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Cares胡凯儿:一个95后乐团的音乐样本

2018/12/21

撰文:冻梨 

街声常年致力于鼓励年轻的原创音乐人,这一次我们倾力推荐的是一支清一色的95后乐团,来自台湾地区。

单曲《烟瘾》长久占据街声即时热门排行榜与所有类型榜单前三,歌词充满年轻人的挣扎与思索,摇滚曲风入耳又具有独特性。

作品出自名副其实的年轻乐队,Who Cares胡凯儿,五名成员是清一色的95后,最大的不过23岁。

2018年12月初,他们发行首张EP《昨天》,用五首歌记录当下的迷茫与痛苦。EP上线后一周,街声专访Who Cares胡凯儿,解析95后们怎么玩音乐,和他们的前辈比起来有哪些异同。

听这首歌真的会上瘾

第一次Livehouse演出:“糟糕,糟透了”

如今了解一个新乐队的最快方式,除了刷三遍数量不多的作品,就是翻遍他们的社交媒体。将Who Cares胡凯儿的Facebook从头看到尾,近三年的时间,几乎都是到处参加比赛和拼盘演出的消息。

只听歌,以为是位胡姓少年包办一切,了解了才知道,是五个20出头的少年:主唱豪哲、吉他阿正、吉他阿超、贝斯阿曜和鼓手舟亢,他们称自己是“胡来的笨蛋”。

乐队的名字被一场比赛催生。新光三越不插电音乐大赛在2016年举办第四届,此前挖掘了不少优质新人,出身台中的五人乐队报名参加,需要取名字:如果叫Who Cares,比赛输了也无所谓。他们摆出潇洒不在意的样子,其实内心期待的不得了。

初赛,Who Cares胡凯儿是中区季军,而当时他们大多刚升入大学,贝斯只有高一。决赛前大赛派出导师指导,五个人驱车北上来到台北,少年心性以为是去上学校里人人溜号的讲座课堂,到了才发现,是一对一“挑刺”,五个人立刻认真,甚至重新审视自己,为什么要比赛、为什么要做音乐。

当时参赛时,Who Cares胡凯儿是决赛年纪最小的

2016年开始,他们奔波在各种现场与征选,从学校的成果发表会,到困难生活节、春天呐喊的音乐节现场。

2017年《大团诞生开发场2》在台北Legacy传举办,Who Cares胡凯儿作为高校插旗征选特别推荐参演,这是他们的第一次Livehouse演出,回忆起来却“糟糕,糟透了”。

过往参加的都是一次只演一两首歌的比赛,突然站上Legacy的舞台,Who Cares胡凯儿瞬间感受到很大压力。《停靠》和《烟瘾》两首歌才刚刚完成,实际演出,所有人都紧张。当天主唱豪哲重感冒,上台前还买威士忌灌喉咙消毒,“现在想起来还是蛮丢脸的。”

话虽如此,屡次被各大比赛评委认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WhoCares胡凯儿,还是因为各种或好或坏的现场,让听众记住了他们。

《大团诞生开发场》,演出前两个月,他们还只有两首完成的作品(图片来源:Blow吹音乐)

选择期中考,还是选择录demo?

贝斯阿曜与鼓手舟亢是吉他阿正的高中学长,主唱豪哲和吉他阿正是高中热音社友校朋友,而吉他阿超则是主唱豪哲的大学同学……五个人相识的方式说来拗口,目前所在的高校有台北有台中,如果排练,一群人就集中到台中的乐器行。

怕胖团、血肉果汁机、晨曦光廊、法兰黛,临近2000年出生的Who Cares胡凯儿小时候一样听周杰伦、FIR,而担任独立音乐启蒙的音乐人却年轻了很多。高中开始几个人分别组团翻唱,最初的动力几乎都是单纯的“看起来很帅”。阿曜的哥哥当时看他老大不小,竟然还在听飞轮海,立刻推荐一堆乐队给他补课。

 主唱豪哲设计,仔细看可以在logo里找到组成Who Cares的所有英文字母

豪哲和阿超目前就读北艺大,最出名的“前辈”就是草东没有派对和deca joins,校内音乐氛围自然不错。但两人没有参加音乐类社团,也直言大家的乐队很像这两支,都有点抑郁的成分。阿曜则就读辅仁大学心理系,系上的教授何东洪,正是台北Livehouse地下社会的创建人之一,地下社会迫于当地居民压力关张时,何东洪多次在媒体奔走。

而Who Cares胡凯儿的作品,似乎都没太受到这些风格与因素的影响,只是忠实记录他们此刻的生活:

阿正在系学会办鬼混,去上不能翘的课然后玩手游,回家练琴看动画;阿超攻读戏剧,除了赖床、上课,就是在剧场醉生梦死;阿曜和舟亢除了公式般的上课、下课,生活大部分都被精进乐器而占据;豪哲则一言蔽之:颓废的生活,无意义的熬夜,美其名曰找灵感写歌。

今年4月时Who Cares胡凯儿在街声上传了一首《多云时雨demo》,录demo和期中考试赶在同一周,以至于考卷随便填一填,就扔下笔和书跑去录音,考试结果有点让人发愁,demo也只是个半成品,好在最后听众的反应超出了想象,现在街声上的播放数已将近160000次。

词曲由主唱豪哲负责,吉他阿正负责主要编曲,其他成员进行各自乐器的编排及提供各种不同的想法或方向

戒不掉的是痛苦本身

12月初刚发行的EP《昨天》前后历时两年,制作专辑的钱来自演出、打工和家人的借款。EP记录过去的自己,大多时候他们迷茫而痛苦。

豪哲有段时间住在学校宿舍,深夜失眠时常走到天台抽烟,后来写下《烟瘾》,记录深夜思绪与挣扎:

你烧了整段的年华方盛才懂了往后再找不着快乐

而所有来不及的 回不去的

也随着风散了

你扔了涉世未深的愚蠢

才怀念起了再唤不回的天真但那些熄不掉的 免不了的

明知道的

戒不掉的不是瘾

“戒不掉的是造成痛苦的原因,甚至是痛苦的本身”,解释歌词有些讳莫如深,而年轻人各有各的苦,《烟瘾》引发共鸣,街声播放数超过12万次,近一个月霸占即时热门排行榜。 

忘了最初的模样即为成长、记忆里的街道无法再停靠、回忆起昨天也想象未来的风景是不是更宽阔……EP《昨天》五首歌,Who Cares胡凯儿将它送给“不存在唯一解的世界,和妄自定义人生的你们”。

“以个人有限的认知和见识,去规范所谓“美好人生”应有的形式,限制其他可能性。”Who Cares胡凯儿这群年轻人所挣扎的,正是成人为世界定下的条条框框。

虽然距离毕业还有不少时间,但问及五个人未来的打算,无论做什么职业、过怎样的人生,都有一条故事线是留给音乐。

EP是他们的日记,希望能够传递给他人

彩蛋三问

SV:有什么喜欢的大陆音乐人吗?

豪哲:宋冬野、万能青年旅店、文雀乐队。

阿正:阿肆,《预谋邂逅》的词蛮喜欢,文雀也蛮好听的。

阿超:宋冬野、赵雷、万能青年旅店、文雀。

阿曜:新裤子、惘闻。

舟亢:较少涉略。

SV:最近都在听什么?

豪哲:文雀乐队跟马頔合作的《大雁》。

阿正:ヨルシカ、ハルカトミユキ、和美波。

阿超:被困在剧场,重复听要演音乐剧的歌。

阿曜:Crystal Lake、周杰伦、My Chemical Romance。

舟亢:Aimer。

SV :和你们同年纪、同时期的乐队都有谁?

团员年纪自20岁到23岁,与我们熟的主要都是集中在中部,如From Ashes、蚋蓓死泪、Before After、Break One’s All、Vanitas、宋德鹤、Spades Flush、Evenfall Elapsed、Starlight in your eyes,其他地方的有白频率、Karma、忒修斯等等。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来自Who Cares胡凯儿 

进入WhoCares胡凯儿的街声主页,试听最新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1/10

告五人:从三个观众到千人 Legacy Max

2019/01/04

米未:当摇滚进入网综,《奇葩说》的爆款还能延续到乐队身上吗?

2018/12/18

落日飞车曾国宏:玩乐团已经古典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