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大佛普拉斯》导演黄信尧拍张震岳MV,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2019/11/12

撰文:阿吱

能请到电影《大佛普拉斯》导演黄信尧执导张震岳 MV,我觉得我企划杂工人生已经死而无憾了。

很多人在问是怎么找到黄信尧导演来拍阿岳 MV 的?我想把这段过程记录下来,毕竟身为影迷,真的很感激也很荣幸他愿意下海拍 MV。

 张震岳《贪心》MV

阿岳今年十月中发行《远走高飞》EP,收录五首歌,这五首只占他这几年创作的不到三分之一。这些歌有一个脉络,都是讲发生在东海岸的爱情故事,故事主角不是阿岳台东冲浪的朋友,就是部落同阶层的伙伴。

他们有为了冲浪而拮据度日,生活只要有酒有浪有爱情,就能淡泊无畏地活下去。

他们也有的在开卡车、当槟榔西施、或者靠打零工过生活…… 这些人物都有共同点:只要有酒有朋友,日子怎样都能过下去。但他们心里也都破了一个洞,因为酒、因为贪心、因为自私、因为不懂珍惜,让那个洞永远都补不起来。

阿岳在诉说这些故事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那些人,是真实不加修饰、但情感真挚的。重点是,这些人不是都会男女,他们一般是社会认定较底层边缘的,是你我朋友圈不会出现、也不会关心注意的。但是对阿岳来说,这些人也有他们的爱情,也有他们的坚毅痛苦跟忧愁,最重要的是,他们拥有值得被记录下来的故事。

跟阿岳开会的时候,他描绘的角色就跟《大佛普拉斯》里默默无闻的人物肚财、菜脯、土豆跟释迦类似,那么平凡,又那么无能为力。于是我们开始妄想,有可能找《大佛普拉斯》的导演黄信尧来执导 MV 吗?

我开始打听导演的联络方式,应该随便问一个电影公司朋友就问得到吧?但我当时想的是,能低调就尽量低调,让事情单纯点。多亏了万能的小编侯小花,她就像哆啦A梦一样,从口袋随手就掏出黄信尧的电话给我。

我记得她发黄信尧电话号码给我的那天晚上,我站在车水马龙的路边,迫不及待地打给他。

接起电话,他说:“袜系阿尧。” 我启动工作模式礼貌尊敬地与他简单聊一下后,约定了 whatsapp 继续谈,电话末了,阿尧导演腼腆地说,他觉得张震岳是一个很特别的创作人,所以他蛮有兴趣试试看的,唯一的问题是,他没有拍过 MV,只拍过电影跟纪录片,怕搞砸了……

导演您太谦虚了。

2019上海、西安简单生活节,阿岳现场唱了《贪心》

正事讲完,企划杂工的影迷模式便启动了……

“导演的《大佛普拉斯》我看两遍!两遍都是买票进电影院看的!”

导演听了又腼腆地笑了。

他正在给一部片担任副导,时间有点难安排,约了几次都临时取消,终于约到一天他的空档,阿岳要照顾小孩,我们就在阿岳家山脚下的星巴克开会。

第一次碰面,导演骑着摩托车赶来,阿岳从山上家里骑着电动车下来。阿岳把创作的概念与故事告诉了导演,导演回去逐步写出MV脚本。

话说原本我们希望这张EP要拍的三首,全都请阿尧导演拍,拍成一个脉络的故事,分成上中下集。但因为导演档期问题,只能先拍一首《贪心》。

阿尧导演很想忠于阿岳创作的原始地点省道台11线,但实在太远了,后来改在东北角海岸,福隆、金山一带的省道台2线拍摄。

 

导演弄来一辆卡车,女主角是大佛里面的Puta雷婕熙,男主角是《赛德克巴莱》里年轻的莫那•鲁道,游大庆。

游大庆以前也曾开过卡车,所以对他来说,边开边拍不是问题。在拍摄途中,大庆说自己还有一辆卡车租给别人开,正在讲的时候,他说他看到自己那台卡车开过去。

同是原住民,但大庆跟阿岳分属不同族裔,阿岳是阿美族,大庆是泰雅族,不过巧的是,他们都是宜兰长大的。所以两人初次见面就像认识很久一般,有空就坐在路旁闲聊。

 

为了捕捉日出的海平面,导演团队从‪清晨四点开拍,一直到‪晚上快十二点才收工。收工时,导演又再次露出腼腆地笑容说,自己第一次拍 MV,有很多想拍但因为时间不够而放弃拍摄的部分,他看起来充满遗憾,但阿岳看了一天,已经觉得导演拍的就是他要的感觉了。

偷附一张腼腆的阿尧导演

拍完之后,就是等着看 MV 初剪。现在云盘方便,初剪都是导演给我们链接,我们下载来看。但这首 MV,导演跟阿岳都希望可以当面在后期中心看,直接讨论沟通。

想起20几年前《这个下午很无聊》跟《秘密基地》专辑,我跟阿岳两人也常在午夜时分骑着自行车去剪接室看初剪。所以对于要亲自去后期看初剪,感觉好怀念又好期待。

看第一次初剪时,我跟导演说:“可以把他(阿岳)的部分都删掉吗?”我转头看坐在旁边的阿岳,他点头如捣蒜地说,他觉得人物情感跟导演拍的画面都太吸引人,他宁可把自己的画面留给令人感动而深刻的剧情。

后制中心的人噗嗤笑了出来,大概没遇过有经纪公司要求歌手画面都删掉的吧。

反倒是导演觉得,阿岳就像分隔这对情人之间的界线,所以他还是希望保留阿岳的画面。后来互相妥协的结果,是把阿岳的部分尽量尽量尽量减到最少。(虽然我还是觉得应该再剪掉几个cut……)

 

此外,我们都感觉开头少了点什么。在我们嗷嗷待哺的眼神央求下,导演同意为这首歌念一段开场白,这段 intro,让这首 MV 更加完整而深刻。

关于《贪心》

文:黄信尧

有人说,天和海是在一起的

但连结二人的

却也是分开二人的海平线

这是一个台 12 线 4 公里处的爱情故事

一条公路

连结二个人的世界

也分开二个人的爱情

 

男主角是位卡车司机,女主角是槟榔摊西施。

卡车司机为了见女主角一面,总是加足马力,只为那短暂见面。公路连结了二个人,却也让卡车司机再次离开。

女主角不断地在原地等待、重逢、离开。生命像是不断地回旋(圆),但公路却是笔直的向前(线)。男主角在公路上的前进,是相见,也是离开。终究,男主角在爱情的路上不小心贪欲停留(小吃部),造就了不可挽回的局面。

成为马路工人的男主角,看似因为受了伤无法开卡车。但这伤可能是外在的伤,也可能是内心的伤。修补马路,也试图修补那爱情的路。那条他曾经走过无数次,和女主角相遇的路。

但过去终究是过去,伤痕巳在,修补以为看不见那伤疤。其实它还是存在。

如同歌词的最后:

原本以为事过 就忘记

那么多年我还 没忘记

如果哪天我们 再相遇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 说声对不起

我们只想说声对不起,但不见得有机会与勇气。

终究男主角还是低着头,搭着车离开。

逝去的,就让它逝去。

再一次,谢谢黄信尧导演,给了我们一支深刻质朴、情感浓郁又动人的 MV。谢谢甜蜜生活电影公司的制作团队,谢谢制片小金刚。

还有,谢谢不愿意挂名,但是听说初剪给很多宝贵意见的钟孟宏导演...... 我已经去电影院看了两遍《阳光普照》!

很荣幸的花痴粉丝杂工我也获得侧拍摄影大师江凯维帮我偷拍好几张合影

本文作者阿吱,本色音乐唱片企划。

图文经作者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消息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