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Bad Sweetheart:如果能 DIY 一张自己的专辑,就算第二天被车撞也会非常开心

2020/05/08

撰文:喷嚏啊

Bad Sweetheart 是一支刚刚开始的双人乐队。在武汉独立音乐演出热闹非凡的某一天,肖宇贺铭洋跟着各自的乐队在 VOX 演出时相遇,借着酒劲,在凌晨时分成为了朋友。

后来贺铭洋去了伦敦留学。再后来,人们被疫情困在家里,肖宇辞职找工作,两个人远隔重洋,开始了互联网音乐计划。隔着8小时的时差,他们做出了眼下能听到的两首歌,《银色山坡》和《我总是不懂你的意思》,既有年轻人软软的浪漫,又带一点 DIY 的粗砺感,仿佛二人的交流不是透过网线,而是顺着大洋自然漂流。歌曲背后渗透着一点深夜街头的醉意,那样的感觉或许是当下年轻人怀念的生活之一。

新栏目“卧谈”,是为街声展开的2020新征选“卧室爆发力”特设的对话专题。街声希望通过征选和对谈,给予宅家音乐人一点帮助。这次与 Bad Sweetheart 的线上卧谈,更多的是他们两人的对话。一来一往中,梳理着乐队的开始和未来。

SV:两位可以分别做一段符合自己风格的自我介绍吗?

Bad Sweet-heart:

肖宇:大家好,肖宇。(贺:好屌)

贺铭洋:大家好,我是贺铭洋。

 图左:肖宇,图右:贺铭洋

SV:两位是怎么认识的呢?

Bad Sweet-heart:

肖:认识贺铭洋是因为他担当主唱的乐队“无限复活方案”。那时我在 VOX 音乐教室学琴,看到很多他们乐队的演出信息。我那时晚上都没时间,就跟朋友讲有演出的话留意一下这个乐队,朋友看完回来跟我讲这个乐队主唱很像陈冠希(贺:???),哈哈!当时就特别好奇。

隔了很久,我自己开始组了“如梦”,然后第一次演 VOX 的系列演出“奥拓事故(Out of School)”就是和“无限复活方案”、“没有征兆”两支乐队一起。那次知道了贺铭洋是谁、长什么样。进一步联系就到了《我总是不懂你的意思》歌曲简介里描述的场景。

《我总是不懂你的意思》

歌曲简介

很明显,「醉酒」和「闲散人群聚集」总会让人认识一些莫名其妙的朋友。

“你们乐队今天实在演太好了,你像漩涡鸣人。”

“是的,那加个微信吧。”

这是 Bad Sweetheart 两人的第一次有效交流,在武汉鲁磨路的拼盘演出结束后。肖宇喝醉了,贺铭洋拿着来历不明的科罗娜蹲在 Prison 门口,街道车流稀疏,烧烤摊仍在营业,小巷子挤满大笑的人。

Bad Sweet-heart:

贺:第一次见肖宇就是 VOX 那次拼盘演出。刚上台看着像没睡醒一样,但音乐一响就像犯了癫痫(肖:???)还挺酷。

那天他们还翻了一首 Dear Eloise 的《你好你好》,当时也没有过多交流。后来过了几个月再看他们已经完全是不同的样子,被惊艳到了,再加上喝醉了,就去主动和他交朋友了。后来就经常在看演出的时候遇到,会一起吃宵夜。

SV:为什么会觉得肖宇像漩涡鸣人?

Bad Sweet-heart:

贺:因为肖宇喝过期牛奶、穿二手衣服、有无数不知道他怎么认识的朋友,总是对事物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热情,这方面还挺像 Naruto 的。

记得我22岁生日的那天和他在江汉路的长椅上喝啤酒,他对我讲如果能 DIY 一张自己的专辑,就算第二天被车撞了他也会非常开心哈哈哈。这种中二的话现在还是会给我一些“漩涡鸣人”式的触动。

SV:为什么会想一起做音乐?

Bad Sweet-heart:

肖:大家喜欢的音乐里面好像有一些重叠的。后面他出国留学,我就跟他提说有没有兴趣做一个这种远程交流的乐队,就促成了 Bad Sweetheart 的合作。

贺:之前我们自己手里都有一些动机,但并不适合在自己已经形成的语境里表达,但又很想发出来。交流了一下,觉得我们两个想表达的东西类似,都想做一些简单易听的尝试,所以就组了这个双人计划。

SV:乐队名字是如何确定的?

Bad Sweet-heart:

肖:贺铭洋说叫“坏孔雀”吧,我说叫“你的甜心”吧,然后就有了“坏甜心”!

贺:是还挺草率的哈哈哈,主要当时不确定我们要做什么(现在也没),所以叫什么都一样喽。

SV:为什么是“仅叙述18到25岁之前的不成熟烦恼”?

Bad Sweet-heart:

肖:肖宇18岁,贺铭洋25岁。是这样没错!

贺:不是!我还没到呢,肖宇冒充00后!

这样写,是因为感觉18到25岁的烦恼通常都没有很具体的来由吧。这期间的粗浅我觉得我可以自我原谅,但年龄再大一点就不是这么回事了。希望在做 Bad Sweetheart 时,我们能一直处在一种放松、沾沾自喜,不在乎“正不正确”的状态。相比音乐本身,我会更重视我们两个人在这种心态下的纯粹快乐。

 

SV:《我总是不懂你的意思》开头的采样是什么场景?

Bad Sweet-heart:

肖:Bad Sweetheart 获得“叱咤乐坛最佳男歌手”的颁奖现场!

贺:是通过语音聊天远程录制的。当时本来想讨论怎么给新歌做一个好玩的开头,结果把讨论的过程录下来了。

SV: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呢?

Bad Sweet-heart:

贺:歌里说的那个人,其实是有好几个朋友的影子在(勉强包括肖宇)。他们可能都和我在深夜大排档畅谈过,有时候因为喝太多会说一些很奇怪又很感动人的话。比如“人类要有忧患意识啦”、“我以后一定会变得超级厉害”什么的......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个做美术的朋友讲他如何应对生活波折,虽然很多听不懂,但我还是感动得不行。最后我们在光谷时代广场躺到天亮,去便利店买了两碗热干面,第二天就感冒了哈哈哈!

SV:听众似乎很喜欢《银色山坡》“愚蠢的晚霞”这样的形容,为什么会这么搭配?

Bad Sweet-heart:

贺: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觉得粉红粉红的东西本身就有点蠢吧。

SV:这首歌真的是用 iPhone6 DIY 的吗?

Bad Sweet-heart:

贺:是的,还有 iPhone 7!很简单,用手机哼哼然后把录音文件拖到 Logic 里对齐。音质太好会突出我们唱歌难听。

肖:第二首歌是用 iPhone 6 在卡车里面录的,因为想要隔音一点的环境。(贺:卡车里真的非常隔音,大家录唱吧什么的可以试试!)

SV:目前二人日常做音乐的方式是怎样的?

Bad Sweet-heart:

肖:贺铭洋把所有东西做好,发给我问“这样可以吗?” 我回答 “可以,没问题!” 这首歌就完成了。

贺:还是一个互相填空的模式吧。会先出个大概的 demo,然后电话讨论结构和内容怎么改。制作方面目前主要是我来做,如果我出了动机,会在乐器、词曲或人声上留出空位给他来填,目前还在磨合过程中,分工不太明确。也还在试验两个人谁更擅长编写哪种风格的哪一部分。

SV:隔空交流有什么不便的地方吗?

Bad Sweet-heart:

肖:有一点点,但是好像不影响什么,我们之前尝试获取对方的屏幕和远程控制对方的屏幕。试了有一下午,试了很多软件,最好的情况都是有五秒的延迟,我们就放弃了。哈哈!

贺:对对对,那个软件界面特别诡异,像是非法组织用的还收费!

交流不便的地方肯定会有,主要是时差还有针对修改的讨论上。很多简单的问题往往会通话半天才能解决,不过想想看这也是互联网计划的乐趣所在嘛。

SV:对于自己的风格,你们有界定吗?

Bad Sweet-heart:

肖:我们只想过不要什么样的风格,然后就顺其自然,目前觉得 Bad Sweetheart 的歌都蛮特别的。

贺:我个人的标准就是,清唱不很难听,歌词大声朗读出来不要太尴尬就行。

SV:交流创作的时候,有没有哪个点子让你觉得搭档真厉害?

Bad Sweet-heart:

肖:贺铭洋可以用五到十种方案来编一首曲子,在我看来太厉害了。

贺:肖宇对自己想要什么有一个很明确的取舍标准,然后有的歌他能唱出和弹出我不擅长表达的情绪。

SV: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Bad Sweet-heart:

肖:可能再出一首新歌之后,决定出一张 EP 或专辑吧!

贺:具体曲目还在讨论,希望能在夏天的时候试着发行一下吧!发完休息一下再决定接下来怎么继续。

下一首新歌目前定在五月中上线。前几天在微博发布了一条“录音征集疫情彻底过去后,你最想做的事”,邮箱已陆续收到一些网友的心愿,准备围绕它们进行创作,再挑选一些放进歌里。

SV:收入这段时间受到影响了吗?

Bad Sweet-heart:

肖:一直都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影响不大。

贺:一直都没有什么收入,所以参加了街声的卧室征选。

SV:在武汉经历过最印象深刻的演出是哪一次?

Bad Sweet-heart:

肖:自己演的话,应该还是“如梦”第一次到 VOX 演出的时候,也是第一次跟贺铭洋见面的那次。看演出的话,记得是在“微线体”看“生肉·空中来福”。那时刚开始学琴,有免费的机会可以看这么多自己喜欢的乐队。哈哈!在武汉很幸福!

贺:应该是我大学毕业前演的最后一场演出“忧伤猪蹄茶话会”。当时肖宇他们乐队(如梦)的吉他手炖了几锅猪蹄带到 VOX 当做我们的周边卖(非常香),海报也很好看!

海报设计 By 二二

SV:武汉的生活目前怎么样?伦敦呢?

Bad Sweet-heart:

肖:武汉生活也都还算慢慢恢复正常了吧。有吃有喝没什么不好。

贺:学校停课了,商店也关了,平常很少会出门了,有一部分路人已经开始戴口罩,希望能早点好起来,我需要与一些实体人类进行交谈。

SV:现在普通的一天会怎么度过?

Bad Sweet-heart:

肖:吃饭,睡觉,看电影。

贺:看 Module 文献,上网课,做作业,订一个披萨吃一天。写歌,天气好的时候会到附近的公园坐一会,假装观赏鸭子、天鹅。

SV:请推荐下最近喜欢的书、电影和音乐?

Bad Sweet-heart

肖:《环形物语》挺好看。第一集会让人觉得有《暗黑》的感觉,然后上一集的主角会变成下一集的配角,感觉这也是一种“环形”!

《阳光普照》也很不错。最喜欢的一段是哥哥和暧昧对象走过动物园那一段,一句台词“大家好像都有暗处可以躲”让我一直回味。

最近经常会听狗毛的《九月的阳光》和 Galaxie 500 的歌。

贺:最近在看祖拉斯基的《着魔 Possession 》;前不久看了 HBO 出的《黑胶时代》,70s摇滚乐爱好者可能会喜欢;《梅尔罗斯》和第一季的《我的天才女友》可能会想看第二遍!

音乐最近比较喜欢的几张有:The Drums 的《 Portamento 》,King Krule 的《6 Feet Beneath the Moon》,Mild High Club 的《 Skiptracing 》,FONTAINES D.C. 的《 Dogrel 》,还有 Billie Holiday 的《 Strange Fruit 》 80周年精选集(写作业伴奏佳品)

最近没有读到比较适合推荐的书。一直想要志贺理江子的影集《螺旋海岸》,上个月买了坂本慎太郎的《Sketches for Music》草稿集,但是现在还没发货,八成是要被取消了。

本文图片由受访音乐人提供

编辑:冻梨,校对:外外

进入Bad Sweetheart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5

“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