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五人:做专辑,用疯狂换惊喜

2019/06/20

撰文:Yiru 

几乎每次与告五人碰头,都是雨天。又一个雨天午后,和告五人约在松烟文创园的餐厅,他们透露最近行程繁忙,往来台北宜兰已是日常,潘云安自嘲兼职Uber司机。

告五人在2017年发行EP《迷雾之子》之际,曾透露正在筹备专辑,没想到一晃眼两年过去,歌迷碗都敲破了,终于盼到告五人发行首张专辑。

哈密瓜之后,来一份西多士

告五人首张专辑《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专辑命名取自《爱人错过》第一句歌词,也是告五人非常早期的作品。

播放专辑,第一首曲就是《爱人错过》,乍听编曲仿佛从未谋面,直到呼应专辑名称的歌词“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出现,你才会点点头惊呼,原来是它!

错过的留在过往,接续着来到这张专辑的主轴《法兰西多士》。在上架前,告五人早已破题,提前放出这首歌,为这张“以爱之名”的专辑埋下伏笔。

《法兰西多士》是在2018年香港演出期间写出来的旋律,法兰西多士虽然是香港特产,却多为甜点性质,吃多会腻。告五人以此为速食爱情的意象,讨论两种爱情的宏观面貌,写出这首《法兰西多士》。

灵感取源于身边的友人,一个是只爱一人的痴情人物,一个则是来者不拒的风流,两种情形放进同一首歌里,都在形容爱人的自私。不按常理出牌的告五人,将食物放上另一种意义,继“哈密瓜”之后,改问大家想不想来一份“西多士”?

与金曲奖制作人合作

经过去年演唱会前黄中岳的魔鬼训练,这次陈君豪的合作过程格外顺畅,整个录音过程一个月内就完成。

曾得过2017年金曲奖最佳编曲人奖的陈君豪,面对告五人,给他们的第一个习题就是:编曲需要更大气。器材的升级、尝试各类不同的乐器声响,陈君豪更找了曾参与过林宥嘉、柯智棠、卢广仲等编曲的柯遵毓,为《骄傲的鲸鱼》带来新的海洋。

《骄傲的鲸鱼》在最初讨论时,告五人就希望可以整个打掉重建,于是通过陈君豪,找来了柯遵毓编曲,编出了一个令团员都频频喊难的版本。

告五人大约两天录一首歌,在录音期间新写的歌曲《简答题》也意外受到陈君豪喜爱,决定抽掉原定要收录的《愚人游戏》,挑战同步录音的方式,one take成现在听到的模样。 

“我在录音的时候连耳机都没有,君豪老师只叫我听自己的声音,唱就对了。”犬青还原当时的过程,“我跟他(潘云安)各坐在录音室的一个角落,离超远的,然后他弹琴,使个眼神就开始,我听得见他唱的,却听不太到吉他声,总之满神奇的完成了。”

哲谦补充:“是潘云安在那边说要同步录音,录音师说不要,但叶育轩老师什么都没说,就默默走进去开始set同步录音的麦克风。”

 

“其实大家(制作团队与团员)都满疯的,但我很喜欢这样的疯,因为你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惊喜,再回到我们手里。”潘云安帮自己辩解了一番。

轮到哲谦录音时,鼓只用了四天。看似进度顺畅,哲谦却也在正式录音前做了许多功课,发挥“鼓的职人”精神,按照陈君豪给的reference回去研究,坚持不用midi,也是为了能在现场演出做到还原。

在《法兰西多士》的编曲上,为了营造复古disco的氛围,在鼓面垫了毛巾制造类似drum machine的声响;《跳海》里有个类似海浪的声音,是谦哥特地跑去买的打击乐器,笑称“巫术乐器”

传说中的巫术乐器

哪一首歌录得最辛苦?谦哥说:“是《骄傲的鲸鱼》,我练了好几个礼拜,那个拍子真的不好抓。每天都练三到四个小时,之后的现场演出才是考验。” 

犬青在这张专辑中的尝试了不同的唱法,制作人陈君豪希望可以引导出不同的唱歌口气,甚至还出奇招:在录《跳海》时,放了多年前王世坚的《Over my dead body》网路影片给犬青当参考,让她印象深刻又满头问号。

在作品中贯彻爱与真实

不需要太多强调,你可以听出这是一张以爱起头,终结于爱的专辑。解释起《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专辑名称,潘云安这么说:“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在几百年前就碰过了,到了这辈子再聚(首)的时候,可能关系不像从前、也可能依旧相爱,但很确定的是,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

“先不看Bonus Track《披星戴月的想你》,那是独立出来的故事。从《爱人错过》听到《简答题》,第一句歌词“全新全意的投入 挣扎中找到祝福”跟“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是一个呼应。

中间经过的歌曲都是阐述对爱的各种情感变化,“错过”后来到《法兰西多士》,为了爱牺牲的《跳海》、因为悲伤蒙蔽双眼的《夜里无星》、明白要爱人就要先爱自己的《骄傲的鲸鱼》、带着心酸的《从没去过巴塞隆纳》、释然的《不具名的花》、最后来到问自己关于爱本质的《简答题》。”

 

前阵子得知许多歌迷都是被前任推坑而来,还曾开玩笑地跟他们说:“你们是失恋收集乐团吧!”如今看来所言甚是,看似倾诉爱意的歌曲都蕴含各自的伤感,听者很容易就将自己交出去,送进歌曲里再经历一次过往。句句刺到痛处,也不枉时常有歌迷在社交网络上与他们分享心事。

访问尾声,犬青看了看时间,无奈地表示要赶回学校上课。下半年会不会更忙?三人迟疑了几秒,说行程已经排到明年了。最后潘云安说漏了嘴,透露最近又写了几首新歌要放在明年的专辑,只见经纪人Gina默默在旁边打冷枪:“你以为你发的出来喔?”惹得全场笑疯,紧接着补充说明:“下半年就是专场跟音乐节演出为先啦!”

  • 本文转载自Blow吹音乐,文章标题及内容有改动。

进入告五人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07/02

忒修斯:如果以后变成讨厌的中年人,就死掉好了

2019/06/26

皇后皮箱:《乐队的夏天》后,他们终于售罄了

2019/05/29

陈娴静:不典型嘻哈少女=9m88+王以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