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秀集团:从高中的捣蛋乐队到千人舞台

2019/01/21

撰文:JohnnyWen

美秀集团是台湾嘉义的一支乐团,浓浓的台味民谣中自带一股横冲直撞的朋克精神,也因此收到了两岸乐迷的关注。

台北Blow吹音乐专访了美秀集团,故事从高中高中校园里的捣蛋鬼开始,最后如何变成面对千人舞台的成熟乐队?

我们先来听一首美秀集团的歌,你可以一边听歌,一边看这个有趣的故事。

在一栋老公寓前驻足,低头核对手机荧幕上的地址依然感到疑惑,所谓的工作室是指这里吗?按下电铃后,头上传来一声大喊“谁啊?”我退后两步,朝着二楼窗户大声回应:“我们是Blow吹音乐来采访。”“喔喔好的!”公寓大门同时“噼”一声打开了,正要推门进入,反被从里面拉开门的大婶吓了一跳。

这里是修齐、狗柏和冠佑的租屋处,却也是间名副其实的工作室。铁丝、木屑、各种零件和工具散置在桌上地上,客厅到处都能看到《电火王》炫炮专辑的成品与半成品。还有不少时代的产物,象是录音带、唱盘、卡式录音机、转盘式拨号电话机等,是房东或前屋主留下来的?不,这些都是狗柏累积的收藏。

行李箱和乐器整齐排列在门边,四小时后,他们将搭乘凌晨起飞的班机前往日本,参加小豆岛的shima fes SETOUCHI。我们叫了外卖,窝在小小的客厅边吃边聊,有种毕业旅行前一天先到同学家过夜,不小心把零食吃光,还玩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感觉。

故事有点长,我们慢慢讲。

(左至右)吉他手修齐、贝斯手珮慈、主唱狗柏、键盘手冠佑、鼓手钟锜,摄于美秀集团工作室附近的五金百货前

超坏的高中时代

不是我们要排挤新鼓手钟锜,而是美秀集团的故事,不得不从十年前说起……

主唱狗柏、吉他手修齐、贝斯手珮慈和键盘手冠佑,四人在就读嘉义某间私立基督教完全中学时认识彼此。“中学分班也就这群人换来换去,所以我们都互相同班过。”每周例行的圣经课与晨会、平安夜举办班际圣诞树布置竞赛,这种有别于普通中学的校园风气,让四人上台北读大学时受到很大的冲击;这样的校风,也激发出修齐勇往直前的行动力与谋略思维。

“我们高中的时候超坏!”回忆起青春时代的战绩,修齐眼中闪着慧黠的精光:“不是做恶整教官的事,而是玩那种行政战争。”

由于学校不支持社团活动,演出机会少之又少,社团内斗严重,只要得到表演机会就可能会被其他同学讨厌。“我国中参加热音社(摇滚社团),有次好不容易可以上台,却因为高中学长演出失误重来,压缩到我们时间。那时就觉得很扯,不过短短几分钟,大家竟然这么斤斤计较?”

也因此,修齐在高一时便发挥自己的社交特长,主动与几个重要的表演性社团打好关系,他笑着说:“高二那年成发(成果发表会),我私下去跟其他社团挖时间,做了一些巧妙的设计,让我们的表演特别长。”但因为那次演出太high,有人在台上脱了上衣,结果当年的成发纪录影片就唯独热音社的部分被剪掉了。

修齐是团内的行政担当,一手包办美秀的大小事。据说因团务繁忙,采访的当下他已经超过40小时没合眼

另一件让众人印象深刻的“创举”则是发生在高一圣诞夜。

圣诞节是基督教学校的大盛事,学生要留校感受节庆气氛,但无论多么积极争取,校方都不允许学生自主举办音乐活动。“所以我们就硬上。趁老师们聚餐时,一瞬间把音响器材搬到中庭开始表演,教官看我们唱得很名正言顺,以为有申请通过,还请纠察队帮忙维持秩序(笑)。”隔天事迹败露后,修齐一口坚持是经过教官同意,让师长们无话可说。

“我们当初这么做其实是犯校规,但扯的是,后来美秀组成后,我跟校友会与何东洪老师(校友)回学校游说,圣诞夜就忽然可以表演了!而且还是学校出钱举办。校长上台致词时还念错我们团名,说什么‘美秀乐团,平常唱着敬拜赞美主的歌’???”

那次演出结束后,修齐和狗柏才兴起找键盘手的念头(原本修齐是吉他手兼主唱,狗柏弹贝斯),于是便邀请冠佑加入,组成美秀集团的前身。

“我妈是钢琴老师,也有在做Session,所以一开始是拿她的琴来玩团。”冠佑补充解释着,他回答问题的描述方式有种认真安分、乖乖牌的感觉,但团员们都说他当时是全校出名的怪人。哪里怪?所有人笑成一团却无人应答,于是,冠佑的“怪”变成一道神秘的谜。

警专毕业的冠佑(左一)为现职消防员,一个月工时 400 小时,工作以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乐团上

半路出家,写一首歌就组团

修齐从中学二年级就开始个人创作,“他们(其他团员)比较像是半路出家,但我是一直都想当音乐人。”然而美秀的创作核心是狗柏?“我那时听他自弹自唱刚写好的《细粒的目睭》,心里就想,这比我之前写的快 100 首歌都还好听!”

 

“那时”指的是大三刚开学。原本不会乐理、弹贝斯只看 TAB 谱的狗柏,利用暑假学了木吉他,并写出第一首创作《细粒的目睭》。后来他发现了南面而歌的征选活动,但距离报名截止只剩一周,于是,修齐自主逃学在家把这首歌录完,交件,获选,参与合辑录音,正式组成美秀集团。(《细粒的目睭》不只收录在2015南面而歌合辑中,也被2018上映的电影《摇滚乐杀人事件》选为主要配乐之一)

 

狗柏本名黄柏翰,国中时被同学霸凌,用“狗”字骂他,叫他狗柏。“当时觉得很讨厌。但我上大学开始拍片,想说当导演名字要取帅一点,就觉得叫‘狗导’还蛮帅的。”

狗柏当主唱后,乐团需要再找一位Bass手,大家便想到了冠佑当时的女友珮慈。在师大双修英文和教育系的珮慈,从小学习钢琴,中学六年都在学校晨会担任司琴伴奏,却从来没有接触过 Bass。只因高中聊天时随意一句“如果玩乐团的话我想当Bass 手,因为可以拿着乐器到处跑”,开启了多年后她的 Bass 手之路。

2015年底,修齐在大家一起吃火锅的场合邀请珮慈入团。“这个时间点太奸诈了!因为我很喜欢闪灵。”尽管语气听似抱怨,珮慈看起来到挺开心的。

我不禁在心底再次默默佩服修齐,连推坑时机都抓得恰到好处,真的是很会。

珮慈2018年刚考过教检,正式成为中学老师

代打届的奇迹

美秀的现任鼓手钟锜是修齐的大学学弟,他同时也是Beyond Cure 的鼓手(BC 休团中)。组过金属团、曾经代打过血肉果汁机的他,完全看不出小时候也是学古典钢琴、小提琴出身。钟锜腼腆地笑说:“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打鼓后,就回不去了。”虽然他没有参与到其他人的青春时代,但由于跟修齐只差一届,而且同样在乐团圈打滚多年,因此从美秀创团开始钟锜便持续关注着美秀的动态。

修齐:虽然《细粒的目睭》最早写好,但我们第一首在网络上发表的歌是《懒趴火》。

钟锜:你们开美秀集团FB时还邀我按赞,点进去听到《懒趴火》想说,这是什么鬼!?(笑)

去年前鼓手李威因故离团,钟锜正式加入,但其实他早在2016年的觉醒音乐祭就曾跟美秀一起表演过。

“那年我们被排在周五表演,李威不能来,于是找了另一位高中同学代打。演完原本想放松大玩特玩,结果接到颜廷宪(觉醒主办人)的电话,说是有个香港乐团无法演出,问我们周六能不能再演一场?”修齐表示,因为高中同学隔天无法,他只好临时再找钟锜救火:“我们之前从来没有一起练过团喔!然后他(指着钟锜)就用超短的时间抓歌,礼拜六早上练一次团,然后就直接上场了。根本是代打界的奇迹!”

后来李威入伍,钟锜又代打了四个月。虽然加入美秀的时间不长,但彼此已经累积了许多默契,从现场表演时台上的互动便能感觉到,他不像新加入的成员,倒像是合作多年的乐团一份子。

美秀集团开张大吉酬宾秀

“其实,我有看你们第一次在实践大学的表演。”我有点得意地向团员们坦白,不意外获得大家的惊呼。

2016年5月27日,美秀在狗柏学校的国际会议厅举办首次专场演出,说实话,那是一场蛮糟的表演。大大的舞台中间,摆放了看起来象是从热音社办搬来的音箱和鼓组,也没有监听喇叭(据说他们当时根本不知道有“监听喇叭”这种东西);而那种像电影院、座位越来越高的场地本来就不是为了Live而设计,因此音场极差,声音都糊在一起,大概只能用难听来形容。

现场倒是坐满了七八成,观众大多是学生,我和友人则是因为好奇,当时他们只释出三支 MV《懒趴火》、《Only Scott Knows》和《卷烟》,而演出信息就po在影片底下。由于是《美秀集团开张大吉酬宾秀》,演出者只有美秀,而刚组团不到一年的他们根本没几首创作,所以整场秀就在修齐的干话连发、抢救器材问题和认真把歌唱完后,简短落幕了。

美秀的第一场表演:开张大吉酬宾秀(照片来源:美秀集团)

表演糟归糟,这场活动却让美秀认识了影响乐团音乐走向的重要制作人。

那时修齐弹到一半断弦,没带备用弦的他虽然一直讲话炒热气氛,但感觉得出来相当焦虑。忽然,观众席中某个人起身冲上舞台,接过修齐的吉他,从包包掏出琴弦直接换上。他就是当时在乐器行打工的鱼条乐团主唱兼吉他手Dennis,也是从美秀发行首张EP《Sound Check》便参与制作,这次新专辑《电火王》如果没有他可说是无法完成的“乐团最佳第六人”。

乐团第5.5人

“说他是第六人我觉得不太够,他的参与度甚至比某些团员还高。”修齐表示,除了当兵或跟自己乐团的活动撞期之外,美秀的每场表演Dennis几乎都会到,有时担任技师,有时协助与音控沟通,让演出能顺利进行。“他如果希望我改(编曲)我就会改,基本上是完全配合他。”其他团员在一旁纷纷点头,可见美秀所有人对Dennis的信任度非常高。

Dennis(左一)与团员合影,摄于 2018 海洋音乐祭(照片来源:美秀集团)

或许是因为年纪相仿,Dennis既是制作人,也是可以畅聊音乐的好朋友。“我们写歌从来不用难的和弦,都只用major或minor,连七和弦都不会用”,“但Dennis 会故意用一些很跩的和弦,将整首歌精致化,抬到一个高度”,“有一段他还学巴哈写了对位和声,是双声部的弦乐!”一人一句,团员们相继称赞这位不在场的好伙伴,引以为傲的语气亦不失亲密,令人好奇又羡慕。

在采访前我听了《电火王》,觉得跟印象中的美秀很不一样,反覆思索着那个“不一样”到底是什么?原来,我对美秀的印象来自舞台,而那很野很狂的表演搬到专辑中,竟不凌乱也不生涩,追求准确却不矫情做作。“专辑是作品,表演是自己。”美秀能在作品和自己之间找到平衡,想必 Dennis 功不可没。

聊到《电火王》的录音过程,最过瘾的就是录炫炮2.0。

“我们在玉成(戏院录音室)试着录过,但效果没有很好。”由于自制乐器不是传统乐器,录音师根本不知道怎么收音,而且时间就是金钱,不可能在录音室里慢慢摸索。因此,Dennis与狗柏转移阵地,改到前者熟悉的骚声工房进行各种实验。

炫炮是狗柏自制的乐器,除了能够当做合成器,还能通过感光原件和台上同步发出灯光,是美秀集团现场的利器之一

狗柏把骚声录音室的灯全部关掉,将空间弄得像自己房间,只留下炫炮感光专用的小灯,两人开始仔细琢磨音色、效果器参数和演奏手法,试图将这件用光演奏的乐器发挥到极致。炫炮主要出现的歌曲是《电火王》,为了配合 MV 的宣传进度,此曲由Dennis 混音后期(其他曲目的混音师则是 Andy Baker)。

《电火王》的导演林宏叡《Reago》与美秀有很深的渊源,他不只与前鼓手李威共同成立了工作室“INTO FLOW”,从创团初期的《卷烟》、《细粒的目睭》、美秀大部分的宣传影片,到最近的《小老婆》MV 也都出自他手。 

“《电火王》是我上台北这几年的总结,到处找零件,做炫炮、台八线、炫炮专辑……,这首歌在讲一个很野派、把东西拼凑起来的感觉。”拍摄当天非常热,狗柏和导演宏叡、摄影师高兴萱三人骑车到处晃,没有脚本,凭直觉寻找原始的创作感。

拍完虽然极度疲惫,但一心一意想把事情做好的专注感令狗柏亢奋:“MV 拍起来跟我当初写歌的感觉很像。其实我们都觉得自己似乎渐渐离开了创作的纯粹,直到那次拍完,有种回来的感觉。”也因为建立了默契,后来拍《小老婆》的过程就相当顺利。

外遇三部曲

“演奏技术和乐理不是不重要,只是在对我而言,这些应该摆在创作(词曲)的后面。”修齐用一种述说真理的口吻,替两首琅琅上口的歌曲《米儿》和《小老婆》下注解:“我觉得歌最重要就是好听,好听就是正义。”

这两首歌加上《挡一根》被称为“外遇三部曲”,狗柏将自己的感情经历入歌,从远距离恋爱导致的情感贫乏、渴望追求更多刺激,到事后悔恨又无奈的心情,用直白的词句写出众人心声,不意外获得广大共鸣。

《挡一根》是修齐和狗柏首次共同创作的歌。“我前女友跟修齐也很熟,他算是很了解我那时的状态。”狗柏表示:“我写了副歌,没有讲太多细节就把歌给他,他就把整个主歌写完。我看了以后觉得,好痛!被了解得很透彻,不过也是蛮开心的。”

“当时我在当兵(替代役)住警卫室,有一次晚上出来放风,不小心把自己锁在外面,雨下了整夜,很痛苦又不可能睡着,就在外面把歌写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修齐觉得自己真是惨到谷底:“我怕被冷死,还一直反覆去莱尔富(便利店)盛热水……”

采访正值晚餐时段,大家便叫了麦当劳外送,边吃边聊,互相吐槽

2018年10月5日,美秀集团在台北 Legacy 举办《电火王》专辑实验专场,而10月19日和 10月26日也分别前往台中 Legacy 和高雄 LiveWarehouse 开唱。这三场演出是台湾少数将自制乐器结合特殊技术,与观众实时互动的实验专场。

创意始于“想让每位观众都有一台自制乐器,在表演时台上台下一起演奏”的疯狂念头,于是狗柏亲手研发,并寻找厂商小量生产,终于做出这个既是专辑、又是乐器的跨界作品。由于是第一次尝试,为了确保成功机率,美秀也在此前低调举办了一场测试演出,做好万全准备。

采访后记

痛痛快快聊了两个小时,他们吃饱,我也听饱了(十年以来的精华浓缩版啊)。站起身伸伸懒腰,大家分工收拾垃圾,只见狗柏走到一旁接电话,修齐说,应该是他妈打来,因为刚才自己的电话也有响。“我们认识很久,他们的父母如果有事找不到人都会打给我。”不只处理团务还身兼保母,修齐,辛苦了!

珮慈趁机爆料:“我爸之前还打给修齐,叫他fire 我。”父母反对珮慈玩音乐,跟本人沟通无效,只好转个弯、换个招,还强调不要让珮慈知道。“所以我还要假装自己不知道这件事……。”

 2019年1月11日 贝斯手珮慈发布自己离队的消息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小标题及个别文字有所改动。

本文采访、撰文: JohnnyWen

本文摄影:Yuming

校对:马外外 

进入美秀集团的街声主页。

相关消息

2019/01/10

告五人:从三个观众到千人 Legacy Max

2019/01/04

米未:当摇滚进入网综,《奇葩说》的爆款还能延续到乐队身上吗?

2018/12/21

Who Cares胡凯儿:一个95后乐团的音乐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