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尔蒙少年:在专辑里实现了五彩斑斓的黑

2020/05/21

撰文:JohnnyWen 

荷尔蒙少年现任团员(左起):主唱兼吉他手咏安、贝斯手浩钧、鼓手思默

一首长达8分钟的情歌《4:00 A.M.》,在 YouTube 累积了将近两百万次播放,多愁善感的少男少女们,纷纷在歌单中加入了“荷尔蒙少年”这个名字;演出定番压轴曲《倾雨》,更不知道淋湿了多少忧伤的灵魂。也许是因为主唱咏安的外型并不算特别起眼吧?唱起这种无疾而终的情歌更是令人感同身受地难过。而写下这些戳心歌词的他,当时还不满二十岁。

2015年,身为中正高中“热音社”社长的咏安,与副社长思语组了荷尔蒙少年。第二年他们便入选大团诞生“高校插旗”活动,与 SADOG、裸奔野兽和粗大 Band 一起在音乐花房演出。上大学以后,思语决定去澳大利亚念书,因此在2018年发完首张 EP《Hormone Boys》后,荷尔蒙少年差点解散。

“那段时间我们积极寻找新贝斯手。” 咏安表示,当时因参加“寻光计划”而认识浩钧:“他的团叫‘匆忙树懒’,第一次看他表演,他就在 intro 爆点弦,超帅!就半试探地问他要不要来弹。” 后来在某个吃热炒的晚上,思语私下把浩钧拉到一旁:“我要走了,可以拜托你接下荷尔蒙吗?” 有种托付终身的认真感,于是浩钧便加入了(咏安在旁边听浩钧讲述这段故事,还一直惊呼:“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段!”)。那天,被团员们称为命运之夜。

浩钧自高一加入热音社后才开始学贝斯,听音乐的脉络就本人说法是动漫歌、动漫歌、以及动漫歌。“我喜欢听的歌热音社都没有,所以我就一直练自己的东西。”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弹贝斯呢?“我想知道它到底在干嘛,因为一般人其实都不知道它在(歌里面)干嘛。”

把浩钧挖进来后,由于贝斯编的东西让音乐方向变得跟之前很不一样,便想顺势换鼓手。新鼓手思默是思语的哥哥,刚加入荷尔蒙少年之际,他同时还在打“一种心情”和“赤杨”两组乐团。“那段时间几乎一个礼拜练团五天,充实到都快死掉了!” 有着爽朗笑容的思默,是个时间管理达人,还是法律研究生的他,不仅花非常多时间在练鼓和乐团上,还同时在准备考试,相当令人敬佩。

 

喜欢鼓的声音、对节奏很感兴趣的思默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学鼓。“有次我跟家人去高雄玩,梦时代里的电动场有台打鼓的游戏机,做得跟真鼓一模一样,连荧幕上在跑的谱都是鼓谱!超帅的!”虽然后来再也没有见过类似的机器,但那次体验却意外成为思默开始学鼓的契机。

跟咏安聊天后,发现他实在很有趣,是个能将朋友性格具象化成各种颜色的少年。“当我跟一个人熟悉之后,我可以看见那个人周围散发出一圈浅浅的、有颜色的光芒。”他说思默是个直觉强烈的人,是鲜红色的;浩钧则是墨绿色的,逻辑很怪,跳跃性思考,正常状态即有一种喝醉的不可捉摸感。

“我们在练团室 jam 的时候,也常常会聊,现在弹的这些 riff、这段的感觉很像什么颜色。” 于是专辑《黑色台北》中,有了渴望透过醉生梦死来遗忘孤单的《橙夜》、被时间追着跑而发生意外的《红色的人》,以及写给离世友人的《靛蓝》。 

“其实最开始是想把整张专辑的每首歌都写成一种颜色,但有点太难,有些真的还没遇到。但我觉得这就是创作上的一种氛围感。”《黑色台北》是一张专辑,也是一则短篇小说,以人跟城市的关系为主轴,将背景架空于海王星和地球。文字仅收录在实体专辑内,采访时专辑尚未完成,他们特地带了内页设计的打样,摊在桌上与我们分享这些故事与歌曲的关联。

 

“故事跟歌曲几乎是同步产生,相辅相成的,大部分是先写了歌,少数歌曲是后来去补故事而写的。像《遥远的星星》,不管是音乐编曲或创作主题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新的领域。” 咏安表示,自己以前从未写过跟亲情有关的歌,而这首曲子是写给父母的:“我妈是音乐老师,小时候她很希望我学钢琴和小提琴,但我很废,一下就放弃了,现在有点后悔(笑)。后来跑去玩乐团,我爸妈一直都很支持我,他们常常来看我表演。还记得高中时参加学生乐团征选,中午十二点的表演我对面只有 PA 大哥,而爸妈就站在台下。” 

《靛蓝》是这张专辑的初衷,是一首充满后悔与思念的歌。“我有一个初中时认识的朋友,他高中没读多久就休学去拍片了,我很佩服他。几年后我制作高中毕业歌 MV 时想到他,合作过程我们越来越熟,高三到大一那段无所事事的时间还常常约在我家附近喝酒,聊了很多事情,他跟我说自己是‘靛蓝小孩’,虽然我笑着说他唬人,但我真的看得到,他身上和瞳孔散发着淡蓝色的光。后来我越来越忙,和他很少见面。有一阵子知道他心情很差,还私聊了一下,说下次要去找他,没想到过几天他就自杀了......”

顺着《黑色台北》故事推进,抵达《靛蓝》时,剧情和主角态度皆产生了重大转变。于是在我几天后写稿的当下,重复聆听专辑直到这首歌的出现,手臂也随之泛起鸡皮疙瘩。

海王星的设定,来自于 Road Trip 主唱林律齐.说他是主唱,还不如称之为小说家,从乐团脸书上一系列“海王:亚瑟的旅程”便可看见他才华洋溢的文笔(和大开的脑洞)。

2018年11月,Road Trip 邀请荷尔蒙少年一起在乐悠悠之口共演,这场活动名称叫做“亚瑟与约翰的一期一会”,咏安担任“亚瑟”的好朋友“约翰”,并撰写一段文字。“也就是在一个既有世界观的故事里,我要担任一个角色。” 咏安解释,自己一开始写的时候别没有想太多,只觉得是表演的一种宣传。“但那个同时刚好是我在建构这张《黑色台北》专辑的最初步,写完后发现,这是个蛮好的概念去隐喻这整件事情。”

在《黑色台北》中,角色的名字皆由英文字母和数字组成。那串像密码的代号是什么意思?“我一开始想超级久,因为不管叫什么都很奇怪,例如叫个阿明,非常莫名其妙,在一个有科幻感的故事里叫阿明?超奇怪。也想过像 K、L 这种网路小说常用的名字,但又觉得很中二。” 由于故事中的每个角色都能对应到咏安身边某个真实的人,在跟视觉设计师上官讨论后,决定有意义、有逻辑地去建构这些名字:

“例如 EN91L89 就是我,E=Earth,是现实世界的代称;9是我们是1990年代出生的;N=海王星(Neptune),是回忆跟幻想的概念;1=第一代人;L 则是我的英文名字 Luke 的第一个字。” 停顿了一下,咏安有点不好意思地继续说:“89是…… 这个有点白烂,是我们的电话号码,0989、0952……” “哈哈哈很有趣啊!”“这个不要写啦,我觉得蛮蠢的……”

专辑视觉设计师上官鼎亚是咏安的高中学长,EP《Hormone Boys》的设计也出自他之手。“他主导我们的视觉风格到了一个蛮特别的地方。” 想要显眼、一放上去就会被人注意到的专辑封面,咏安和上官做了许多尝试,像是放入整个城市风景,却又觉得太过花俏,好像少了(多了?)些什么。“这张专辑的定位是一本故事书,于是上官就去研究了故事书的视觉风格,发现大部分都很简单明了不繁杂,是大家比较容易懂的状态。翻开书后才会‘哇~’,对内容表示惊叹。”

《黑色台北》的数位发行封面底色全白,只有中间这个正在坠落的太空人,实体则加上了专辑英文名称

另一位从首张作品合作至今的,是制作人 Dennis。身为鱼条乐团的主唱兼吉他手,Dennis 较广为人知的经历是担任美秀集团的制作人,近期他也陆续与迷幻香菇等潜力新团合作,年纪轻轻便累积了不少制作经验。“做前期工作带是最耗费精神的,有时候我们会约在 Dennis 家,从晚上九点讨论到凌晨四点,就为了把一个卡住的过门硬干出来。虽然很累,但看着东西慢慢长出来其实蛮爽的!”

团员们都笑称 Dennis 是“曲风收纳大师”:“当我们丢出的 demo 比较杂乱时,他会帮我们整理好,或是录《中华商场》时,中间的贝斯 riff 浩钧有三个版本无法选择,他就会帮忙做选择。”

说到《中华商场》,不得不提浩钧的“策略性编曲”。招数很多的浩钧在这张专辑中,把点弦、slap、泛音等技巧全都用上了,“《坠落》算是新的突破,整首歌都在点弦。但其实我发现平常根本没有人知道我在点弦,之前有很多人称赞《倾雨》的贝斯,我就想说,看来大家都喜欢 slap,就编了《中华商场》,果然,大家一听就‘高潮’了!”

 

平常很爱研究怪招的浩钧,有事没事就会抱着琴一直玩。于是我们随手拿了把贝斯给他,本想请他示范一些专辑中没有用到的招,结果,竟意外开启他的话匣子:

“我很喜欢弹和弦,而弹和弦又加点弦就很好玩!然后像是点弦拨弦结合,或是固定和弦后再变换最高音、或是用一些古筝的弹法…… 但这个拍子超难抓,姿势也很诡异。自然泛音和人工泛音我都很喜欢,《遥远的星星》就有一整段泛音。slap 的话,我喜欢刷双音……”

浩钧抱着琴一边示范一边讲解,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头雾水,但他还是讲得很开心:“会想办法把这些招用在歌里,不然学了很可惜啊!最近还喜欢玩音量钮,当 pad 玩。我手边有大概破百个 riff,都录下来了,只是还没有机会做出来,有些 riff 难到自己太久没听会忘记当初是怎么弹出来的,因为手法太奇怪了……”

 

思默:“贝斯这么难,鼓也不能编得太简单。”

咏安:“大家是在拼什么……”

思默:“拼节奏组的尊严!”

“这跟我们创作模式也有关系,有些歌是从贝斯 riff 出发。如果我先把歌写好,浩钧编的东西加进来可能会不合理;但如果发想是他的话,所有东西的目的性就会让它变得很合理,有种把贝斯当主轴的意思。” 咏安表示,由于鼓和贝斯已经很满了,因此自己对于吉他在编曲上的定位也思考了很多:“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补洞,吉他从‘我想要编这样’退回到‘我应该编这样比较合理’,可以用新的思维去想。”

我回头问浩钧,专辑中最难弹的是哪首?他竟回答了没什么花哨技巧的《橙夜》:“因为要弹得稳、弹得精准很难。”

 

那最难唱的是哪首?咏安想了想,选择《若已成舟》:“我不会唱假音,原本想着可以挑战看看,就特别写一首有假音的歌,结果录完发现完全不行,就又练了两个月才回去补录。”

受疫情影响,原本预计于5月22日在 The Wall 举办的发片专场只好忍痛延期,取而代之的是同一天晚上在乐悠悠之口(民生东)举办的“发片前导取暖大会”,仅开放不到百名观众入场,并将防疫措施做完备。

采访接近尾声,我问了最后一个个人很好奇的问题:为什么你们的打歌服要穿西装?“呃,因为我们之前表演,被乐迷嫌穿得太像路人,所以就想说那穿正式一点好了。” 那有人说你们穿这样很像小虎队吗?“小虎队比我们帅多了好吗!” 不不不,我觉得比起唱跳歌手,会弹乐器又会创作的小虎队更是帅气啊!

作者:Johnny Wen,摄影:Yuming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进入荷尔蒙少年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20/07/03

许飞:“人设”是我听过、认识的词里最可怕的东西

2020/06/30

卧谈丨小缪:一起变成大家眼里的笨蛋

2020/06/29

问题总部:我们的歌是 Happy-S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