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melonboii:我们的名字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2021/10/29

撰文:肉饼

如果提到去年收录在街声大登陆《被染色前的我们》合辑中的单曲《Sun.》和紧接着到来的《见证大团》舞台上的青涩表演,你也许会对喜欢戴毛线帽弹吉他、眉毛浓厚的桌子有些印象。这一次,他和鼓手兼铁瓷龙泽穷一起组成了新的计划“melonboii”,以乐队的形式进行了新的探索。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半个月前,melonboii分别在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央美术学院两所高校的舞台上迎来了牛刀小试的机会。10月29日,乐队的首张EP《melonboii》正式上线。三首节奏与情绪变化丰富的歌曲连接在一起,打造了一个发生在寻常购物中心里的完美故事。它包括浪漫,包括随机的游戏,还有冬天一个人冷暖自知的火锅餐。这一次,melonboii和街声聊了聊这张专辑背后的故事,也给我们推荐了一系列冬季暖心歌曲,欢迎你一起品尝这个季节最后的“甜瓜”。

melonboii的logo

SV:乐队为什么起名“melonboii”?

桌子:我是陕西人,在我的家乡话里“瓜”是傻的意思,“boii”等同于“boy”,两个“i”代表乐队里的我俩,所以“melonboii”其实就是“笨男孩”的意思。选择全小写是因为我们不想长大。有趣的是我们起名字的前几天,小穷刚发了条朋友圈说这个夏天还没吃到西瓜,我想他今年的“瓜运”都用在夏末组建这支瓜乐队上了吧。 

人声/吉他:桌子

SV:你们各自是怎样接触音乐的?

桌子:很小的时候家里就开始让我学钢琴,上高中以后为了学业中断了,但我有幸加入了高中里的电声乐队社团,我的第一支乐队也是在这时成立的。玩乐队的想法其实在上初一的时候就有了,但当时对乐队的概念还很模糊,直到进入高中后看了一场学校乐队的演出,开始听摇滚乐,我才明确了乐队的概念和做乐队的决心。

龙泽穷:我发小的爸爸是小有名气的吉他老师,我有幸不花钱成了他的“徒孙”。高中放学路上有一家小杂货店,店主在二楼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迷你小琴行,一次回家路上凑巧发现了这处洞天福地,我旋即凭着自己的半吊子吉他技巧和贫嘴征服了老板,没过多久在这个免费场地我的第一支乐队成立了。

鼓手龙泽穷

SV:第一次写歌是什么时候?

桌子:第一次写歌是在高一,当时开始玩FL Studio,恰逢学校在办微电影节,我作为班级里的文艺骨干,学校电声乐队的成员,便被指派去负责我们班片子主题曲的创作工作,虽然那首歌的制作现在听来简直“惨不忍睹”,但确是我创作生涯的正式开端。

龙泽穷:我比较叛逆,学乐器没多久就觉得老弹别人的作品不酷;这也是我如今技术水平还停留在资深初学者的重要原因。

SV:二位是怎么认识的?当时觉得对方第一印象怎么样?

龙泽穷:我俩是在某个已经销声匿迹的乐队认识的,当时觉得桌子就是一个少言寡语的帅小伙,因为他只管弹吉他也不参与当时乐队其他活动,哥们比较怕生。

桌子:我对小穷的第一印象是很大方,很健谈。对于我这种社交冷场王来说,这人行,能处。

SV:简单介绍一下即将发行的EP中三首歌的创作背景?

桌子:那天我们约好去小穷家一起创作,我看到他家有一个抓娃娃机,小穷就说我们第一首歌干脆就以抓娃娃机为主题吧,于是我就写了《抓到你了》。

《低级趣味》的第一段是我在一年多前写的,当时觉得不管是新闻上还是生活中,时而有出轨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有一些想谴责这种行为的想法。最近感觉好像很多人对“海王”的是非褒贬越来越模糊了,所以就把这首歌拿出来写完了。

龙泽穷:我生日那天是个周五晚上,下班了说想奖励奖励自己,吃个火锅吧,结果到店里好不容易吃上,才发现生日其实已经过了。《一位》就是这么写的。

 《melonboii》 EP封面

SV:《低级趣味》的歌词里讲了什么故事?你们觉得怎样才算是“高级的”?

桌子:这首歌讲的就是渣男的故事,第一段是讲女孩在等自己喜欢的男孩应酬完回家,第二段是讲这个男的在酒吧乱撩然后出轨。我心中的高级就是不辜负爱人、正义与理想。

龙泽穷:对我而言不随波逐流就是高级。

SV:平时自己在家是怎样创作和练习的?可以简要介绍一下自己的设备吗?

龙泽穷:一般就是和桌子约好在我家创作(写歌),在他家制作(编曲),其他时间两人线上交流,一个工程传来传去填填补补。

我可以说没什么设备,人如其名(穷)。一台电脑,一台Roland Rubix 44四进四出声卡,一把日产Fender Traditional Telecaster,一套Roland TD-9KV鼓,没啥了。

小穷的创作空间

桌子:我比较爱偷懒,所以前段时间我建了一个微博小号每天在里面创作打卡、练琴打卡,以此督促自己,但最近已经中断打卡好几天了,十分惭愧。

我的主力琴有两把,一把电的Fender American Special Stratocaster,GuitarCenter限定的Ash Body,我叫它“甘蔗”;一把木吉他的Martin D21 Special,限量300支,取名“月光”,因为那个月我买完它以后钱就花光了。

我的吉他效果链是:Dunlop Crybaby 535Q踏板 → Hotone Tuner 调音表 → Fulltone OCD v1.7过载 → Mooer 010 Preamp 前级 → Boss DD7 延迟 → TC Electronic HOF2 混响。连接线基本都是我亲手焊的。

 桌子的home studio

SV:你们歌词里的灵感素材一般来自哪里?平时怎样记录灵感?

龙泽穷:谢谢手机备忘录,对我来说那就是四次元口袋。

桌子:那我的四次元口袋就是手机录音机。歌词灵感主要还是来自亲身经历和感悟吧。

SV:哪些音乐对你们的影响比较大?

桌子:我妈妈对我音乐审美的形成影响重大。初二的时候,她专门让我看了第54届格莱美颁奖礼的直播,从此我开始不局限于听华语流行;大约同年,她给我听了一首RADWIMPS的《寿限夢》,让我记住了这支日后定义我审美的乐队。其他的像Suchmos、Daft Punk、万青、THE ORAL CIGARETTES也对我的音乐有些影响。

龙泽穷:ELLEGARDEN、それでも世界が続くなら、Official髭男dism、Northern19,听日系流行、摇滚会比较多,很喜欢不同风格的混搭,像魔法。

 央美演出当天在校门口打卡

SV:第一次演出的情景是什么样的?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桌子:以melonboii名义的首演是在人大。因为我很久没演出了,加之这场有很多知名的前辈音乐人同台,所以当时还是很兴奋的。其实我特爱演出,做音乐主要也是为了能演出。那天人大的同学们都特别热情可爱,我在台上能感受到他们跟着音乐的情绪在给我反馈,说实话首演还是有点慌的,但听到同学们的掌声和支持后我就瞬间放松了,很感谢大家。

龙泽穷:在人大校园,实话说演出前很紧张(已经几乎一年没演出了,而且毕竟是新歌第一次出街),演出后特别愉快,因为收到了人大同学们发来的肯定和支持,感恩。


SV:刚刚结束了两场校园演出,这期间发生了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龙泽穷:演出本身肯定是最有趣的事情,人大和央美的同学们都特别热情!在那样的舞台上演出特别享受,要是说演出之外的趣事,两所学校的饭都好丰盛啊……(馋了

桌子:确实丰盛。在人大那场我还偶遇了多年未见的一位之前合作过的歌手朋友,特别开心。

SV:作为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你们觉得当下校园音乐的氛围如何?

桌子:我感觉北京这边还是很不错的。我刚毕业一年,毕业前一直是学校摇滚社的社长,当时在校内外主办或者参加过很多校园演出活动,感觉每所高校都有自己的乐队和音乐社团,甚至有自己的场地,有时还会有一些厂牌来合作,氛围还是很浓厚的。

我感觉现在的“校园音乐”慢慢变得成熟和多元了,不再局限于以往那些以民谣和流行为主要形式感怀青春的“校园歌曲”了,现在的很多零零后校园音乐人真得很厉害,他们的歌制作已经很好了,主题也很不错,真得感叹现在是个好时代。

龙泽穷:别的校园真不清楚,我真的已经做社会人很久了,但是人大和央美是真的氛围很浓。“校园音乐”在我认为就是梦想的起点,追求纯粹的表达,respect。

 melonboii在人大的演出现场

SV:音乐之外,你们各自都在相关行业的“大厂”里有过工作经历。你们觉得上班族和学生党最大的区别体现在哪里?分别有什么好处?

桌子:我之前在某知名线上教育公司做音乐制作。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就是上学主要在输入,上班主要在输出,虽然上班后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一些只有在实践中才能学到的东西,但上班后要面对的问题和压力比学生时代复杂沉重百倍且无法逃避。

我感觉这两类人没啥可比性,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生阶段,上学全是好处,没坏处。非要说的话上班的好处大概是生活相对比较规律,当然规律也意味着单调,不过我之前的公司对音乐制作人特别好,一人一间屋,设备也很棒,现在还是挺想念那段8030+x8p+s88的独居生活的。

龙泽穷:我想过一辈子校园生活!!!我目前在某流媒体音乐平台做运营,上班除了挣工资养活自己以外没有好处(希望我老板不要看到

SV:在这张EP发行之后,目前还有哪些已经确定的规划?

桌子:目前计划在明年上半年发一张全长专辑,在春节前大概会有两首先行单曲发布,敬请期待。过几天在北京的24D还会有一场演出,欢迎大家来玩!

 11月12日20:30,24D Space现场见(打开地图搜索爱工场天空大厦)

SV:秋冬季节,推荐几首温暖的音乐给大家吧。

桌子:我王婆卖“瓜”一下,melonboii新EP里的《一位》关于火锅,适合冬天一个人听,我自己也有首与冬天相关的歌叫《冬月》。说到“月”我觉得方大同的专辑《橙月》蛮适合冬天的。

龙泽穷:northern19-snowblind ,安藤正容吉他演奏的。

相关消息

2022/05/27

卧谈|Sugar coat糖衣:包裹在青涩之外的甜蜜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