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榆钧弹唱会:活在此刻,不停歌唱

2019/04/15

撰文:MQ 

此时此刻,在大地的荒原

王榆钧弹唱会

日期:2019年4月13日

时间:19:00-21:30

地点:北京山谷居民音乐空间

上次听王榆钧也不过就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早春的下午,在黄昏黎明俱乐部,诗歌、音乐和故事拼接成串,起初有些安静的现场一点一点被小朋友的手舞足蹈“点燃”,像极了安可曲里反复唱到的那句:“与我义愤且忧伤地,手舞足蹈”。

2019年3月17日,王榆钧和小河在黄昏黎明俱乐部

一个月后,王榆钧回到北京继续弹唱,主题依然是“此时此刻,在大地的荒原”,嘉宾依然有小河。不同的是,演出地点从市中心转移到了通州。出地铁站时正是黄昏,人群和车流从燃烧的余晖里驶来,头顶上的飞机嗡嗡作响,仿佛在提醒你:这里跟中心的北京有些不一样。

山谷居民音乐空间藏在新式居民区里,走过庭院式的厅堂,掀开帘布,一眼就看到王榆钧站在观众后面。跟着她的视线过去,台上熊熊作业正拉着手风琴唱异域的乡村小调。仔细听,耳后还有流水潺潺,就这样环绕在整场演出的音场外围,隐隐约约,却从未被淹没。

嘉宾 & 手风琴手:熊熊作业

也许正是因为演出环境的音场效果不同,也许是因为开场时她没怎么讲话,王榆钧音乐里跟空间和氛围有关的那部分被放大了。这和王榆钧与时间乐队的录音专辑不一样,没有了多种乐器精心编制的丰富细节,只靠一个人,一把吉他,却直接创造出一段时空。

那像是在法国与西班牙边境本雅明自杀的小镇、在阿根廷南部《重庆森林》世界尽头的旅行记忆,也是她跟剧场舞者们排练演出的感动日常,是小岛边“海鸥漫天盘旋的大海”,更是一颗柠檬树如何长成,是一首诗引发的无限遐想。发现现场的灯光不能变得更暗,王榆钧索性号召观众闭上眼睛,用耳朵做导航仪,探索一场属于自己的沉浸之旅。

个人的沉浸体验更倾向于《活着》,这首两次现场都听到的诗歌。也正因为是第二次听,感官系统似更敏感了,倒没有发现吉他或唱腔细节处理上的不同之处,但这次我真的做到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感受每一个字背后的含义,于是从第三句起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情感共振。

活着

现在活着

那就是口渴

是枝叶间射下来耀眼的阳光

是忽然想起的一支旋律

是打喷嚏

是与你手牵手

我们要如何才可以感受到存在,感受到自己是清醒地活在此刻,每一个想法、言语和行为在完成的那一瞬间便成为了过去。若想要活着,大概只有不断思考,不断诉说,不断歌唱。

王榆钧的音乐渴望着某种交流、某种对话。在她有词的歌里,经常出现“你”,出现“我们”,好像音乐是她天生就会的一种语言,一种说话方式。至于她真的说起话来,就更加生动有趣,哪怕是转述网友的一句评论,她都可以直接代入语境表演出来。这大概是她在剧场沉淀多年后收获的经验。

她真的做到了用音乐与他人沟通。当内敛羞涩的大人们还在用脚轻轻打节拍的时候,小朋友的咯咯笑和喵喵叫已经充盈在整个空间,似乎《叮叮之歌》本该就是这个样子。

在王榆钧的现场,你很难知道哪些歌原本就在歌单之上。现场气氛、与其他音乐人间的化学反应随时都有可能让她临时起意变更曲目,这又促使台上的各位即兴合奏。对于乐迷来讲,可以在现场直接看见音乐人之间碰撞火花的过程,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珍贵体验。

钢琴:Erica Chen

 小河和 Erica 四手联弹,唱的是《Imagine》

作为嘉宾之一的小河在后半段才上台,抱着那把万能的阮,弹拨拂扣,甚至还可以用弓子去拉,一件乐器就能发出数种不同的声响,让人惊叹。小河演唱的歌曲也别有一番韵味,接在《森林里的一棵树》后的是《闻歌》和《大悲咒》,小河唱得越发尽兴越发忘我,他也就跟着变成了自己唱的那颗树。

小河正是王榆钧此次弹唱会的助力人之一,趁着王榆钧这次来北京担当舞蹈作品音乐制作的机会,小河便邀请她做弹唱会,最后在各种机缘巧合之下,衍变成了北京—杭州—上海—北京的系列演出。回到最开始的地方,王榆钧笑言“我都不想回(台湾)去了”。

此刻王榆钧已经回到了台湾,但在7月23日,她参与的舞蹈作品《在北京跳舞》就要在天桥艺术中心正式首演。我们也可以在那里听到她的另一种音乐,同时,我们是否也可以期待另一次弹唱会或乐队巡回呢?

进入王榆钧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本文摄影:PonyBoy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6/12

初夏的夜晚,在靡音馆尽情摇摆

2019/06/10

Trip Fuel + 上海秋天联合专场:低空飞行,共享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