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少年、燃起来:2018武汉简单生活节Day1

2018/10/21

都说武汉是“大学城”,果然名副其实。

2018年10月20日,武汉,花博汇,简单生活节武汉站Day1,年轻的声音随着音乐在细雨中歌唱,他们的身体跟着节奏一起舞动,他们和台上的音乐人一起,定义了为什么武汉是Simple Fire。

街声编辑试图用图文还原属于武汉独特的音乐之燃,让这些属于不老青春的音乐现场记忆得以保存、传播。

先来划重点:

打玩艺儿:来自内蒙古,从简单生活音乐征选脱颖而出,音乐轻巧而富有变化。

何大河:VOX本地推荐,现场演出升级乐队编制,在他的民谣里没有人“面无表情”。

丁薇:一如既往帅气与先锋,第一次在武汉的户外音乐节演出。

许飞:可帅可可爱,跳脱以往框架,向未知领域迈进。

打玩艺儿:每个人背后的另一种生活样貌

地热舞台 10月20日 14:00

作者:冻梨

《鲤》响起,简单生活节武汉站从打玩艺儿开始了。“中国调式调和过的情绪,染好的表情与身体,象征着生命力与变化的可能,鲤,风平浪静则悠然自得波涛汹涌亦可乘风破浪。”悠然自得的下午,以风平浪静的器乐演奏开始,刚刚好。

平静的风格一转,到了《命》,他们唱“下雨披了个瓮,好憋闷”,命就是这样的命,逃也逃不开,近乎念白的歌词,道出生活中最平常的无奈。

贝斯勤丰在舞台右侧,主唱/吉他周峰在左,高高的鼓台上,鼓手展易不时站起来,轻轻敲出细碎的声响。

《霞》轻松开心,律动感强,周峰重复着“霞光染红了天空”,也带着观众一起伴唱,“哇哦哦哦哦哦~”。打玩艺儿的作品歌词少,更多的是通过器乐构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空间。台下的观众,可以一起跟着唱和,也能欢快地跳舞摇摆,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第一次看打玩艺儿的现场,一边念叨着“还挺high”,一边欢呼摆手。

“虽然下一首歌叫《快》,但是它很慢。”周峰这样介绍着,有点冷冷的幽默。“快/一晃三十载/转眼一瞬间错过多少的美丽/叹/时间过得飞快/我们就是走在这道上的人……”时光快速飞过,可人生还是慢慢地过。打玩艺儿就这样在台上,给人们将日子里的开心、无聊与命中注定。

演出时间不长,他们总是说着“话不多说”,时间都用来唱歌。《下班》被收录在《街声大登陆合辑Vol 1:这个世界让你紧张害怕吗?》中,“每天,我下了班/就想回家,自己的家”,下班后归心似箭,跟着打玩艺儿重复几句,就想把这首歌当做每日工作的主题曲。

打玩艺儿开玩笑说,他们演出走到哪都下雨,因为《雨》这首歌。“最后一首,送给简单生活节也送给你们。”《雨》很温柔,一秒让人沉静,只是唱到“天空开始下雨,犹如我的心”时,大家都笑了出来,再抬头看看天,还好,还没开始下雨。

打玩艺儿用最让人愉悦的方式还原生活里样貌,平静、憋闷、开心、无奈,还有那场不期而遇的雨。

何大河:淹没街上面无表情的人

火焰舞台 10月20日 14:40

作者:孙大猴

大河的音乐里总是大张大合、长枪大戟,静的时候掉根针都能听到,燥起来则是金鼓齐鸣、山呼海啸。乐队的编配也颇为写意,似乎不顾流行音乐的起承转合,随心所至,点到为止。

2016、2017何大河都参与简单生活节的演出,2015年,大河是通过街声音乐征选参与到简单生活节的,单人独琴,成为当年简单生活节上,人数最少的乐队编制。2017年在果实舞台的演出则颇为别致,吉他、贝斯、大提琴,随着编制逐渐增加,2018年,何大河在自己的家乡之一——武汉,拿出了最大的编制,五人大团——吉他、贝斯、键盘、鼓、大提琴。

歌声从缓慢悠扬的吉他中不急不慢地飘出来“不知,山的高,不知,水的深……”大河的吉他仿佛古琴一般,轻重缓急颇为戏剧化,歌唱里也是云山雾绕,带着几分中国山水画的诗意和自在。一段吉他淡雅的独奏之后,套鼓和贝斯、大提琴一起响起来,随着歌词越问越深,所有乐器都渐渐高亢起来“山,已入了云/水,已枯干了/苗儿,已成了树/我还是不知呀你。”

鼓手在《不知》里用了棉锤,套鼓的声音听起来温和很多。在《安心,也孤独》里,鼓手用手掌击打军鼓、吊镲,这也是在大型露天演出里很少见的。

很多民谣歌手不爱聊天,大河却反其道而行:“我喜欢武汉……”一边喝着水,大河一边跟观众聊着,“I Like,I Like…… Wuhan”,不知道是不是在北京住了半年多的原因,大河的英文都是一股子北京味儿。

《安心,也孤独》变成了以键盘为主的伴奏,轻松又透着疲惫的键盘演奏,大河听起来老成的嗓音也跟着:“在晚上的时候,翻起写给你的诗/城市的马路,依然开满了车/我闭上眼睛,说明天也是新的……”这首歌和大河第一张专辑里的歌曲的悠长和有力有很大的区别,这也是在大河第一张专辑《不知》之后在美国写就的,现在的大河和观众聊天也变得温和和幽默许多:“如果把我帅的程度从一到十打分,你给我多少?”台下五花八门的数字“10!”“一个亿……”

大河在几年前还会向观众愤愤地说:“让冷漠的人冷漠去吧!”现在的大河对所有人都温柔不少。不过在歌曲里,大河还是这么带劲儿,像《南京路上的心碎少女》里说的:“所以哭吧,淹没这街上那些面无表情的人。”

丁薇:下午时分的真实美梦

地热舞台 10月20日16:30

作者:冻梨

10,9,8,7……倒计时结束,丁薇的名字出现在两侧大屏幕,火红又带棱角。出现在舞台前,丁薇的人声已回荡在半空,键盘、鼓手和贝斯率先登台,贝斯走到了鼓台上,演出的开始,气氛便开阔而冷峻。两位吉他手陆续出现,丁薇紧跟着跑上台,皮衣牛仔裤,一如既往地帅气。

“Everybody open your eyes……”丁薇反复吟唱,声音逐渐失真,两侧大屏幕里,现场转播叠加红色调的VJ。火焰舞台是通透的绿色,乐队身后的树在远方连绵起伏,而丁薇用声音让时空到错,仿佛瞬移到了另一个有点冷酷又奇异的世界。

《爱是最稀有的东西》,是丁薇的未发表单曲,同时也是今年11月开始的巡演主题。感情找不到出口,爱越来越不真实,或许在丁薇的歌里可以找到解答也可以找到慰藉。

《已来不及》是让我觉得丁薇特别像女巫的一首歌,旋律曲折弯绕,高音从头灌到脚,无数个“你”接连出现,VJ里也出现重复的人形。她施了魔法,听着听着就被当中的某一句击中得浑身僵硬,“你爱的只剩练习题,谁都不能靠近你……”已来不及,是不是时间不够再去改变?

丁薇唱后在台上蹦跳,台下一片高声欢呼:“牛!”“你们也牛~”这是丁薇第一次在武汉的户外音乐节演出,也是第一次在下午演。她原本觉得自己的作品更适合夜晚,而下午时分,她看得到所有人的表情。

“开始怀疑自己/开始哭泣/开始嘲笑自己的扭曲……”《开始》发行于2000年,抓不准高难的节奏,歌词也是我认知里的丁薇,自省、直白的悲伤和有点残忍的决绝。丁薇说,每次重要的演出她都会唱这首歌,希望专辑也好演出也好都能是全新的开始。刚巧这天,“爱是最稀有的东西”巡演开票,也是全新的开始。

唱过《树叶的崇拜》,丁薇依次介绍乐队的伙伴,这也是她接下来巡演的阵容。“大家都吼起来!”《重来》的歌词就打在两侧大屏幕,时不时几个大字“砰”地冲击在眼前,“是否可以重来/旧的全部覆盖/找到最后最渴望的一丝未来…… ”丁薇几乎以清唱的感觉唱完了最后一首。

之前在夜晚看丁薇的演出,就像是一场摄人心魄的美梦,因为这天下午的见面,多了真实感,仿佛此前与往后的梦境都触手可及。

许飞:出走小半生,归来许少年

火焰舞台 10月20日16:30

作者:小琦

这是许飞第二次参加简单生活节,上次是做听众,这回则站到了台上。

淡出我们视线的几年时间里,许飞完成了生活交给她的巨大挑战,内心由强大变得更强大。这个2006年超女节目中以清新气质脱颖而出的唱作女生,如今站在火焰舞台上,短发,墨镜,单薄的身材套着宽大的帽衫,不仅仅是外形帅气到引得无数迷弟迷妹尖叫,举手投足间的率性和卷起袖子弹琴的利索,才是她身上最亮眼的特质。

幕布降下,吉他前奏响起,《我愿是急流》,歌词来自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摇臂扫过举着灯牌的观众,许飞弹着弹着琴,忽然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像是上学时班里那个总跟男生一起打球的高冷酷女孩突然破了功,原来她笑起来也是羞涩又温柔。

第二首是十年前的老歌《吉林到北京》,描述的是当年许飞离开吉林四平老家去北京上学时的心境,既有外出求学的热血,又有看破庸碌的沉稳。作为专辑《恰许同学年少》中许飞自己最喜欢的一首歌,如今再唱,里面那些“自由”、“梦想”、“孤单”的措辞丝毫不显违和,只多了几分对即将大步向前的少年们坚定的鼓励。

“接下来是一首还没有发表过的新歌,也是第一次演唱,喜欢的话欢迎来和我交流,不喜欢的话就不要告诉我了,千万别给我留言说’难听’啊!”

事实证明,许飞的担心是多余的。这首从小说《悟空传》中获得灵感的作品,歌词几乎全是适合用作签名的金句:“为什么我悟透了四大皆空,看见你还是会脸红”,“为什么我学会了天下神通,却走不出你的瞳孔”,“原来最简单就是大闹天宫,最难的是慢走不送”……想必正式版本发布后,定能掀起一波留言讲故事热潮。

原本时不时掉几滴的雨点儿逐渐密集,在台上唱到《寻水的鱼》时达到顶峰。身边一个男生撑起了伞,可一听后面女生说自己看不到了,马上道歉把伞放下。据说许飞演出下雨的概率一向不低,她自己也不禁在微博上调侃:“在江城,唱到《寻水的鱼》,忽然天降大雨……下次找点儿别的试试。”

足以完整概括她出道十年状态的歌《少年去游荡》过后,许飞再度献上一份 SimpleFire 观众专属惊喜,加入电子元素全新改编的经典作品《关于你的好》。她说在过去的几年里,无论是创作还是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有的变化是成长,有的则是探索,“我希望能以一个非常严肃的态度做音乐,以一个非常无所顾及的方式去表达音乐”。对老歌迷而言,初听改编版多少有些新鲜,可勇敢地向自己不太擅长、没怎么尝试过的领域迈进,与许飞歌曲中所传达出的价值观无疑是高度统一的。

最后两首歌分别是《柿子树下》和《如果你想做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演出结束后观众们仍不愿离去。许飞顽皮的一面又露了出来:“想听《父亲写的散文诗》对不对?那下次简单生活节再来啊!”大家听了第一句兴奋地以为要返场,结果竟是花式广告,不约而同地哄笑起来。

演出第二天是许飞33岁的生日,岁月留下坎坷,也对她温柔,赋予越发独立完整的心智,却不曾将她变老。恍然出走小半生,归来仍是许少年。

下次见吧,许少年。

本文为街声原创,欢迎转发,商业媒体转载,需获得授权,并注明作者及出处。 

校对:马外外

本文图片摄影:七仔、VIVI、琪琪、琴痴、辉子、韩奇

相关消息

2018/12/03

昏鸦:什么都先不做,唱唱歌就好

2018/11/27

岑宁儿 Yoyo Sham:如寒夜里,暖炉里燃起的火

2018/11/13

Vast & Hazy:萤火光亮,将世界从黑暗里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