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招:我们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

2018/11/26

撰文:冻梨 

主唱/吉他小黑、吉他张一杨、贝斯老李、鼓手天天,组成了杭州器乐摇滚乐队花招。自2015年一张 EP 之后,乐迷们一直在盼着他们出新作。2018年终于迎来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星际大篷车》和首次巡演。

花招的歌里不仅有名副其实的小花招,他们还塞进去了一整个宇宙。

快进入冬天的时候看了两次花招,一次在北京,顶着深秋的寒风走进 DDC,也走进了花招乐队构建的太空世界。人们想象中的宇宙温度都不太高,那天的体感温度刚好配合花招的音乐,让人觉得在星系间轻轻飘荡。

第二次是在11月的厦门。南方湿漉的雨夜,花招四人在演出后招呼一帮朋友吃夜宵。热乎乎的粥店里,一群人聊起最近眼里的独立音乐行业,有叹息,但各种演出和各类音乐还是要做得风生水起。

采访约在花招“星际大篷车”巡演结束后的一个晚上,北京时间19:00。主唱小黑身在荷兰,是他那边的12:00。听过不少遍专辑,也看了两次现场,我们的专访就从《星际大篷车》开始聊起……

左起:鼓手天天、贝斯老李、吉他张一杨、主唱/吉他小黑

宇航员骑着小破车,在茫茫宇宙中航行

花招在2014年成立,2015年年底,发行了一张四首歌的 EP《万有引力》。写歌那会儿,主唱小黑正沉迷《三体》,四首歌的灵感来自书中“背负人类希望踏上宇宙征途的万有引力号飞船”。小黑和鼓手天天凑了凑歌词,试图通过四首歌,描绘繁星闪烁的宇宙,以吉他、贝斯、鼓的多种编排,呈现宇宙中的黑暗与光。

两年后的夏天,花招开始制作首张专辑。歌还没写全时,就先定好了名字《星际大篷车》,来自小黑的网名,他们脑海中则呈现出蒸汽朋克画风的图景:

宇航员穿着高级宇航服,骑着的却是一辆捡破烂的车子,或者是推着类似电影《E.T》中的小推车。航行中,他看到新的星球,听到新的民谣,茫茫宇宙一望无际,很孤独,也很新奇……

 主唱小黑小时候听陈奕迅、陶喆,后来在音像店听到了林肯公园和蝎子乐队

《星际大篷车》整张专辑一共14首作品,写歌时间各异,也没非要迎合星际主题,最后专辑成型,14首歌听起来却严丝合缝。用贝斯老李的话说,这些歌就是“貌离神合”。

《旷野》、《向西》和《在下》是这些歌的分割线,天天根据作品的情绪和内容,将专辑切割成了四个篇章:《浪花》、《Summer Day》、《大篷车》代入感和画面感强,节奏急促;《旷野》、《鹅》、《一起一起》、《无主之地》比较柔和,听来让人身心放松;《向西》、《万有引力》、《轻舟》、《在下》相对迷幻,听过急的、慢的,听众可能需要后摇味道的歌;再从《在下》开始,《彩云》和《星际》是最后的部分,以《星际》收尾。 

四个篇章也是宇航员经过的四个星球:起初他急着赶路,行至旷野上了个厕所,然后节奏放缓,接着开始享受旅程,最后,宇航员和小车航向了无尽的星际……

算上吉他张一杨,乐队四个人都是科幻迷,就算没刻意做“太空音乐”,相互碰撞后也自然定下了这样的基调。除了科幻感,他们在《鹅》中劝解,不管怎样都要热爱自己、坚持下去,在《向西》中记述对大文明灭掉小文明的观感,《轻舟》则属于现代诗意识流,探讨岁月匆匆流逝,人们还要被迫做不喜欢的事。

 专辑《星际大篷车》封面

香料乐队主唱陈陈陈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问:“花招歌里的小花招被人识破了吗?” 一些地方显而易见。比如《向西》开头,小黑将歌词倒放一遍,制作人李平听后觉得有趣,直接把倒放人声和正常人声拼在一起,加上和弦后做成完整的歌。还有些小花招不太容易被发现,比如他们喜欢用不常用的和弦和拍子,五拍、七拍,或者奇数拍突然转到偶数拍,听来很奇怪,但一般人又说不出为什么。

科学家在研究地球生物能否星际旅行时,率先派出了水熊虫。花招起初也想在专辑封面放上一只水熊虫,请陈陈陈设计,最后画出来的水熊虫实在狰狞可怕,只好留下画面的背景。封面颜色鲜丽可爱,奇异的水生植物配乱搭的塔状建筑,权当是宇航员途经的风景。

同一批人,上学时“祸害”学校,工作后“祸害”社会

陈陈陈帮忙设计封面,除了和花招同属“谜团唱片”,更是因为这群人是大学时代开始的好友。天天说,杭州现在的独立音乐场景,可能都是这群人搞起来的。

2006年、2007年左右,天天、小黑、老李和张一杨陆续上大学,天天活跃在下沙大学城,在传媒学院学数字媒体艺术。小黑是浙江工业大学的理工男,大一得过十佳歌手,但那会儿还不当主唱,是乐队的主音吉他。后两位活跃在杭州美院,两人一上学就是同班同学,发现对方都会弹点东西,直接组了乐队。

 《音乐天堂》出过欧美音乐合辑《穿过骨头抚摸你》,天天高中从此入门独立音乐

天天羡慕美院乐队多,总往那边跑,加入陈陈陈当时的乐队巫毒小子,队里还有美院隔壁工大的小黑,也因此认识了美院的老李和张一杨。张一杨说:“下沙大学城那边活动才多啊”,也三不五时往偏远地区跑。

下沙大学城15所学校,几乎每个学校都有两三支乐队,“虽然可能是一个人好几个乐队”,天天补充道。某次各校社团举办联合演出,天天当时兼任金属乐队、布鲁斯乐队和朋克乐队三支队的鼓手,别的乐手调音,他就坐在舞台上不下来,直到三组人马演出全部结束。

上大学的时候借了学校的排练房,没钱做隔音,收了毕业学长们的被子,在墙上糊了一层又一层,结果不小心点着,把排练房给烧了。他们也眼见着同一时期的其他乐队,每天搞音乐试验,在路边发现别人不要的键盘,捡回来自己写首歌。

“就是这些人,上学的时候祸害学校,进入社会了开始祸害社会。” Loopy Livehouse 的老板在浙江理工大学读书,而虾米音乐创始人南瓜也来自这所学校。2008年,陈陈陈牵头在美院办了刮刀音乐节,直到今天,还是杭州标志性的学生主办的音乐节。天天毕业后进入《都市快报》,成为西湖音乐节的策划主力,也经历过一个小组只有两三个人的心酸时刻。

张一杨在2014年和美院的朋友组建了乐队鬼否。过不久,张一杨和天天、小黑和老李碰头,几个人一商量,都想写点不一样的东西,又组了支乐队。名字从 Tips、小贴士、招贴……一路发展到“花招”,读音和这些男生一样,都挺干脆。 

四个人凑在一起,开始相互“抖料”:老李和张一杨甩出来一段十几分钟的MP3音档,给天天和小黑听,天天被当中一首贝斯前奏的歌吸引。他们一拍即合,从这首歌做起,花招的第一首歌诞生,就是我们现在听到的《星际》。

巡演到西安,为什么现场只卖五张票?

“我们也没啥音乐梦想,就是老年养生兴趣小组,组乐队是为了写歌。”花招这么介绍自己现在的状态,有时候歌没写完,就凑到一块排练,排着排着,多生出了好几首。2018年年初,小黑移民去了荷兰,乐队做歌就转移到了线上,谁丢一个动机出来,其他三人再一轨一轨往上加。 

刚成立一个月的时候,陈陈陈叫他们去参加刮刀音乐节。花招当时一共四首歌,心一横,不管怎样都上去演。那之后一个月,他们逼着自己出东西,不写歌,就没办法演现场。 

花招的第一个专场演出,是在2014年小黑的婚礼。在杭州萧山的河边,台下喝醉的亲朋好友格外捧场,差点给乐队造成“花招适合婚礼现场”的错觉。

 EP《万有引力》的封面由张一杨设计,张一杨还是陶瓷品牌“质造”的创始人和主理人

2018年发行了专辑《星际大篷车》,巡演紧跟而来。小黑请了15天年假特地回来演出,几乎一下飞机就开始唱歌。辗转城市睡眠少,以至于小黑中途病倒,花招取消了成都站。巡演前,老李忙着做设计,也忙着照看小宝宝,连续半年每天睡不够三个小时。巡演开始,老李惊喜地发现:每天能睡五个小时了。

西安站因为场地原因,没有在预售中出现,很多人都是事后才知道花招巡演还来了西安。然而当天现场票只卖五张,台下几乎没有人的情况,还是令他们有些不解:“西安,周末,真是不太明白……” 但花招也很镇定,早在2015年夏天,就演过无奈的现场:嘉兴老木头音乐节下大雨,原本台上有六台音箱,轮到花招演出,只剩下两台能用,乐队因此失去了监听。

“还是没养成习惯吧”。小黑现在所在的城市,人口只有十几万,可能相当于杭州下沙大学城的一半。每天晚上,酒吧、Livehouse 都有演出,每场至少有几十位观众。 

杭州也有所变化。花招成立之初,杭州的 Livehouse 只有酒球会和 Loopy,现在多了一间 MAO;西湖音乐节、氧气音乐节相对大型、主流,相对小型的刮刀音乐节也还在风雨无阻地继续办下去;去年,草莓音乐节也开始在杭州扎根。

人们印象里,江浙沪出了很多器乐摇滚,都是些不太爱唱歌的乐队,除了花招、鬼否,还有香料、小巫师、晕盖等等。问起为什么,他们直言:“缺主唱呗,连小黑都是赶鸭子上架。我们也是不想框住自己,只唱或者只做器乐”。年轻人忙着赚钱,做乐队的这批总会缺上几个“零件”。

乐队成立之后,五年过去,小黑和老李都晋升成了父亲。最近小黑忙着在荷兰码代码,老李在杭州某厂做设计,双十一前后陷入加班地狱。张一杨的鬼否乐队巡演开始,再次踏上征途。天天则继续东忙西忙,自己不演出,就服务其他音乐人。 

过了这阵子,花招计划出一张 EP,作品来自花招曾经的主唱唐小伟 —— 一位有着超高音乐天赋,却放弃做音乐的年轻人。他们也不急,慢慢做,一定要做得精细,哪怕自称“兴趣小组”,一切也要符合行业和自己的标准。

进入花招的街声主页,试听最新作品。

图片来源:花招乐队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8/12/06

皇后皮箱:用DX7指出一张专辑的路

2018/11/16

The Fur. :成长时,人就像一只牛油果

2018/11/01

金音奖音乐人的日常:这是我们的音乐时代厦门站Vol.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