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发声》总导播林悦恩:让观众“出戏”就是失败

2019/04/10

撰文:琉球  

《大事发声》第三季最大的变化,就是将现场直播改为录播。对于林悦恩带领的导演组来说,压力丝毫没有减小,甚至挑战更大:

如何完整、流畅地呈现一个小时的 Live 表演,又加入不同效果的后期制作;既要不着痕迹凸显每个音乐人的特色,还得在不撕X没套路的情况下,牢牢抓住观众的眼球?

林悦恩,《大事发声》总导播,拥有多年简单生活节记录与直播导演经验,曾执导张震岳、谢春花、陈楚生、Faye飞等多位音乐人的 MV ,并担任2018李志“洗心革面”跨年演唱会的导播与后期。

作为一个曾为众多知名音乐人拍摄现场演出、MV 的导演来说,他的秘诀很简单:尊重音乐

在手机前,假装回到了 Livehouse 现场

《大事发声》导演组共有三人,总导播林悦恩是大脑,坐镇导播间,负责切换镜头、指挥摄像师;助理导播是小脑,跟在导播身边,起到辅助协调提示的作用;现场导演则是眼睛,影棚里观众、艺人、工作人员的所有状况,都由他传递给导播。

《大事发声》也有台本,不过里面没有设计台词和抓马的桥段,而是每一首的歌词、编曲和配器。林悦恩和助理导播会在前期听完所有歌曲音档,将涉及到的素材要点整理成册,标注在对应的歌词上,例如:“开头两小节后进贝斯”,“3分20秒进立式钢琴紧跟第一提琴”,“最后三句将与观众合唱”等等。 

鹿先森《他》的台本上,详细标出了从开头到结尾每一个段落涉及的编制与环节

录制开始时,助理导播会不断提醒:接下来是哪首歌,如何开头,乐器是什么。林悦恩根据歌曲不同的节奏与旋律,切换对应的镜头,用影像语言配合音乐感情。当标志性 Riff 出现时,镜头会给吉他手特写画面,而高潮副歌响起,换摇臂出马做大幅度位移,强调情绪上的起伏。

赵雷、梁博这样的大编制乐队,很难每个乐手同时有画面,导播要根据歌曲编制做取舍和统筹规划。这首歌的重点是笛子,下一首歌变成了和声,摄影师必须兼顾两到三个乐器和乐手,在现场保持高度敏锐,随机应变。

反之,遇到刘柏辛Lexie与 DJ 这样的两人搭配,林悦恩就要尽可能考虑画面的丰富性。比如从观众后面带过的过肩镜头,或是非水平的倾斜视角,即便舞台上只有两个人,也要让画面保持丰富。

 林悦恩与舞台设计、摄影师们在彩排期间调整 DJ 台高度,以确保画面平衡

用摄影机抓住音乐的“流动性”

如果说导演是指挥中心,那摄影组则是躯干四肢,直接操控画面。

这次《大事发声》一共设置了12个机位,除了正面的定景,其余11个全是不固定的机位。摇臂保证了纵向大幅度延展的空间;轨道几乎环绕全场做到360°无死角;斯坦尼康(电影摄影机稳定器)的运用,使得大范围移动的画面灵活而稳定;还加入了“天眼”的独特视角,将音乐人演出现场以多维方式呈现,让观众能欣赏到那些平时看不到的构图画面。

 《大事发声》赵雷现场机位图,努力做到每一台摄像机物尽其用

“我必须强调,《大事发声》一直注重画面要与音乐的流动性相契合。很多音乐节目给你二、三十个固定机位,在后期去剪辑,那样出来的东西很死板”。林悦恩曾在乐队玩过吉他,后来还担任过电台音乐节目的助理,对于音乐与影像,一直有他自己的理解。

为了实现画面的“流动性”,林悦恩长期合作的四位摄影师就成了关键。他们每人都是 MV 导演、音乐现场摄影师出身,都使用画质更精美的电影摄影机,手持上肩。

他们没有常规任务,而是跟着现场的氛围和音乐旋律、节奏走。“他们必须熟悉乐器,沉浸在音乐中,对歌曲有自己的判断和理解,才能给出适合的镜头,也给我不一样的意见”。

 四位摄影师对音乐的深入理解,是抓住表演者灵气的关键

在录制 Higher Brothers 那一期时,四位摄影师的策略变成了“一对一盯人”。Hip-Hop 的音乐本身就很有张力、爆裂感,四位成员的演出风格也是满场跑,这时镜头就很依赖四位摄影师自身的晃动、变焦和打破水平的歪斜镜头,体现出音乐的呼吸感。

Higher Brothers 作为《大事发声》第三季压轴,明晚即将播出,记得锁定哟

音乐比艺人的美貌重要

拍摄从来不是摄影师们个人的工作,灯光、舞台、道具、视频,所有工作人员要达到高度统一的契合,才能最终在镜头前呈现完美的效果。

谢春花、岑宁儿Yoyo Sham和莫西子诗的演出,就非常依赖灯光、视频与道具。拍摄清新的都市女声和民谣少了炫技的运景,多了对光的苛刻。摄影机需要不断调整设定,让最后的光晕和烟雾体现浪漫梦幻的氛围。

每次正式演出前,《大事发声》会进行一次不间断的完整彩排,所有执行单位会围坐一起看视频,记笔记,做最后的调整。“大家都是年轻人,对音乐也都有很深的共识,经常在最关键的前一夜脑力激荡,炮火猛攻,甚至连夜修改设计”。

 总彩排后,林悦恩与音乐人一起回顾盘点,做最终调整

赵雷有一首歌叫《阿刁》,当唱到“你是阿刁”时,视频、灯光全灭,静默几秒,背后视频中书法字体的歌词和“你是自由的鸟”歌声一齐出现,同时灯光、视频全部大亮。

彩排当天摄影师给了赵雷特写,错过了这个设计。经过沟通,拍摄当天林悦恩通过不同机位的配合,最终把大招毫无保留地放送出来,深深震撼了荧幕前千万观众的内心。

为了追求更好的音乐呈现效果,林悦恩甚至不惜“得罪”音乐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和习惯的角度,但作为音乐节目的导播,林悦恩第一看重的是音乐是否适合,而非人好不好看。

金玟歧这次的编曲做了很大的改变,歌曲透出奇幻、略带黑暗的感觉。为了呈现这种氛围,《娱乐》和《偶像》两首歌,摄影师没有选择正面通透的白光,而是抓了比较斜的光,使脸上产生不同颜色。“即便她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女艺人,我们还是希望站在音乐的契合度上跟她讨论,所幸沟通很顺利,出来的结果大家也很满意。”

想出镜?那就别做戏精观众

有乐迷评论道:“在手机前假装回到了 Livehouse 的现场”,这种身临其境的现场感同样来自于对音乐的尊敬。“当你很投入地看一个演出时,插进一个评审的画面,插一个导师的画面,再插一个观众的画面,这时候你早就已经出戏了”。任何破坏音乐流畅度的画面都避免出现,更不会出现那些演技浮夸的戏精观众。

相较于快歌需要比较多的后制,走心、抒情的慢歌,林悦恩倾向一次性到位,不让特效破坏歌曲的完整性

一般的演出中,林悦恩极少带到观众的特写,即便是表情浮夸地从头哭到尾,也未必能打动他。但只要有互动,比如方大同蹲下来跟观众聊天,或者鹿先森与粉丝一起合唱,林悦恩一定会给足镜头。“这样难能可贵的画面,不是一般音乐节目能看到的,它更像现场,此时观众也是主角之一”。

从2014年的《见证大团》和简单生活节开始,林悦恩已经和街声合作了五年。在他眼中,街声是一个从老板到后勤都十分热爱音乐的团队。这次《大事发声》即便是录制,现场所有的表演者、工作人员,甚至观众,都把现场当直播对待,“音乐这个东西,一次性才是最直接、最真实的,一首歌唱七、八遍,再怎么特效、剪辑,情绪都不对了。”

无论是导演、摄影、舞台、灯光、视频,每一个团队的工作人员都有不同程度的音乐背景素养,这让大家迅速找到了共鸣与默契

不管听觉还是视觉上,都要让音乐表现到极致。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共识,《大事发声》不但持续获得业内高度好评,更在流量为王、套路当道的音乐节目中,靠着扎实走心的内容,杀出重围。

进入《大事发声》,观看更多视频。

图片提供:林悦恩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