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设计李立荻:怎样在一夜之间定制一座音乐舞台?

2019/03/26

撰文:孙大猴  

街声策划制作的《大事发声》第三季虽然姗姗来迟,但成品让久等的观众认为“值”。它的战绩也蔚为壮观,点击率超过众多大咖云集的网综,成为冠军王牌节目。

解密一个豆瓣9.6高分网红音乐节目的幕后故事

观众们认为每座舞台都是为音乐人打造良久的个唱舞台,加上CD级别的音质,在电脑面前就好像和偶像面对面一样……

那么,这一引发点击波澜的原创音乐视频节目到底是如何制作出来的?它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今天开始,街声逐一为乐迷解密《大事发声》第三季。

“这回我们要做一个比较不一样的《大事发声》。”

2018年3月,舞台设计师李立荻接到了舞台监督闻理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参与《大事发声》第三季的舞台制作。他们合作很多年,彼此默契,听到这个案子,李立荻跃跃欲试。

不过,几天后《大事发声》的要求让李立荻着实头疼。

“布景、彩排、正式录制,一组音乐人只有三天时间……”并且,“录制都在一个棚里,每个音乐人的舞台都要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换台时间要尽量快……”并且,“一个月后就要正式拍摄……”

李立荻大学时代就作为鼓手辗转台湾地区的多支乐队中,虽然大学是外语系,但是出于对现场演出的热爱,他在找工作时却从事了舞台工作,一干就将近十年。虽然久经战场,可回忆起当时接到《大事发声》案子,李立荻还能感到那种紧迫感。平时做街声的案子,会议一开始会有人先描述场景,讲一段故事,让工作人员了解自己的意图和脑中的图景,但是这次上来就讲了这几个功能性要求,可见时间的紧张和对舞台要求之高。

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

音乐人一进入《大事发声》第三季的录影棚,往往都会有“进入角色”的感觉,而参与录制的观众一进来,也往往被场内环境感染,甚至觉得:“这简直就是ta的个唱舞台!”他们肯定想不到,几个小时之前,这个舞台还是完全另一副景象,从Hip-hop的纸醉金迷到民谣的书卷气质,再到摇滚或者都市民谣,这中间只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如果你出去吃一顿晚饭,喝两瓶啤酒,唠唠家常,再回来一看现场,保证会以为是自己喝多了,串到别的录影棚去了。

“十组不同风格、不同编制的音乐人都在一个舞台,所以舞台定制是不可能的了。”李立荻接到案子,往往会先打开手边的本子,把自己的想法手绘出来。他第一个想法是利用LED显示屏,来保证舞台风格的迅速切换,于是脑子里出现了现在的长方形LED屏幕拼出来的背景墙。

而舞台上,也要站上十组人数不同、设备不同的乐队。还要让观众有不同的感受。于是李立荻就设计了能以不同方式拼接的“七巧板”舞台。

最终确定的几组七巧板拼接方法,这些梯子状的图形是摄像的轨道,一切都是为了拍摄服务

现在,舞台搭建通常都会使用强度高、造价低的雷亚架,不过用不同的方式搭建,结构设计的不同也会让舞台有不同的强度。七巧板舞台有四个可以移开的“分离岛”,这些分离岛上可能放置打击乐,或者乐队成员。所以李立荻在这些舞台的结构支点上特意进行了加固。和设备制造商确定舞台的抗震性时,设备制造商特意叫自己的孩子站在台上蹦蹦跳跳,而摆在台上的架子纹丝不动,李立荻这才放心。

很多人好奇这么多舞台的拼接方法是怎么想出来的,其实《大事发声》要做的主要是在30多种选择中选出适合音乐人的舞台

做出七巧板的舞台设计后,阿荻当时就画出了六组拼接方法,第二天再接再励,就已经画出了三十几组。结合每组艺人的风格,背景素材,《大事发声》的制作统筹怪兽、舞台监督闻理、李立荻一起对这三十多种组合方法进行挑选:“这个适合他吗?”“是不是这个更适合一些?”

做完LED围墙和舞台的设计,李立荻用软件模拟了一下舞台,导播二号机中,如果摇臂摄影机从高处向下拉的话,顶部有些空落落的。于是他挂起一些正方体作为装饰,六面都用LED包裹。演唱会都会挂起一些正方体作为屏幕,但是对于小场地拍摄会显得有些呆板,于是李立荻把正方体转了一下,让正方体斜挂在舞台上,效果果然好多了。

现场,简直就是战场

在《大事发声》录制期间,一组艺人的三天时间基本安排如下:

第一天,早八点,乐器设备到达舞台,进行灯光影像的调试。吃完午饭,一点钟,音乐人以及团队来到场地,乐队试音,音乐人团队对场地以及视频素材、灯光、拍摄提出要求,《大事发声》整个团队对现场进行调整。

第二天,音乐人以及乐队彩排,模拟现场环境进行彩排,整个团队做最后的调整,录制一些场地的视频素材,为正片做准备。

第三天,组织观众进场,正式拍摄,录制完毕后搭建下一组音乐人的舞台。

第一天中主要是《大事发声》团队对现场进行调整。通过邮件和事前交流,现场播放的视频素材已经和音乐人沟通完毕,不过现场VJ往往会有两台电脑控制,一台电脑是已经导出的视频文件,另一台则是视频的原工程软件,如果需要进行任何修改,只要在工程视频上进行修改就行。

“比如视频素材里有漫天撒金币、美元的镜头,我们第一天现场测试的时候感觉太多了,就直接减少了一些金币。”李立荻这么说。

在第二天则要接受音乐人团队的一些意见。设计舞台和灯光之前,李立荻和灯光师、导演都进行了周密的策划,机位的拍摄轨道,画面如何……进行了一次次的试演。不过音乐人也会出于各种考虑,提出自己的要求。

LED屏幕中间有间隔,这是为了安装滑轨,也让成像另有一番风格

当摇臂从下往上拍摄音乐人时,显得人比较臃肿,音乐人团队希望删掉这样的镜头。面对这样的要求,李立荻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把木箱子垫在滑轨下面,这样就让第一个仰拍镜头没有那么低,既达到了镜头的要求,又满足了音乐人的要求。

第三天,当一组音乐人拍摄结束之后,《大事发声》团队就要对现场进行整理,把这一批乐器运走,把舞台布置成下一组音乐人需要的状况。由于现场空间有限,如何有效储存设备也是李立荻和现场团队非常重要的工作。

为了让设备能够尽快移动,舞台、LED屏幕都设有滑轮,而天上悬挂的正方体有电动马达,可以快速进行位置的切换。《大事发声》的流程单详细,情况考虑周全,这样才保证了效率,而不是大家在一起浪费时间。不过也会有一些突发事件,比如前一天的拍摄需要补录的镜头较多,那么换场的时间会相应延后。

“可能有的观众会惊叹从来没和舞台离得这么近过,也有人问为什么观众的区域这么小,或者为什么要把观众分出这么多区域。”由于《大事发声》要考虑视频的质量,所以很多设计都是为了视频要求而设计的,“观众离舞台近是为了能在镜头里带到观众,观众区域小是为了滑轨、摇臂的设置。”每一个设计中都隐藏着李立荻的心血,在有DJ的场次中,DJ台也被LED屏幕完全包裹,所以DJ每次上下DJ台不得不借助梯子,但是为了整体的镜头,大家都做出了自己的让步,这样才有好的视频效果。

会议创造完美舞台

李立荻一直喜欢音乐,不过他最喜欢的还是Metal音乐。作为鼓手,除了和朋友组乐队,大学时期他也经常在琴行教鼓。所以毕业之后就想在琴行从事教学。偶然他发现有机会从事演出相关职业,他顿时改了主意:“好像这个会更有意思一点”,于是他加入了立杨文化,这家从事表演及艺术活动的制作管理、舞台演出的执行与运作的公司。

几经选择,他觉得自己对灯光最有兴趣,于是他成为了一名灯光设计。

作为灯光设计,李立荻接到案子时,往往会面对一个设计好的舞台,这就让灯光的效果有了很多限制,李立荻经常想:“干脆让我也把舞台画出来好了。”常年的工作中,李立荻时不时也担任和供应商沟通的工作,对舞台的相关种种比较了解。于是李立荻的工作从灯光设计转到了舞台设计。

立杨文化和简单生活节多年合作,2014上海简单生活节,李立荻担任集市部分的灯光设计。每次一起合作,长时间的会议都是必须的,这也是李立荻开心的原因。

 猜猜这是哪位音乐人的舞台规划?

“每个部门都对自己的需求和坚持进行描述,让团队知道互相的想法。”舞台设计希望舞台视觉效果突出、同时功能强大,各个区域都能被利用,灯光、音响、舞台监督……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考量。李立荻举了一个例子,为了视觉效果,舞台设计希望把所有柱子都用软包装饰起来,但是这样是否会影响到音响、灯光,这就是各个部门需要确认的。

李立荻接到案子会先手绘出一些想法,想法想差不多之后,李立荻才会在电脑上用软件做一个白模。确定方案后,他会上色、模拟灯光、并作出模拟影片,让大家对自己的舞台设计有尽量清晰的概念。

李立荻做的模拟动画经常会发挥奇效,语言说不清的东西只要这几秒的动画,一切清楚明了

和街声一起工作,往往有人会给李立荻描述场景、讲述故事。这样,双方除了对各个部门功能的了解外,对双方心里的愿景也有清晰的看法。李立荻在向设备供应商、共同工作的人员沟通时往往也会先讲故事,把所有细节都沟通到,用自己的认真来感染身边的工作人员。在现场,设备供应商对LED屏幕的连接映射方式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终究在这意见之上大家一起做出了更好的设计。

 

李立荻现在的职业是舞台设计,他曾担任灯光设计,作为乐手,他对音频技术也比较了解,这样一来,李立荻对整体舞台的把握也更平衡。“总有一个人要去起头,统筹各方面的需求。”

2016年上海简单生活节,主题是“Simple Love”,主舞台星空舞台一侧用各种不同的语言写满了“爱”。虽然也经历了各式各样的困难,平衡设计和功能,但是看见那样一个美丽的舞台从自己的脑子里变成这样一个巨大的实体,李立荻心里觉得之前所做出的所有努力和讨论都值得。

进入《大事发声》,观看更多视频。

校对:冻梨

相关消息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