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豆瓣开分9.6的音乐视频节目

2019/03/30

撰文: 琉球 & 冻梨

豆瓣开分9.6,猫眼综艺榜热度第一,而且持续好评中!

这是街声参与策划制作的《大事发声》第三季取得的骄人成绩,这个节目也成了2019开春神一样的现象级音乐视频节目。

先导片,是《大事发声》进入第三季新加入的元素,主要是以纪录片的方式走进音乐人的日常生活,也让这一季的《大事发声》既多了厚重感,又有了真人秀的意味。

当然,现场一直是这个节目的王牌所在,这一季的音乐现场让乐迷看着视频,就像在演唱会现场前排一样!

街声大事“幕后”现在解密《大事发声》第三季先导片的秘密武器——

侯祖辛,梁博先导片导演,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与梁博同期参与《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并担任梁博第二张专辑《迷藏》视频拍摄导演。

杨跃强,赵雷先导片导演,中国传媒大学荷兰语系出身,2016年开始参与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项目,担任赵雷、易烊千玺分集导演。

范亦奇,金玟岐和谢春花先导片导演,上海大学中文系本科,美国乔治城大学传媒硕士。与 THINKOTHER 工作室合作,涉足纪录片、广告,曾拍摄郑钧巡演宣传片。

进入《大事发声》视频专区,观看完整视频。

侯祖辛

用影像让安静的梁博开口说话

梁博先导片导演

侯祖辛参加第一季《中国好声音》时,还在美国读电影系,暑假回国被节目组找来参赛。因为分在那英组,认识了同样还在上学的梁博。

他们俩经常坐在一块儿分享彼此的作品,梁博给她听自己歌曲的小样,侯祖辛拿出她在美国为独立音乐人拍的视频。在侯祖辛眼中,梁博是个谦逊、彬彬有礼的邻家弟弟,即便还没有开始比赛,侯祖辛就已经认定:他未来一定能成为非常棒的音乐人。梁博说:“要是你以后能帮我拍片子就好了。”侯祖辛一口答应:“好啊,等我学成归国。”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侯祖辛正是被梁博 PK 掉的,她现在还经常开玩笑说,“梁博是冠军,那我大概就是亚军的水平吧!”

一转眼七年过去,两人都在各自的领域成为优秀的创作人,合作也从未间断。从梁博的第一张专辑开始,侯祖辛就参与影像工作;音乐上,她还是梁博的“新歌试听员”。

“了解梁博的人都知道,他有很多想法,但如果在不舒服的环境,就很难用语言表达出来。”《大事发声》要为每个音乐人拍摄先导片,梁博向街声推荐了侯祖辛。

侯祖辛与《大事发声》的制作人贾敏恕见了一面,本意是谈业务,没想到从中午一直聊到了晚上。侯祖辛的父亲侯牧人,也是个摇滚老炮儿,当天贾敏恕谈起种种往事,让她非常感动,信任感油然而生。同时街声也非常看重侯祖辛的专业水平与她对梁博的了解,毕竟走入音乐人内心,是最难也是至关重要的。

“街声希望观众能直接看到音乐人最真实、最有魅力的一面,只要做到这一点,无论什么形式都可以。”街声给了侯祖辛极大的发挥空间,她产生了用动画特效呈现的想法。

“摇滚、年轻、有想法”,配合梁博身上的特质,侯祖辛将主要拍摄地选在了首都钢铁老厂房的废墟中。先导片第一章第一个画面,梁博一言不发猛敲架子鼓,背后是斑驳的废墟和橙色的烟雾。色块、线条随着节奏随意涂抹,向观众展现了一个够酷够带劲儿的梁博。

 

“找到音乐的感觉就像哑巴会说话。”侯祖辛用架子鼓的爆裂感引出梁博踏上音乐道路的死磕劲头。

吉他是梁博最得心应手的乐器,那是一种既像朋友又像情人的关系。侯祖辛知道梁博在乐器旁会更自在,第二章就安排他一直抱着琴聊天。

“我一直和他说:你最有魅力的地方不是说话,而是随时随地信手拈来的一段旋律。这个旋律和你的记忆有关,和你的思想有关。不要担心炫技、弹得多说得少,后期交给我就好。”

正是这样多年来的熟识和专业上的信任,让梁博完全放松了下来,用自己的方式,边弹边说。滚石、平克·弗洛伊德、斯汀、AC/DC……老电视机搭出的背景,闪动过去的画面,借由老摇滚的复古怀旧感体现梁博与吉他的羁绊。

第三章开头用的是钢琴。侯祖辛选用蓝色色调,探讨更多抽象、深层次的东西:什么是真正的摇滚,什么是真实好的音乐。梁博用一首约翰·列侬温柔的《Image》,把音乐四两拨千斤的感觉表现了出来。

最后章节,侯祖辛带着梁博来到北京坝上草原。“他是个话很少的人,但脑子里一直不断思考问题、产生想法。”为了呈现外人难以发现的内在,侯祖辛将梁博置身于安静广袤的空间,象征他宽阔的内心,不断闪动的不规则色块、线条,则代表着他内心一刻不停迸发的火花。

 

“梁博一直和我说,牛X,真牛X。” 侯祖辛毫不掩饰他们俩对这支先导片的喜爱。这是她首次尝试动画特效,从设计脚本到拍摄,再到最后成片,只用了短短两周时间。期间侯祖辛不断与美国动画团队沟通,没日没夜地剪辑、调色、修改,最终完成了这支短片。

梁博(左一)与先导片拍摄团队合影

梁博是个安静的人,除了音乐几乎没有其他表达方式,乐迷更是难得听到他大段大段讲话。但正是因为信任和对音乐共同的热爱,侯祖辛得以用短短十分钟的影像,展现梁博不为人知的闪光面。

图片来源:侯祖辛

杨跃强

没有多余的言语,在镜头内外等候

赵雷先导片导演

杨跃强独自跟着赵雷团队赴台湾拍摄时,赶上五月雨季,晴雨随缘,很多场景都在意料之外。旅途后半程,一组人沿着海滨公路走,团队制片突然接到张震岳的电话,说正在他们会经过的地方冲浪,于是观众就看到了阿岳为雷子指路的镜头。

 

张震岳出现,多少让团队安心,至少在“运气”上,这片子有保证了。旅途终点是台东铁花村,赵雷早晨五点多在台东海滨公园对着日出弹唱《醉了》。一周七天,杨跃强最后终于拍到了一个大晴天。

江湖人称“小强”的杨跃强是个话不多的男生,从小听黑豹、郑钧,拍片子也很少准备采访提纲,只在心里打腹稿。他大多时间亲自拍摄,透过镜头观察人物的变化。

这样的方式似乎和这次先导片拍摄一样,靠运气,但实际上,一切还是得益于小强与赵雷之间的信任。

小强第一次接触赵雷,是2017年拍摄腾讯新闻的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他作为赵雷那一集的导演,跟拍了赵雷41天。那会儿赵雷演出行程密集,没给导演团队太长时间,为了能拍出人物性格,小强多次争取才有了这一个多月。拍之前,百度搜索出来前五十页、知乎上讨论的热门内容,小强每一条都看了一遍。

赵雷害羞认生,害怕镜头,小强就默默跟着,准备了很多但不急于提问。第一天拍摄,赵雷在泳池游泳,小强将这部分设计成了慢镜头,拍好给赵雷看,赵雷很满意。第五天,小强和赵雷一起来到青岛演出,赵雷被歌迷围追堵截,在镜头前第一次表现烦躁,小强抓拍到了。

青岛之行后,赵雷在小强的镜头前,会自己打开自己,甚至没大没小地与父亲打闹。赵雷信任小强,除了工作,两人也成了会在家里吃喝聊天的朋友。《大事发声》先导片拍摄自然又想到了他。

 赵雷沿着公路骑行,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淋雨,图中的晴天可遇不可求

计划的行程是台湾东海岸五天骑行,从花莲的山月村行至台东的铁花村。小强担任导演、摄影、剪辑师,当地有一位制片和助理摄影接应。

到达第一天,一组人在山月村的民宿吃饭,一旁是原住民的音乐现场。酒过三巡,赵雷带着点醉意对镜头后面的小强聊他此刻的想法,又起身去看演出。这一趟旅行,从“醉了”开始。

旅途中,小强随时待机,透过镜头等待不同情境下的赵雷:目光追随飞鸟与虫的赵雷、在房间里弹唱 demo 的赵雷、在船上脱衣服又害羞的赵雷、和父亲打枕头战的赵雷……在小强的镜头表达中,“这就是赵雷”的感觉很强烈。正如小强所说“像个孩子,真实不做作”。这样的赵雷走走停停、哼哼唱唱,旅途中做成新歌《醉了》。

小强说,后来完整的《醉了》很好听,不过更喜欢在台东海边,赵雷面对日出演唱的那一版。先导片的最后,赵雷唱歌轻缓又自在,镜头内外,大家和他一起迎来了雨季中意料之外的晴天。

片子如何剪辑小强构思了一个多月。先导片沿着骑行顺序前进,但实际剪辑时,小强以不同情绪划分,依据情绪选择画面。小强没怎么听赵雷的歌,在公版曲库中搜罗合适的配乐,沉浸在对应的情绪中,边听边剪。

拍摄人物纪录片对小强来说就是人与人的相处,话不用多,互相信任了,内容就深入了。赵雷身上的音乐要素也没那么重要,“人拍出来了,大家才会对他的音乐感兴趣。”

图片来源:截取自《大事发声》第三季

范亦奇

一天与一个月,重新解读生活

金玟岐、谢春花先导片导演

范亦奇拍摄两支先导片,一支用了一天,一支用了一个月。

金玟岐先导片的概念是“等待”,不过留给导演范亦奇的时间只有一天。为了尽快让金玟岐“开口”,范亦奇选择先将自己掏空:聊星座、聊家庭、聊融入人群时的压抑……

范亦奇懂金玟岐的生活。不过音乐人的日子里有音乐完全在意料之中,只单纯拍日常又太过波澜不惊,范亦奇选择将生活抽象,用新的视角解读一个人。

金玟岐的先导片中,范亦奇放大所有时间感,面包发酵、旋转门转动、水滴滴下,又或者是三个分屏画面同时展现机场错乱的脚步和不停的表盘。先导片最后,金玟岐手握灯泡,随着开关的咔哒音效,黑白光影切换,全部拉黑,金玟岐的音乐现场开始。

那时金玟岐刚刚结束巡演,终于有时间静下来创作,片中所呈现的“静静等待”,正是急性子的金玟岐对自己的期许。

 

在范亦奇眼中,金玟岐和谢春花都“比较平静,很少写冲突的情绪和事件,创作都是发自内心的深入想法”。这些特质,范亦奇身上也有。金玟岐唱《新娘阿花》,讲相亲的小故事,同样是相亲结婚的范亦奇很有共鸣,觉得很少有人把相亲唱得这么有趣。

 

片中谢春花写歌、画画、做饭、拍照……

拍谢春花,范亦奇跟了一个月。范亦奇每天蹲守谢春花的微博,蹲到谢春花写了一个梦又秒删,她记下来,片中最后关于皮手套的故事,就是这条差点没人看见的微博。范亦奇特别淘来一台十年前的老DV,让谢春花以私人视角拍摄,水彩画、水族箱、拍立得、起降的飞机,这些琐碎的细节以空镜不停闪现,让谢春花的生活充满梦幻感。

 

最初听到谢春花的吉他弹唱 demo,范亦奇觉得“妈呀怎么这么甜”,但实际上,谢春花是个行动力极强的姑娘。想做饭,立刻到菜市场买菜,说要带范亦奇爬山,马上掏出App规划路线时间。

 

范亦奇对谢春花印象的转变,也正是谢春花处在转折点时的一个映照:别人以为她只唱民谣,但这个标签无法代表她的创作;别人以为她是掩盖脆弱的小女生,但此刻的她能够直面脆弱、与脆弱共处。片子完成后,谢春花很感谢范亦奇,忠实记录下她转折点时的状态。

摄影期间,范亦奇为谢春花拍摄了不少胶片照片(图片摄影:范亦奇)

先导片拍摄一切按计划进行,直到最后,有了意料之外的小惊喜。

在春天的杭州,谢春花沿着河岸骑自行车,范亦奇骑着小电驴带摄影师,来回拍了半个小时,不过错过了日落,也总是被来往的老人打扰。回程的路上,范亦奇自己拿着摄影机,拆了稳定器,晃悠悠地对着春花继续拍。走着走着,路灯渐次亮起,春花一无所知地骑车,头发迎风飞扬,背影格外青春。范亦奇一边拍一边感慨:好美啊……好像侯孝贤……

 谢春花到红灯处停下,才发现导演还在拍

片子拍完几个月后,范亦奇在路边遇到很可爱的流浪猫,但是她却不能养,有点难过。这样的生活片段让她想起春花那些零碎的拍立得,很自然地哼起了《借我》与《荒岛》。

图片来源:除特别标注外,截取自《大事发声》第三季


校对:马外外

 进入《大事发声》视频专区,观看完整视频。

相关消息

2019/07/26

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