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 Baby「Huge Tour」南京站:自由灵魂的即兴摆荡

2019/01/28

撰文:Dolores  

Angel Baby

2019「Huge Tour」南京站

时间:2019年1月25日(周五)

地点:南京欧拉艺术空间

晚上八点半,Angel Baby 乐团准时开启了一场备受乐迷期待的表演。去年开过小型巡回的各位,带着新专辑《Wabi Sabi》和大量周边离开了南方岛屿,足迹遍及七座不同纬度的城市,海报上写着“Huge Tour”。这晚在欧拉,是天使宝宝们这一轮巡演的第六场。

尊龙(主音吉他手 / Vocal)

乐声响起,两束橘色的光从舞台侧边射出,伴着轻柔舒缓的节奏忽明忽暗,仿佛正在呼吸。欧拉的灯光近来在乐迷群体里颇受好评,果然,和音乐的配合引起“极度舒适”。

《Fly Fly》结束,是循惯例进行的打招呼。

“大家好,我们是——”

“Angel Baby!” 键盘手兼 Vocal 的 Reider 口音纯正地接上后半句,中西结合的腔调成功逗笑了观众,也刚巧代表了 Angel Baby 乐团的特色:成员有着不同的背景,音乐中也带着东西结合的独特风情。

Reider(键盘手/Vocal)

整场演出除了专辑里的录音室作品之外,还有大量尚未正式发表的歌。或许因为如此,场子一直没有非常“热”,但这样略显“陌生”的演出,却也完全没有冷场。比如,“坠落三部曲”的第二部《晚霞/末日》中间,有一段短暂的安静,可能是乐迷对曲目并不熟悉。不过小型合成器和打击乐的默契配合,创造的节奏氛围又让人忍不住想跟着摇头晃脑。

拥有大批拥趸的《Django》极其惊艳。这首歌的现场演出配合巧妙变化的灯光,就像一出音乐剧。从前奏开始的慵懒琴声,如同一只猫在轻巧地行走。而演出中,乐团成员模仿出惟妙惟肖的猫叫声,彼此呼告,更放大了这种真实感。在复古摇摆的乐声中,Reider 开始讲 Django 的故事:

“Django 是我们团员苏圣扬养的一只猫。这只猫很凶,也很聪明:它经常会在床上找到你的枕头,尿在上面,而你回家才会发现。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要给猫找个新的爱好——他教会了猫咪开车。后来它就带了一些猫猫狗狗朋友开车去东岸,在那边尿尿也没人发现,就像是很大盆的猫砂。回来的时候,到现在,它都没有尿在别人的枕头上面。如果你的猫也有这个问题,我建议你可以尝试,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问苏圣扬,他会说……”

音乐停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打击乐手的脸上,然后他一本正经地回应:“真的啊,真的。”

苏圣扬(打击乐手)

明显是在“胡来”,但这种荒谬的幽默来源于生活,让人甚至愿意去相信它。毕竟,哪个“猫奴”没有这样日常的烦恼呢?这正是 Angel Baby 的有趣之处。应该不会有人看完这场演出会不记得这只猫的故事吧?

在《老鹰》结束后,尊龙对着台下说:“你们可以睡觉了。”下首歌正是非常安静美好的《芝麻田》。乐团成员在台上四散坐下,背向观众,姿态各异而神情专注。一种观摩舞台剧的感觉又在心底升起,用看不见的音符演绎一出看不见的剧目,但剧情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一定有着自己的版本。最后一个音符奏完,台下有个女孩喊了一声“起床啦!”居然和整首歌的感觉契合得不行。

 表演《芝麻田》时的 Angel Baby

从梦里醒来,Angel Baby 又带着观众淋了一场美妙的雨。《雨滴》只有一句歌词:“雨滴 / 雨滴落下来”。尊龙的声音带着一些雾气蒙蒙的感觉,一句歌词被反复呈现出不同的样貌,牵引器乐的铺陈,令人想起自然风光:从舞台顶端直直射下来的细密光柱,穿过仿佛山岚的烟雾,是笼罩在细雨中迷离的清晨和夜晚。但在接近尾声的时候,节奏的变换刹那间又让整座 Livehouse “暴雨倾盆”,激烈的鼓声和频闪的舞台灯光呼应,电闪雷鸣,畅快淋漓。

“暴雨”中的罗尊龙

这是本次演出的上半场。Angel Baby 被称作是明星乐团,成员们的玩团资历都相当丰富,也有不少过往作品充满复古色彩。但在这支乐团里,成员各自呈现出的样子,大多和原来担任的位置不相同,展现出别样的魅力。对乐迷来说,当然算是大彩蛋。不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冲浪音乐,还是带有爵士乐风格的即兴演奏,带着一股优雅流畅的劲儿。尤其是每一场演出中都会 jam 出不同的乐句,对演奏得心应手的享受姿态,都和乐迷之间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很多时候,他们不会提前商量好,而是在现场产生即兴的动作,这样可一不可再的瞬间,在我看来,更能够表达出“现场”的奥义。

John(爵士鼓手)

下半场甫一开始,Reider 用十级中文讲了两个冷笑话,之后说,之所以做出上下半场的安排,是想让乐迷“感觉有好几个团在表演,很丰富的感觉”。大概又是在一本正经地说笑。但在中场休息期间,尊龙倒确实从休息室出来,在台下“游荡”了数分钟,就像是在一个正常的拼盘演出里结束演奏之后,来欣赏别人表演一样。

绿海(吉他手/Vocal)

最后的几十分钟,Angel Baby 不仅演绎了旋律琅琅上口、引发小型合唱的《百货公司》和《Angel Maybe》,也带来风格独具的翻唱;《Anchi》《Love Hurts》和《Fools Rush In》中东西方的轻轻碰撞,复古迷人的节拍让台下的情侣相拥摇摆,温暖的室内正适合吹这样浪漫的风。当然,Reider 和尊龙与乐迷的即兴互动加上灵魂舞姿,也为演出的加热贡献了决定性的力量。 

Reider 在舞台边缘坐下,对着观众近距离演唱,听说也是随性而至的举动

在演出的最后一分钟,《雨滴》的关键旋律又再次响起,结束了迷幻的这一晚。他们还将在上海演出最后一站,把带着南岛风情的风吹到黄浦江边。顺便一提,门票已全部售罄。

尊龙对台下的乐迷说:“你怎么了,有心事啊?笑一笑比较可爱嘛。”

进入Angel Baby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摄影:Dolores,题图来自 Angel Baby 微博 @天使宝贝微波

校对:马外外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消息

2019/06/12

初夏的夜晚,在靡音馆尽情摇摆

2019/06/10

Trip Fuel + 上海秋天联合专场:低空飞行,共享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