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写生:想轻轻松松地玩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

2020/04/02

撰文:徐韵轩

经常在热写生的 Instagram 看到吃东西的团照,翻看专辑《豆皮少年》的歌词,几乎无歌不提食物。回溯至成团之初,他们的首场演出取作“再来一碗”,宣传文一半是食物杂记,操以《孤独的美食家》的口吻,现场赠品也配了演出后适合饱腹的夜宵店清单......

“吃”对于热写生有多重要?主唱兼吉他手曾立答:“对这个团来说,吃东西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我们喜欢吃东西,而喜欢的事通常都是蛮重要的事。” 峰回路转,似懂非懂,这回复果然热写生。

热写生团员由左至右:贝斯手阿弘、主唱兼吉他手阮眯、吉他手小周、主唱兼吉他手曾立;鼓手来来缺席

2017年底,曾立刚结束一个工作。他过去在乐团担任鼓手,私下常随笔创作,那时主唱兼吉他手阮眯恰好没有乐团,他提议一起写歌。2018年,鼓手来来、贝斯手阿弘加入,热写生也正式成立。

民谣为底,搭上男女双主唱,热写生是近期独具特色的另类摇滚团。团龄尚浅,但成员们各个是老手,如果你喜欢包子虎、佛香甜、透明杂志、非人物种…… 对他们应该不陌生。

一开始,他们给自己贴上民谣的标签,为的是让不认识的人都能快速抓住风格:“我跟阮眯听和写的比较接近这类,但写完两个月后觉得不大妙,我们的歌还是有点摇滚,会有破音什么的,就偷偷把简介改成民谣摇滚。” 去年,热写生更迎来新战力 —— 来自朋克团透明杂志的吉他手小周,热写生仿佛准备离民谣越来越远。

 吉他手小周最近因为手游迷上足球,常和他称作“足球前辈”的贝斯手阿弘相约看球

印象中,这是个很会过生活的团。一听我这么说,小周先是说了年纪使然,阮眯附上灿烂笑颜,秒答:“因为有钱啊~”

“毕竟都在上班呀!” 其他人异口同声道。

不同于部分新生代乐团,有着以音乐为业的企图心,团员五人都有正职。刚组团时,他们曾在 DJ 小树的“StreetVoice 未来进行式”节目中表示:“想要轻轻松松地玩。” 原想组个好玩的团,却不小心花太多力气,首张专辑《豆皮少年》更在补助的顺水推舟下诞生了。

《豆皮少年》的名字取自专辑中的一首歌,描述刚毕业到出社会这段期间,是二十岁中后段的生活感想,对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们,就像人生上半阶段的总结。

原先《豆皮少年》做了一个 chillwave 版,可录人声时不太顺利,歌的氛围也与词不搭,于是大改成吉他弹唱。第一版截录了一小段放在专辑尾巴,称作《豆皮少年 pt.2》。

 曾参与过佛香甜、浮舟的贝斯手阿弘

说到热写生的特色,曾立的词是其中之一。生活中遇到有感的人事物,曾立会随笔记下,当一首歌编得差不多了,便翻阅词库本,寻找合适的内容细修成歌。比如说《客雅大道》是新竹的一条路,歌词描述夜骑的景色与氛围;《猫》纯粹写猫,曾立养了三只猫,与小周、阮眯同是猫奴,练团时常会聊起自家猫咪的近况:像是小周的猫生病了、阮眯的猫又离家出走了…… 互诉养猫故事。

虽然歌词大多在写生活,细究起来却有层距离,意义都被他以文字蒙上一层雾:“个性关系吧,我不习惯很直白地表达情绪或想法,很多东西会讲得很委婉,你也可以说是一种防御心态,不想这么容易被看穿。”

 最近鼓手来来为了维持身材,练完团都不跟曾立吃宵夜了

比起单向传递讯息,曾立似乎更喜欢看听众自行诠释,《山洞》便是一例。这首歌原型来自2017年的一则新闻:一名观光客进入贵州的钟乳石洞,因为好奇踢了三脚地上的钟乳石,没想到把它给踢断了。警方透过监视器找到那名观光客,他被处以罚款,还被网友人肉搜索。

钟乳石的形成需要万亿年,把它踢掉却不花几秒,对曾立而言,这故事荒谬又好笑。团员一旁开始唱起那句:“轻轻说……” 并吐槽这故事和歌完全没有关联。导演刘立在拍摄时也不曾听闻这故事,于是拍出了支寓意深远的 MV :“我只告诉他,这首歌想表达一个很荒谬的情感,那个荒谬很吸引人,但他可能也没在听吧……”

半刻幽默 千年石头 激动的人难成为琥珀

重组感动 重组了肉 复制羊畅饮肮脏的江

凋谢了昨天的花

消费了今日的疤

排队等未来的伤

在洞口

——《山洞》

在乐团首次主导创作,曾立连视觉也揽了下来:“每页的插图跟歌之间有隐喻,不是特别指在做什么事,可以理解成这个人平常的生活样子。像《塔悠》在描述某个午后雷阵雨的夏天,和视觉有意象上的连结,但没有明确的指涉。” 本职设计的他,这次选用许多饱和明亮的特殊色,而封面上那位抱着猫的“豆皮少年”,团员笑曾立根本是在画自己。

这次,热写生找来制作人王昱辰操刀,将歌曲打磨地更细致。进录音室前,他们其实没想过专辑的明确方向,与制作人边做边上商量,还遇上曾立心脏手术入院,前前后后花了一年的时间。

回忆起录音过程,阮眯说,技术不到位让大伙吃了不少苦头,很多时间制作人都在“恨铁不成钢”。这一年中,进录音室的时间加总约两个月,其他时间都在闭关练习。

 经营咖啡店的主唱兼吉他手阮眯,兴趣是挖掘新店

在《山洞》YouTube MV 留言处,有乐迷说原版 MV 清新、偶尔洒落阳光,新的山洞简直阴森又灰暗。不仅是此曲,整张专辑和 demo 有明显的差异,部分歌曲加入了合成器,甚至找来曾立的妹妹吹长笛,他们笑说,现在这十首对他们来说都像新歌。

事实上,为了做出更精致的流行乐,热写生接受制作人的建议,几乎每首歌都打掉重编:“假如说,我这段旋律只用了一个(和弦),王昱辰会把它拆成两个,因为如果有两个和弦,能延伸出很多和声,这样听起来会比较丰富。” 原先《渔夫》的和弦进行如一般流行乐,重新编曲后更添层次,并带有类似 The Stone Roses 的曼城迷幻感。

作为《豆皮少年》的幕后大功臣,制作人王昱辰不仅协助热写生完成每首歌,还塞了许多老音乐给他们,建议他们有脉络地聆听:“比如说我很喜欢谁,但我没想过他都是听什么长大的,现在会把这些组织起来,比较有系统地建立自己的音乐知识。” 阮眯也认为,做完这张专辑乐理增进不少,好比创作上的惯用音,一经王昱辰分析,才知道原来自己常使用某些和弦、音程,现在感性与理性终能相互参照。

 

录制的过程中,王昱辰发现这张专辑使用的参考曲(reference)大多为1990年代的作品,《豆皮少年》可谓集1990年代各类 Indie 音乐于大成。小周加入的时间较晚,这次仅参与《爱与胶囊》、《客雅大道》的录制,待宣传期告一段落,将从头参与新歌的编曲。

热写生会因此长出怎样的新貌?令人期待,不过依团员慵懒的性格,或许还需要一点时间,好在已有《豆皮少年》能伴我们等待。

摄影:Yuming

作者:徐韵轩,校对:外外

进入热写生的街声主页,收听新作《豆皮少年》。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标题及内文略有改动。

相关消息

2020/05/21

荷尔蒙少年:在专辑里实现了五彩斑斓的黑

2020/04/10

蛋堡:嘻哈难断家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