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mins:我们想唱一唱“沟通”和“隔阂”

2016/09/20

撰文:宁宵宵

街声独家专访

16mins是一支身处北京、由世界各地小伙伴组成的摇滚乐队。

Andy Warhol提出“每个人都可以成功15分钟”,来自北京的乐队16mins想多坚持一会儿。

“我们一直想改名来着,这名字实在太不好记了。”当问起队名,16mins乐队的主唱思雨Sindy急忙解释说,怪力吉他手Robin和音乐科学家通知通在旁边频频点头。“常常有人说,你们是16毫米吧,还有人叫我们17分钟,最逗的一次是电台DJ说你们乐队叫16mints,是16颗薄荷糖的意思吗?”

但是16mins一年之内连出的两张专辑《魔王》和《乒乓》,惊人的爆发力让人很难忽略他们的成绩。

在腾龙洞迷笛音乐节后台的16mins,就像是在一个高中同学会上那么随意(图片来源:16mins)

五湖四海的人都在北京认识了

大学二年级时,Sindy与从新西兰漂到北京的吉他手Robin组成了16mins,写歌,也去D22演出。“当时也是四大件,贝斯手和鼓手偏爵士”,因为方向不同就分手了。

2013年夏天,还在舒曼音乐学院读书的德裔华人通知通漂到了北京,他的作业是录一段乐队,认识刚刚一个月,他提议要带16mins去德国录音。“我们学校有一个特别好的棚,哎,我们去录张专辑吧。”第一张专辑的编曲在他家地下室里完成,吃住都是通知通的爸妈来管的。

最后加入的,是从爱尔兰漂到北京的鼓手Fiach,2015年秋天,Robin玩另一个乐队“The北京Doors“演出时认识了他,把CD给了他,Fiach没有什么犹豫也加入进来。

现在的阵容更适合演出,之前没有鼓手的时候,乐队要把一套鼓拆开,Sindy边唱还要边打军鼓和hihat。通知通兼顾地鼓、键盘和贝斯。手忙脚乱,还容易紧张,整个乐队都被束缚了。

因为这样的组合,16mins从高度文化混血的成员本身出发,这几个文化背景和思维方式都非常不同的年轻人,在擦撞中寻找共性和理解,音乐是疏通这些差异最有效也有趣的利器。

艺术宅怎么做音乐

最新EP《乒乓》封面的大眼睛就是Sindy画的(图片来源:16mins) 

除了排练,乐队的聚点设在Sindy和通知通的家,他们住在距离三里屯往东两站地,一个安静的家属院里。之前,他们都在Robin家写歌,有一次大妈告他们扰民,派出所的警察直接敲门,腰里还别着枪。

他俩自称宅男宅女,除了工作基本不出门混,天天编曲混音,做电影和动画片的配乐,也做别的乐队的制作人。Robin有四个乐队,教完吉他,经常踩着滑板就来了。

新专辑《乒乓》相当于他们做的一次策展。即兴创作出的器乐曲,从鼓手开始,贝斯接应,吉他回复,整个过程仿佛在用不同的语言聊天,声音如带电的乒乓球在声道上频繁来往碰撞。

《阿明》和《Felix》讲中国年轻人和德国年轻人不一样的生活状态,“关于生命中做决定的故事,不管是无法做,还是必须做,各有各的烦恼与社会的眼光”。

在《藩篱》里他们做了一个语言实验,将许多经典中国古诗词,比如《春晓》、《将进酒》、《楚辞》,取其中的句子拼成一首歌词,然后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成德语,然后翻译成英语,最后再翻译回中文,好多人喜欢的那句“太阳流入海,和月亮的光撞在一起”,其实是楚辞里的 “与日月兮同光”,但翻译过来,有一种太阳落下海平面,和月亮撞在一起的感觉。语言的藩篱可以突破,还是很美的。

音乐节上的Sindy一袭白衣,看起来很像做出《藩篱》这种实验音乐的人(图片来源:16mins)音乐节上的Sindy一袭白衣,看起来很像做出《藩篱》这种实验音乐的人(图片来源:16mins)

16mins的艺术宅们特别爱玩游戏,在游戏里寻找灵感,通知通还编程了一个游戏,现场的观众可以用声音控制乒乓球,演出时玩得还挺开心的。“有几个哥们儿在那儿尖叫。我们说不是这样玩,声不用大,音高就好。”

通知通6岁时去了德国,在德国长大。他脑子里常出现一些流行歌曲的旋律,在有一次聊天时,他们觉得可以把一些老歌改成“原创性质的翻唱”。他们试着把一首《星星点灯》传到虾米上,歌迷们吓坏了,有人留言:“郑智化会来打你们的!”但是郑智化本人听过之后还挺喜欢,说:“哎哟,不错呦。”

可惜摄影师没有抓住Robin表演高难度动作的瞬间,不过说实话,Robin真的在台上超有表现力(图片来源:16mins)可惜摄影师没有抓住Robin表演高难度动作的瞬间,不过说实话,Robin真的在台上超有表现力(图片来源:16mins)

必须写一写吉他手Robin

“你必须写一写Robin,他实在太有趣了!” 

Robin,70后,新西兰籍中国台湾人,在新西兰时他有丰富的玩乐队经验,录唱片、全国巡演、得奖无数。他也是16mins里最不惧社交的一位,现在还同时担任老枪布鲁斯乐队、The Harridans乐队、Image Above All乐队的吉他手。我们采访到一半时,他背起吉他,出门教琴去了。

不在场的人往往是被爆料最惨的,接下来的段子全都围绕着最有摇滚气质的怪咖Robin。按照Sindy的话,“丢东西,丢人,摔跤,掉线,断弦,各种,都是他。” 

有一次去内蒙古,他浑身上下就一把吉他,还忘在了安检口,快登机了才发现,他就跑去翻杭盖乐队的一大堆设备,大家满头大汗地把机场找了个底朝天。演出时,偶尔还会效果器线断啦,没电池啦,把线给揪掉了,站在台上背着吉他就往台下跑,一串效果器拖在他身后像是一串小鸭子。

演出上台前,Robin会做几个俯地挺身,拉一下筋骨,因为只要一上了舞台,平时做不到的动作他都能做到,比如跪地后仰,头可以够到地面。有一次在张北音乐节,Robin的T恤破了个大洞,自己还不肯换,在台上最抢眼的一定是他。

这么随性的他,也有让其他人抓狂的时候,上次巡演常州站,Robin的弦连着断了三次,Sindy在台上等他换了五分钟,她不属于在台上很会说的主唱,因为尴尬到爆,下来两个人还吵了一架。但是,很快就和好,重新回到互相信任的状态。


MV《熙熙攘攘》中,Robin蹬着自行车在前面,
拍出“堪比好莱坞大片“的运动镜头。

16mins的演出主要是由战马文化协调,今年夏天参加过三四个音乐节,平时也会有一些Livehouse的演出。“有对的观众,这对我们特别重要”,他们将在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登上微风舞台,Sindy本人对简单生活节很期待,“我们看了之前的回顾,心中充满了向往,之前没看过万青的现场,微风舞台有很多音乐人我们都想看。”

采访结束时,街声(公众号ID:StreetVoiceCN)告诉Sindy和通知通他们的专辑《乒乓》入围金音奖,跟崔健、尧十三、苏运莹和Howie Lee等前辈角逐同一奖项。他俩的第一反应不是喜极而泣,而是“坏了,是不是来不及改名了。”

“万一要上台领奖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死不认账,说是主办方搞错了。大家好,我们是乒乓乐队,这是我们的专辑《16mins》。”

当我去流浪

这是一个街声大事推出的单元,每位接受我们采访的艺人都会回答下面这个问题:

如果你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流浪,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和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以下是16mins的答案:
唱片
01
《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
艺人: Pink Floyd 
唱片公司: Capitol
发行时间: 1973 
02
《In the Court of King Crimson》
艺人: King Crimson 
唱片公司: Sanctuary 
发行时间: 1969 
03
《Frances the Mute》
艺人: The Mars Volta  
出版者: Universal 
发行时间: 2005
《银河帝国》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5年9月出版

生活用品

钢琴

点击这里,进入16mins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10/14

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1

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