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i:很多人都写歌,但像我这样神神叨叨的估计不多

2018/05/29

撰文:琉球

街声大登陆音乐人系列专访

你听过Shii吗?你知道Shii怎么念吗?

Shii,读音和英文的Shy是一样的,独立电子音乐人,现在读大四。因为Shii和椎名林檎片假名的“椎”一样,又和自己的中文名类似,她就把这个名字作为自己与个人电子音乐项目的代号。

她的音乐以简单飘忽的旋律和大量合成器的使用为背景,搭配跳跃的鼓点与人声,构建了一个融合IDM、Glitch、Dream Pop与暗潮的梦幻氛围。

4月9日,Shii在评审之一、VOX LIVEHOUSE演出经理李珂的介绍下得知大登陆武汉站的消息,4月14日她报名参加,随后高票入选。资深音乐制作人怪兽评价:“Shii的歌曲编曲流畅,对音乐意境的掌控非常到位。”

5月31日晚八点,去武汉VOX,在街声大登陆武汉站看Shii的现场。

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Shii和初中学长雨航、鼓手诗剑在潮湿闷热的成都溜达。雨航背着琴,Shii拎着Mac,一边压马路一边畅想未来:“你看Coldplay、Maroon 5、Thom Yorke都变电了,未来一定属于电子乐!”虽然人还没走出成都最北边的青白江区,内心已经自信满满,觉得自己预测到了未来世界音乐大趋势。

“中二时期啊,喜欢吹牛。” Shii笑笑。吹牛归吹牛,这个1995年出生的小姑娘,即将在她大四毕业前,发行第一张个人独立电子专辑。

每次路过排练房,都觉得很酷

Shii最早学钢琴,是妈妈为了纠正她的五音不全,顺便培养一些兴趣爱好,不至于老年生活无聊。和中国千千万万琴童一样,Shii从古典音乐入门,受着机械填鸭式训练,最怕拿到新谱子,左右手协调不过来,老师会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上了初中,她在学吉他的过程中,才知道了什么是和弦,谱子是怎么构成的,换不同的调要怎么弹。于是当Shii重回钢琴后,她向老师提出:我要学流行歌。

Shii在高二时写了第一首歌,名叫《18 to go》,写给朋友做生日礼物,据说是欧美流行歌曲风,用Windows自带的录音软件,自弹自唱(摄影师:pengpeng)

Shii的中学时代,听了许多Britpop和流行摇滚,比如Coldplay、Foals、Elbow、Kings of Leon和Radiohead。2011年《Mylo Xyloto》发行,其中大量的电子元素向世人宣布Coldplay正式转型。风靡全球的热潮将他们推向更广阔的国际舞台,也将电子音乐的狂潮带到大众眼前。

越来越多传统乐队转型,让Shii开始对电子乐产生兴趣。当她追根溯源到Björk、Aphex Twin时才发现,原来在她还没出生的1990年代初期,就已经有了非常高超前卫的电子音乐技术。与此同时,她在西雅图KEXP 的网络电台上发现了许多前卫小众音乐人,让她在氛围、暗潮等实验性较强的音乐获得了许多灵感。

Shii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在广场草坪上弹琴,认识了同一所学校的学长雨航。虽然后来断了联系,他还是作为叛逆少年的典型,常常被老师说起:我有个学生啊,为了音乐居然休学了,自己还搞了个排练房……

雨航现在正在成都和鼓手诗剑一起,做一个融合电子乐和真实打击乐的音乐项目

排练房离学校不远,Shii每次路过,心里都默默感叹,好酷啊!对电子摇滚的热爱,让她重新找到了雨航。去武汉念大学前的那个暑假,雨航购入一台Mac,Shii喜提Midi键盘,电脑里装上Logic Pro X,找来鼓手和贝斯手,Shii人生第一支乐队无限指南(Wireless Guide)就热热闹闹开张了。

最左:贝斯手罗田,中间:Shii,最右:鼓手诗剑,背后是Shii用PS合成上去的雨航

放了你这首歌,电台可能会停播检修

2016年11月,刚刚上大三的Shii就在网易云音乐上发布了自己第一张合集,《风从深海吹来》,专辑介绍中写到:来自2014年——2016年夏天,是自己对电子音乐领域的一些杂碎的探索。

到如今才一年半,Shii再读起这段描述时已经要掩面大笑:“太中二了,写那么严肃,其实连音都没混,下载了FL Studio,一直把它当录音机用……”

在最初的创作中,Shii还不懂取舍,什么喜欢的元素都往里加,高频低频全爆,拍也没对齐,出来的工程有二、三十轨。不断摸索中,她逐渐找到了自己喜欢的音色,思路也更有逻辑。

高中期间Shii接触到了日本Nonotak工作室的多媒体交互装置,那时VJ在国内还不被人熟知,Shii的认知和审美已经在向新媒体最前沿靠拢(摄影师:Mr.D.mouse)

每次Shii写歌,总会有一些奇妙的画面闯进她的脑海,它们来自于电影、生活、梦境,或突如其来的幻想。

《赤子》的曲写于大二,Shii脑海中总会出现这样的画面:有一个小孩,在山上不停奔跑,当他穿过重重森林后,发现下面是灯火星星点点的城市。每当她听到这个旋律,同样的画面会反复出现,于是她在歌中写到:“昨日丢失的孩子,一夜间明白了什么,身后繁华的世界,囚禁着相同的你。”

相比于合集中的《Train to the Near Future》,上个月才传到街声网站上的全新版本,加入了Shii的歌词。重复堆叠的打击乐,营造出老式火车行驶在铁轨上的声音,随着弦乐,两侧窗户外出现了矮矮的绿色灌木,近景切换到全景,画面中更多是荒凉的土地,在Shii的幻想中,这是一班开向北方的列车。

荒野,在文学中意味着人类精神的边缘之地,在Shii天马行空的幻想中,同样占据了重要的位置,无论是《荒野生存》中阿拉斯加的山川草原,还是Sigur Rós纪录片中的冰岛雪山,自然带给Shii的冲击力和画面感贯穿了许多创作。

与荒野相对的极端是佐杜洛夫斯基的Cult电影,《圣山》、《鼹鼠》、《沙丘》等影片中那些极度荒诞,带有隐喻色彩的画面,也会突然闪现。

这些画面带来的音符、音色与旋律并不一定就与画面本身有什么关系,Shii将元素解构再重构,塑造一种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很多人写歌是很理性,像我这么神神叨叨的估计不多。”

Shii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只身在比利时和一群陌生的年轻人喝酒,喝到觉得路都在翻腾

解构主义也出现在另一首《Bubble》中,数码拼图和电子脉冲营造出Glitch风格的故障和离散感,像是一台突然收到干扰的机器,而有节奏跳跃的电子声则像轻盈易破的泡泡,明知道碰上钢铁身躯就会爆裂,还是顽强长出,不遗余力要黏糊糊粘在机器上。

Shii在洗澡的时候随口哼出了“If we don’t feel so lonely.”其中的“If”让她找到了想要表达的方向。“在这个全面信息化、数字化的年代,太过感性是会被嘲笑。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先来自嘲。”歌词中写到:“The sentimental piece of heart The fragmentary nature of life.Every emotional machine disappears.

I can feel the death ahead.”满溢的情绪就像泡泡,在心中和机器进行着天人交战。

大登陆武汉站与FM92.7楚天交通广播合作,Shii作为表演音乐人录制了一期《我也是歌手》,放完《Bubble》后主持笑着说:播了你这首歌,电台可能明天就会停播检修了。

2017年6月,Shii和当时合作的吉他手CodNew大飞,在武汉感官唱片举行了第一场演出。限量30个名额把唱片店挤得满满当当,其中就有LIU。

VJ LIU,虽然是80后,但思维跳脱到1995年的Shii也自愧不如

LIU是一位VJ、DJ、当代艺术家,迫于生计还做了纹身师,他连看了Shii的两场演出,非常喜欢。Shii也发现,电子音乐对VJ的需求远大于吉他,大飞平日也很忙,两人一拍即合,决定以键盘+Mac+VJ的形式呈现之后的演出。

“VJ的意义在于即兴和交互,不然光放视频也没什么问题。”在即将到来的大登陆武汉站,他们两人琢磨着将分屏与现场人影重叠变换的效果呈现出来,这也将是大登陆第一次出现VJ即兴环节。

武汉Vox Livehouse举办的“东方芝加哥vol.5春游区!”是Shii第一次登上VOX舞台,也是她和VJ LIU第一次合作

2018年4月15日,北京跨国电子乐队Nocturnes曳取,带着第二张专辑《密眸》巡演至武汉,Shii在现场就被他们的音乐打动,跑到后台问吉他手大卫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的鼓是怎么做的?”

混音与制作一直是Shii急切渴望学习和解决的方面,大卫成熟且极具特色的作曲让Shii心生向往。他们互相传了音频和工程文件,大卫对Shii漂亮的英文歌词和音乐气质也非常欣赏,正好手头上积累了一些不太适合Nocturnes曳取表演的曲子,更Lo-fi,更随性和独立,大卫心想她正是那个人选。

美国电子双人组The Postal Service由Death Cab for Cutie乐队主唱Ben Gibbard和Dntel乐队的Jimmy Tamborello组成。因为两人当时的合作过程,是通过互相邮寄CD再加工制作的方式完成,乐队的名字也由此而来。“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在北京——武汉之间做同样的事情,那会非常酷!”能与喜欢的乐队以同样的方式创作,这个模仿与致敬让大卫兴奋不已。

Shii自己的个人专辑也已经提上议程,将由成都乐队“星期三旅行”的主唱吴卓玲负责录音、混音与制作,歌曲依然会聚焦在各种情绪的展现,和片段式的遐思上。

在目前已经发表的歌曲中,只有《赤子》一首中文歌曲,Shii觉得,英文会让人有一种陌生感,比较好下手,但中文歌词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一旦写的稍微浮夸或矫情了些,她的中文系专业素养就会忍不住跳出来批评自己。

自己下不去手写中文词,Shii引用了陶渊明的《神释》为一首新歌填词,将会在大登陆进行首演,未来Shii也会尝试越来越多的中文歌词

孤独是Shii歌曲中最长表达的情绪,“人在人群中很独孤,地球在宇宙中也很孤独”

成都已经甩开了武汉,尤其在独立音乐上

随着一篇篇“逃离北上广,挺进新一线”的十万加文章出炉,成都、武汉这两座风口浪尖上的城市,也频频被摆上台面较短比长。大家面红耳赤地争论完房价、空气、就业、上学,但很少有人聊一聊音乐。

作为在武汉上学的成都人,Shii的大部分演出和看演出的经历都在武汉,却在成都结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

在她看来,武汉早年朋克之都的历史地位,是美誉也是束缚,新生乐队有,但风格较为单一,玩电子、实验这块的少之又少。反观成都,民谣风生水起,说唱不甘示弱,电子也方兴未艾。

Shii每次回成都,都因为假期而错过很多演出,有几次和成都的电子音乐人见面聊了聊,发现他们的思想很前卫的,许多乐手玩起了硬件设备,经常还会办一些纯硬件现场的演出。少城有明堂在NU SPACE举办的“SYNC 合成器联合现场”已经进入到了第二年,Shii在里面认识了王小雪,李静,冉语、吴卓玲等一批非常棒的电子音乐人。

“十八岁的时候认为世界将属于电子乐,现在还这么觉得吗?”

Shii沉默了半天,犹豫地开口到:“我怎么觉得怎么开始逆城市化了,大家又开始想听原声的东西了……”

然而很快她又反驳了自己:“电子只是一种载体,可以很轻音乐,可以很民谣,也可以很摇滚,表达的东西也可以很多元,希望有一天,大家不再把电脑和硬件设备当做一个机器,而是一件乐器。”

快问大登陆

SV:你心中最有“赤子之心”的人是谁?

Shii:鲁迅

SV:如果一定要将自己去除一种情绪,你会选哪种?

Shii:去除自我膨胀的盲目喜悦

SV:用一种颜色形容你的音乐?

Shii:蓝色

SV:如果要选一首你的歌曲,发送到外太空,你会选哪首?

Shii:《Bubble》

SV:推荐三首你自己的歌曲。

Shii :《Bubble》、《Blurred》、《Train to the near future》

点击试听Shii在街声上的作品

图片来源:Shii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