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A(口袋A):找主唱的感觉,找自己的感觉

2020/06/11

撰文:孙大猴 

我和 Code-A(口袋A)乐队的晓龙都在一个微信小群里,大家没事聊聊设备和日子。不过晓龙一般都不会长篇累牍地参与,毕竟他作为大学土木工程系老师,回家还要排练录音,时间紧张得很。不过有天他发了一个 Excel,加了一句:“整理了下自己的设备。

“晓龙的设备都有两页 Excel 了,真让人羡慕。” 我感叹,大家也纷纷表示。不知别人如何,我是真心实意羡慕: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人,工作之余把家里三十多平米的地下室建成了可以排练可以录音的 Home Studio;让人更加羡慕的是,这个地下室挑高足足有五米。“是不是良心房地产企业为了音乐家定制的户型!” 让我对成都这个号称“音乐之都”的城市更加充满了向往。

找主唱的感觉

玩乐队十多年了,晓龙成为主唱就还是这两年的事儿。原来的乐队里,晓龙只要把概念、旋律 Riff 提出来就好,乐队一起掌控词曲。到了 Code-A,晓龙需要自己站出来打造乐队形象的时候,还是经历了一些阵痛和波折。

Code-A 组建之初是标准的三大件乐队,第一场演出是在有着“成都摇滚地标”之称的小酒馆芳沁店。当时晓龙的网易云账户有近百首 Demo,找出几首满意的来演出绝对不是一个难题,难的是怎么准确表达自己。多年乐队和演奏的经验,让音乐人有着更多表达自己的方式,而不是刚组乐队时,认准一个风格玩下去的热血少年。

我第一次听 Code-A 的时候,他们还是一个英伦味十足 Britpop 类乐队,何况一首《Baby Blue》还致敬着 Blur 的吉他手 Coxon,大比重吉他演奏,踏实的节奏…… 正当我们以为 Code-A 是一支英伦吉他摇滚乐队的时候,2018年底,他们第一张唱片《Code-A》让人惊讶:比重巨大的合成器和鼓机机械味道,让这支乐队多了不少实验和“后”什么玩意的劲儿。一开头就是《Idiotape》这样的作品,而把《Autumn Leaves》、《Baby Blue》这些带着原来的 Code-A 味的歌都搁在专辑中后的位置。在那个时期,晓龙也经常冒出“吉他没啥意思”的发言。Code-A 也从三大件变成了双人电子组,小顺这时从电子打击乐手变成了套鼓鼓手。

Code-A 的周边产品也别出心裁,为《蜡笔式舞(Rubbish Dance)》做出了塑料袋,想必晓龙的两只宠物狗在他烦心的时候一定帮忙缓解不少

中间《蜡笔式舞》、《Dr. Fine》等等专辑从词曲到编配、录音混音全都是由晓龙小顺共同完成的,在这期间也经常感到晓龙的不安和焦躁。两个人要包办所有制作,加上现场的视觉、传播这么多事儿。况且晓龙还在大学里当老师,几十个大学生的学习生活也让他格外操心。“挺大的孩子了,自己的事儿一点都想不明白。”这些刚要步入社会的大学生的迷茫可能也加重了晓龙的焦躁,演出时在台下突然 Pogo 的观众也让 Code-A 觉得摸不着头脑。 

2020年,到了《Code-A》变成《口袋A》的时候,晓龙感觉轻快了不少:“用英文表达还是表达不好,你听着味儿挺对,但是这东西早就被外国人说了多少遍了,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连乐队名字也出现了一个中文的“口袋A”。

踏踏实实的套鼓又回来了,点睛的吉他也仍旧闪着光,美丽的和声…… 口袋A似乎回到了2017年的样子,还加上了更多的合成器因素、电子音色…… 仔细听听,味道更丰美、编配更精致。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晓龙和小顺经过深思熟虑,在“风景都看透”之后坚定地决定要做的东西。

卧室音乐人得看你在卧室待了多久

Code-A 的小顺也越来越能聊了,而且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温柔的牙尖属性也逐渐在他身上显露出来。小顺老是带着笑,懒洋洋地说:“卧室音乐人,那得看看你到底在卧室待了多久啊?”

作为 Code-A 的鼓手,小顺真正是在这间 Studio 里花费最多“力气”的人。一般人 Home Studio 主要是 Home,摆上电脑音箱声卡吉他键盘,就算是 Studio 了。而 Code-A 是 Home and Studio。Code-A 的两位成员也在这里从初学乍练录音师变成了对自己乐队的录音轻车熟路的老录音师。

所以到了录《口袋A》之后的这张新专辑时候,小顺只用了半天就录完了所有的鼓。两人都高高兴兴地,不过第二天晓龙检查素材时才发现:“干,录成16bit的了(普通的CD是24bit)”。虽然两个人把16bit素材和和32bit的文件好好听了下,发现对比不出来,但本着“精益求精”的精神,小顺又花了一个下午重新录了一遍,改成了32bit的。

 晓龙说起小顺(左):“他是我见过的鼓手里打得最稳的”、“他是打这种风格感觉最对的”

“第二遍越打越好,所以这么一来,就都用第二遍的了。”可能是由于晓龙已经失误一次,小顺更加放松,觉得自己犯点错也无所谓,所以打得更加自然流畅。

专访没结束,Code-A 的贝斯手和鼓手已经到了排练室,聊完了他们就要接着排练。太久没有演出了,和西安乐队白百在成都的拼场让他们跃跃欲试。“我们计划排练八次。” 毕竟六月下旬 Code-A 也将在江浙沪进行几场拼场演出,把这个经过他们深思熟虑的 Code-A(口袋A)带到台下。十分笃定的晓龙对自己正在制作的下一张专辑也充满了希望。

“只要一直玩下去就行。” Code-A 现在的态度轻快又积极。

图片来源:Code-A 乐队微博

作者:孙大猴,校对:外外

收听 Code-A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11/09

旅行团乐队发布全新单曲《天涯路口》,年度第二张新专辑即将问世

2020/11/08

PO8:让Hip Hop成为这个时代的诗

2020/11/06

不被接纳的小孩,长大后“温和治疗”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