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失联盐分:在这个“恶心”的世界里,寻找气味相投的人

2020/06/18

撰文:莹莹

昨天,“卧室爆发力”五月征选结果公布,同时也开启了六月征选。我们邀请到看理想音频编辑颠颠桑 Favours! 乐队吉他手小豪作为五月征选的评委,在66首充满青春活力的参赛作品中,评委的选择也十分纠结。

我们在当中发现了失联盐分,一组还在念大学的00后五人乐队,年级分布从大一到大三。最近几个月,他们被困在南通的大学里,一边备考,一边排练。排练的地方是每所大学都拥有的神秘角落 —— 大学生活动中心,而失联盐分的代号是301,在这里他们相遇,挥霍年轻的热情。

因为不能离开学校,录音混音等的工作,都是他们用自己的电脑和声卡完成的,总有不满意的地方。等到考试结束,乐队的大家计划去南京和上海,好好录音,顺便到刚刚开业的欧拉琴行打卡。

街声:请用自己的风格进行自我介绍?

最左为节奏吉他杨家华,左二贝斯手李翔羽,左三主音吉他张清洋,右一和声沈心怡,前排鼓手潘湛天,最上主唱姚沁阳

吉他杨家华:99年,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弹琴、网上冲浪。

吉他张清洋:00年,物联网工程,弹琴、网上冲浪。

鼓手潘湛天:出生于第二次冲击之后。学习城市管理,喜欢打鼓、看动画片、开高达。

主唱姚沁阳:00年,会计学专业。标准核狗,日常用死核洗礼乐队其他成员,因此遭人嫌弃。喜欢练鼓,本性是个鼓手。

贝斯李翔羽:00年,会计学专业。踢足球,喜欢一些轻的蓝调音乐之类的,偶像是家强。

街声:乐队是怎么成立的呢?

平时都在301玩,一起吃了很多次饭,在面包店门口抽了很多次烟,排了很多歌。也交流了彼此的创作,感觉理念很接近,机缘之下成立了失联盐分。

街声: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是什么?熟了之后相比有变化吗?

鼓手潘湛天:对姚哥(主唱)的第一印象最深。第一次见他打鼓,感觉姚哥是很外向的人,会比较好交流,就接触了一下,也因此结识了大家。熟了之后发现自己和姚哥共同点还蛮多的,印象也基本没变。

主唱姚沁阳:和杨家华(吉他手)的第一次见面比较平淡,大家都看着我听我唱歌。家华坐在和自己屁股差不多大的音响上埋头弹自己那把粉色的 Fender。因为贝斯手带我入坑,在同一天和两个吉他手相遇了。

吉他杨家华:第一次遇到清洋(主音吉他手)是在我大二刚开学的时候,当时兼职帮移动卖卡,和一个朋友去新生宿舍扫楼。结果刚到一楼就发现有两三个阿姨已经把一楼扫完了,我灵机一动就迅速跑到顶楼去扫。到了顶楼听到吉他声,就跟着声音找到了清洋的宿舍。以前觉得这个男生很认真,现在熟了之后会觉得他很可爱。

吉他张清洋:是那个夜晚,在我第一次乐队解散的时候,我去找了羽哥重组乐队,他是那么真实,友好,我们一起畅聊理想与现实。awsome!我就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爱音乐的男人都是一个样!!!

贝斯李翔羽:姚哥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同一个专业还是老乡。他是一个 very nice 的威猛先生,唱歌好听。一次乐队招新遇到清洋,第一次来到了大活3楼这个神秘的地方,姚哥本来是准备当主唱的,阴差阳错之下成为了一个很棒的鼓手。清洋是一个有音乐理想和志向的人,从第一次见面我就感受到了,他对音乐的狂热总是毫无保留地呈现给我们,给这个偏僻的学校带来一些音乐以及乐队的成长土壤。家华是一个稳重的人,他是节奏吉他但更像一个贝斯手,熟悉之后了解到他是一个有音乐理想的人,而且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大三学长,在学业的压力下,他没有放弃吉他,没有放弃音乐,他一直在追逐自己的理想,我很喜欢他的这种状态,同时也很钦佩他。最后则是小天了,第一次见面是在细雨中,大家在一起讨论体育馆某个节目假弹的事,他的气愤让我觉得这个男生很真实。熟悉后了解到他是一个很棒的鼓手,节奏把握很到位。最后我想敬这该死的缘分,是音乐把大家聚到了一起,也是音乐让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品尝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街声:乐队名字的含义是什么?

吉他杨家华:是因为想到人在运动流汗到衣服上干了之后会有盐分,所以失联盐分某种程度上象征着消失但还没殆尽的热情。

街声:《我和我自己》是关于什么? 

吉他张清洋:《我和我自己》是在一段爱恋后,又失去了理智的时候创作出来的。

街声:《假浪漫》是你们之中谁经历过的爱情吗?

吉他杨家华:不是。是写给一个朋友的,但其实是我误解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说到底记录了一个假故事。但一开始写这首歌不是刻意往她的身上靠,更多的是想“揭露”假浪漫这种现象吧。尤其是网络上交友这一类的,太多人是对着自己营造的一个人物倾诉,又自以为是缘分。我觉得因人而异吧,歌写出来了不同的听众怎么理解都不算错的。

街声:单曲封面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吉他杨家华:两首 demo 封面都是一个朋友画的。歌和封面其实都不是谁为谁而创作的,是在我们的 demo 制作完之后在她那里挑到彼此适合的。

街声:有没有还未上线的新歌?

有的。成型的有《池水》、《我还爱你》,还有一些例如《满溢梦》等歌在写。

《池水》不是为了叙事,更多是表达一些感觉或者说是描述一种特定氛围。《我还爱你》是一个朋友说在这个恶心的世界里,寻找着一个像
她的人,他还爱她。

街声:什么状态下创作能量最旺盛?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在编曲上的灵感会多一些,关于最初的词曲创作灵感更多在晚上会多一些吧。

晚上的失联盐分

街声:乐队成立后演出过吗?

大家以其他身份一起表演过,但失联盐分这个队确立时间倒不长。以前的话有接过商演,也去过南通各高校办的跨年的小型 Livehouse,觉得排练再多也值得了。很享受在台上的每一刻,尤其是 Livehouse 形式的演出,感觉每个人都沉浸其中。

街声:不限制时空,最想在哪里演出?

吉他张清洋:南京欧拉。

主唱姚沁阳:南京欧拉,上海。

吉他杨家华:如果是不限制时空的话,回到我高中的时候吧。

贝斯李翔羽:红磡。

鼓手潘湛天:去最接近听众内心世界的地方。

街声:乐队的规划是怎样的?

吉他杨家华:我的年纪最大,初步是想毕业之后先在南通租个房用来排练和录音,也作为乐队的据点,我们不用的时候也可以租借给别的乐队排练录音使用。

目前是先攒一些 demo,在大体确定乐队方向之后出一些正式的歌。想先在南通这边做出点成绩,南通离上海也近。如果做出好东西希望能向上海的前辈们看齐,然后希望有足够好的作品能跑一些 Livehouse 演出。

街声:大学毕业后的理想职业是?

鼓手潘湛天:从小的理想就是当警察,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理想目前看来是无法实现了。可能做个架子鼓老师会比较现实一点吧,在教授知识这方面对自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主唱姚沁阳:很想去做一个重型乐队的鼓手,现实很骨感。

吉他张清洋:从小的理想是当警察,但后面发现自己体重不配了,于是开始练琴。未来的理想是能够一直巡演,一直冒险。

吉他杨家华:男生想当警察,好像绝大多数男生都会这么想…… 结合专业可能当个网警吧(开玩笑)。毕业之后还是对音乐相关的工作感兴趣,对乐队还是很有热情去做。

贝斯李翔羽:一直以来的梦想是当一名青训教练,和开一家小酒吧定点有乐队演出那种,现在一直向着这个目标迈进。

街声:除了音乐,目前大家最关心的是什么?

不挂科。

街声:最近喜欢的书、电影、音乐是什么?

鼓手潘湛天:最近在看《假面饭店》,是个人比较喜欢的推理小说类型。

主唱姚沁阳:最近喜欢听歌比较广泛,多半听重一点的乐队:《Whitechapel》 《Slaughter to prevail》《Bring me the horizon》。

吉他清洋:《撒哈拉的故事》、《再次出发》、《和你在一起》。

吉他杨家华:书和电影最近很少看了,只记得把《花样年华》又看了一遍。音乐的话 deca joins 的《艳红》、Paellas 的《Weight》、椅子乐团的歌等等。

贝斯李翔羽:萨博的《洞穴奇案》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电影就是尼古拉斯凯奇的《变脸》,音乐方面是痛仰的扎西德勒,再见杰克,还有一些国外的独立音乐人。

本文图片由受访音乐人提供

编辑:莹莹,校对:外外

进入 失联盐分lost salt 的街声主页,试听跟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5

“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