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 乐队:软萌浪潮中的热血少年

2020/07/14

撰文:肉饼 

Hoo! 乐队(左起:鼓手阿臻、吉他阿哲、贝斯Jaco、主唱罗隽)

“广寒宫”,被乐迷用来形容演出数量不多的广州。要治愈广寒宫的“千年老寒”,需要本地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最近,PowerMilk包话妙、焖饼MoonBand、堆填区、蛙池WaChi 等乐队,形成了广州独立音乐的新生势力。在这其中,Hoo!乐队的青春热血的基因十分突出。

7月初,Hoo!乐队发布了歌曲《BAKA》的 MV。作为同名新专辑《Hoo!》中的主打歌曲,乐队成员出演的 MV 讲述了一个由杀手和少女交替主导的故事。前半部分,黑白默片画面感配上最热血的《BAKA》,故事情节简单而又无厘头:少女、杀手、僧人,所有的人物都在追逐一本经书,得到之后却发现一切的答案是镜像中映射出的自己的脸。

如果单听歌曲不能准确地和 Hoo! 心意相通,MV 或许是理解方式之一。不断的倒放和剪辑,看似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情节设计,Hoo! 借此表达:人都有善恶两面,最后苦苦追寻的也许就在我们自己身上。

 

对于“BAKA”这个名字,主唱罗隽给出了详细的解释:“ BAKA 是日语 バカ 的罗马音,这首歌里的语境里,有点像是动画片里的角色在危急关头措手不及的一句感叹。歌词里人称是乱的,杀手和女孩交替主导,大家可以理解为他们是主人公的两个人格,也可以理解为人的善恶两面。这种颅内撕扯的感觉总结成一句感慨 —— ‘BAKA’!”

《BAKA》MV

“2019年国庆节期间拍摄,到现在7月发出来,刚好‘十月怀胎’。这期间闹了不少笑话。比如拍摄到一半被保安撵走;在返程的高铁上由于大家买的都是无座票,只能七八个人围成一圈坐在车厢地上吃盒饭。因为条件有限,最后效果呈现只达到了预期的百分之六十。不过这毕竟是 Hoo! 第一次尝试自导自演 MV,在摄像兼导演谢柯莹等朋友们的帮助下,乐队最终还是顺利完成了。“好在大家都蛮尽力了,相信之后再尝试类似的拍摄可以做得更好!”

 拍摄过程中的花絮(图片来源:微博 @Hoo乐队)

在快节奏的《BAKA》衬托下,Hoo! 给人一种“时刻都在奔跑”的感觉。不光是《BAKA》,上线的首张全长专辑《Hoo!》中的每一首歌都具有不一样的活力。从每天的胡思乱想到热血时刻的记录,再到情感的宣泄与抒发,它们描述的是人生中不一样的命题,却又有着相似之处。

新专辑中的《布鲁布鲁》曾在2019年末率先发布。这首歌的主人公是一只名叫“布鲁”的小熊猫,“看上去憨憨的,实际上却是钻石潜力股”。在新专辑《Hoo!》的封面,它更是笑呵呵地驾驶着一辆超级跑车随时准备向你冲过来。“自闭”、“不喜欢出门又经常失眠”…… 看起来很有活力,实际上却有着自己的烦恼。小熊布鲁几乎完美融合了乐队四人的所有特征。

专辑《Hoo!》封面

在艺术家烫烫和 Landi 两位好朋友的帮助下, Hoo! 得以通过动画的形式更直观地展现《布鲁布鲁》的世界。小熊布鲁鼓起勇气走出了家门,遇见了诸多美好的事物。当它抬起头看太阳时,发现上面映出了自己的脸。乐队用布鲁来映射“低气压又没自信”的自己,再次诠释了“勇敢尝试过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的永恒命题。

《布鲁布鲁》MV

港台流行乐和电影文化对四个95后影响至深。比如和右侧合流联合专场的预告中,Hoo! 的登场 BGM 就选用了电影《食神》的主题曲《初恋》,再搭配乐队四人酷炫又可爱的装扮,港片中的搞怪和无厘头精神瞬间涌现了出来。“少年时代很喜欢孙燕姿和王菲、莫文蔚,也喜欢看动画片和周星驰系列的电影。” 在《“世界啊”》和《Gill》等相对舒缓的作品中,广州青年独特的浪漫表达,似乎多少也受到了粤文化的浸染。

两年的时间里,乐队先后经历了签约厂牌、人员变动等重重挑战,类似“演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的小事故更是接连不断。甚至在 demo 版本的《Gill》上线时,乐队还没有确定如今的四人阵容。他们迅速成长,在一次次的演出中得到了不少同行的称赞。

今年,他们也和整个独立音乐行业一样受到了影响。鼓手阿臻还在读大学,疫情期间的生活就是和所有学生一样在家上网课;其余三人则是每天在公司和家中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通过打游戏、看书和音乐来放松情绪。没有演出的日子里,看似正常的生活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疫情期间的 vlog:罗隽展示烤肉技术

Hoo! 在5月重新回到了排练室。5月16日的广州 MAO Livehouse 开箱派对,四个年轻人终于再次站上了舞台。“特别兴奋”、“百感交集”、“用力过猛”,他们喜欢用夸张而短小精悍的四字词语形容心中的激动心情,就像他们的歌词那样简单而直接,却足以表达内心的热血与喜悦。

Hoo! 乐队也在进行着下一步的计划:新专辑的全国巡演。“每一座城市都让我们非常期待!” 如果听歌和 MV 都不能满足你,就到现场去一起见证他们的热血沸腾吧!


SV:新专辑《Hoo!》中歌曲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各自最喜欢哪首歌?

阿哲:和很多乐队一样,我们也是先有动机然后去排练房琢磨折腾,“相爱相杀”。我最喜欢的是《“世界啊”》。

罗隽:我最喜欢《BAKA》。

SV:目前你们在乐队之外从事的工作分别是什么?

罗隽:平面设计,在出版社做美编。

阿臻:我在读大学。

Jaco:我在做宣传推广方面的工作。

阿哲:在一家设备公司上班。

广州 MAO Livehouse 开箱派对(图片来源:微博 @Hoo乐队)

SV:“炸裂”是这张新专辑给人最直接的印象。从设备上来说,哪一块效果器最能产生“炸裂”的效果?

阿哲:目前感觉最炸裂的是用 Super Sonic Fuzz 来推 Plimsoul。

SV:面对不可抗力因素以及生活中的种种麻烦,你们是怎样保持活力和古灵精怪的心态的?

阿臻:多听音乐多学习,保持微笑。

Jaco:别怂,就是干!

阿哲:自我消化,弹琴,运动。

罗隽:去山里或者湖边散散心,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SV:在你们眼中,最理想的演出和乐迷是什么样的?

阿臻:最理想的演出是我们顺利地把精心准备的内容传递出来。最理想的乐迷是有自己独立意识并且对喜好清醒的一帮人,要是知道我们在干嘛就更好了。

Jaco:想起国足老大哥的一句话:friends no fans。最理想的一次演出就是去年616那天的天台烧烤了,哈哈!

阿哲:最理想的演出是 Live Aid 1985 演唱会,一场酣畅淋漓非常流畅的演出;最理想的乐迷就是你!

除特殊标注外,图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肉饼,校对:外外

收听 Hoo! 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0/10/30

LINION:玩音乐不止有摇滚与说唱,欢迎成为Neo Soul的一份子

2020/10/23

景德镇文艺复兴:可能是独立音乐的“终极形态”

2020/09/25

“没有才能”的高中生写出了最火红的霸榜毕业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