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堤:一听就知道这是高雄的街道,高雄的海边

2019/02/21

撰文:孙大猴  

浅堤来自高雄,乐队成员包括主唱蔡依玲、吉他手红茶、贝斯手方博。

2019年2月20日,浅堤发布了《Demo.1》,其中收录了两首浅堤旧作《多崎作》、《怪手》。

《怪手》讲的是高雄历经四十年才得到解决的红毛港迁村案,《多崎作》的灵感则来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小说《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和2017年浅堤的 EP《汤与海》中的作品一样,浅堤的作品依旧聚焦身边的小事,细腻里透出高雄这座城市山与海之间的浪漫。

2018年9月到10月,浅堤在大陆举行了“若我是一条船”的巡回演出。十一座城市中,在武汉、西安、重庆和成都,同样是空气脑厂牌下的 deca joins 加入了他们的巡演。在武汉,浅堤特意翻唱了一首 deca joins 的《快乐》,deca joins 的四位成员走到台上,几个人把 Vox 的舞台占得满满当当的,摇摇晃晃地唱完了这首歌。

deca joins 年底的巡演中,也投桃报李,在北京、济南、上海三站请浅堤作为嘉宾助演。很多乐迷也正是在这些演出中,了解认识浅堤的。

和“浅”字结缘

浅堤成立于2015年,前身是以主唱为名的“蔡依玲乐队”。他们的成团少不了同样以“浅”命名的“浅动音乐文艺营”,也汇集了同时期组乐队的同龄人们。 

浅动音乐文艺营2010年创始于高雄,已经举办了八届

中学生参加“浅动音乐文艺营”后,会发给他们排练室,提供音乐制作相关理念、知识课程。相当于一个短期的“电声乐器学习班”。文艺营由大象体操乐队的吉他手张凯翔创办。

那时主唱依玲、吉他手红茶(红茶同样是孩子王乐队成员)和鼓手大冠已经组建了“蔡依玲乐队”。那个假期,依玲和红茶加入“浅动”,成为工作人员。在“浅动”中,他们认识了很多乐手。

赶上鼓手大冠参军,而大象体操的鼓手嘉钦来到高雄服替代役,顺便替代了大冠。来自少年白乐队的方博在看完浅堤演出之后,在夜宵时决定加入“浅堤”。

 浅堤的“浅”字也是来自一支美国乐队 Daughters 的影响,他们的歌词里经常有 Shallow(摄影:才炜)

决定用“浅堤 Shallow levée”这个名字时也经历了一番周折。本来选择的 dike(堤坝)被人告知有歧义,于是由水星酒馆的老板,一位加拿大人选择了他的母语法语中“levée”一词来代替。和“浅动”一样用了“浅”,也似乎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把神秘老人的叫卖录进歌曲

《汤与海》是浅堤第一张正式发行的作品,其中包括四首作品《鲁冰花》、《高雄》、《叨位是你的厝》、《你们的口》四首歌。在高雄颇有名气的 White Pony Studio 录制,制作人 Easy Shen 给了他们很多建议,告诉他们录音中可以加入更丰富的吉他和人声,演出之中没有的第三把吉他,第四个和声……

除此之外,由于浅堤的歌曲很多都和高雄城市风貌相关,Easy Shen 就建议他们在作品中加入高雄各个地方录制的环境声。

吉他手红茶担起了这个任务。《鲁冰花》是1960年代的小说,在1989年改变成电影,打动了一代人的心。同名歌曲是主唱依玲写给爸爸那一代人的歌,唱出那个时代的质朴和简单。在前奏中,出现了一位老爷子开着小车卖凉席的叫卖声,伴着吉他的清脆的分解和弦,1990年代的夏日景象活灵活现。

说起这个声音的录制也很神奇:红茶当时带着录音笔在家边找寻值得录下的环境音,在市场、大街上走来走去。突然在街边看到一位卖凉席的老人,就顺手录下了他的叫卖声。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个老人。

在 White Pony Studio 录过不少独立音乐唱片

在 White Pony Studio 录音的同时,贝斯手方博也从 Easy Shen 那里学了不少招儿。这张专辑录制完成后,在2018年8月浅堤发行了单曲《石头》,方博担任了录音师、混音师、制作人。在这首歌里,方博把人声叠了近十轨,不同音高的:高三度的、同度的…… 不同唱法的:像在念的、离麦克比较远的……

说到这张唱片的设备,大家都笑了起来:无论是话筒、音箱、话放,都是方博借来的,实在找不到就租一台,这样能够保证录音质量,又不会花销太多。

方博曾经在一场演出中用了一把 Squire Musicmaster Bass,在市场上很少见。问他是哪里买的,他很快答道:“那把是一个大学老师的,他曾经和风籁坊的主唱 Chris 一起组团”,原来也是借的。

如果细细听的话,能够听出来《石头》的混音和原来有很大不同,其他部分仍然听起来相似,可原来存在感很强、很靠前的鼓不见了,反而贝斯突出了不少。

高雄:日子像船 摇摇晃晃

他们都来自高雄,吉他手红茶、主唱依玲来自树德科技大学,而贝斯手方德来自另一所大学。当时常在 Livehouse 看演出的大学生就是那么几个人,他们互相看着眼熟,但是一直没有打过招呼。The Wall、水星酒馆…… 大家经常在这里一起看演出,台下的听众同样是校园里的乐手。红茶来自孩子王乐队,而方德来自少年白乐队,乐手之间在不同乐队兼职,也是高雄乃至整个台湾地区很常见的现象。

高雄是台湾地区南部的重要城市。浅堤这么形容高雄:“有海、有港、有山、有历史、奔放感性”,浅堤的性格也在这片风物之中被塑造出来。高雄向来是南部乐队聚集的重镇,从风籁坊、怀女儿、到新一代的 The Fur.、孩子王、少年白等等。当地各种录音棚、排练室都不少。乐队之间也往往交情不浅,在演出中会互相串场,翻唱,演出后大家聚在一起吃饭喝酒,不亦乐乎。

在2016年 Wake up 音乐节上,主唱蔡依玲跟台下开玩笑说:“我们有一首非常红的歌,大家应该都听过,慕名而来,对吧!”那就是这首《怪手》。

《怪手》是浅堤第一支为听众熟知的作品,也有着非常明显的高雄印记,2016年入围了金音奖最佳摇滚单曲。这首歌讲的是一个社会事件:红毛港迁村案件。红毛港位于高雄,得名于当年港内居住的荷兰人,人口稠密。在1967年,随着高雄市第二港口的开辟和周围的建设,红毛港海岸生态遭到破坏,同时红毛港被划入工业用地,实施迁村。但遭到当地居民反对,双方反复拉扯,直到四十年后的2007年,迁村才彻底完成,这之中双方的故事和甘苦可想而知。

《汤与海》高雄首发现场,在市场中搭建的舞台十分古朴(摄影:基奇)

《怪手》用闽南语讲了一个村民去妈祖庙控诉的故事,城市建设这只“怪手”对他们祖祖辈辈休养生息的地区肆意破坏。“住了世世代代的家 / 毋是你讲拆就会使拆 / 天公伯阿 / 这咁公平”。这样一个激烈鲜明的题材在浅堤手下也没有变成振臂疾呼,用平凡的人对神明的控诉作为突破口,轻而易举把这个宏大无解的议题铺展在听众面前。

不过浅堤没有因此成为一组“抗议歌手”。在《怪手》被大家广为熟知后,他们唱起了高雄温和的风物和自己生活中的故事。《我们的未来》来自于依玲对面大楼里的一对情侣,“每天傍晚对面的大楼窗户望进去都会有一对情侣,在固定的时间一起做饭。”六拍的段落像是年轻人生活中的酣畅和憋闷:虽然年轻相爱,但似乎未来也只能住在这座狭小的筒子楼里,明明是畅快利落的鼓点,可六拍造成的诧异也让人有遗憾、无力等等诸多感受。

 防波堤是海边减缓海水冲击力的一种装置,这是浅堤和防波堤的合影,对于“堤”的感情,可能内陆长大的人很难理解(摄影:Nai Wen Hsu)

高雄乐队有着自己的听歌轨迹和成长路线,风籁坊对于大陆听众颇为陌生,确实高雄乐队成长中重要的一支乐队。

浅堤演出中经常会翻唱风籁坊的作品。风籁坊用闽南语讲那些十分日常的故事,虽然气质上不同,但是却有些一脉相承的叙事感情。

《汤与海》刚刚发行的时候,浅堤准备在庙口开唱。庙口有些类似广场,在有庙会或祭祀活动的时候门前会有商贩摆摊,会有祭祀仪式。平时则是居民下棋、喝茶、聊天的地方。在考察各个庙口的时候,他们恰巧经过一个居民区中的市场,和负责人说完之后,他们很痛快地答应了。本来市场中一个商贩老伯对这件事有些反感,但是到了演出真的开始之后他反倒很开心,不仅给观众免费提供饮料,还搬来了自家的电风扇给观众。在浅堤眼里,这也是长辈们的共性:“刀子嘴豆腐心。”

2017年大港开唱音乐节上,拍谢少年的吉他手维尼和浅堤一起合作了一首歌,维尼这么评价浅堤:“一听到浅堤的音乐,就是南部的感觉,召唤我想起高雄。对一个在外面流浪有点久的高雄人来说,当你听到一个在你小时候住的地方写出来的歌,其实你是很有感觉的。我一听就知道,这个是在高雄的街道、高雄的海边。”

四川火锅哪家强?

浅堤2018年在大陆进行了两圈巡演,演出后的签售环节,他们都会和来签名的歌迷聊点什么。有歌迷没舍得买专辑,找他们签名的时候说:“不好意思,没有买你们的专辑。”浅堤四个人异口同声:“没关系!”有一个歌迷回忆签售的时候浅堤还会问她叫什么名字……但是让他们印象最深的就是在重庆VOX巡演时的经历。

某首歌曲中间,依玲问起观众重庆最好吃的火锅是哪家,问了之后不算,还挑起了“成渝之争”:“到底成都火锅正宗还是重庆正宗?”

本来安静微笑的歌迷一下子扯下了文艺的面具,此起彼伏地对重庆火锅的正宗地位辩护,其中不乏长篇大论,搞得浅堤下一首歌都无法继续下去。最后还是调音师一锤定音,说出了一家重庆火锅店名,并推荐浅堤一定要去吃,演出才得以继续下去。

浅堤和 deca joins 的限量版《快乐》,只在武汉和上海

到了2018年底,浅堤和 deca joins 一起巡演到了北京,浅堤在场地附近转悠。场地附近就是雍和宫,往南就是著名的簋街,再往西就是鼓楼东大街、南锣鼓巷。穿过北京沧桑百年的小胡同时,浅堤不由发出感慨:这才是北京啊。他们还吃了一顿北京火锅:涮羊肉,不知乐队内部对这一南一北两种火锅种类是何看法。

不过让依玲很遗憾的是,没有在北京见到下雪的景象,希望下一次浅堤再来的时候,北京能用一场纷纷洒洒的大雪欢迎他们。

当我去流浪

如果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长期居住,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 主唱蔡依玲 -

唱片

Wilco - Yankee Hotel Foxtrot

Easy shen - 预言

来吧焙焙 - 真实的印象

一本书

里尔克 - 给青年诗人的信

生活用品

吹风机

 

- 吉他手红茶 -

唱片

Wilco - the whole love

Easy shen - 预言

Jazz liberatorz Clin d’oeil

一本书

《流浪者之歌》

生活用品

牙线

 

- 贝斯手方博 -

唱片

柜子最上层的三张唱片

一本书

apple 电子书

生活用品

PS4

图片来源:除特别标注外,图片来自网络

校对:马外外

进入浅堤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0/14

马良:往后余生开始之前的平凡日子

2019/10/11

怪人房间:最尴尬的问题,就是把后摇和意义扯到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