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差草原北京站:诗歌、民谣、迷幻,还有部落感

2019/04/09

撰文:冻梨

落差草原wwww

2019《盘》巡演北京站

日期:2019年4月6日

时间:22:00-23:00

地点:北京 乐空间

落差草原是来自台北的五人实验民谣乐团。看过一次现场,或许听众的重点全都放在了“实验”上。诗歌、民谣、迷幻,更重要的是部落感,这样的音乐让他们像是祭祀的巫师,带着大家与天地对话。

当下看乐团的年轻人们有躁动范的,从头跳到尾;有冷静范的,到了现场依然面不改色。落差草原的音乐虽然路子走得“邪”,但乐迷们是后一种,时常听得入神,抓不准鼓掌欢呼的时机,偶尔和乐团错了一拍却也不显得奇怪。台下很少碰撞交流,整场洋溢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落差草原是少见的双鼓手配置。鼓手一之除了打击乐,还要在后面忙着切换各类采样:尖利的、低沉的,如同照片的噪点,粗粝反而真实;小白和一之配合,鼓声大到像是天空划过的雷,“咚咚”几声把人拖进巫术世界,长长的器乐演奏里免不了三两分钟的走神。小白像是掐着时间点,如雷神一般敲打人心。

 鼓手/采样 一之

贝斯手爱波是另一种引人注目。先以巧妙的编发引起台下小姐姐们的讨论,而在演奏中,弹贝斯、吹直笛、用弓锯琴弦…… 有乐迷觉得她是在不断变换法器,就是做法的巫女本人。唱“把心打开 / 把心打开”,对台下毫不避讳地催眠,身心都在闪烁的灯光里打开。

乐团成员们一整场几乎没说话,只有爱波感谢了巡演路上的伙伴。声音细细冷冷,说话也如同施咒。

主唱/贝斯 爱波

你坐着看我,

眼睛是星星,

星星是河流,

河流是眼泪。

《精灵》是我对落差草原最熟悉的诗意,从自我延伸至自然,又蜿蜒回自身深处。歌曲名的英文是“Animal Spirit”,编织一场在茫茫草原遇到祖灵的奇异梦境,闪烁着落日的金色光芒。

唯祥和洪御都是沉默的那一派,一个唱歌弹键盘,一个低头扫吉他。唯祥似乎只在叫停第一首歌后说了一句“我们再一次”,而第一首歌重新来过,乐迷们讨论起到底哪里不对:是第一声大家没跟上,或是没有同时转身,还是 VJ 放得晚了点?人声也好,器乐也罢,落差草原借此表达自己的态度,更模仿了自然万物的灵气与鬼魅。吉他一侧的观众对奇特音效感叹,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声音。

有时候猜测乐手们哪里不完美也是现场一期一会的乐趣,更何况是落差草原这样鬼魅的音乐,任何荒腔走板都能看做是音乐的一部分,甚至有些不和谐我都愿意当它们是音乐人的巧思。

 主唱/键盘 唯祥

吉他 洪御

雨连接天与地,花与星星身影重叠,太阳升起,听一首海洋的歌,鳃人做了千万个梦,而最后我们还是参不透符号学的意义…… 落差草原的音乐充满想象,一首一首接下去,是完整的小宇宙。他们描述的世界却仿佛真实存在,至少存在在人类的时间尽头。爱波和唯祥一同唱歌时,男女祭司的声音交叠呼唤,人的魂魄都被勾走。

值得一提的是,落差草原巡演每站的调音师都是音乐人沈帜,对于独立音乐爱好者来说,这实在令人惊喜。台上神神鬼鬼,调音师一脸冷漠,也算是奇妙的萌点。

 

街声达人黄佳诗推荐他们时说:“来自台北这样大都市的乐队,却是带着一种根植于山林与土地的巫气,用细碎的器乐拼凑出一场巨大的祭祀,像是在黑夜的部落里燃起火把,跳舞作法。一时辩不清,是妖是神。”

扫码查看街声达人推荐的独立音乐作品

声光电接踵而来,很多人说音浪第一次在眼前有了形状。巡演各站结束,社交网络上有诸多相似反馈,不同人在不同时空撞见同一个案发现场,谁也说不清,可彼此都懂当中的微妙,与灵魂疏离,与自然亲近。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进入落差草原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本文摄影:走走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6/12

初夏的夜晚,在靡音馆尽情摇摆

2019/06/10

Trip Fuel + 上海秋天联合专场:低空飞行,共享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