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紫檀:过期少女寻找音乐伙伴之旅

2020/07/27

撰文:孙大猴

北京城里的胡同,一度是京城 Livehouse 集散地。天一擦黑,白天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就变成了文化中心。从灯火通明的平安大街、鼓楼东大街走一走,愚公移山、江湖、兰溪、杂家、疆进酒、老 MAO,DDC、School、temple坛、fRUITYSPACE,加上各种昙花一现的场地,都在游客的眼前。对于普通游客来说这些地方或许莫名其妙不值一提,但是那些独立音乐的爱好者们对这些场地却有着打翻五味瓶的感受。

2016年,音乐人祁紫檀也常常在这些场地出没,看演出的同时希望找到志同道合、可以一起做音乐的朋友。“但是大家似乎都在各忙各的,我当时也没有一个成年人应该有的交流技巧。” 祁紫檀这么说。那年在北京她做出了《她走路的姿势》这张专辑,赢得了阿比鹿、全球华语金曲奖的几个奖项后,又去了成都生活。而从山东老家到杭州上学,在大理、在上海、在北京、在成都…… 祁紫檀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归属地。

不正确就是我的正确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害羞,我会少了很多很多可爱。” 这句词出自《爱之颤》这张2020年7月发行的专辑。想必喜欢祁紫檀的人会时不时被她的唱腔和表达击中,在这张专辑的前一分钟里,祁紫檀在开头几十秒里说:“不正确就是我的正确,不聪明就是我的聪明,不美丽就是我的美丽”。这样细腻的感情细细密密织成了祁紫檀的自信和美丽。

不过这样的确定来之不易。

 祁紫檀2019巡演广州站大合影

考试对于每一个孩子都是沉重又庞大的负担,在竞争激烈的山东更是如此。上初中的时候,祁紫檀的语文老师讲课时,经常会给学生说起文章里人物的性格、作者的写作时候的境遇、当时的世界局势…… 祁紫檀听得有滋有味,不过没多久,学校换了一位专门应付考试的语文老师,祁紫檀觉得“怎么语文就变成这样了?”

一天天听着讲台上老师的官方发言,一次她实在忍不住就正面反驳了老师,从此祁紫檀就成了反叛的异类。那时的祁紫檀一天到晚杀气腾腾,老师都觉得这孩子很不好惹。终于,她有一天绷不住了,和英语老师聊天时候突然哭了出来。哭完了她很不好意思,一遍遍叮嘱老师:“千万别告诉别人。”

可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儿,她原来威风凛凛的形象轰然倒塌。祁紫檀对老师、同学的信任也没了,也一下子陷入了孤立的境地。

也是这个时候,祁紫檀在网上看见了 X-Japan,第一眼觉得“真吓人”,不过越琢磨越喜欢。听见他们的音乐以后,祁紫檀变成了离不开音乐的人。由于初中的叛逆经历,祁紫檀去了一所军事化管理的高中。在那里不能留长发,早起跑操,不许带手机,不许出校门…… 但这些在祁紫檀眼里,比初中遭受的孤立和人情世故要好应付多了。唯一违反校规的就是她老偷偷带上MP3在宿舍里听。

她希望大学能读音乐,但家长反对。三番五次和家长“斗争”过后,最后互相妥协达成一致,可以去学电影:“那就学编剧吧!”

杭州乌托邦 

在杭州的大学生活对于祁紫檀简直是乌托邦。加上偷喜办乐队的组建,大家无忧无虑地做乐队、玩音乐。“那时候的杭州就是特别有意思,各种各样的乐队都有,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偷喜办在浙江传媒学院的吉他社中组建而成。与此同时,她也参与了类似流行音乐社的社团。吉他社更偏重原创音乐、乐队、演奏,流行音乐社团则更偏重于演唱。当时的祁紫檀跟着学姐学长去了不少节目海选。

“当时学姐一招呼,一辆大巴大一大二的社员就都出发了,大家一路说说笑笑,还挺好玩的。” 所以参加《绝对唱响》海选的时候,祁紫檀就是当踏青了。谁知道《南海姑娘》的演唱视频竟然就火了。祁紫檀随随便便上去一唱,几乎没有准备,这一趟流行音乐社的踏青之旅画上了句号。

对于那时候的祁紫檀来说,和所有事情比起来,偷喜办的事儿是更有趣的。几个人首先是朋友,其次才是乐队团员。她和吉他手百强一起创作,大家一起排练,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出去玩,每次演出也像是出游的大学生一样。当吉他手百强毕业说要回老家的时候,祁紫檀猛然从大学的这个乌托邦里醒过来,发现要为生活考虑了。想过做职业编剧,想过接着考研。听到编剧多半也是要在别人要求下创作,她觉得自己干不了。

 偷喜办热热闹闹的时候的宣传照

她先去云南大理呆了一阵子,那时候欢庆、野孩子这一批音乐人都聚在那里。祁紫檀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每天晚上在酒吧唱歌挣钱,和这些音乐人自然很难融入。在大理聚集的,要不然是想好计划、带着钱来投资的创业人,要不然是声名卓著的艺术家,祁紫檀觉得自己哪个也不是,就去了上海。

在上海期间,她时不时在育音堂、MAO Livehouse 的小舞台演出,白天在咖啡馆上班。她觉得在这工作能够观察来来往往的人,很有意思,后来去广告公司做实习生。在这时候,她参加了《中国好歌曲》节目。

可能很多人会认为《中国好歌曲》是祁紫檀的一个巨大转折,但是对于祁紫檀来说,《好歌曲》之后才是她最焦虑的时候。年轻音乐人往往会怀着一个念头:自己的作品在大平台上一旦露出,肯定会有革命性的、摧枯拉朽的力量。虽然祁紫檀在节目里获得了很多的赞美和掌声,但是在节目之后,祁紫檀的失落是明显的。

在北京,祁紫檀同样在各个地方找寻音乐伙伴。在成都,虽然在电子乐的场地里每天都似乎得到了什么一样,但和其他音乐人的合作也不顺利。“好像现在杭州的氛围又好了不少,很多人原来结婚生孩子,现在又回来做音乐了,我下一步可能回杭州。” 

《爱之颤》 

祁紫檀写词的时候是非常放松自在的,一般跟着旋律,唱出什么样子的歌词就这样写出来了。创作这张专辑的时候,祁紫檀正经历一些成长,关于爱、关于亲密关系、关于家人的更深刻的理解和体验,所以整张专辑总是动不动就唱到了“爱”。于是就也把这张专辑命名为《爱之颤》。

祁紫檀的作品里提到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小王子》、还有《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的金句:“若你想要,全宇宙都会合力助你”。说起来祁紫檀也只是想到了就写出来了。早年,有一位前辈艺术家邀请祁紫檀去成都当年艺术家聚集的三圣乡。在那边住了几天,离开的时候送了祁紫檀一本《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祁紫檀看完了顺手就写进了《勇气快活与美妙》里。昨晚这张专辑,她又细细看了一遍《小王子》,冥冥之中,这张专辑里一次次提到爱、玫瑰花、蝴蝶,似乎和小王子不谋而合。在这张专辑里,祁紫檀似乎也放下了之前字斟句酌的作词习惯,很多词越来越平直,让人一听就能明白表达的情绪。

 《爱之颤》的封面由祁紫檀和恰恰一起设计,她的好多歌词也同样是朋友的作品

祁紫檀之前的专辑都是自己和在《中国好歌曲》中遇到的朋友羽田制作为主,在《爱之颤》里,祁紫檀想要想要试试按照流行歌曲哪个路子,找一些陌生的编曲人做编曲。之前她听到几首编曲人陈迪的作品,于是她试着把自己的作品交给陈迪。

聊了一会儿,陈迪说自己的费用比较高,要不可以把这些歌交给他 TALENTUNION 团队里的伙伴们来做。于是,祁紫檀就把这些自己做得不太满意的歌曲交给了这些素昧平生的编曲人们。

“不过结果还不错。” 因为祁紫檀自信,自己的唱腔、表达、怎么编曲都很难抹煞她独特的气质。“说白了,就是怎么编都不会太俗,哈哈哈!” 

乐评人耳帝用专辑里的歌词表达了自己对这张专辑的感受:“美,不过如此了吧”。也有无数人一次一次聆听里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感动,和属于祁紫檀独特的力量和美好。这种似乎成为了女性音乐人细腻表达的一个典型,说起中国女性个性的表达,祁紫檀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理解和喜爱。

不过这次除了这些不太熟悉的编曲人,老朋友羽田也参与了一部分,原来偷喜办的键盘手杨若舟参与了制作部分。虽然杨若舟平时都忙着自己其他的事业,但是这回也忙中挤出时间给祁紫檀做了这张制作。

这让祁紫檀又琢磨起了搬家,回到当时自己的乌托邦杭州,和偷喜办的伙伴们在一起合作起来。这位一直在寻找音乐伙伴的女孩又要回到音乐旅程正式开始的杭州,和那些最开始的伙伴聚在一起,看看又会有什么新的火花出现。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孙大猴,校对:外外

收听 祁紫檀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8/03

鹿洐人:人生不就是场烂笑话?

2020/07/28

浅堤:“不要因为你不会,就忘记怎么表达”

2020/07/15

除了元气少女,女主唱还能有哪些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