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银行:我们不希望德国朋友的观点被当成攻击别人的枪

2020/08/05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播出后,与第一季相似,关于专业乐迷是否专业、乐队与现场评分是否匹配的讨论,一浪接着一浪。

因为疫情,表情银行的成员分散各地,不能回到国内聚齐。鼓手 Yoni 生活在美国,吉他手 Robin 在北京,焦思雨和通通则被困在德国杜塞尔多夫。焦思雨和通通日常拍摄 Vlog,突发奇想,他们邀请了通通的发小、两位德国朋友一起观看《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并拍下了二人的反应。

本来只是助兴游戏,谁也没想到会火成这样

表情银行设想过,平时一千个人看的视频,可能这次会有一万个人看。但出乎意料的是,几乎一夜之间,所有关注乐夏的人都涌到了《德国乐迷看乐夏》,他们的 Vlog 成为了乐评人、音乐人和观众讨论乐队与节目的另一个阵地。

被不少人奉为“专业乐迷典范”的德国朋友,Max 和 Julian 是“在德国生活工作稳定的两个人,肯定不会想要在中国互联网当网红。他们的真诚与深度,才是 Vlog 被各界津津乐道的主要原因。” 因为他们是毫无利益相关的德国乐迷,才可以保持对不同时代、不同曲风、来自不同公司的中国乐队的中立。

 

自己创作的 Vlog 受到肯定,表情银行自然十分开心。但原本是想通过和德国朋友拓宽视角和思维广度,却没想到成为了部分网友攻击他人的武器。随之而来的负面情绪,也让本就瘦削的主唱三天瘦了四斤。

这几天焦思雨身体和心理上都缓和了许多,在接到街声的电话时,她和我们梳理了这段日子起起伏伏的状态。


街声:当时为什么会想到要拍这系列的 Vlog?

焦思雨:我们喜欢看《乐夏》,就想顺便给我们两个好朋友(Max 和 Julian)也看看吧,可能挺有趣。然后就带着 iPad 去 Max 家找他们玩,临出门的时候,我们说要不然和他们玩个游戏,设置奖品让他们猜乐夏结果,打开我们家的抽屉,里面只有一个喜之郎果冻,就当作大奖了。到了以后我们和他们说:咱拍一个 vlog 玩,你们聊我们拍,想说什么说什么,不要有压力,如果不好的话我们就不发。他们说好啊没问题。现在回想起这个过程挺神奇,还有人 cue 喜之郎,挺逗的。

Max 和 Julian 是通通的发小,从小他们习惯于这样的讨论。这次通通不能加入讨论,我们需要中立,因为我们认识乐夏的很多乐队,多少是带有偏见的。这次我们就当主持人,平时是我们大家都一起讨论的。他们一起长大,从10岁开始聊,聊音乐聊电影聊游戏,各种东西,都聊得很深。既然他们那么能聊,我们又喜欢做 vlog,那就拍一个玩玩,毕竟乐夏也是大家关注喜欢的节目。

 

街声:想过 Vlog 会火吗?

焦思雨:我们平时就做 vlog,料想到这个会比平时看的人多,因为这是一个大家都关注的节目嘛。我觉得平时有1000个人看,这次可能有10000个人看?结果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现在在B站的首页,你说这个事情魔幻不魔幻?然后有人跑过来和我说,哇今年乐夏,虽然你们在德国,但是是唯一一支“出圈”的乐队。

 

在乐夏现场的朋友和我们说,马东在现场 cue 我们的节目了。我更觉得整个事情对我来又奇怪又搞笑,时空混乱,到现在都没有想通。这是个网络时代才能发生的神奇故事。

街声:这件事也给你们带来了负面情绪吗?

焦思雨:看B站弹幕,很多人把他们俩当成权威,很多人的反应都是“他们说的和我想的一样”,好像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佐证自己的想法。这根本背离我们的初衷。我们只是为了分享给大家另一个角度的观点,Max 和 Julian 是在独立思考的,如果大家通过看这个视频明白了应该多听多独立思考,这可能是我觉得最开心的。

很多人觉得和节目里的专业乐迷相比,德国乐迷聊的才是专业的,但我不这么觉得。我不相信专业乐迷都说不出来完整的、有逻辑的、专业介绍音乐的话,这是受很多因素限制的,节目时长、剪辑等等。当然也因为他们是中国的乐评人,有很多人际关系的顾虑,但我绝对不相信他们都说不出专业的内容,因为很多人我认识呀,我知道他们是专业的。所以,我也特别烦有人拿我们视频里的观点去骂那些乐评人。我觉得这真是非常没有必要。

把视频截个屏,拿我们的话当枪使,去打别人,我很讨厌这个。这是我唯一一个负面情绪的来源。我真的不理解这样平和、有逻辑、全面的表达怎么会被当枪使。有些人截图去攻击其他乐队,都没有看明白 Julian 和 Max 要完整表达的意思,或者看明白了但故意要曲解。比如说把 Max 猜观众排名的时候把重塑排在最后一名,这就可以被截图去攻击重塑。怎么有人做种事情,不是笨就是坏。

大概率是坏。

 最怕当代网友“断章取义第一名”

焦思雨:前两天压力很大,突然爆炸,太多人加我微信了,就连亲戚朋友都打越洋电话疯狂催更,像网暴一样。第一波上期发完下期没发的时候,那个催更像在我身上贴了咒一样。

我和通通熬夜上字幕,熬得面黄肌瘦,吃不香睡不好,心脏提到嗓子眼,三天瘦了四斤。我们俩现在是人生最瘦阶段。这几天缓过来点了。

这种爆火不是我最喜欢的状态,我还是想要一个稳定的状态,之后做不做有没有流量,我真的不在乎这个事。

街声:你们还准备拍下去吗?

焦思雨:我们是想拍下去的,但尊重 Julian 和 Max 的想法。他们俩不想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当网红,因为他们就是“安静的美男子”,完全不想要任何关注度的那种人,我们会跟他们商量要不要继续。他们必须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的形象在互联网上传的到处都是,大家已经开始找他们的联系方式、社交账号,我不确定这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压力。我们得尊重他们的隐私。同时他们也不希望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我们也要确定表达观点这部分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压力。

街声:做 Vlog 对你们的歌有帮助吗?

焦思雨:当然会有一些新的听众,但数量确实很少。还有些人甚至觉得我们两个和他们是朋友,他们很酷,那说明我们音乐可能也还行吧。我们把这件事告诉 Max 和 Julian,他俩笑疯了,Max 说:“我们俩业余的居然变成大家听这俩专业音乐人的滤镜,太荒唐了!”

Robin(乐队吉他手)有心疼我们,说你们要是实在太累了,就把字幕发过来给我做。但我觉得还是得自己做,因为这个字幕绝对不能出错,误会太大了。

也有很多人劝我趁这个时候推一下自己的歌,我想顺其自然吧,不强扭。很多人是只想看视频的。如果大家只对这个感兴趣,我不介意暂时做一个 vlog 博主。

焦思雨和通通两人录制、剪辑、演出了表情银行《维他命D》线上现场

焦思雨:我现在莫名其妙有点责任感,想做点事情。独立音乐推广很难,很多人音乐是好的但没什么人听,就像以前的我们一样。如果 Max 和 Julian 有分析音乐的能力,我希望乐夏完了还能找到一个方式让他们分析其他音乐人,我肯定是欢迎好的音乐人来蹭我们的热度的,但前提是内容得我自己控制。

但是,还是要看 Max 和 Julian 愿不愿意。我爱中国乐队,爱独立音乐文化,希望为大家做点事,但这个事情和他们两个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要不愿意我也肯定不会强迫他们。 

街声:音乐和演出方面,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焦思雨:我们发了一首新歌《荨麻》,类似于现在困在这里的心态,我想出去玩,但我害怕院子里的荨麻。

虽然现在视频播放量上百万,我们周围还是一如往常,我们在德国空空的城市,住在一个小屋子里,周围没有什么人。只有手机里疯了。

虽然国内的巡演因为疫情取消了,但我和通通现在两个人会以二人电子 duo 的形式参加一些演出,8月底会去柏林与 Nova Heart 的主唱等音乐人一起演出,相当于一个中国乐队的 show case。还有在欧洲的音乐节的机会,到时候会在微博跟大家公布的! 

本文图片由表情银行乐队提供

进入表情银行的街声主页,贡献播放量!

相关消息

2020/09/18

独立音乐盲盒拆后感:永远期待下一首就会是属于你的歌

2020/08/11

手记丨旅行团:我们有自己的名字,你也有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