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吸到我的空气了”联合巡演:在不太冷的季节,空气里都是青春的味道

2019/01/15

撰文:Dolores

“你吸到我的空气了”伤心欲绝、午夜乒乓、SNSOS联合巡演

时间:2019年1月13日

地点:MAO Livehouse北京五棵松店

台湾地区的空气脑唱片在大陆名声鹊起,2019年农历年前,他们发起了一次联合三支乐队的巡演。有趣的名字搭配精心设计的宣传海报,乐队们连续四天走过了江浙沪,2019年1月13日周日晚,到了北京,这也是此次巡演的收官站。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午夜乒乓、伤心欲绝三支乐队加上数百乐迷,五棵松MAO满满当当,但又没有太过拥挤,呼吸一下节拍感异常强烈的空气,好像把夏天的气息也模拟了八九分。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在不断的变化中,把青春定格

“我们是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名字有点儿长,歌也有点儿长,就简称SNSOS就行了。”

晚上八点半,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作为东道主,成为这个晚上第一组现身的乐队。一段时间没有在北京演出,站在五棵松MAO的舞台上已经是再次迭代过的阵容。其实很少看到他们在拥有LED屏的场所表演,圆形光斑从红变绿再变黄和蓝,在伴随鼓声的闪烁之后,又恢复到耀目的红,从《度日》的恒定形状,到《浮》的散点跳跃,算是一次有趣的感官升级。

有些讨人喜欢的旋律,听再多次也不会厌倦,《浮》就是一个超好的例子。SNSOS在我心目中,一直擅长用节拍制造不稳定感,但这样的不对称和不稳定,在熟悉的节奏转换中反而带来了安心。站在调音台附近观察乐迷也很有意思,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SNSOS的音乐,但在这首歌的结尾处,跟随循环的强烈鼓声甩着头的乐迷,总会在果决的收尾处控制不住地多打一拍。

这是SNSOS的又一次“重新出发”,还是继续走在他们所坚持的路上,带着生活在大都会的青年人身上常见的迷惘。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没机会听到传说中已经在“疯狂创作”的新歌吧。

高光时刻:《秋水》里有一段女声吟唱,在现场原本会播放由前贝斯手伊辛所演绎的版本。而在这轮巡演里,变成了吉他手朱毅峰和鼓手尔足的二重男声。从前的空灵被置换为一种更具力量的声音,城市、街道、建筑的画面倒转失序,在屏幕上飞速掠过,吉他声铮铮,有一点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感动。

午夜乒乓:在青春的尾巴上,又快又狠地发球

“第一次来北京演出,超爽的!”

不是第一次看午夜乒乓演出了,但室内场地却是头一回。上次在TAKAO ROCK搭在趸船上的“海上舞台”,虽然吹着海风很舒服,热力却像是朝各个方向发散开来而减半了;在这个晚上,我觉得第一次看到了最接近自己心里午夜乒乓的样子:直接又浪漫,带着烫人的温度。哪怕主唱偶尔会有一点点破音,声音撞到屋子的四壁的90°回弹,也让属于青春的味道更加浓重。

朋克乐队的现场总让人最深刻感受到“群众”的存在,午夜乒乓的这一场,台上台下的互动也堪称频繁。除了在talking的时候讲伤心欲绝的段子、请乐迷们积极关注乐队的账号,无言的交流更是充斥着整场演出——乐迷跟随节奏不由自主地蹦跳,而台上持续输出拍子,像是和台下进行一场乒乓球赛:在最白热化的一局,没有花哨的发球技巧,没有长短球的交替,只是不停向对方抽球,目不暇接。当然这场比赛,是可以共赢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午夜乒乓的一大特色,就是“高速”。从《这样的人》《Blue Hearts》到《午夜的直球对决》,竭尽全力展示了“竭尽全力”应该是什么样子。不过,整场演出我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夜的轮廓》这首歌。除了冲撞、热血、呐喊,也可以随着优美的旋律摆动身体。现场观众最明显的反馈,展现出了这支乐队的音乐性。有些时候,虽然速度依旧,但一记优美的弧圈球,就让这场比赛变得更“好看”了。

高光时刻:在《青春剧烈物语》演奏的中途,超亮的灯光和鼓声保持相同频率强力闪动,而观众的跳动也刚好完全合上了这个节拍。一切都特别对,就在那个瞬间。

伤心欲绝:青春的苦闷,藏着愤怒的力量

“大家好,我们是伤心欲绝,我们要开始了。”

被午夜乒乓戏称为“国民男友”,主唱许正泰的上台却意外地没有引起尖叫声。吉他声干脆响起,《也许我见不到你了》简单的叙述口吻呈现出失意的人最能体会的那种撕心裂肺。紧接着《喔我没有灵魂》《I Wanna Be Sensitive No More》《WSS》三首歌,从“二十岁之后我没有开心过”到“要怎么做才能受到欢迎,要做些什么才不会浪费生命”再到“快要三十岁我还是一样”,几分钟之内就把气氛推到了顶点。高亢的主唱和力道十足的和声加上吉他的炽热音色,足够让整个场子变得狭小,空间里狂热和丧两种情绪密密麻麻交织,仿佛只有赶紧躁起来才能从无穷无尽令人沮丧的现实中逃离。

许正泰确实很有“STAR”的范儿,哪怕他在台上呈现的只是他日常演出中最普通的样子:身材高大,微微佝偻,穿着一件最简单的T恤,左手大拇指抵住麦克风的头部,右手的前三根手指拈着啤酒瓶,在台上逡巡。但就是这样,所到之处,观众的手机总会齐刷刷地举起;盯着台下,就有人会发出小声尖叫;如果伸出手,回应的胳膊此起彼伏,真的很久没见到这样的“鲤鱼池”了。

除了得到热烈反响的已发行曲目,伤心欲绝在现场还有一个part唱了三四首尚未正式发行的新歌。这也是现场演出的特有福利吧,可以看到一些作品在创作不同阶段的雏形,没人知道这些歌到底会不会被固化成稳定的形式表现,又或者有些曲子变成了遗珠,但至少在live里,数百上千双耳朵都曾经听过它们在“此刻”的样子,被节奏鼓动也被情绪感染着:就算改变不了现实,也能够在酒精和音乐中,让愤怒和苦恼都得到最快速的释放。

 

高光时刻:《我爱您》的前奏开始,舞台灯光从绿色转向紫红,在爆发性的嘶吼过后,台上亮起一束太阳般的光,所有的观众都还没开始欢呼和跳跃。许正泰站在舞台正中间向下看,在充斥整场演出忧愤的气氛里,这个场景居然让我觉得看到了一线希望。

 大概就是这样(摄影:Dolores)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摄影为ChouTer

校对:马外外

街声期待你将亲身体验的原创音乐现场时刻,用文字图片还原给更多乐迷。稿件一旦采用,即付丰厚稿酬。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相关消息

2019/01/28

Angel Baby「Huge Tour」南京站:自由灵魂的即兴摆荡

2019/01/21

伏仪新专预告演出:而立之年的承上启下

2019/01/09

陈建年北京站: “唱歌就要用力唱,要不然祖灵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