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懂:卑南族小麋鹿闯荡都市“声林”的冒险之旅

2019/04/26

撰文:琉球 

追看台湾地区音乐类选秀节目《声林之王》的观众,一定记得这样一位男孩子:他是声林里的小麋鹿,有着小鹿一样圆圆大大的眼睛和阳光笑容,嗓音的辽阔让人惊艳,得知他的出身后就不奇怪了,哦,种族优势嘛!

他就是台湾原住民卑南族男孩安懂,全名安懂乖(Andungkuay)。2018年底,他发行个人专辑《私物招领》,《当我回家》和《不离开》,两次拿到 StreetVoice 周排行冠军。

安懂计划2019年来大陆演出,同时粉丝也可以关注他的微博 @安懂andung。新手安懂现在对微博操作还是一头雾水,说不定你可以去教教他怎么用……?

 安懂:关注人好少,好困扰,还有人来问我是不是真的安懂,我是啊!

《声林之王》录到第九期,节目组一改规则,要求选手们合作演唱原创歌曲。听到这个消息,安懂一瞬间是很雀跃的,原创曲在节目上又多了一个展现机会。然而试过所有歌,都不适合合唱,那时候他和队友许莉洁决定重写一首,时间已经不多了。

录制超过12个小时。当晚讨论时,安懂已瘫坐在椅子上累到快要昏厥,快速创作新歌的负担压在肩上,那一刻安懂只有一个想法:好想回家。

“我到了异乡/还看不见太阳/只要你在我就不会感觉到疲乏/所以你别轻易倒下/等着我带着成就回家”。三个小时后,他们拿出了这首《当我回家》,感动了在场所有的评委。徐佳莹说:“这是一首用生命在创作的歌曲。”

安懂 x 许莉洁《当我回家》

在安懂眼中,这个家不是台北的某间小小套房,而是台东卑南县的建和部落,那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背靠大山,面朝海洋,族人们唱着卑南族的古老歌谣,等他回家。

台东部落大山顶的私家排练室

建和部落是卑南族的十大聚落之一,位于中央山脉的东边,面朝着无垠的太平洋。安懂是个原住民孩子,从小在部落里长大。

卑南族出过许多知名的音乐人:张惠妹、陈建年、胡德夫、纪晓君…… 在他们身上,有着浓厚的原住民特征与情结,但对于95后的安懂来说,部落带给他的,更多是大自然和无忧无虑单纯的童年。

安懂的爸妈是驻唱歌手,年轻时就带着他在城里的各个酒吧、商场走穴唱歌。小时候随意摸了一下姐姐的钢琴,隔天爸爸就给安懂报了钢琴班,到了初中和学校里的老师学吉他,开始了他的音乐生涯。

 卑南族秋千祭,用竹子搭建约20米高的秋千,荡得越高,来年运气越好

初中毕业的暑假,安懂参加部落里的音乐祭,本来是一个人演出,但安懂看完前一组乐队表演后,硬是不让他们下台,给了两个和弦,让他们直接即兴帮自己伴奏。

台上乐队被这种操作惊呆了,但碍于都是同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勉强答应下来。没想到越演越默契,彼此确认过眼神,在短短的三分钟里,安懂决定,要和这些人组个乐团。

“人声、乐器,一件件加进来,逐渐变得顺畅、好听、陶醉,观众慢慢进入情绪,欢呼、爆发,这种从零到满的感觉,让我发现了乐队的乐趣。”

Savakan乐团在台东的山和海之间成立了。他们会写一些流行歌曲,也会改编演唱族里古老的歌谣,会到大城市参加乐团选拔赛,也会在各个部落的丰年祭、收获祭典上小试身手。

中间那个当时最瘦弱的就是安懂了,即便现在是个人创作,他也希望未来能继续以乐队编制出现

他们在后山上搭了一个专属练团室,每天排练都来回搬运设备。安懂觉得这样太累了,提议干脆在山上住一个礼拜,进行封闭式排练。

但好笑的是,在山上待七天,大概一天只有两个小时在练团。其他时间,这群男孩子都在聊天、泡温泉、打陀螺、溪中捉鱼、露天烤肉、漫山遍野疯跑、躺在草上看漫天的星星……

“这根本是度假吧哪里是排练!”

安懂却表示,这有很厉害吗,不就是普通的日常生活吗……

 Savakan 可是卑南族的优秀青年乐团代表,经常受邀参加各部落的典礼

为了给自己找更多演出,Savakan 会利用各种机会出去比赛。有一次报了三个地点,他们决定不要带钱,赌一把,看能不能用比赛中拿到奖金过活,支撑他们路费继续比赛,直到环台湾岛一圈。

刚到手的奖金,没捂热就去买了新吉他新设备。最后回家时,他们已经身无分文,不过也算达成了目标,能够一路养活自己。

安懂算了算,整个高中大学期间,Savakan 大概参加了二十多场比赛,演出更是数不胜数。从原住民创作比赛到海洋音乐祭,每一次登台都让安懂更加自信。

15岁写第一首歌,18岁冲进海洋音乐祭前十强,95后的安懂,已经摸爬滚打了好多年

大学毕业后,安懂来到台北,进入动脉音乐,一边做影像剪辑工作,一边筹备自己的专辑。作为跃跃欲试的新人,安懂参加了《声林之王》,就和之前报名所有比赛一样,他希望有好成绩,但从没想过会一下子获得那么多关注。

耿直 BOY 的成长之路

独立音乐人上选秀节目,多少都会有些格格不入或无法适应。安懂天性乐观,倒是觉得哪里都很好玩。除了不知不觉录了24小时有点崩溃,其余的时间,就像在过夏令营。

导师潘玮柏两次念错安懂的名字,一次叫他“安静”,一次叫他“安东”,当下虽然异常尴尬,不过安懂很快释怀了,还乐呵呵地在 Instagram 上说,“从今天起我改名了!”

安懂选择麋鹿作为他的代表动物,Savakan 乐团的 logo,也是一只鹿。“鹿是我们部落神话故事的角色,它会把琉璃珠送给喜欢的对象,我也希望可以把作品送给喜欢的歌迷。”

因为节目赛制的原因,到了后期安懂才得以演唱自己的作品,第一次他就拿出杀手锏作品《不离开》。“因为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走到最后”,随即这首歌就拿到了 StreetVoice 周排行冠军。

这首歌写在安懂当兵期间,和女友吵架后后悔心疼又不知道怎么道歉,于是写了这首歌告诉她:我们可能会有分歧,会暂时分开,但心不会离开。

第十二场演出,安懂选了《私物招领》,一首辽阔的、很有公路感的歌。安懂和他的吉他启蒙老师一起编曲,原民风搭配电子,他很喜欢这个新尝试,导师却评价不适合比赛。

安懂的比赛止步于此,音乐脚步却从未停下,甚至冲得更猛。

比赛结束后,他随即发行了拖延已久的首张个人专辑《私物招领》,紧接着举办个人巡回。相比于有些音乐人清高孤傲的架子,安懂在这个圈子里显得踏实诚恳。

《私物招领》专辑封面

“只要有人邀请我,所有舞台,我都会上台去唱,我也会努力写新的作品,最终目的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我。”

新专辑取名《私物招领》,“私”是个人的意思,遗漏的故事放在招领站里,等你们来领取。

这些故事,大多都是从他自己的生活体验出发。《寻狗启示》以一只狗的口吻写:“其实我的心还在这个家,我也知道为甚么我会被打,发誓以后不再追那些 脚踏车”,极致可爱。但有些歌曲又犀利到让人惊讶,倒不是说安懂有很多面,多半是源于他的坦率。

之前演出只要和观众对到眼,安懂大脑就会一片空白,为了克服紧张,他盯着观众拼命看,换他们紧张

为了推广自己的作品,安懂去下载了周围年轻人很喜欢的抖音,但越看越迷惑,到现在都没有勇气上传一支影片。“很多修图、开滤镜、甚至换脸……觉得实在是太夸张了。”

安懂在街声音乐总监小树的电台节目《StreetVoice 未来进行式》上,被问到:“一般人骂一骂就算了,你还把歌写出来,不怕得罪人?”

大写的耿直BOY安懂回答:“对啊,一不小心,就写完,就发出来了……”

“脸上涂满了浓妆/底下遍满了脓疮/骗走一个个少年郎/拜托卸妆卸妆 快卸妆/唉呀呀 好害怕 赶快来卸妆”......

“其实我写这首歌,也不是针对网红,只是希望大家做自己,不管到什么阶段都可以记住自己的初衷。”

刚开始比赛,安懂还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忍不住搜大家的评价,偶尔有几个批评的,能让他郁闷好一阵子

另一首《烂苹果》,故事灵感源于他的某位小学同学。爱漂亮的小姑娘,铅笔盒打开来都是化妆品,一直被老师骂不好好读书,是个烂苹果。小时候安懂没心没肺,不懂“烂苹果”是什么意思,莫名觉得还挺可爱的。长大后又想起了老师尖着嗓子骂“烂苹果”时的景象,忽然想:偶尔当一颗烂苹果,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见那疲惫的脸/再累也要过完今天/浪费浪费 时间/时间 宝贵 大概多少钱 不知道/飞走 飞到另一个星球 oh woo/唉呦/突然想到我国小老师说/我是烂苹果”......

当年懵懂无知的旁观者,走进社会后懂得了生活的艰辛,变成了故事的主角。即便是大人眼中的烂苹果,又有什么关系呢?

《烂苹果》MV

热血的少年走出大山,成长同时带来的也有迷惘。

《留给昨天》是一首写给自己狗狗的歌。安懂从小养到大,某天突然接到电话,狗狗被车撞死了。因为人在台北没法见它最后一面,等他赶回家,已经是一方墓碑。

“当时我非常孤独沮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脑海中一直浮现和小狗在部落里跟朋友玩耍的画面,就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在这首歌里,穿插着一段采样,是安懂在部落里录下的。那只是一个日常聊天问候的片段,卑南语婉转起伏,在语言不通的人听来,普通对话竟像唱歌一般动听。

留给昨天

专辑的最后一首《风烛残年》是 Savakan 乐团时期的作品,曾经在多个比赛中获奖。年少的他用仅有的语汇,拼凑奶奶的心境,为她写下了这首歌,用青涩的嘶吼揣测尚未历经的孤独。

从小耳濡目染,卑南族的民谣、古调已融入血液。从部落走向城市,他总是细细观察并吸收各种音乐曲风。这张专辑你能听到英伦摇滚的明快、电子音乐的现代、Fusion 的慵懒氛围、暖心的抒情慢摇,加上原住民独特的呐喊式唱腔,形成独树一格的风格。

部落里没有专门的音乐课程,只是在每次聚会祭典中,孩子跟着长辈学唱、模仿舞蹈,发音方式也在这之中潜移默化传授

当我回到故乡,不再流浪

2018年7月,安懂做过一次巡演,那时候还没有上节目,台下观众不到十个,大部分是路过来喝饮料的,虽然没有什么人听,当下也很轻松愉快。

时隔半年,2019年1月安懂回到相同的场地开始新专辑巡演。粉丝一下子翻了几十倍,压力骤然变大,但每到大合唱部分,安懂特别感动。他坚持每一场都做调整改编,只要有一个歌迷重复看演出,就能得到不同的体验。 

台中专场,安懂找来声林的好伙伴们,再次齐聚一堂

1月27日重回台东铁花村,不但有歌迷,部落里的伙伴、父母家的亲戚浩浩荡荡来了十多人。

去高雄读大学,是安懂第一次离开家乡生活。去新环境闯荡,安懂抑制不住兴奋,可是和妈妈打电话时,没说几句妈妈却哭了起来。安懂百思不得其解,问,你哭什么?

后来过了许久,他慢慢理解了妈妈的心情,写下了《回乡》。台东返乡场,他再次把这首歌献给了故土。

“当我回到故乡让我重拾了希望/让我不再害怕不再流浪/梦中里消失了渴望。”

Savakan 的几位伙伴,现在也是安懂的乐手

现在回到部落,有些人会和安懂开玩笑说,大明星回来啦!安懂也笑:“如果我常回来,不要为我感到开心,那代表我没怎么工作。”

安懂第一次来台北,就在恍若迷宫一般的台北车站迷了路,不敢乱吃东西,每餐只去7-11买便当饭团。别人看来艰辛,他却总当作趣事笑着面对,所有的陌生,在他心中都是新鲜的体验。

他也时常会怀念和同部落小伙伴玩乐团的日子,当年一起参加比赛的美秀集团、夕阳武士、五五身,都已经成了台湾地区乐团的中坚力量。“大概年底吧,希望能重新以乐团的形式演出,毕竟自己一个人的创作道路太孤单了。”

当我去流浪

如果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长期居住,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 专辑 -

第一张 Paramore

第二张 Paramore

第三张 Paramore

- 书 -

漫画书(纸张较干,好烧,方便生火)

- 生活用品 -

打火机(方便生火)

进入安懂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图片来源:安懂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5/25

高嘉丰:朋友说我不是蒸汽波

2019/05/20

傻子與白痴:还是想回到 Livehouse,那才是我们的地方

2019/05/08

茄子蛋:如热血青春剧一样的人生神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