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友廷:只要目标清楚,就算爬着也会把成果做出来

2021/01/04

撰文:阿哼

发片记者会的背板是李友廷的专辑封面照,照片中等身的他眼神迷惘、望向远方,与站在背板前的本人形成对比。这位眉清目秀的歌手在台上和主持人有说有笑,对着或许只在乎花边新闻的各方媒体介绍作品与自己。

李友廷说,他原本只想凑出十首歌发一发,后来因为参与许哲珮的《失物之城》录音,感受到拥有完整概念的专辑很难得,于是下定决心把一半的歌重编重写,试图扣住“认同感”的核心主题完成《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 

《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专辑封面

“认同感”说来轻描淡写,却是所有创作者心里都曾试图跨越的阻碍。毕竟自己无法认同的情感很难唱出口,别人的不认同也会撼动自己的决定。历史上有太多扛不住的创作心灵因此凋零,幸运的是李友廷并没有败给这些年的挫折与疑惑。

只要目标清楚,就算爬着也会把成果做出来 

2019年第一次访问李友廷时,他刚刚因为《声林之王》比赛“翻身”,从被唱片公司冷藏的艺人变成广获瞩目的歌手。市场现实让他在今年的首张专辑,有了更丰沛的资源可以投入。幕后团队不仅邀请经验丰富的制作人陈建骐协助监制,每首歌的单曲制作人也是一时之选,包括:韩立康、李权哲、许哲珮、米奇林等,成色相当丰富

李友廷在《声林之王》比赛现场

他说,这些歌曲和制作人之间都是很直觉的搭配,和不同制作人合作,让他发现做音乐的方法有千百种。从工作细节便能发现不同音乐人的性格。譬如:李权哲性情很 free,拍子喜欢 laid back,不修饰得太整齐;相较之下,王希文就十分严谨,回收的每条资讯和交件时间都写的清清楚楚。也因此,性格南辕北辙的两人在《山西刀削面》协力编曲时,对居中协调的李友廷就充满挑战性。

还好,关于音乐的事情只要目标清楚,李友廷就算爬着也会把成果做出来。弹吉他的他自承不太会弹键盘,所以用电脑 key MIDI Note 时,都是用鼠标慢慢地把音符点出来;直到最近才改方法,先乱弹一阵后,再把一个一个音拉正:“总之就是想办法把音乐做出来就对了!”

李友廷的“实干精神”让制作人米奇林相当佩服。非音乐科班出身的两人和钢琴手许郁瑛讨论《都好》的编曲时,曾遇到乐理沟通的阻碍。虽然有更便利的解决方法,但李友廷宁愿在家花将近十个小时,把许郁瑛的即兴音符一句句剪贴成他所需要的,再请对方到录音室完整弹出来。他说,米奇林得知后惊讶道,现在几乎没有歌手会这样苦力地做音乐了。 

以实干精神做音乐,李友廷在制作时往往也会考量市场接受度。比如专辑标题曲《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是他在写《谁是被害者》插曲时偶然写出的歌。当下他挺困惑,这样的和弦进行与执着的情绪,如果拿到娱乐节目舞台上演唱,会不会挺尴尬?在为《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编曲时,他便曾因此与单曲制作人韩立康进行一番角力。

《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的录音过程是他最爱的故事——原定于2020年5月拍摄 MV,《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在三月制作初期便参考东京事变的音乐,希望能兼顾摇滚动能与流行动听度。然而韩立康交回来的第一版破格编曲与电吉他间奏,让他听得很不习惯:“我想说虽然很酷,但这样太吵会不会没有办法听第二次?” 

《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MV

历经数次删改又加回来,李友廷为了让对方死心,就把较编曲保守版交给 MV 导演拍摄,没想到七月录音前,韩立康又把破格版丢回来:“我说,‘MV 都拍完了,不能再改了吧?’他就说,‘导演是谁?我可以去跟他跪!’”

或许是因为韩立康的坚持,他隔了一段时间再重听两个版本,忽然觉得自己坚守的编曲好无聊,最后决定只拿掉那段电吉他间奏就好,没想到,“后来这首歌在十月录鼓的时候,间奏又跑出来。他说‘先录起来,搞不好之后会用到。’我说‘不会,这不会用到!’”

直到访问前几天,李友廷和混音师拿分轨档才知道,韩立康与乐手们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仍花了三小时把间奏录起来备用,对这首歌的热爱表露无遗。他不禁苦笑回忆,自己也有一段被韩立康找去录的木吉他没用到:“这首歌速度非常快,原定速度 84.5(bpm),但其实是 double 的,大概 170。所以我要刷 170 的刷扣,凌晨十一点录到两点,一直刷一直刷,手酸到整只变成绿色的,因为吉他弦都锈掉了。结果竟然都没有用,哈哈哈。”

 和弦进行藏密码,将“性别议题”入歌

《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有几段关于和弦的密码——乍听小品的对唱情歌《想和你一起》,描述情侣关系间,从吵架到和好的回圈,因此调性也从 C 调转 Am、转 G……转了七八个调子后又回到 C 调:“当初为了要满足这个设计,导致它 vocal 的音域很难唱,但最后总算是心满意足了。” 

《你丑得像是脏话》的副歌旋律很早写出来,因为和弦走向(4-5-3-6)和《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有点像,本来没有考虑放。后来他想到,这个和弦听感颇像诗人陈繁齐,于是邀请他来共同作词:“可能他的文字比较有六和弦、九和弦的那种感觉。”

第一次正式邀请人合写歌词,呼应认同感的主题,他希望能把性别议题也放进来,陈繁齐于是给了他“你丑得像是脏话”这句关键的起头。李友廷记得,2018 年底“同志婚姻合法化”公投结束后,大学同学便因此轻生。作为音乐人,现在的自己或许有能力替他说说话了。

写歌时,李友廷想像的画面是一群男同志在 KTV 里,手舞足蹈地唱着“你丑得像是脏话”;歌词里的“你”,可以是爱管闲事的人或网络上的酸民,可以是多嘴的街坊邻居或失礼插话的路人。

《你丑得像是脏话》的音乐从 mono 的狭窄空间感,慢慢穿越到开阔的新世界。在第一次副歌后,由大提琴带领大家穿越“流言蜚语”般的失真和声(和声之一包括 Vast & Hazy 的咖咖),最后总算找到与和声共处的方法。若你戴上耳机,便能听见他编排声音的巧思。

李友廷说,这些和声让他联想到法兰黛的《我只是你的爱人》,最后一段重复回音,好像一个人被越切越碎。

法兰黛《我只是你的爱人》

专辑谈“认同”也谈“世代剥夺” 

在“认同感”之列,《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暗藏的一大子题是“世代”。

代表歌曲之一《窒息》,写家庭关系难分难解的爱与彼此伤害。写歌时他看见家族长辈间的疏离关系,从而意识到自己是不是也因为冲突,也在慢慢疏离自己的上一代。

在找落日飞车国国制作时,他摆明想要“飞车 style”的成人抒情风格,没想到飞车恰逢新专辑《Soft Storm》的类型转向,彼此便做了一点妥协,成品他仍相当喜欢:“有一点 ASMR 感,不会有太强烈的存在感,但像一把小刀,如果你不小心听见一些关键歌词的话,有这类故事的人会很深陷这首歌。”

代表歌曲之二《博》,则首度演唱闽南语歌词,还特地以二胡与月琴作配器。李友廷说,这应该是在这个时代最该写的歌:“毕竟这张专辑的主题是认同的话,那诚实来讲,它绝对不能漏掉这首歌吧?”

《博》取的是“赌博”之意。他提到自己的吉他手,在小学五年级时家里曾遭小偷,包括家人的贵重首饰与自己的扑满都被偷走。可奇妙的是家里没有翻箱倒柜的痕迹,让人忍不住揣想,是不是他爱赌博的爸爸偷的:“好像你累积的东西,被上一代偷偷地拿去赌。”

李友廷的爸爸是南投人,妈妈是云林人,家里都会讲闽南语,自己常住台北后却方言退化,于是决定透过这首歌重新学习。在流行歌里写沉重的主题,有拿捏尺度的学问,何况这还是一首闽南语歌,得更注重音律:“我跟闽南语是一个反差超级大的存在,所以我去唱闽南语的话,也许能延续这个语言。”

如果《窒息》与《博》是李友廷描述自己与上一代的关系,那么《山西刀削面》便是描述自己与新世代的关系。

从味觉的记忆出发,《山西刀削面》讲他成长过程所养成的价值观,似乎很快地便在新时代变得老旧。街边的人情味餐厅,变成了自动的夹娃娃店,而新时代的创作也涌现 R&B 与说唱,好像自己在做的已被归类为上个年代的小清新与民谣挂:“年轻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做的东西很酷啊,觉得上一代做的华语卡拉 OK 很 boring 这样。结果现在后面又一波新的,而我还没有得到我自己想要获得的成绩,就要被换掉了。”

“连用尽青春换的/也怀疑不该握紧”——《山西刀削面》乍看写一间店,其实写的是自己。

尽管有这么多疑惑,“认同感”这题在专辑完成后,也算是过了他心中那关:“这张专辑写完之后,原本那种渴望爱或是追求认同感的(感觉)好像消退很多。我觉得蛮妙的,好像把你的欲望和遗憾写在纸上后就会抒发掉。”

在专辑里,他仍重编了两首成名作《直到我遇见了你》与《谁》放在开头与结尾。相对于原版 demo 唱出自我心声,由陈建骐制作的《谁》则呈现出大合唱式的温暖开阔,愿包容更多的听众。访问至此我不禁认为,他不仅是同辈所见的实干型创作者,也是时常把听众感受放在第一位的吉他唱作人。

李友廷说,下一张作品他会往“冷身操”的概念想。相对于暖身操的正面外向,冷身操提倡内在探索,同时也希望某些主题晦暗,气质也适合睡前听作品有一处安放。此时恰逢一月的专场演出,他身兼音乐总监与 band leader 的角色,同时还要忙碌地跑宣传,或许正很需要一段冷身操吧?

收听李友廷《如果你也爱我就好了》

图片:彭婷羚 PONG

作者:阿哼

排版:Nuut

相关消息

2021/01/18

家雀儿乐队:江苏这座三线城市里的唯一一支原创乐队

2020/12/28

吉克皓:想要看到人最“真”的部分

2020/12/22

生祥乐队《野莲出庄》:大叔之年,快炒慢炖的B级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