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银行夏末mini小巡演上海站:你们的音乐真好,像你们自己

2018/09/11

撰文:一阐提人

表情银行 MIMIKBANKA

2018夏末迷你巡演上海站

时间:2018年9月9日

地点:上海育音堂

晚上六点,育音堂身后的小公园里还有人在野餐、散步、打太极,略略泛红的云朵衬着油绿的草坪,周日的黄昏慵懒得让人只想安安静静喝上一杯,听一场心爱乐队的现场。这也是我早早来到育音堂的原因,心心念念已久的表情银行,终于从北京“溜达”到了上海。

这是一场我期待已久的演出。2016年的简单生活节,只赶上了他们演出的一个尾巴。思雨最后的 Ending pose 让我悔得肠子都青了——怎么就错过了他们呢!终于,在这个夏日末梢上,与表情银行完整相遇。


当最后一丝炎热随着夕阳一起落尽,老式电扇徐徐转着,嬉笑喧闹逐渐淡去,人群慢慢从四面八方流进育音堂。

开场的是上海老牌后摇乐队 21 Grams 。今年他们分别参加了在万代南梦宫艺术中心梦想剧场的“东亚后摇音乐节”和“太仓国际草坪音乐节”,愈发成熟大气。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受任何外界干扰,坚持自己脚步,自得其乐。虽然他们总爱演《你,无法取悦所有人》,但台下摇摆的身体已经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21 Grams 主创查禮譚白天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能吸引他来 Livehouse 的只有后摇演出

随后,原名 16mins 的表情银行带着改名后的第一首作品《吃》登上台来。没有寒暄也没有介绍,吉他声起,主唱思雨的侧影在灯光下透出震慑人心的气场。还没开口已成焦点。表情银行迷幻又轻盈的音乐霸占了这栋两层的小楼。

独特的双键盘+吉他+鼓的配合开拓出了更多的可能性

透过随性摇晃的人群看他们,好似进入了另一个空间。黑色幽默的歌词与层层叠叠的复杂编曲笼罩下来,所有人被吸入他们奇特的创作脑洞内,漂浮又跌落。

两首歌罢,思雨说,他们第一次站上育音堂的舞台时,还只有她和 Robin 两人,参加的还是周一的 OPEN MIC 。许多年过去了,乐队稳定成四人组合,各人技艺也愈发精进。但他们依然再现了当年的情境,只用一人一琴,翻唱了 Jeff Buckley 的《Dream Brother》。

之前总有朋友问我,这是一支什么风格的乐队?我说:无风格。你永远无法预料他们下一首歌,甚至下一个音符是怎样的。

比起乐队其他人,Robin 的吉他显然受到根源摇滚的影响更大,不过加在两架键盘和复杂的套鼓节奏中,一把颇为罕见的日产 Epiphone SG ,演奏出的音符细腻又精准

这是一支严肃的乐队吗?不,他们拥有一个冷笑话王子——吉他手 Robin 介绍他作曲的《伯爵森林东街的日落》时说:“那张专辑我们是在德国的一个森林里录的,德国黑森林……”。这是一支逗比的乐队吗?不,他们演绎每一首作品,脸上都写着对音乐的热爱。

2016发行的 EP《乒乓》里,隐藏了一对“双生子”。《阿明》与《Felix》两首歌用了同样的旋律,表达了中国与德国年轻人完全相反的困惑;今年新发的单曲《不治》阐述着爱情与癌症之间的相似度;《宇航员》的灵感来源是“不靠谱”的 Robin 本人……素材随手可见,经他们改造后,既有想象力,又悦耳动听。

在德国学习音乐的键盘手通通对和声和节奏有着颇为独特的概念,和过去 16mins 时期相比,现在的表情银行更加精巧

三天三站的小巡演原本在尚未发表的《鲸》惊涛拍岸之后就要结束了,可他们还没来得及走下舞台,就被观众的 “Encore” 声叫得转了身。台下有人点歌:《Hallelujah》!思雨羞涩地挠挠头问:“好久不唱,歌词都不记得了。我能看着歌词唱么?”就着现找的歌词,再次由思雨和 Robin 一人一琴给这个夜晚画上完美句号。

结束后通通说:上海真舒服,空气真好,像德国。我想说:Hallelujah!你们的音乐真好,像你们自己。

点击试听表情银行在街声上的歌曲

本文摄影:马好思

校对:马外外

本文作者一阐提人:

上海人,从2000年开始泡在上海大小现场里,工作横跨各个行业,业余摇滚爱好者,业余家庭主妇。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投稿信箱:editor@streetvoice.cn

相关消息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

2018/11/27

岑宁儿 Yoyo Sham:如寒夜里,暖炉里燃起的火

2018/11/13

Vast & Hazy:萤火光亮,将世界从黑暗里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