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友廷:明明在做同样的事,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巨星?

2019/03/15

撰文:琉球  

2018年10月开播的台湾地区音乐类选秀节目《声林之王》,由爱奇艺引进后迅速蹿红。两岸三地的乐迷认识了一个叫李友廷的男孩,他唱着“谁能找到我”夺得选秀冠军。2018年底发行首张 EP《找到我》,今年3月的台北 Legacy 千人演出半小时售罄,黄牛票炒到将近人民币1500元。

据了解,李友廷的首张专辑已在筹备中,2019下半年,更将登上大陆音乐节、在大陆举办个人巡回专场。

这次,乐迷们眼中的“宝藏”男孩,终于被人找到了。

夺冠后的一个月,李友廷依然不习惯成名后的生活:在街上被求签名求合照是家常便饭,还遇到过粉丝突然跑来,对着李友廷唱他的歌,唱完就跑掉,留下一个充满问号的他,和哭笑不得的家人。

2019年的2月25日,《声林之王》最终场,李友廷以119票夺得冠军。

台湾地区的综艺节目曾一度火遍大陆,又逐渐没落,因为《声林之王》,台式综艺再一次回到众人眼前。

李友廷的生涯竟然也非常相似,拿过政大金旋奖冠军,参加《大学生了没》被陶晶莹找去参加《华人星光大道》,随即签约主流唱片公司,看似前程大好,前方却迷雾重重。曾经风光的男孩,新闻就停在2015年底,再次连名带姓被媒体大肆提起还是《声林之王》。

整个三月,李友廷将巡回台湾地区十余所高中、大学进行演出,至于会不会来大陆的学校嘛……先卖个关子咯

“就是这个人!人生中居然有人为了我写歌!”

和千千万万个少男一样,李友廷开始创作音乐是为了把妹。给心仪的女孩写了一首生日歌,对方却更爱弹吉他的男生,他便转头学起了吉他,“但机会都是留给准备好的人,显然那时我错过了。”

高中的李友廷还不懂什么乐理,课上开小差写的歌词,加上随意哼出来的旋律,就成了一首作品。这些陈年旧作都被好好地保存在当年的诺基亚手机里,等待着某一天能重见天日。

进入大学吉他社,李友廷才真正开始学习音乐。虽然叫吉他社,但似乎更适合的名字应该是“搭伙组乐队社”,里面有人弹贝斯,有人打鼓,大家没事的时候就弹琴唱歌一起 Jam 。李友廷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摸索编曲和表演的技巧。

他与几位同学组了一支限定供应的“一年乐团”,因为毕业后大家都有其它的人生规划,就相约在这一年里一起追逐乐队梦。和那时候大部分努力冒泡的年轻音乐人一样,李友廷把歌曲传到了街声平台。现在在街声搜“一年乐团”,你还能听到他们2013年上传第一首原创歌曲《Longing for home》,里面的“阿左”就是李友廷。(“一年乐团”的街声主页 https://streetvoice.cn/One_Year/

“一年乐团”和各种奖状奖杯,李友廷与贝斯手郭宏至今还在一起合作

台北的大学大多有自己的演唱比赛,李友廷和社团同学们最开心的,就是到处参赛。师大、东吴、政大,再到母校世新,每场比赛每个项目全报上,也不在乎名次,一帮人闹哄哄地骑着机车在台北冲来冲去,组队游玩开拓夜宵地图,如果能拿到名次得奖金,当然再好不过。

世新大学的社团在大礼堂的地下一层,每个社团没有包间,只有几张“社桌”象征着地盘。下楼转弯走过仄狭的通道,一进入那个大平层,悠扬的提琴、动感的舞曲、激昂的宣言还有三大件的声响就混杂着一起涌来。

吉他社的不远处就是热舞社,练舞的时候常常会把音量开很大,这边弹琴的同学就完全听不到声音。“可以麻烦你把音量转小一点吗?”这样一句话,李友廷讲了整整六年,结果某次例行问候时,却被对方飙脏话大骂,遭到强势围观,同伴上前拉架才避免事端升级。

李友廷把羞愤和怒气写成了歌曲《给我把音量转小》,四处宣传这个故事,还在当年的世新新弦奖上凭这首歌拿到冠军。

 

不过这个故事还有个有趣的结局。

毕业后,李友廷在学校附近的餐厅吃饭,偶遇当事人。那人拉着朋友冲来时,李友廷一度以为自己要被揍,结果他指着李友廷说:“就是这个人!我人生中竟然有人为了我写歌!”

冰释前嫌,还一起合照打卡,这位热舞社的学弟小黑,被李友廷笑称“生命中的贵人”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吵架,我不会写出这首歌;如果不是这首歌,我不会在校园比赛得名,不会有机会上节目、签约公司,更不会站到《声林之王》的舞台,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时间轴拉长之前,永远不会知道当下遭遇的是困境还是机遇。”

“天呢,他们整整小我一轮!”

2012年的《华人星光大道》,李友廷没有经过百人初选,直接进入正式赛程,靠一首极炫技的《给我把音量转小》PK 胜出,惊艳四座。

“就好像把西瓜跟绿豆、香菇放在一起,比谁更好吃,那种感觉很差。”七年前李友廷浑身都是棱角,高高竖起的头发看起来和他的人一样扎手,眼神明亮锐利锋芒毕露,火了又怎样,不开心,只比了一场就弃赛退出。

李友廷对于当时的退赛没有遗憾,“如果没有这些年的耽误,我不会懂得怎么去替自己谈判。”

“那时候有一股傲气,觉得我这样子一定能起来,公司一定会捧。”虽然签进了大公司,但这些年李友廷始终无法以一个创作者的身份,适应传统唱片公司的生态,以至被公司冷藏。

这位“被公司独立”的歌手一直奋力自救,一边做着吉他老师,一边四处找音乐人合作、在街声上放歌、自办小型 Live 演出。

对于再次参加选秀,他也坦言,纯粹是为了宣传2018年底发行的 EP《找到我》。有次在后台,李友廷听到几个选手聊天,“哇你属蛇吗?好巧我也是。”他顿时崩溃,因为其它选手整整小他一轮。“对于28岁这个年纪,还来参加选秀真的有些羞耻。当时想着,这是最后一搏了。”

在《声林之王》中,李友廷带着企鹅面具初次登场,面具下的男孩眼神有点游移,看向镜头时肢体因为紧张显得越加不协调,拿起吉他,眼神才变得坚定。有许多歌迷说,他和导师林宥嘉刚出道时一样:台下天然呆,一开口,气场全变了。

 企鹅面具是经纪人选的,因为最容易制作。李友廷自认为最像蛇,除了生肖,还希望像蛇一样保持神秘感

由于赛制的原因,《声林之王》的前半部分都是翻唱,李友廷过得相当痛苦,一度想要弃赛。痛苦的来源是自我定位,加上处女座的他对自己要求极高,以及配合节目效果的台本等,让这个不习惯镜头的男孩很吃不消。

在一集比赛中,节目组安排他与另一位选手合唱。没了吉他的李友廷,像少了一个器官一样浑身不自在,事后回看视频,发现自己拿麦克风的手抖得像得了帕金森似的。

在家人的鼓励下,李友廷重回赛场,撑到了总冠军。捧起奖杯的那一刻,他长舒一口气,卸下了背负六年的重担,想的全是:我终于对得起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了。

 九年前首次公开表演,和朋友紧张等待上台时,台上有个女孩带着一把吉他自弹唱着:“是我不懂~⋯”李友廷买了一张她的 EP 反覆听,下决心未来也要有属于自己的唱片

像白居易一样做音乐

在李友廷小的时候,有一次爸妈吵架,迟迟不愿意和好,他和哥哥用计将父母各自骗到电影院,四个人一起看了家庭喜剧《人生遥控器》。影片结束后大家哭得稀里哗啦,李友廷忽然明白了:“任何形式的创作,都是为了要在正确的时间去感动一个人。感动的过程不应该受限于题材本身、或艺术的高度、制作的规模等。”

作为一个游走在独立与主流之间的创作歌手,他常常有意识地去保持一些流行性,在遣词造句上,避免艰涩到常人无法亲近。

白居易每作一首诗,都要念给不识字的老太太听,修改到她能听懂为止。小学语文课学的小故事,李友廷记到现在。像白居易一样写歌,是他多年来的原则。

2018年11月发行的 EP《找到我》,里面的四首歌就非常浅显易懂,甚至幼稚得可爱。

 李友廷在文案中写道:“从2012年在 StreetVoice 上传第一首作品《微风》波折至今,所有故事线终于汇成一个点,一张弹、唱、作互相耽误矛盾又偏执的作品诞生。”

“拥有这样的烦恼,让我惭愧却又很骄傲,吃什么,烧肉拉面还是火锅,吃什么,热炒店干杯啤酒,越想越多,到底要吃什么……”

《吃什么》有着偶像卢广仲浓浓的印记,李友廷当初写下这首歌,完全是因为选择障碍症太严重,于是把所有食物都写进一首歌,只要唱一遍,就可以知道内心想要吃什么。“它是我自己用来找吃的功能性歌曲。”

另一首收录在 EP 中的《谁》,写的不是李友廷自身的故事,而是一个吉他店的柜台小妹。“她很想谈恋爱,性格却很内向,就希望她的真命天子可以从人群中走过来找到她。”听到这句话,李友廷隐隐被触动,城市里的人或许都有这样的念头,内心缺少什么,但又不敢伸出手去拿。

正处在瓶颈期的他,在立定“渴望被找寻”的题目下发挥,唱了三、四百遍后,逐渐变成了自己的歌。

李友廷决赛现场演唱《谁》

《声林之王》决赛现场,李友廷褪下所有技巧,安安静静唱起这首《谁》的时候,人群久久不能平复。萧敬腾越讲越激动,一直在说:“我现在还想哭”。

“在参加选秀之前,我已经一个人走很久了,所以想把它放在最后一刻。我相信我和其它所有选手都一样,希望被你们找到。”就像当年坐在观众席被喜剧电影拯救的自己一般,他的音乐也终于拯救了别人,也拯救了自己。

 李友廷在比赛期间回母校演出,他坦白自己读了六年大学,是个“资深学长”,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泡在了吉他社

街声是个浪漫的平台

如果你听不够 EP 里少少的四首歌,不妨来街声 APP 挖宝藏。“一年乐团”后,李友廷从2015年开始以个人名义往街声传歌,目前有17首作品,贯穿了他的各个时期

从最开始的陈绮贞、卢广仲、雀斑、自然卷、爱丽丝小姐,再到大陆的阿肆、逃跑计划、房东的猫,少年时期李友廷在街声上找到了许多影响他非常深的音乐人。成名后,又在街声上提携了同校的学弟妹,看着他们一步步成长。

 

“街声像是一个大型市场,你可以在这边找到默默无闻的原石,或者已经切割完美的钻石。但即便是钻石级的人物,还是会把他们的新歌放上来。街声汇集了所有人对音乐最原始的出发点,这就是最美好最浪漫的地方。

在街声上的《想和你一起》,被李友廷称作“不管音域、旋律、结构都非常不符合人体工学。”而这一设计和他的广电系背景不无关系。

学电影出身的他,一直很注重音乐中的画面感,甚至会用电影中的概念与手法去创作歌曲。《想和你一起》讲述了一对情侣相爱、争执、和解的感情中的回圈。他引用蒙太奇的概念,歌曲从降A调开始,每过一段都转一个调,最终又回到降A调,拍子设计成六八拍和三四拍,给人一种转圈圈的感觉。

每当歌曲玩出了新花样,李友廷就不禁得意起来,暗暗期待有人翻唱抓和弦的时候,能发现他的小心思。

大学时期许多比赛要求只用不插电乐器,李友廷在编曲中加入提琴、萨克斯风和电子音色等等元素,突破民谣乐器的限制,在台上演绎不同曲风。这种被迫习得的技能,成为了他的特色。

近日在街声即时热门榜上久居的新歌《直到我遇见了你》,是李友廷少见的爵土蓝调曲风,萨克斯风的呢喃,呈现 City-pop 式又略带复古的慵懒。当它在《声林之王》舞台上表演时,林宥嘉点评到:“用 Acoustic 的方法做类似蒸气波的速度,很是我的菜。”

李友廷回应粉丝说像林宥嘉:“只有发型吧,我似乎长得更像张宇?”

李友廷最新的未发表作品,是与另一位选手合作的《能不能》,听说是一首 Hip-Hop 歌曲。而近期他为汽车品牌写的广告歌,则是“空间系北欧森林感电子乐”。

有了资本与机遇的李友廷,从街声出发,向着更大的可能性进发。

世界并不如想象中单纯

比赛结束后,李友廷在今年年初启动了“找到我”巡回演出。去年来台中看到40个观众就已经很满足,现在登上台中 Legacy ,望着一千多位观众,30倍的增长,李友廷有些错愕:明明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为什么有一天醒过来就变巨星了?又非常感慨:身边还有更多优秀的创作者没被看见,他只是幸运罢了。

在“找到我”台北加场中,李友廷邀请七位《声林之王》的选手做嘉宾,因为以后很少有机会相聚,整场演出有一种毕业聚会的感觉

夺冠后,李友廷的通告繁忙了起来,综艺、代言、平面拍摄,每一项不擅长的东西都要努力学习适应。他劝退为了看偶像而来学吉他的学生,甚至想过抛弃偶像包袱,做一些让粉丝幻灭的行为。

“我自认为是个城府很深的人,因为有了历练,我知道世界并不如想象中单纯美好。但我也知道我内心中有一些很天真、很直接、很原始的东西,它们需要被保护,需要我付出代价去换。

舞台下的李友廷是个典型的宅男,在家里弹琴、打电动、看漫画,是平日最自在的事情。

他看《铳梦》,也看《庄子》,热爱喷来喷去的《七龙珠》,也爱三浦建太郎黑暗系的《烙印勇士》。

“很难说这些在音乐上有什么体现,但价值观一定有影响。比如在我的世界中,善恶没有绝对,你不会听到谁好谁坏、谁对不起谁这样的歌词。”

 李有廷最想合作的音乐人是许哲珮,新专辑有望邀请她一起合作

和众多台湾地区的文青一样,万青对李友廷的影响是巨大的,之前喜欢的音乐大多偏粉红少女系,《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让李友廷突然意识到,音乐人的社会责任感,创作最终的理想目标是反映社会或彰显价值观。

“其实我已经写了一些探讨社会议题的歌,但现在我的话语权、社会的环境,都还没有到适合的时候。”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能理解,为什么李友廷会用“城府深”来形容自己,在他心中这并不是个贬义词。反而是他在告诉大家,粉丝眼中乖乖帅帅、笑起来眼睛会眯成一条缝的“宝藏男孩”,背后还有太多的可能性。

当我去流浪

如果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长期居住,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 生活用品 -

吉他

- 书 -

空白笔记本

- 唱片 -

John Mayer《Where The Light Is Live In Los Angels》

Corinne Bailey Rae《Corinne Bailey Rae》

许哲珮《摇摆电力公司》



进入李友廷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来源:李友廷Facebook、Blow吹音乐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5/25

高嘉丰:朋友说我不是蒸汽波

2019/05/20

傻子與白痴:还是想回到 Livehouse,那才是我们的地方

2019/05/08

茄子蛋:如热血青春剧一样的人生神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