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乌合乐队:强调十遍,希望大家关注我们

2021/08/19

撰文:小眨

乌合乐队来自杭州浙江工业大学,正如街声主页的介绍所说,“火车轰鸣将众人分散至五湖四海,又令五湖四海的人在某时某地相聚”,乌合由新疆主唱李天昊、吉林贝斯手周麟、贵州鼓手刘力铭和黑龙江吉他手李新雨组成。

在今年五月浙江大学音乐节的视频中,李天昊演完第一首《雾》后说:“我们网易云有80个粉丝,其中35个是我们的哥们,希望这场演完之后有90个”,语气十分真诚。

参加八月街声卧室爆发力征选的作品《哈尔滨的移动城堡》,由贝斯手周麟创作。某天周麟刷抖音,看到一条哈尔滨走失儿童接受采访的视频,就是歌里的主角,13岁的金宝。金宝在视频里表现得好像,全世界都知道他走丢了就只有他自己不知道,有一种很童趣的诗意,视频的语音也被采样进了这首歌。做这首歌的时候,乐队尝试合成器音色,一个高频比较高的音色有点像东北唢呐,又联想到所谓的“东北音阶”,写进了这首歌里。

在这次与乌合四位成员近乎朋友间调笑般的采访中,进一步体会到那份纯粹的少年气。直白的意气与深挚的词句,年轻的乌合正书写着独属于他们的表达。

 乌合在浙江大学音乐节上的演出

SV:乐队是如何成立的呢?

李天昊:最早是为了参加学校的比赛,2019年,我作为主唱把大家召集起来一起玩,一开始还会有一些翻唱的歌,后来我们每个人都会写歌,就慢慢地一直一起玩下去了。乐队现在的吉他手李新雨是今年刚加入的,还在上学。

周麟:我当时是跟着天昊一起玩的,他大我两届。有一天他就叫我说,周麟走,我们缺个贝斯。其实最开始我也是弹吉他的,就是技不如人嘛,就走上了弹贝斯的道路。现在也会负责乐队的一部分词曲。 

SV:乐队为什么叫乌合这个名字?

李天昊:和成员来自不同地方有一些关系。乐队名字是我们出国留学的吉他手孙若文起的,一开始也是随口一提,觉得挺合适的就保留了下来。我们都不是那种很自信的人,那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想我们乐队后来会不会成得了什么气候,这个名字其实也有一点自我贬低的意思。

 乌合成立时的四位成员

SV:作为一支校园乐队,大家歌曲的创作、排练和录制是怎么进行的?

李天昊:我写词,然后把想法告诉吉他手,让他来参与整个编曲的过程,确定基调。后来吉他手出国留学,大家也都慢慢参与进来,我来把握主要的编曲。现在我的词写得越来越少了,更多时候就是贝斯来写词,我来帮他补个曲,然后大家在一起讨论排练。录音都是在自己家里完成。

刘力铭:排练的场所的话各式各样的都有。前期主要在学校,现在会在外面租一些排练房,也会在一些朋友那里。

李新雨:排练大家定好一个时间,每次两个小时左右,创作上我主要负责用吉他为歌曲增添一定的色彩。在创作的时候也是一种学习。

SV:你们觉得乌合是什么风格?

李天昊:我们自己现在也不知道乌合是什么风格的乐队,或者说我们不想定义乌合是什么风格的乐队。最开始听流行音乐,周杰伦、陈奕迅这种,后来听万青之类的。我自己会更喜欢英伦风,大家也有不同的喜好,民谣或者偏重型的都有。

周麟:对我们影响最深的话可能是朴树,是我们上大学时候最喜欢的。

李天昊:我们的音乐其实追求的是好听,不管是什么风格。希望未来某一天有一个人,能够突然想到我们有一首歌,他想要听一下,无论当时他是快乐的还是忧郁的。 

刘力铭:大家能够听懂,然后有一定内容,是我们希望达成的状态。

李新雨:我受到影响的风格比较多,摇滚,民谣,古典,前卫金属都有。所以在编配吉他时候会融合一点,歌曲风格也会有一些融合。另外乌合最大的特点是化繁为简。

创作与排练中的乌合

SV:乐队近期的动向如何?

李天昊:主唱在找工作,贝斯手和鼓手在上班,吉他手放暑假。近期打算至少录一张EP出来,演出也希望能够获得更多的机会,我们也都比较珍惜。 

周麟:有两首歌已经写出来了,正在编曲和录制当中,一首叫《拍不立得》,一首叫《麦田捕手》,也是两种不太一样的风格。后续也会发在街声上,大家可以关注和期待一下。

 演出中的乌合

贝斯手周麟

主唱李天昊

吉他手李新雨

SV:关于《淑娴》这首歌,听说是献给一位成员的奶奶?

周麟:我是一个东北孩子,出生在一个非常典型的工人家庭,类似电影《钢的琴》里的那种,也一直想为东北写一首歌。这首歌也不是特定地说献给奶奶,初衷是从奶奶的视角切入,展现我想象中的东北。

后来有一天我想到一个画面,是我家后面的碳素厂,有一天一辆特别大的重卡车从那个工厂的大门里驶了出来。想到我的奶奶那一辈人,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工厂,想要记录下这种时代变迁中惆怅。 

SV:乐队有一首歌叫《雾》,另一首歌叫《晴》,这两首歌好像一首迷茫,一首开朗。这两首歌的创作背景是怎样的呢?乐队现在的状态更接近于哪一种?

李天昊:《雾》是我们的第一首歌。我们学校在山里,雾气缭绕,有时候会把我们都罩在里面。我们都是北方人,不太习惯这种潮湿的环境。那时候上大三,对未来会有一些迷茫。《晴》是一首爱情歌曲,所以会比较开朗一些。

乐队现在的状态说不上开朗也说不上迷茫,确定的事情是我们要把这个乐队进一步做下去,但是也会时不时遇到不确定的事,比如有人会说你的歌不好你的演出不好。但是确定的事情是一直持续的,怀疑只是暂时的。

SV:《山》这首歌的歌词很有韵味,这首歌的创作灵感是什么?

《山》的部分歌词

周麟:这首歌的词是我写的,曲是天昊做的。当时我处于人生中很痛苦的阶段,就特别想写一首既能表达当时状态又能激励自己的歌。可能在痛苦的时候会有一种被包裹的感觉,黏糊糊的,像“生活是一首敞开锅,烹调我粘稠的身体”。但是到最后也有转折,我最喜欢的是最后“这座城市即将腐朽,而你将一次又一次的盛开”这一句。

SV:乐队是从什么渠道了解街声和街声这次“厨房爆发力|卧室爆发力”征选?

李天昊:一开始是从朋友那里了解的,街声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尤其是我们现在做的都是demo版本,其他平台的话可能会有一些版权的问题。同时我们也有迫不及待给大家分享音乐,哪怕是一个demo,所以街声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这次征选的话也是,因为正好最近有合适的经历与作品就参加了。

SV:最近有哪些无厘头或者搞笑的经历?

周麟:最近有一次大家陪我在学校附近散心,各自推着自行车。本来还在交流一些严肃的话题,关于我们乐队未来的方向之类的。突然小刘就说了一句“我x,我不行了”,就把自行车啪的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冲进了旁边的一家饭店。我们几个就在外面等了他十分钟,等他回来默默地把自行车扶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刘力铭:我来说一下小刘自己的版本,当时那段时间经常在外面吃烧烤之类的就吃坏了肚子。结果那天吃完饭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又在谈一些严肃的东西,我也不好意思提。结果后来实在顶不住了,让他们帮我拿自行车他们也没反应过来,我就直接把自行车摔了冲进去了。

鼓手刘力铭

SV:最后关于乌合,大家有没有一些需要补充的?

李天昊:最后要补充的就是,写十遍希望大家关注我们希望大家关注我们希望大家关注我们……

周麟:现在再不听我们就晚了,现在关注我们的都是粉头,以后就不好说了。

收听乌合乐队的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1/11/10

I Mean Us:如果童话终将毁灭,直至结局依然浪漫

2021/11/09

当代电影大师:你看不惯的事,最后都会反映在自己身上

2021/11/05

国蛋GorDoN: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他们不会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