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混蛋:医学生与音乐人之间,距离其实是零

2019/04/19

撰文:冻梨

理想混蛋来自台北,主唱鸡丁、吉他阿哲和建廷是医院的预备役,将分别成为医师与药师,算上“病人担当”的鼓手可沛,四人组成了这支刚步入独立音乐圈一年的新人乐团,用不插电民谣凸显最原始的情感表现。

2018年3月21日他们把第一首作品《行星》上传至街声,到现在,播放次数超过了80万。

组乐团,大概是童年创伤的升华

乍看理想混蛋的名字,以为是混不吝的朋克团,不过正如街声用户的评论所说,主唱鸡丁的声音像是融化的牛奶糖,这是一支偏民谣的独立摇滚乐团。

有点矛盾的团名来自一场演出。鸡丁、和吉他阿哲、建廷都是北医大的学生,未来将成为医师和药师,2017年成立没多久就面临资格考试,不得不暂停一段时间。他们在朋友打工的琴行举办了一场“心房洄游 Heartward”小专场,和150多个同学朋友共同见证他们这段时间的收获。

表演的当下还没有团名,翻唱魏如萱《还是要相信爱情啊混蛋们》时,几个人冲台下喊“混蛋们”,观众笑得很开心。“他们可能都是M型人格。”“嘴贱”的可沛这样解释。

因为这个表演,乐团正式成立,团名干脆用“混蛋”,纪念表演和大家对他们的影响。人不完美,都有好坏两面,他们和大家一样是自然平凡的人,于是团名前又多了“理想”两个字。

 左起:鼓手可沛、吉他阿哲、主唱鸡丁、吉他建廷

鸡丁就读医学系,阿哲和建廷则是药学系,虽然看似年纪轻轻就减负起了民众健康的大任,但大一、大二时还是逃了不少课,在吉他社弹琴唱歌搞创作。阿哲的高中同学可沛经常来逛,四个人顺势一起玩。

阿哲和建廷中学看弹吉他的学长帅气,也参加了吉他社。因为爸妈爱唱歌,鸡丁家里自带卡拉OK机,他也喜欢唱。可沛跟着家里人去教会,从小唱诗歌,后来爸爸问他学不学打击乐,他点点头就学了起来,打击乐让他一直发泄,以至于没有叛逆期。那时候他们常听五月天、张悬,也听Tank和古典曲子。

 阿哲被当作是团内颜值担当

建廷有段时间当兵,放假就回台北练团

鸡丁第一次上台演出是在小学一年级。进校第一天,鸡丁在自己介绍后唱了首歌,被同学说好难听,鸡丁从此决心变成唱歌好听的人。上大学后自己录影片上传YouTube,参加吉他社,遇到另外三人后,才有了玩乐团的想法。

不同的人要有一样的目标和想法才能做乐团,中学起就担任乐团鼓手的可沛深知当中的艰难。他看过许多乐团成立解散的过程,才在北医大找到三个臭味相投的人。

组建理想混蛋,“大概是童年创伤的升华。”鸡丁自嘲。

大学期间四个人一起跑了很多台北高校的音乐比赛,政大金旋奖、台北大北韵奖、台科大金旋奖、北医金旋奖……辗转在不同舞台间,理想混蛋争取表达自我的机会,练习现场演出与临场反应,也结识了同样在街声上活跃的陈侑彤、南西肯恩等音乐人。

失恋,是创作的开始

2016年夏天,鸡丁失恋了。

鸡丁单恋一个男生很久,本以为对方也有好感,表白后却被拒绝了。当下鸡丁觉得对方是恒星,自己是绕着他转的恒星。阿哲见鸡丁悲伤,劝他不如把心情写成歌,于是就有了街声播放量超过80万的《行星》。

我独自盘旋在看得见你的轨道

仰望着你一圈再一圈的围绕

我不能靠近 却也不愿远离

习惯在你影子里游戏我的孤寂

你成为了定律我放弃了时间

转过了一天过了一季过一年

你一如往常发着光 而我就这样

安静地被遗忘

鸡丁曾经花了一周时间复习《哈利•波特》,然后写了一首《我要用黑魔法把你变成一条鱼》

鸡丁用《行星》治愈自己,也安慰他人,很多人在网易云分享心情,听了很多遍歌,还是没找到属于自己的星轨,见了很多次银河,还是只爱那一颗星星,再也找不到更亮的一颗。

“那个人听过吗?”

“听过!还翻唱了!”另外三个人抢答。

鸡丁不好意思,电话那端四个人笑作一团。鸡丁以《行星》为自己的这段故事作结,却成为了理想混蛋的开始,在街声等音乐平台上获得意外大量关注,理想混蛋因此被记得。

孤单的《行星》之后,理想混蛋上传了第二首作品《不是因为天气晴朗才爱你》,甜而不腻,正符合年轻人谈恋爱的温度。

“这首歌是……热恋。”鸡丁的现任男朋友是牙医,因为运动导致腰椎受伤,每天要做复建,工作也会不舒服,对他来说是很大的低潮。鸡丁写下这首歌告诉他,会一直陪着他。出发点很单纯,“不管好坏都要陪伴他一起渡过。”

听众被歌里的温柔感动,期待能过上这样的生活,期许自己也能变成同样温柔的人。

爱情之外,理想混蛋也唱心中的过去。

“在每天都散步的公园,某天偶然看见了一只独角仙。塌缓缓地、努力地从柏油路面爬向一片小小的草地。原本我想帮助它移动以免被脚踏车或其他人碾碎,却被它坚持拒绝了,一支角对我晃呀晃,好像告诉我它自己知道它要去哪里,而且它自己会走到的。于是我就在旁边守候着它直到它安全地爬进草丛里。也许在现在这个世界里,这样一个公园已经是它们最好的乐园,而讽刺的是远方工业区的烟囱还冒着烟,城市的扩张依然持续着,剥夺着生物们的生存空间。它眼里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也许我们都期待一个绿色的夏天。”

鸡丁是宜兰人,宜兰过去有很多绿地,现在却大不如从前。“如果我是独角仙,一定想回到小时候那样,到处都是树和森林。”

小时候过得太简单,世界就分为好人和坏人,好人会被奖励,坏人会被惩罚,但长大后,是非对错其实没有那么绝对。就好像生物失去自己的空间,说不上是对是错。面对这样的世界,唯一的方法,似乎就是“四个人保持纯真”。

团中的创作主力,除了鸡丁,另一位就是鼓手可沛。风格上,鸡丁温柔,可沛俏皮,如同安静的男生转身跳起街舞。他用洒脱的态度写了一首《早安铃声》,那样的律动感让人想端着早餐在厨房转圈圈。可沛说,如果闹钟没办法叫醒你,那就放个音乐继续睡吧,团员忍不住吐槽:所以他练团常迟到原来就是这样。

 可沛开启了自己的音乐计划,在街声搜索“卢可沛 Look”就可以听到超想让人跳舞的歌曲

追寻理想的混蛋们

鸡丁喜欢唱歌,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救死扶伤,想当歌手也想当医生。

“两个都想,那我就两个都做。”

“是啦,对鸡丁来说很轻松。”另外三人忍不住说。

“没有没有!”

阿哲和建廷已经成为职业药师,曾经阿哲在为病人抓药时,忽然听见有人说“诶你不是吉他手?”吓了他一跳。鸡丁现在则是医院的见习医师,在各个科室轮值。

鸡丁第一次抢救人,是一位生病很久的爷爷。老人没有呼吸心跳,所有医护人员冲进去做心肺复苏,病床高,医护们跪到病床上,压他的胸口。鸡丁一边压,汗水一边滴到他的胸口。当时鸡丁没有其他念头,不在乎他是谁、来自哪里、生了什么病,当下只想用尽全身力气让他回来。

后来鸡丁受医院实习经历的影响,写了一首歌叫《绝地花园》,在2018年冬天巡回最终场时公布。“受疾病困扰的人很多,生活中也有很多挫折的人,用这首歌鼓励他们。”

理想混蛋在2018年终总结时说过去一年辉煌灿烂:

他们发布第一首歌《行星》,获得喜欢,获得很大回响;

北医大艺术季邀请理想混蛋,他们在学校中庭表演,很多人看到,恍然大悟:他们就是吉他社的那几个人哦!原来他们组了乐团。那是他们第一次用理想混蛋四个字的演出;

举办了台北、台中、高雄三站“冬夜旖蝶”巡回,观众们都很热情,《夏日烟火》这首歌时,大家还自发打开手机闪光灯,制造星海;

参加大暖祭、简单生活的演出和各种校园音乐节,之前从没想过,还能见到自己的偶像,把后台变成粉丝见面会……

但每一步都是进步。“赚钱不是初衷。我们不是为了有人看而表演,更像是有东西要和大家分享所以办表演,有一个舞台把故事告诉他人。”简单生活在台北四四南村的演出是理想混蛋第一次在户外演出,唱起歌后,很多陌生人驻足停下,四个人格外满足。

与兼顾病人的另外三人不同,可沛目前是资讯工程的研究生,但已经决定毕业后做职业音乐人。之前爸妈觉得他玩音乐不影响生活就OK,后来他想把这个当职业,爸妈开始担心他无法靠音乐生活。“那我就把这件事做好,然后好好生活,我也没想活得特别物质、很享受,但想成活得自己想要的样子,做音乐,表演。”可沛认真地说,“当然现在最主要的计划是毕业。”

2018年理想混蛋还自费发行了第一张EP,收录三首大家最初认识他们的作品。CD由烧录机烧制,鸡丁画好设计找工厂,包装、签名、寄送。

台湾人习惯在便利店寄件取件,鸡丁抱着一大箱EP,在便利店的机器上一直输入信息,一弄就是一个半小时,连店员都要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EP名为《Prologue》,意思是一本书的序。如果把理想混蛋的音乐生涯比作书,这张就是书的开始。理想混蛋的书可能写十页,也可能写一百页、一千页,不知道好结局还是坏结局,他们想和乐迷一起写下去,一直到写不下去为止。

当我去流浪

如果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长期居住,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我们很认真地说,没有播放器,带唱片好像没用,但如果真的要带,我们会带要准备做的专辑~

鸡丁想带蛙镜,建廷想带足球,阿哲想带吉他,可沛想带你环游世界~

图片来源:理想混蛋

校对:马外外

进入理想混蛋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7/02

忒修斯:如果以后变成讨厌的中年人,就死掉好了

2019/06/26

皇后皮箱:《乐队的夏天》后,他们终于售罄了

2019/06/20

告五人:做专辑,用疯狂换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