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五人:从三个观众到千人 Legacy Max

2019/01/10

撰文: Yiru

“听到完售的当下真的很惊讶!” 告五人的经纪人 Gina 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

台湾地区乐队吿五人2017年发行首张 EP ,历经再一次的团员变动,2018年底正式推出单曲《披星戴月的想你》并举办专场演出。越过台北最大 Livehouse、可容纳一千人的 Legacy ,直接挑战两倍人数的信义剧场 Legacy Max 。 

年中时早已耳闻他们在为年底的专场做准备,没料到的是,主办单位的一句“要不要试试看 Legacy Max ”,让这个不怕死的年轻乐团就这么豁出去了。

为了这场演出的完美呈现,告五人邀请音乐人兼编曲师黄中岳来担任音乐总监。演唱会前密集特训、排练,一周有四天早上六点起床,三人从宜兰开车到台北来排练,下午鼓手谦哥回宜兰教课,女主唱犬青回实践大学上课,男主唱潘云安则去乐器行保养吉他。

潘云安17岁在果核音乐旗下时,就在演唱会筹备机缘下结识黄中岳,当时黄中岳以演唱会制作人的身份,教导与他同期的孩子们唱歌、创作。再次碰见时,潘云安已不再是个小毛头,他将自己成立的乐团玩得有声有色,也终于要开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唱会。

告五人主唱潘云安(图片来自告五人 Facebook)

 告五人《岛屿・雏形》海平面之下演唱会音乐总监黄中岳 

魔鬼训练

尽管每天宜兰、台北来回跑,三人讲起与黄中岳老师练团过程可是精神抖擞,语气里充满崇拜。黄中岳在练团时对他们有许多严格要求,但告五人乐在其中,反倒觉得他自有一套“幽默的严格”,很对他们的 tone 。

“有几首歌,每种乐器的演奏拍子都不一样,大家要彼此不受干扰又要和谐,是我们这次最大的挑战,(中岳)老师只要一发现我们乱了,他就会开始倒数,大家就停下,重头再来过。”

他们也形容黄中岳像是魔术师一般,坐在乐队背后,对着监听输入效果器、拍子等指令,手挥一挥念个咒语,歌曲就“变得不一样了”!

排练时的场景

“优化”后的告五人

采访黄中岳时,他提到了这一次专场歌曲有做不同的编制,很刻意地把 Demo 中原本管弦乐的元素拿掉,让歌曲重新回到乐团:两把电吉他、钢琴、鼓、贝斯、男女主唱、男主唱弹木吉他,这样的编制上,试图建构出丰富而饱满的音乐样貌。

在此原则之下,相对其他乐器就要去补原本管弦乐的声音线条。这对乐团、还有两位乐手来说,都算是比较大的挑战。“我不会把这样的动作叫做改编,所以说是‘优化’。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是,观众到现场听了告五人的音乐,会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改变了什么、又好像没有变,这是我们这次合作上希望达到的事情。”

与黄中岳一同工作,免不了就会被怼几句。事过多年,再次遇到潘云安,黄中岳这么说:“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一样轻浮!”惹得团员一片笑倒。对于犬青的指教,黄中岳建议她多注意舞台上的体态、肢体,帮助演出中的律动与情绪。

 犬青在“海平面之下”现场(图片来自告五人Facebook)

“我已经是中箭比较少的了。” 犬青讲完自己也笑了笑。鼓手谦哥在印象中被问最多的是:“你还有没有再老一点的声音?”,于是他回家搬出他收藏的钹,每次练团都大包小包地出现。

被其他两位团员称作“职人谦哥”的他,自我要求极高,家里床旁就放了一颗小鼓,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调音,训练自己耳朵的敏锐度。让他欣喜的是,黄中岳提供了他对鼓的另一种想像与训练,现在不论面对任何大小的舞台,他都找到最好的演出方式,游刃有余。

 鼓手谦哥(图片来自告五人 Facebook)

排练空档,黄中岳也不吝啬传授一些心法,例如:当表演者走下舞台,应该去询问在场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名字,因为今天站在舞台上,发出的声响,都是台下的每一位工作人员所建构出来的。告诉他们,要懂得“感恩”。

你要上得了舞台,下得了舞台

“这是中岳老师告诉我们,让我印象很深的一句话。” 犬青睁大双眼,肯定地说。告五人常在台上对歌迷告白,也不害羞在台上展露团员间的好感情,尽管吵吵闹闹(连采访时也是吵吵闹闹),丝毫不减他们在歌迷中的地位,反正越看越有趣,每次都期待团员间的脱口秀。

“讲笑话”环节,也不知从哪一场演出开始,犬青就会趁其他团员在调音之际,讲几个她最近库存的笑话,但库存量还真不大,只有三个。 

“我真的都很认真记笑话,还去翻笑话大全。”他们不怕在好不容易酝酿的情绪间丢一颗笑弹,反正前奏一下,和弦一弹,情感都回来了。收放自如的舞台功力,是这一年来近百场的演出所练。

告五人演出后在 Facebook 发文:“2017.12.22 我们在西门河岸留言举行《迷雾之子》巡回台北最终场;2018.12.09 我们在台北 Legacy Max 举行第一次的千人演唱会,无论未来到哪,都难以忘记这一趟如此用力经历的一切。”(图片来自告五人 Facebook)

唱过各种奇妙的活动,从台下只有三个人到唱进 Legacy Max ,他们说现在面对舞台已怡然自得,就算台下都是听不懂歌词在唱什么的老爷爷老奶奶,他们仍旧自嗨,依然可以热情地对观众席说那句熟悉的:“谢谢大家,我们是告五人!” 

已经不害怕舞台的告五人,黄中岳希望他们往另一个境界去,潘云安阐述:“中岳老师希望告五人不是因为什么特殊动作或言论,让台下观众沸腾,而是在台上很冷静,观众听到音乐就会 get high ,那才是音乐工作者最好的表现。”

上了舞台的告五人用音乐、用歌声与歌迷对话,下了舞台,他们感谢每一个工作人员,感谢歌迷,并把《你要不要吃哈密瓜》一曲当作通关密语,把台下观众取名:小哈瓜。

未完待续

谈起这次专场企划《岛屿・雏形》,实际上分为四场演出,“海平面之下”是系列的第一场表演。经纪人耐心解释说,“岛屿形成”其实就像是告五人的催生,冰山露出的仅仅是十分之一。专辑发行前,告五人认为自己都还在养精蓄锐,还在储备能量,它将随着专辑一同展现,宣示告五人之岛,要离开海平面,展露光芒。待明年专辑发行过后,会慢慢公布下一站,地点与时间暂时是个秘密。

“海平面之下”演出海报,新专辑预计会在2019年发行

采访结束之前,他们向我透露,专辑将在专场后开始动工,邀请陈君豪(黄中岳的徒弟)担纲制作,不免让人心生期待,告五人在经历师父黄中岳的淬炼,来到陈君豪手上,又会开出怎样的花?

上场前,黄中岳对告五人最后温柔的提醒是?

“我们现在花很多时间做很辛苦的事情,然后,12/9那天晚上,你在台上一定要让自己玩得很开心。我最重要的诉求是,二十年后当他们会想起这个晚上,还是觉得那么开心,这才是我希望达到的工作目标。”

(图片来自告五人 Facebook)

进入告五人的街声主页,试听他们的作品。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内容与标题有改动。 

图片来源:除特别标注外,均来自Blow吹音乐。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9/19

许飞:做音乐,终于不用再和一堆人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