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立:从草东鼓手到MV导演,台北宅男巫师的影像哲学

2020/01/10

撰文:琉球  

2016年前,很多人认识刘立是因为草东没有派对,而现在,他的名字越来越多出现在独立音乐人 MV 的介绍里。导演:刘立

从草东鼓手一职卸任后,他专心从事自己热爱的影像事业。到如今已经陆续为草东、deca joins、美秀集团、邱比、孔雀眼等20多组音乐人拍摄MV。

就在两天前,他刚刚在南京结束了霓虹花园《但我爱你》的MV拍摄,双方协调数回后,决定呈现一个有关爱情、现实、压力、生活,最后面对命运的故事。

 《但我爱你》MV 预计2020情人节上线,尽情期待(图片来源:霓虹花园)

相处不到一天,乐队成员心中,他是一个不会吃辣,但很能喝,工作效率高,又很能抗冻的男孩。可能具有一些魔法,能让看似简单的画面镜头,拍出电影般的质感。

“当天刘立穿了一件斗篷,我想给他整个巫师帽带起,再来一根法杖,就完美了。”主唱谭聪羽中心里默默脑补着。

刘立和霓虹花园的大合照,杀青后南京就下起了雪

符号被解构后,新的意义就此产生

我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是明星,也不想当明星。”在某一场草东没有派对的演出前,鼓手刘立和朋友在场外喝酒,看着闹哄哄大排长龙的歌迷,一向温和又懒散的他平淡地丢下这句话。

草东新专辑巡演第四站到宜兰,演出后团员们边吃热炒边讨论未来的规划。刘立心里发毛地想:“哇,我可能没法做到这个程度,还是先撤吧。” 随即把这个想法当场说了出来。

 2016年,草东没有派对的巡演路上(图片来源:草东 Facebook)

2016年5月,刘立正式从草东离开,三年半的时间里,原来的伙伴已经把专场开到美国,刘立则过上了每天吃吃喝喝打游戏看漫画的宅男生活。本职家里蹲,兼职MV导演,鼓棒早就被丢在了沙发下,周末去 Livehouse 看演出是最大型的户外活动。

有没有后悔过做这个决定?“有,但是每次后悔的时候都想,如果有平行时空,另一个我还在草东,每天飞来飞去,一定也在后悔。既然怎么样都后悔,那么在本人存在的时空,不如珍惜现在。” 刘立说得轻轻松松,仿佛功成名就对他来说,还没有今天晚上吃什么重要。

从颜值担当转为视觉担当(图片来源:草东 Facebook)

刘立第一部MV是草东的《山海》,按照他的话说是“出道即巅峰”。YouTube 上至今已有951万次播放,也是第一次他以MV导演身份被人所知。

那时乐团刚刚起步,势头正好,大家决定让电影系的鼓手刘立发挥专长,拍个MV帮忙宣传。于是在一众学弟妹友情帮忙下,制片、摄影、美术、服装各司其职,以极高的效率和极低的成本完成了拍摄。

这支MV里,刘立尝试了一些超现实的手法,山林与城市生活的切换,男生手持猎枪,女生在血泊中倒地,情节暧昧不明,乐队演奏的画面更是被抱怨太暗看不清。

有网友猜测影片主题有堕胎的意向,导演本人看了觉得颇有道理,用自己的账号跑去下面留言:“说得太动人了!”

但是刘立的原意到底是什么,他还是不肯透露。“可能是我故意留白,也可能单纯是我表达不到位。我推荐观众把素材在脑海中构建出自己的故事,就像刚刚说的那位网友一样。

接下来他为孔雀眼拍摄的《鲜红》和为后摇乐团 Triple Deer 拍摄的《夜空 Yozora》,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不断奔跑和融化的蓝色棒冰成为贯穿全片的线索和象征。

 

2017年11月底,刘立开始拍摄草东夺下金曲奖的成名曲《大风吹》,100多人的团队配置,蒙太奇叙事多线并进,首尾呼应的环形结构,刘立这次完全释放他的才华,每一个镜头都寓意丰富,塞满了无数的细节和思考。

年轻人从四面八方拖来椅子砸坏丢弃、旅游大巴上被忽略的老派歌手、为往生者叠的廉价纸花交换高科技培养仓中的鲜花、西装革履的社畜忧心忡忡被夹机抓住、童话里的美人鱼倒在派对华丽废墟中百无聊赖、棒球场上啦啦队夺人眼球背后是赤裸的霸凛。开头迷茫的人群在夜色中结伴同行,结尾队伍已经稀稀拉拉只剩下拿着烟雾弹的带头人依旧前进。

草东没有派对《大风吹》MV

对于符号象征的解读仿佛一场文青的狂欢,刘立在背后笑而不语。“这首歌就一个概念:‘抢位子’”。一幕幕虚幻荒诞场景下,草东所代表的“丧”世代努力挣扎打破秩序离开原有的位置,又一点点被迫放弃。

影片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件物品我们都是熟悉的,但他们都不在自己应属的位置上。其实阿美族女生抽烟的画面引起了争议,刘立却反问:“为什么我们不能打破规矩?”

 

我喜欢把标签打开,不用它表面的意思,也不用它传统象征的意义,而将它带入新的情景里。固化思维看不懂,观众必须被迫想一想新的可能性。宅男不做宅男的事,原住民不只是唱歌跳舞。当解释出现真空,新的意义就此诞生。”

我的影片里,欲望是主角

deca joins 一直是刘立很喜欢的乐团,有段时间逢人就说想给他们拍MV。当他第一次听到《海浪》Demo 的时候,他脑海中闪过“欲求不满”四个大字,于是决定写一个关于“失恋”的故事。

他选择了一位“人生失败组”的货车司机作为主角,通过他对槟榔西施、陪酒女和女学生的视线与动作,设计出了日常生活中男性对异性幻想的视角,恰到好处地拿捏尺寸,游离在现实与幻想之间。从情节、动作到画面,让一支5分半的MV具有了浓厚的电影感。

deca joins《海浪》MV

不是选择哪一种职业当主角,而是选择哪一种欲望当主角,人物只是欲望的载体。”当我询问他是否刻意选择社会边缘人物时,他开玩笑说:“如果有钱我也乐意拍土豪的失恋故事,但在没什么预算的情况下,当然就要另辟蹊径。”

刘立第一次接到大陆邀约,是来自南京的乐队他方世界。最初乐队只是转辗通过朋友不抱希望地试探了一下,没想到刘立一口答应了,一个人在1月只身前往南京。

构思的那些天他一直循环《游》,越听越郁闷,没想到南京会有这么一支压抑的迷幻摇滚的乐队,直到来了冬天的南京,阴沉又湿冷,他才明白了。

“什么样的人会有压抑的情绪呢?瘫痪坐在轮椅上的人应该蛮压抑的,就构思出了这个剧本。”刘立轻描淡写带过,可实际的前期沟通并不算顺畅,往往双方各抛出想法,之后的三四天就没人再说话。有天中午,刘立突然给主唱诸皓打电话,激动地一口气讲完整个故事。

瘫痪的男孩想要自由,奔跑、跳跃在他眼中都是可望不可求的奢侈,母亲精心呵护却也阻断了陌生女孩好奇的触碰,最终在一艘渡轮上他消失了,只留下空空的轮椅。

 

3月拿到成品后,大家很惊喜,最后那段妈妈抱着儿子在人群中跳舞的画面,与当初设想的不一样,但写歌的人却忽然觉得,那种被压抑的逃离的欲望,和一些朦朦胧胧的东西,通过影像实现了。

我的特点?腥羶色黄赌毒

每次一出新片,就会有网友在下面留言:一看就知道是刘立拍的。

乐手,尤其是身为鼓手的经历,让他特别注重把音乐的节奏感带进影像里。初阶体现为剪辑点,通俗说来就是动作踩在拍子上。进阶是歌曲段落和画面情绪的配合,比如《夜空 Yozora》中,两人争吵、出走、舞蹈等情节动作和音乐的起承转合前奏高潮完全贴合。刘立现在研究得更加细致,希望每个小节都能对应上歌曲的律动。

 

曲风不同,节拍与气息的掌握也不尽相同:Hip-Hop 拍子比较碎的,需要强烈影像;后摇有大段的留白,需要填补延续性的画面。

刘立笑称自己的特点是腥羶色黄赌毒。沉重而诡谲的符号象征,毫不遮掩的原始欲望,抽烟的场景更是标配,镜头一直晃动变焦,仿佛在他的影片里没有一刻安详宁静。

不过这样的影像风格,随着接触的音乐风格翻新,一直在不断打破。

2019年底,邱比发布了新专辑首支单曲MV《迷惘》,联合刘立和傻子與白痴主唱蔡维泽,强强联手的限定版神仙组合令无数迷妹尖叫。

 邱比《迷惘 DAZED》MV

其实在北艺大读书期间,两人就是好友,刘立学电影,邱比学戏剧,闲暇时常一起聊天。草东之前,刘立一度是邱比电子乐队的鼓手,也带着他听了很多摇滚乐。这次重新合作,被邱比笑称为“追忆似水年华”。

新的音乐代表着能产生新的影像形式,所以当邱比找到我时,我是很兴奋的,这代表着又能做新的尝试。”

一改往常复杂晦涩的叙事,刘立决定跟随邱比的音乐运用极简手法。《迷惘》摒弃了很多故事的庞杂资讯,专注在恋人相处的某个切片。《至繁》则完全抛弃脚本,纯粹靠画面的感觉走动,用最单纯的镜头语言表现邱比。

 (图片来源:邱比)

拍完《至繁》的当晚,邱比在他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连夜和他讨论视频,从半夜一直剪到凌晨。

邱比评价道:“他的影像有种少年感,叙事手法又很朦胧,他有很多变化的可能,这种漂流木的精神状态在他的创作处理之下才,变成一种哲学化的笃定。”

还有很多MV是玩出来的。美秀集团《挡一根》由乐队成员亲自出演,讲述了一个摇滚乐手改投说唱音乐怀抱,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和曾经伙伴与梦想渐行渐远的故事。刘修齐找来了一帮说唱歌手好友助阵,现场热闹无比,让这个深情的故事多了许多幽默。

海豚刑警《Young Folks Die Late》是刘立和学弟AUSH一人拿着一台手机拍出来的(学弟也曾掌镜高嘉丰《过度浪漫》MV),老王乐队的《安九》恰好遇到剧本卡壳,把人拉到片场后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干脆大手一挥和演员说:“我们来玩吧!”

对于长镜头、伪纪录片这样有话题性的手法,他也很乐意尝试,“既然没钱就更要多花些心思在耍小聪明上。”

我希望自己是个笑话

一个半小时的采访里,刘立提了9遍“懒”这个词。到底有多懒?

外卖吃到破产,没事绝不出门,因为在椅子上待的时间比床上还多,重金购入一张赛车人体工学椅。一天只离开家一次,就是买烟。

表面上,刘立是帅气英俊才华横溢的的新锐导演,但内心是个不折不扣,靠网线维系生命寄养的御宅少年。

在 Facebook 上,刘立有个自己的粉丝专页叫做“台北巫师”,发废文、日常碎碎念和没人懂的笑话,灵感基本都来自于漫画、游戏或者动画和影视剧,展现了宅男独有的丰富而刁钻古怪的想象力。

“真正的咒术其实没那么玄幻,斑马线就是最基本的结界。物理上你可以往任何方向走,但你会选择斑马线,并相信它能提供保护。咒术正是通过建立在意识上的符号,影响我们的行为。”

说起他平日的观察和思考,刘立整个人都情绪高涨了起来,甚至带着不易察觉的洋洋得意。

 台北巫师帐号每次分享自己的MV,都会特别配上一句古文,虽然刘立说只是为了装x,但也可以从中窥探创作者隐藏的本意(图片来源:草东 Facebook)

网络真的能满足现代人的精神需求吗?刘立笑着慢悠悠说:“网络不能,但也没有东西能。现实生活也很重要,就像两条路,大家各走各的路。”

他有着温和的好脾气,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却又懒得去配合他人。刘立似乎比草东的成员们,更像歌里的青年,一边抵抗一边迷茫,一边又满不在乎。他曾经在采访中说,“我希望自己是一个笑话,这样即使人生失败了,也只算是搞笑失败。

虽然天生一股子懒散的劲头,但对于热爱的事业总是多上几份耐心。拍摄他方世界时,刘立对住宿只要求有张床,甚至去成员家里挤挤都行。冷到骨头缝里的南京江边,他不厌其烦来回上船下船,对于一个四季短裤夹脚拖的台北人,乐队成员们竟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了热量。

而在拍摄霓虹花园时,特写需要激烈的演奏画面,但无奈成员实在动不起来,刘立只能自己扛着镜头狂动。第二天全体成员头昏脑胀肌肉酸痛,他却和没事人一样。

 (图片来源:邱比)

刘立已经积累了一些固定合作的成员和演员,想开个工作室,但由于太懒搁置到现在。

虽然总梦想自己碰到”人傻钱多”的甲方爸爸,但无奈自己喜欢的独立音乐大都“人精钱少”,对他来说让人耳目一新的音乐和曲风永远是工作最大的动力。

等到哪天我能给周杰伦拍MV ,就可以退休了。” 刘立喜滋滋地说。

Q&A

SV:过去十年你认为自己做的最重要的决定是什么?最遗憾的又是什么?

刘立:最重要的决定是,我决定不要后悔。所以也就没有遗憾了。

SV:过去这十年,你最怀念谁?

刘立:卢克·天行者(《星球大战》角色)。

SV:未来十年希望做的事?

刘立:拍自己的电影,希望可以用身边独立乐团的歌做配乐。

SV:推荐几支最近喜欢的新乐团?

刘立:浅堤、Super Napkin、Valley Hi!

SV:哪些乐团的歌最有画面感?

刘立:无妄合作社,餵飽豬,缓缓,他们的歌词和旋律都直击心灵。

SV:对你来说音乐和MV的关系是什么?

刘立:MV是音乐好看的广告,是互联网和荧幕赋予的新型艺术和商业形式。

SV:说一位最喜欢的导演、摄影师,和漫画家?

刘立:索菲亚·科波拉,杜可风,浅野 一二O

SV:平时爱用什么器材?

刘立:Gh5和Bmpcc ,拍出来的质感很温柔。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由刘立提供

作者:琉球,校对:外外

相关消息

2020/01/14

13CLUB 刘立新:那些摇滚的人,我向你致敬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