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Keepers守夜人:失眠时,跳进他们的音乐结界

2019/03/03

撰文: 冻梨 

Night Keepers守夜人乐团2015年成立时,只有主创/键盘旭章和鼓手其伟。两人从游戏配乐出发,跨界至独立音乐。2017年主唱稚翎和吉他手佳颖加入,守夜人进化为 2.0 版本。

三年多的时间里,发行《永夜岛》、《晚安使用手册》两张作品,他们以梦幻的音乐安慰失眠的人。

2018年10月,第九届金音奖公布入围名单,守夜人与柯泯薰合作的《倒数开始》入围最佳民谣单曲,更多人走进了守夜人的“音乐结界”。

用音乐治愈自己,慰藉他人

旭章小时候最常梦见的地方,是一片永远处于黑夜的森林。睁开眼,他可能睡在台北的家里,也可能来到了香港、上海,或美国。

因为家长的工作,旭章跟着颠簸,每次刚交到朋友就到了下一个城市,人际关系起起伏伏。加上各地时差,旭章日夜颠倒,最长久的朋友是游戏与音乐。那时热爱红白机,到了三十几岁的当下,旭章还会偶尔玩一玩复刻版。

最早,钢琴是旭章独自在家时与自己对话的方式。买 CD 太贵,旭章改编《龙猫》和《天空之城》等电影中的插曲,弹给自己听。而电影《芳草天空(Vanilla Sky)》中 Paul McCartney 的同名主题曲《Vanilla Sky》,促使他萌生了有一天为电影写配乐的念头。

旭章喜欢加拿大乐团 Broken Social Sense 和美国芝加哥乐团 Smashing Pumpkins,能让他平静,也能呐喊出各种压抑的感觉

家长让他学钢琴,原本是希望他能走上精英之路。进入文化大学学习新闻传播,旭章不仅擅长钢琴也是学校吉他社的社长,在大学时依旧走精英路线,可从小内心种下的孤独,只有音乐才能消解。

2003年前后,张悬尚未发片,但在台北文青圈已经有了名气,每每到女巫店等 Livehouse 演出,必定爆满。22岁的旭章是观众之一。骑单车听 iPod ,反复循环张悬的《无状态》,仿佛可以为孤独找到出口。

旭章后来参加校际音乐比赛“华韵奖”,埋下他对创作音乐的热爱。当时张悬担任评委,因此结识。2009年张悬发行专辑《城市》,2010年开启巡演,旭章被拉进张悬的 Algae 乐团担任键盘手,2012年参与制作专辑《神的游戏》…… 旭章决心回到台北,专注做音乐。 

除了在独立音乐、主流音乐行业担任键盘、编曲与制作,旭章成立了“冰鸟工作室”,将小时候最爱的游戏与音乐结合,与游戏公司雷亚游戏合作配乐。

音乐游戏《爱丽丝晚安》2015年上线,旭章与其他音乐人合作,因此认识了鼓手其伟。其伟从中学到大学都是游泳队的主力,训练压力大,业余时间跟着朋友打鼓发泄、玩音乐做混音。等到毕业时,两相权衡,入了音乐这一行。

 Foo Fighters 的律动、Red Hot Chili Peppers 的稳定节奏影响其伟很深

两人意外发现各自的创作很契合,商量一起做。恰好当年雷亚游戏在台北、北京举办音乐嘉年华,音乐人们以乐团形式在现场为千人观众演出自己的配乐。旭章和其伟的乐团在活动前诞生,名字是Night Keepers守夜人。游戏与音乐常在失眠时陪伴人类,旭章和其伟想要成为夜晚的守护者,与大家相互慰藉。

遇见气味相投的人,我们是被需要的

为游戏厂商做配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要求像 AKB48 那样热血又活泼,明明旭章和其伟都是又颓又废的两个人;回到守夜人自己,做出来的音乐可能舒缓、可能迷幻。

守夜人的音乐中“梦幻感”是很重要的部分,因此曾经找来柯泯薰、詹森淮等女音乐人加入。2016年发行专辑《永夜岛》,当中收录了十首游戏音乐与原创作品,成员稳定为三人。但因为个人规划,主唱离团。合作过的成员来来走走,乐团最稳定的只有旭章和其伟两个人。

发行作品的收入不多,演出票房要慢慢累积,成员创作理念不合,还要兼顾日常工作……种种现实问题,让守夜人思考,是不是还没准备好乐团的生活模式?

“本来觉得乐团不太可以了,但是遇到的伙伴又让我们觉得很有力量。”

2017年,旭章受邀担任淡江大学金韶奖的评委。比赛中,19岁俄文系女生稚翎翻唱《Toxic》,嗓音怪腔怪调又富有梦幻感。虽然稚翎没得奖,旭章在赛后请她加入守夜人,担任“梦游主唱”。

 其伟觉得稚翎是“唱歌像披着华人外表的老外”

不久后,旭章作为配乐届的前辈,参与台北市政府主办的创作座谈会与学生交流经验,“搜集”到了现在的吉他手佳颖:一位在北艺大主修电影自学音乐的女生。

佳颖毛遂自荐,将简历给了旭章

转年年初,守夜人发行 EP《晚安使用手册》,用完了旭章、其伟的积蓄。EP 反响不错,不过也没期待有什么后续。

2018年10月,金音奖宣布入围名单。其伟当天在睡觉,旭章一直打电话,说入围了金音奖。那时距离发行过去了大半年,其伟完全忘记了还有个评选:“我们不是发片很久了?应该没这事了吧?”上网看过才发现是真的,EP 中的《倒数开始》入围了最佳民谣单曲奖。

街声网站上的反馈也给予守夜人力量:试听量总是超乎预期,似乎街声的这群人气味相投。“原来我们做的音乐是有人需要的,被人听见的。”

 《倒数开始》在街声的播放量已经超过65000次

四万多个联络信号,漂浮在夜里

《晚安使用手册》是一张 EP,同时也是文字与绘画的集合:探讨失眠的问题,陪伴夜里孤独的人们。文字内容像是老黄历的宜与忌,用诗句鼓励大家。

旭章长大后独自生活,有了睡得好的条件,但自动自觉活成了美国时间。夜里没有人类的打扰,安静中持续创作,很多歌词甚至无意义的短句,大多都来自深夜自我放逐的时段,仿佛是宇宙发射给他的信号。

稚翎中学开始失眠,半夜常看些小说打发时间。加入守夜人后,常常蹦出奇怪的想法,用手机记录,越想越多越睡不着。

其伟不喜欢睡觉,一整天忙完回到家,这段时间只属于自己。听音乐练乐器看电影,一不小心天就亮了。佳颖的“失眠”写在基因里,跟着家人从幼儿园开始晚睡,半夜和家人聊天听音乐。

两位男士三十几岁,两位女生二十岁,喜欢的游戏和动漫却都差不多

这样的一群人成了夜里的守护者。

如果打开守夜人 Facebook 粉丝专页的聊天页面,会看到一个 AI 版本的“晚安使用手册”。每天23:00-6:00,在对话框发送心事,AI 会根据关键词回复晚安讯号诗,这些诗句都来自不同的网友,四万多首诗像是联络信号,漂浮在失眠的夜晚。

考砸了、感情挫折、被主管刁难……很多时候后台会收到求救般的故事。如果网友出现伤害自己的想法,守夜人就会跳出来:“我们是真人不是 AI,可以跟你说说话!”有些人也因此度过难关。

“熬夜的人可能有一种心理状态,白天要带上面具,讨好别人。在守夜人这里,可以拿掉武装自我宣泄。”守夜人创造夜里的结界,收留无处可去的人。

手握光剑,披荆斩棘

光与黑暗是守夜人长久探讨的命题。旭章从小时候的梦境出发,设想如果有一个岛只有黑夜,那这里的人会怎么过?

守夜人以游戏的方式设定第一张专辑《永夜岛》。对于听众也就是“玩家”来说,这里是一座永远处于黑夜的岛,不会抛弃任何人,只要“玩家”心境放得开,这座岛就会浮现,可以通过梦境抵达。

其伟担任的 NPC 人物“灾难创建师”,会将他们现在的生活破坏,重建环境,帮助大家在“游戏”中成为无法成为的人,逃离白天的生活。

 《永夜岛》中团员的形象

《晚安使用手册》之后,守夜人则回到现实生活中的“黑夜”。

活在世界上,很多人会寻找依靠,音乐行业中很多人也签厂牌、签公司,“必须有依靠”这样的感觉反而让旭章没有安全感,不知道如何是好。于是写一首《归属感》,鼓励所有缺乏归属感、安全感的人。

 旭章也在 Instagram 上发射“晚安信号”

每年跨年时,旭章都会想到《倒数开始》的旋律。不同地点、不同时差的跨年,大家基本都挤在一起闹哄哄地倒数,时间久了有点厌倦:倒数完真的会变快乐吗?去年到今年,这些人还是我的朋友吗……说不定有人想用悲伤的方式倒数,不需要假装得很热情。

这是第一首旭章写给自己的歌,也找来了第一任主唱柯泯薰合作。借柯泯薰酷似小孩的声音,通过《倒数开始》给予大家不被束缚的倒数。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快要过不下去,守夜人贱贱地说,你没有问题,这就是世界欠你的。“改变生活形态的事情,不是遇到什么重大难关,而是日常生活里接连的磨耗。”

佳颖在2018到2019年的跨年夜,还被视频配乐的甲方催稿;稚翎曾经演出和考试相隔一天,紧张到失眠一整晚……深谙生活之苦的守夜人,将《快要过不下去》的歌词写得“怨声载道”,唱腔与旋律却故意愉悦又放松。

无论何时演出,守夜人的目标都是让大家放松

当下的守夜人被他们称作 2.0 版,《Bring The Light》是四个人一起做的第一首歌。

相不相信有一首歌,

可以帮你把周围的时间变慢?

相不相信有人跟你一样,

也想举手喊痛,也想勇敢的哭出来?

让我们用一首歌的时间反复练习,

让你看清楚自己身上的力量,

至少这几分钟,

我们可以好好的放松,好好的,

让想找你的人,

看见你的光线与讯号。

守夜人的 Dream-pop 梦幻摇滚,仿佛是小孩子手握光剑在黑暗中披荆斩棘,或者仅是一只小小的手电筒,在台风天乱照,为自己壮胆。

这或许是守夜人 2.0 出发的原点,失眠也好,孤独也罢,在黑暗中总要发出微微的光亮。

// 彩蛋 //

SV:最近沉迷的游戏是什么?里面的音乐怎么样?

旭章:《阴阳师》。一直在肝御魂,跨年的时候抽到了大天狗。研究《死神》的手游,和其伟一起抓宝可梦,玩 Switch、复刻版红白机…… 《阴阳师》里的管弦、电子的元素,刚刚好搭配平安时代的历史背景。

其伟:《暗黑破坏神(Diablo)》。游戏配乐偏向古典史诗,激烈打斗用的配乐很有反差,会思考为什么会这么用。

稚翎:《阴阳师》。以及比较梦幻的宠物游戏,音乐游戏《Cytus》。

佳颖:《传说对决》(《王者荣耀》台服版)。超级澎湃,在网吧里一堆男生“哇——”然后骂脏话。后来看了音乐和特效的幕后影片,发现音乐是由 Hans Zimmer 所做(编注:Hans Zimmer,德国电影配乐作曲家和音乐制作人,曾获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为《狮子王》、《盗梦空间》、《为奴十二年》、《星际穿越》等制作配乐)。

当我去流浪

如果要去一个杳无人烟的地方长期居住,只能带三张唱片、一本书、一件生活用品,你的选择是什么?

// 旭章 //

- 唱片 -

Smashing Pumpkins《Adore》

朴树《生如夏花》

The Postal Service《GiveUp》

- 书 -

守夜人《晚安使用手册》

- 生活用品 -

冰敷袋

(我喜欢靠在装满水的袋子入睡)

// 其伟 //

- 唱片 -

Red Hot Chili Peppers

《Californication》(最爱的一张)

PREP《Futures》

(只有四首歌,但听不腻)

小岛麻由美《路上》

(听不懂日文,但音乐简单又舒压)

- 书 -

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

 (平易近人又可以研究超久

百看不腻的宇宙科学)

- 生活用品 -

笔记本电脑

(我是宅男,没电脑会死掉)

// 稚翎 //

- 唱片 -

Taylor Swift《Red》

The Beatles《Let It Be》

Of monster and men

《MyHead Is An Animal》

- 书 -

白日梦冒险王

- 生活用品 -

平底锅

// 佳颖 //

- 唱片 -

Nels Cline,Julian Lage《Room》

Blur《Magic Whip》

Static《Eject YourMind》

- 书 -

农民历(黄历)

- 生活用品 -

睡袋

 

进入Night Keepers守夜人 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的作品。 

图片来源:Night Keepers守夜人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2/21

浅堤:一听就知道这是高雄的街道,高雄的海边

2019/01/21

美秀集团:从高中的捣蛋乐队到千人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