。”

后来,是吉他“拯救”了他,慢慢学弹的过程中,独特的音色就练出来了。

酒吧驻唱:唱就唱原创作品或者彝族的歌

2014年,吉克皓23岁,他决定离开家乡去成都。动力来自之前的一次大理之行,生活在大理的匠人、艺术家们嬉皮士的生活方式,简单而纯粹。“从大理回家之后,心里就痒痒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我,跟自己说‘一定要走一定要走一定要走……’,大概念了两三个月,又做了两三个月的准备,就去了成都。”

那一年的11月,吉克皓独自游走在成都街头,举目无亲,两手空空,很快遭遇“生存危机”。成都有不少酒吧,他觉得自己可以试试去唱歌,不过当时是淡季,驻唱歌手的市场处于饱和状态,他穿梭在锦里、宽窄巷子的酒吧街,一家一家找上门,又没有底气夸口自己唱得比别人好,只能近乎恳求地询问“老板,可不可以让我唱一首歌啊?”,遇到愿意留下他电话作为候补人选的老板,他会高兴一阵。要不是宽窄巷子的一间餐吧真的打来电话,留下吉克皓,这位彝族少年就会在一个月后,因为没钱吃饭而打道回府。

那时候的吉克皓不会想到,过不了多久,成都的一间酒吧的老板,会跟他说这么一句话:“皓皓,你想唱的话,我这边开到什么时候,你就唱到什么时候,这里跟你的家一样。”

这位老板叫梁子,开酒吧的同时也写歌,2016年带着自己的原创作品参加了《中国好歌曲》。梁子是兰州人,跟两个老乡合伙,开了“35号民谣”酒馆,这里就成了吉克皓驻唱时间最久的地方。每周一、三、五或二、四、六,他拿着吉他,偶尔加个手鼓,演出时遵守梁子提出的“硬性”要求——要唱就唱原创或者彝族的歌。

吉克皓喜欢闭眼唱歌,不过多注意台下观众的反应,听到掌声才睁眼道谢。(图片来源:吉克皓)

“35号民谣”是成都的民谣聚集地,也是吉克皓驻唱最久的场地。(图片来源:街声)

除了充当严师,梁子还试图跟他成为酒友,“皓皓,今天要不要来喝一杯啊?”,不爱喝酒的吉克皓,盛情难却地尝到不少好酒。

升高一两个key,“吉克皓”式彝族唱腔诞生了

惊艳《中国新歌声》评委和观众的“民族腔”,是2016年在酒吧驻唱时,无意习得的。

吉克皓的好朋友牛牛,是成都摇滚乐队“变色蝴蝶”的前吉他手,在另外一间酒吧担任音乐总监,邀请他驻唱的同时,也固执地要求一定要唱彝族歌。吉克皓抱着吉他,怎么唱都缺点儿味道,“可能我在城市生活太久,汉化比较严重”,他索性升高一两个key试试,这下,音高了的同时,“吉克皓”式彝族唱腔诞生了。“那也不是特有的彝族唱腔,跟我之前知道的高腔有些不同,就是比较原生态吧,不像大众的发声方式,有些地方民族特点会出来。”他解释。

“我们彝族是一个善良且忧伤的民族。”吉克皓这样描述自己的家乡(图片来源:吉克皓)

成都生活逐渐稳定后,三点一线的日程,不高的薪水,高频率的酒吧演唱,刚到大城市闯荡的吉克皓惊觉自己陷入了“舒适圈”。他明确感受到创作时对旋律的不敏感,他急了,“哎呀这到底怎么了?好像都唱‘油’了!”。初到成都的热血,很快被磨成了对未来的迷茫。

所以,他站上了更大的舞台,用一首《找自己》,唱出当下的心境,同时也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我基础太差了,来这边跟学员们一比较,就觉得真该努力了。希望自己不只是生活独立,音乐上也要独立自主,不能光唱感觉,什么都不懂。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长远,我还要学很多东西。”吉克皓谦逊地告诉街声。

“网瘾”青年的“简单生活”

2016年10月的上海简单生活节,吉克皓与同乡前辈莫西子诗都成为“爱·原生态”板块下的原创音乐人。他第一次听到莫西子诗的音乐,是在一个规模不大的选秀节目中,莫西子诗演唱《丢鸡》,一把吉他,彝语,“吓到了”电视前的他。“我觉得莫西子诗的音乐,跟我之前听过的彝族音乐很不一样。有些彝族歌,感觉就是要唱给汉族人听的,有种讨好的味道,不太舒服,但莫西子诗的表达方式就很自由,行云流水。”

对于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的演出阵容,吉克皓表达了充分的期待,他说他想看每个人的表演,尤其是在内地不易看到的纪晓君、家家、昊恩等台湾原住民歌者。

“Oh My God!我是谁啊?怎么可以参加这么棒的音乐节,跟这么多大咖一起演出!我就想演完去看表演,还不用买票,哈哈。”吉克皓这样表达即将登台简单生活节的惊喜。

这次简单生活节的表演曲目,吉克皓准备了原创作品和彝族歌曲,还会跟好友季秋洋合作。(图片来源:吉克皓)

如果断网,生活将会怎样?吉克皓的答案是“生不如死”。这位彝族90后手机里最常用的APP,囊括了几乎所有在线音乐平台。他经常听的音乐从王祖贤到P.K .14,从Unknown Mortal Orchestra 到小河……

吉克皓的微博,大都是他分享的歌曲。参加《中国好歌曲》后,他的粉丝快速上涨,他更加乐在其中,“终于有人要听我讲话了!可以分享一些小众但同样好听的音乐,让喜欢我的人也喜欢这些作品!”

吉克皓在街声上传了十首作品,有原创,有翻唱,好几首还是“手机录制”版。谈到今后的音乐方向,吉克皓说:“我想做比较酷的音乐,朝CocoRoise,Angus & Julia Stone和Kings of Convenience的方向。”


当我去流浪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以下是吉克皓的答案:

唱片

《青蛇 电影原声带》

久石让《ハウルの動く城 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Kings of Convenience《Declaration of Dependence》

《麦田里的守望者》作者:[美] 杰罗姆·大卫·塞林格

生活用品

吉他

点击这里,进入吉克皓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20/03/19

魏嘉莹:你我都是夜空里的光

2020/03/06

晨曦光廊:最“烦”的就是这几个队友

2020/01/02

甜约翰谈《城市小说选集》:水泥丛林里萍水相逢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