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小太空》再度确立了流行电子乐的标准

2017/06/26

撰文:怪兽

怪兽:现任街声音乐制作部总监,资深音乐制作人。

去年要接这案子时,其实偷偷兴奋了一下子,虽然我是摇滚吉他手出身,但跟电子音乐始终有分不开的关系。我从1980年代开始,除了摇滚乐,也喜欢上了电子乐,尤其是主流的电子乐,Human League 、 Kajagoogoo 、 Duran Duran 、 Soft Cell等,到Garbage、Prodigy、Chemical Brothers、Crystal Methoh,再到Daft Punk、Madonna、Pharrell、Kylie Minogue、Skrillex……时空转向2010,我在看Mnet亚洲音乐大奖时着实被BIGBANG的音乐吓了一跳。

制作人追求的只有两种,真挚的原音,与高技术含量的作品(如《教父》与《阿凡达》),当然这两种都需要卖座才能被认可,这正是我与我的搭档程振兴Nathan一直在追求的事。

再次与监制贾敏恕的合作为妄想开了绿灯,如今要碰到如此开放态度的老板已经很难得了。回溯到快二十年前第一次与贾先生合作李心洁《Bye Bye 童年》那张专辑也是同样的情况,同样是贾敏恕作为监制,我作为制作人,李心洁变成了Faye飞,而编曲人也从安栋变成了程振兴Nathan。这张唱片,是在音乐宇宙里新诞生的小太空,再度立定了流行电子乐的标准,至少我这样认为。

这回的词曲都是由Faye飞一人包办,编曲上,Faye飞乐队的Programmer小鸡也负责一些编曲的架构,比如《洞》《苍穹》《奔跑》…所以我和程振兴Nathan能大概掌握歌曲的风格和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主要做的就是对段落进行一些编排和细化,让音乐更流畅。不过录音刚开始,还是遇到一些问题。

Faye飞已经录了这么多专辑,她很有经验,录音的时候主要是她自己监自己的唱。作为歌手,她更在意的是节奏和音高是不是准确。

不过我作为制作人,比较在意的是有没有把情绪很好地表达出来。

电子乐一大难点是把人声加到音乐里,Faye飞的和声都是她自己设计和演唱的。哪个部分、哪个字需要Double(多轨同样的人声叠在一起),哪个部分需要和声,三度五度,她都会自己先设计好。录完正常的人声,我们可能会把一些主旋律部分做高八度和低八度的设计,搁在一起;或者把某一轨人声用软件处理成机械音。

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试音时候的Faye飞和怪兽  照片由Faye 飞 提供

在华语流行音乐里,加入电子风格的困难点,做幕后制作的都知道,旋律的结构影响很大,就像凤凰传奇与蔡依林其实就在那一线之间。当然也要感谢Faye飞写的曲,引导了目前这张专辑风格的可行性,曲的速度也符合现代EDM的节奏,词的意境也使编曲容易处理。

Faye飞的词曲里经常出现不同的转调,在《洞》里,从C调转回E调直接用了两个不在C大调的音,听起来十分有特点。而《河畔》里,主歌进唱要比听众的预期晚了一些,也是给人惊喜。

Nanthan的编曲也十分巧妙,在《另一端》的编曲里,他用了80年代EDM最有特色的808鼓音色,但是间奏里又有一点Dubstep的感觉,把新潮和复古合在一起,让Faye飞表达的概念清晰生动。

而《苍穹》里蒙古三弦和电子的混搭,体现了Faye飞在蒙古旅游的经历。《Fire Dancer》里则是用深沉的钢琴和轻描淡写的电子音色点缀出来Faye飞在冲绳海边的感受。希望通过这些歌曲,带你慢慢进入Faye内心世界小宇宙。

而在编曲上,电子音乐的编配混音也和流行音乐不尽相同。流行音乐或者摇滚音乐里的四大件,从编曲到录音会牵扯到很多人,电子音乐则只牵扯到编曲人、演唱者、制作人以及混音师而已,编曲人最纠结的就是音色的选择,因为他常常会尝试各种音色叠加在一起的效果

在混音上,摇滚乐的声源越纯越好,吉他贝司鼓和人声在混音前都是不经过太多处理的。可是电子乐混音师收到的音频已经是经过种种处理的了,混音师最需要进行的,就是给人声让出一个频段来。

Faye飞在厦门RealLive的“小太空”巡演,右一是担任了一部分编曲工作的小鸡。摄影:梅涵

Nathan的编曲手法很轻巧,而小鸡在做编曲也很踏实,整个制作团队把想法都忠实呈现。虽然这张专辑做了一年多,但其实判断与决定都很快,留给Faye飞琢磨录唱舒服的时间,去慢慢完成她诠释歌曲的方式。后期我唯一遗憾的,就是因为档期的原因,无法做完全部歌曲的混音(只混了4首)。

很有缘份,当初在北京做的第一个案子是《花儿乐队》的《嘻唰唰》,从此后就连续一直电子下去。中间我们致力于研究声音与编曲的使用,这当然是机密,而且只有行业内的才会懂那复杂的程序。如何让歌曲流畅到不留痕迹是个大课题,就如我今年喜爱的Zedd、The Chainsmoker一样,他们的做法很巧妙。

如果问我,我当然喜爱这张专辑。

但对Faye飞而言,它只是Faye飞的开始,小太空的形成,未来还有更大的太空等她去完成。 

相关消息

2018/08/16

陈健添:Beyond 的五次关键转折

2018/07/23

钟成虎:创作者是国王 制作人是将军

2017/10/17

王治平:商业操作和独立音乐不对立,但是有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