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干、劲辣、洒脱、江湖: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 武汉站Vol.2

2018/10/17

年轻人眼里的音乐是怎样的?创作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街声小型田野调查“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继续探索年轻人的音乐世界。

今天专访的音乐人,有的从未到过武汉,有的则在那里生活过五、六年,武汉在他们心里又是什么样呢?

前情提要

许飞:(坚持最久的习惯是)早睡早起,没早睡也早起。

MLK麋鹿王国:当经历有意义的故事时,就得到最大的灵感。

房东的猫:不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但相信音乐可以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

旅行团乐队:每一次闭着眼睛唱哭彼此和自己的时候(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许飞

华语创作音乐人,做音乐十年有余,她一直在尝试不同的可能。

SV:你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我从来不觉得有最好时代的说法,以及什么最好的时机。这就像我们常说,等有机会了,我一定要去做什么一样,从不会有下文了。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故事、印记、色彩、表达,拥有一颗表达欲望强烈的心,才是创作的基础。

SV:对武汉是什么印象?

九省通衢的城市,有特别多样化的气息混合在一起,很热辣又很平实,像热干面一样。

SV:想在哪个城市做音乐?

不能收快递的城市。因为网购原因,每天要被敲门至少2次以上,正弹琴或创作的时候被自己剁的手打断,真的挺郁闷的。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最近希望做一次环旅创作,在路上的那种。因为你在熟悉的城市会有一些钝感,很多明明有趣的事、细腻的情绪可能会被忽略掉。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说实话,表现不好的会比表现好的让自己难忘,想起来就想赶快切换频道。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什么阶段?

现在吧。小的时候想要表达,但又不太清楚如何表达。现在应该是表达欲望最强烈的,但同时也知道如何表达,深浅轻重,以及你在向谁表达。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2016年发行了唱片《少年去游荡》,我非常喜欢那张唱片,但它几乎石沉大海。后来,那张唱片里的一些作品,却并没有被埋没。对于一个音乐创作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自己觉得生活有意义。做音乐很幸福了。那时候你也会觉得,生活总会给你一个答案,只是可能没在你期待它出现的位置上。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刚刚买了飞上海的机票,准备去看看上海乐器展。上一次是在德国琴展买了一只 Hangpad 。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很迷恋 Remix 跨界合作的音乐,充满不确定戏剧性的合作让我很着迷。最近听的较多的是蛇叔和蠢朋克。

SV:过去几年,有没有歌曲被盗用的情况?你对现在的版权状况最不满的是哪一点?

这种情况当然有,相信很多音乐人都会遇到。最不满意的其实是大家整体版权意识的缺失。无论是侵权方,还是被侵权的音乐人,其实大家都没有一套有共识的版权意识。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早睡早起,没早睡也早起,从读大学开始。

SV:你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二战期间有太多音乐改变世界的真实故事发生了,让士兵们放下枪的不是坦克,而是口琴。让军官包庇敌军战士的不是利益,而是一支钢琴曲的演奏。所以,我真实地相信,并且会坚持努力创作这样的好音乐。

MLK麋鹿王国

乐队在2015年由美籍华裔音乐人 David Lin 于波士顿成立,另一位成员是 Shawn Schlogel 。他们的音乐融合民谣、电子,节奏极富感染力。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现在。因为所有已经制作的音乐仍然存在,而我们也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如此多的音乐。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音乐流派被自由地交叉传播,产生了非常有趣的结果。音乐制作现在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用简单的工具可以很容易地在家中和卧室录音,而在过去,可能要花费成千上万才能制作一首歌。

SV:你们生活的城市哪一点最让你们喜欢?

David:很多人说不喜欢西雅图一年有9个月都阴沉多云,但我觉得很不错。大多数人认为它一直下雨,其实只是毛毛雨。太阳在多云的月份偶尔出现,那时候我觉得特别鼓舞人心。凉爽的温度对我来说是很愉悦的,因为我喜欢穿长袖衬衫、毛衣和冬季配件。我也喜欢美国西北太平洋地区的人们的价值观。尤其是在西雅图,人们往往相当上进,有艺术感和年轻感。

Shawn:西雅图是一个很棒的城市,有很多艺术和商业来自那里(像星巴克)。它是美国的一个艺术中心,人们可以轻松地与其他艺术家合作,并始终能够体验到来自他人的新艺术。

SV:最忙的时候什么状态?

目前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每天都在为新的机会和项目创作新的音乐,总是在努力追赶最后期限,但很享受目前的状态和工作!最近在制作和规划即将发布的新歌和其它项目。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我们在2016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巡演,而在这之前,我们从来没有来过,也不知道观众会不会喜欢我们的英文歌曲和演出。我们印象很深刻的是,专场巡演到了山东济南的几所高校,每一场演出都有好几千人来看。在山东农业大学有6千人,而在山东建筑大学,那一晚有2万名观众在现场,并热情地与我们互动。在上海梅赛德斯的专场演出,那晚的座位也都满了。这对我们是莫大的鼓励,也因此我们开始计划出中文歌曲。所以就在2018年开始,我们陆续发表中文歌曲。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什么阶段?

灵感对我们来说是随机发生的,所以没有特定的时间会让我有最强烈的创作欲望。当经历有意义的故事时,就得到了最大的灵感。这些灵感主要来自于我认识的人,但也可以来自其他的歌曲、电影、艺术或听到的词组。当感受到一个能与我共鸣的故事或情境时,那就是我进入超级创意模式的时候。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今年对我们来说是有相当大意义的。今年,我们能够在中国各地结识很多音乐人,与他们的讨论和交谈是非常开放的。因为我们大部分的时候都生活在美国,这些讨论让我们在音乐上可以获得另一个不同的观点,让音乐人们深入地谈论他们对我们歌曲的看法,这对我们来说是很有价值的。最近感觉特别有动力。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David:日本的 Fernandes 电吉他。我的所有吉他效果都是从我的 pedal 来的, 所以我真的很喜欢这只吉他只有两个控制(音量和拾取选择器)。Telecaster 的电吉他形状也是我现在最喜欢的!

Shawn:Roland SPD SXDrum Sampling Pad。我喜欢玩打击乐和键盘,这对我们目前的演奏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附加工具。我将来想买一个 keytar 和电子萨克斯风。

SV:最近最让你们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中文歌曲是冯提莫的《玻璃糖》。这首歌在同一时间有如此多的味道:甜美、精力充沛、亲密、振奋、轻松,和非常现代。

SV:乐队最有希望的时候通常是什么时候?

最近。当我们看到乐迷在网上和本人在现场与我们互动时,感到非常有希望。没有什么能胜过在表演现场看到人们对这首歌的实时反应。看到我们的音乐对人们的积极影响是一种振奋的感觉。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自从我们乐队成立开始,我们已经养成了在当前状态下永不安定满足的习惯。在每一个表演和活动之后,会回顾什么是好的,什么可以在未来更好。我们有几乎所有做过的现场表演、录音,制作和写歌相关的电子表格和笔记。

SV:你们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是的,我们相信它能做到。音乐已经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了。歌词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想法,我们把生活里的灵感和积极的信息来作为一个讲故事的点。希望我们的音乐,能对听众产生持久且积极的影响。

房东的猫

点击图片,回顾房东的猫专访

快乐的民谣小组合,由吉他手少年佩和主唱王心怡组成。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那个时代的音乐作品,创作会受到外界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但都是独特的。所以每个时代都是好的时代,只要愿意开始。

SV:武汉哪一点让你们最喜欢?

可能是熟悉的感觉吧,因为我们在武汉呆了五六年,是除了故乡外最熟悉的城市。

SV:最忙的时候什么状态?

最近这段时间就很忙碌,一直在各个城市之间辗转。会很想真正的放松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新专辑会尝试一些没有尝试过的曲风吧,比如加入后摇的元素。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还是最开始的第一场 Livehouse 联合演出,在成都小酒馆。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大四下学期。

房东的猫 @ 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果实舞台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是听到我们的音乐给听者带来过安慰、陪伴或者任何积极影响的时候。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吉他。

SV:最近最让你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The Murder Mystery》,这是一首不太常规的歌,但多听几次会上瘾。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应该是画画吧,没事的时候就会习惯画点什么。

SV:你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不相信,但我相信音乐可以改变人对世界的看法。

旅行团乐队

点击图片,回顾旅行团专访

由主唱孔阳、吉他手子君、键盘手韦伟、鼓手徐彪组成,2018年发行专辑《感+》。

SV:你们认为哪个时代是做音乐最好的时代?

当下即是!

SV:对武汉是什么印象?

热干、劲辣、洒脱、江湖!

SV:最忙的时候什么状态?

四天三场演出飞五个城市还乐此不疲。

SV:最近创作有什么新的想法?

想打乱乐队常规的段落式,在歌词上写出最接近心里的那个最直接真实的声音。

SV:这些年演过最难忘的演出是哪一场?

去年在南京的音乐节,倾盆大雨中,我们和台下水乳交融。

SV:印象里创作欲望最强是什么时候?

欲望燃烧似乎没受到年龄变化的影响,反而更喜欢用动机去挑逗队友,击出彼此更多灵感。一来一回,记录下来,歌曲就成立了。所以希望是主动抓着时间,灵感可通过大家同时拧出来。

SV:近三年什么时刻会觉得做音乐真的有意义?

每一次闭着眼睛唱哭彼此和自己的时候,特别是《永远都会在》那张唱片,我们记录了人生而立转折点的痛苦迷惑矛盾和坚强。

旅行团乐队 @ 2017上海简单生活节大地舞台

SV:最近买的一件乐器是什么?

新疆的一个乐器,很长,五根琴弦,忘记名字了,不是冬不拉。

SV:最近最让你们觉得惊讶和新奇的作品是什么?

《我的蒙娜丽莎》和《终结日》,推荐大家。

SV:实体唱片消失,你们难过吗?

不难过。一方面我们还在出版,二方面,喜欢的艺术家也依旧在出版,还出黑胶。

SV: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习惯是什么习惯?

习惯得通过反思来养成,不需用坚持的态度,可能反思自己便是一种习惯。

SV:你们相信音乐会改变世界吗?

音乐将乐队几个人笼聚在一起,我们演奏的音乐笼聚与我们有共性的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朋友有他们的朋友,所以我们都相信,做好自己,世界就会变得如愿和 peace !

除特别标注外,图片由音乐人提供。

更多音乐人问答&专访,请持续关注街声和简单生活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26

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

2018/11/16

The Fur. :成长时,人就像一只牛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