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也有三观: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1

2018/10/15

撰文:冻梨

现在在做音乐的年轻人到底什么样?他们如何创作,如何生活?

和他们的前辈比起来,这一代音乐人的音乐三观有何异同?

对,音乐也是有三观的。

这次,街声小型田野调查“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焦距武汉,我们来看看这些与武汉有关的年轻音乐人有关音乐的思考与现状。

前情提要

何大河:“做音乐”的最终归宿在舞台。

Chinese Football :有时候看到那些“鼓手又胖了”之类的留言就觉得音乐没什么意义。

Shii :能完美地称得上“最长”时间的习惯都是恶习。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For 何大河

点击图片,回顾何大河专访

武汉民谣音乐人,现居北京。“因常日盛情不能自理,独爱于少女前显摆”。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别的“做音乐”的时代,对于以前音乐行业的处境,也是从一些过来人的一些口述了解,不过都是片段的。没有什么把握去说“最好”。

我认为“现在”并不坏,因为门槛很低,技术很便捷,网络很扁平,人也很杂。现今谁都能发歌—— 明星、农民、大学生。对于不爱杂乱的人来说,这时代简直坏透了。但恰恰也体现,如果只是说做音乐的话,“现在”是平等的,不同欣赏水平的人可以选择接自己气的作品。我认为,很好。

SV:武汉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作为一个武汉人,武汉的大部分是我喜欢的。如果要说最的话,“武汉有我的家人”这点,是我最喜欢的。

SV:想在哪个城市做音乐?

目前在北京,暂时没考虑其他地方。因为选择在北京,就是考虑了很久的。其次的话,希望可以回武汉,或者去杭州或上海(因为离老家比较近)。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现在在筹备一张英文专辑,应该会和之前的作品有很大的区别。这是一张纯自我的作品,跟这个社会的进展和情绪都没有太多关系。只是觉得,回国的话,要有一张英文专辑,也算是为多年学习英语的一个交代吧。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其实一直都很强。一段时间内,总觉得现在不是写东西的状态,但最后还是写了不少。我在生活中没有欲望的情况下,尽量不去碰琴。以前,我总觉得,歌需要在很强的情绪下才写出来。现在看来,对我而言,也不是那么回事。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其实只要是在舞台上,大多时候都会有。走出表演场地,这种感觉就很快地散了。对我而言,“做音乐”的最终归宿在舞台。如果身处舞台之上,又觉得没有意义,会让人产生很严重的身份危机。其实,音乐谁都能做,但对乐队或是独立音乐人来说,没什么是比现场更重要的。所以许多人告诉我,我的录音室专辑比现场难听,我认为这是一种赞许。

何大河 @ 2016上海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之前在美国,认识了一个做文化产品网络营销的人来旅游。他那天喝多了,向我兜售他的闭门绝技:一个艺人,一首歌,只要你一直频繁地出现在另一个人的生活里,就总有被其喜欢的一天。这让我联想到了,美军1967年轰炸老挝边境用于物资补给的“胡志明小路”。当时被采访的出勤日常轰炸任务的飞行员说:“第一天炸得稀巴烂,第二天又复原了”。现在的流行歌,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变化的意思。我们接受教育总讲历史,说的都是变化,而现实的不变化,是让我惊讶又新奇的。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有,但是算了。我没受过专业音乐教育,却吃着别人碗里的饭。我是一个侥幸者,不想去争什么。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每天刷牙。

SV:你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相信,并且我会站在让它变好的这一边。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For Chinese Football

点击图片,回顾 Chinese Football 专访

武汉 Indie Rock 乐队代表。Chinese Football 所有的作品都在讲述同一个故事:一个幻想及其挫败。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我认为都是最好的时代,只是“好”的地方不一样。有的时代充满矛盾和冲突,让创作者更有表达欲。有的时代和平而稳定,让创作者更能随心所欲。

比如现在这个时代,做音乐比过去更方便,传播也更快捷,但另一方面人的情绪出口也变得多种多样。音乐只是其中一个选项,变得并不是那么重要。

SV:武汉哪一点让你们最喜欢?

我喜欢有水的地方。但我说不上来这是不是因为我从小在东湖和长江边长大的缘故。

SV:最忙的时候什么状态?

下班来不及吃饭就赶去排练,排练完晚上继续回单位通宵加班。这是我和吉他手都有过的经历。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过去创作,基本都是先编配器乐和旋律,最后加歌词。最近我在尝试根据歌词来构思旋律,然后也根据歌词的段落关系设计器乐层次。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2015年专辑首发,永远是最难忘的一次,毕竟当时演完觉得可以解散了。我记得我当时表演(设计)了很多夸张的台风动作,倒地什么的。现在不太好意思,可能情绪也到不了那个忘我的点。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大学时期。当时同学都玩魔兽什么的,我也没兴趣,就把写歌当成跟自己和跟他人交流的一种方式了,所以没事就在写歌,豆瓣小站都建了4、5个。可能当时是觉得现实中也没什么朋友,但在网络上发新歌就会有人跟我互动,还蛮有存在感的。

Chinese Football @ 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微风舞台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应该就是演出完会有人找我们聊天,说喜欢我们的音乐,然后受我们影响也在自己玩乐队什么的。这种时候最欣慰也觉得自己做音乐有意义。就感觉能量在传递。然后包括在网上看到每一个认真听我们音乐的人的留言都会心头一暖。但有时候看到那些“鼓手又胖了”之类的留言就觉得音乐没什么意义。但这也与我们无关了,他们开心就好。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前年买的吉他,一把1972年的双线圈拾音器的 Fender Thinline 。前阵子在日本中古店以超低价买到了两块喜欢的古董吉他效果器,让我爽了很久。因为真的很便宜。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即将在我们野生唱片发专辑的浪味仙贝吧。录音时候听着就很激动了,比较期待成品。编曲配器这些外在东西蛮符合现在年轻人 chill 的潮流,简单清新,但歌词里有太多少女的多愁善感和胡思乱想,听起来又还蛮 sad ,让人动容。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挺多的。有的沟通解决了,有的束手无策。最不满意的应该是从业者的版权意识吧,“先用了再说”或者“用了是看得起你”,能经常感受到这些潜台词。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晚睡。

SV:你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不相信。但相信音乐的人会改变世界。

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For Shii

点击图片,回顾 Shii 专访

Shii,95后电子音乐人,在武汉生活的成都人,曾登上街声大登陆第二季武汉站的舞台。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就是现在。因为科技和社会的进步,无论是生产音乐还是欣赏音乐门槛比以前任何一个时代低,于是做音乐不仅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风格和技巧上的继承与发展,也随着更多人的参与,有了更多的碰撞。

SV:VJ和你的作品是怎样的关系?

VJ 目前还只是作为提升现场体验的一部分,但我更想在接下来的作品创作中,让视觉能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作品。或许会用一个小程序或装置实现更多互动的环节。

SV:武汉哪一点让你最喜欢?

武汉我喜欢的是它的大江大湖。我的大学就在东湖旁,现在也住在江边,随时能沿着江湖走一走就觉得很舒服。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最近在整理以前的歌,即将发行新专辑,也发现以前自己创作中的很多不成熟,于是我在创作中会更多地去考虑音色。另外也希望多尝试一些不同风格的音乐。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最难忘的就是去年在感官唱片演的第一场演出。虽然场地很小但挤满了人,所以那次很激动,那场演出是我所有现场的开始。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在大一大二的时候。那时刚学会电脑音乐不久,想抓住每天的每一分每一秒创作。很长一段时间会待在宿舍里,一天只吃一顿饭,也非常享受创作的过程。

Shii @ 街声大登陆第二季武汉站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大概是回想自己中学时代的梦想时,发现现在的状态大概就是曾经梦想的生活状态,并且以前崇拜的很多音乐人现在也能够去认识和交流,真的觉得很开心。

SV:科技进步有没有让你感到幸福?

我一直开玩笑说自己是比较“古典”的一个人,因为从内心里我还是喜欢科技不是那么发达时的人情事物。所以科技进步造成的碎片化时代,还是让我有点社交恐惧。但看到科技进步给生活造成的便利和用电脑写出的这些音乐,我还是会感到很幸福。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我最近觉得很多抽象的艺术作品很有意思,无论是听觉的还是视觉的。那种不需要刻意解读而第一时间产生的直观共鸣很有意思。

SV:最近买的最满意的东西是什么?

猫猫哈哈哈哈。工作时偶尔一转头看见它混吃等死的蠢样就觉得很幸福,希望它能陪伴我很长一段人生。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能完美地称得上“最长”时间的都是恶习哈哈哈。

SV:你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音乐一直都在调节着我们的生活,影响世界,而且我总觉得地球毁灭的时候人们可能依然会听着各种音乐度过生命最后的时刻,所以应该会吧!

除特别标注外,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1/16

The Fur. :成长时,人就像一只牛油果

2018/11/01

金音奖音乐人的日常: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厦门站Vol.2

2018/10/31

梅卡德尔主唱赵泰:死亡和堕落是最容易掌握的两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