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带工程师韩冬:母带处理和混音,谁是老大?

2019/04/16

撰文:孙大猴

♫ 街声幕后大人物系列报道 ♫

母带处理,“音频后期制作的一环,把混音最终版转化到可复制的存储设备中(黑胶、磁带、CD、硬盘……)。”(来自维基百科)

母带处理在中国是音频制作里的神秘所在:“中国没有做母带处理的”,“混音师没办法做母带处理”,“母带处理能让你的作品起死回生”,“母带处理完全是技术性调整”……

这些说法一次次激荡着中国音乐人的心,一部分音乐人会把混音送到外国进行母带处理,而成本有限的音乐人往往把母带处理交给混音师。混音和母带到底是什么关系,既然有了混音为什么还要做母带?

街声大事与台湾地区“BLOW吹音乐”合作推出“幕后大人物”,此次专访中国本土母带工程师韩冬。2003年,韩冬从加拿大 Trebas Institute 录音制作系毕业,母带处理也是众多课程中的一门。回国后,他从录音师做起,修复老唱片、制作母带,后来开设了个人母带处理工作室。

混音和母带,谁是老大?

1920年代以前,录音产业刚刚形成的时候,往往是一个话筒收所有乐器和人声,另一个房间就直接将音频刻在存储介质上,机器直接完成母带处理。直到1940年代,黑胶、开盘带等磁性存储介质开始广泛运用在商业录音中,才催生出母带工程师这个职业。

“磁性存储介质发明后,在机器刻录黑胶的过程中,由于物理特性,低频能量更大,所以在黑胶播放过程中,可能会造成低频过多的问题。所以,早期的母带工程师需要在黑胶上做出预设的EQ,削弱低频,以保证播放时的效果”。韩冬这样告诉街声,这就是所谓的“Pre-Master”,也是早期母带工程师的工作职责。

这个时代中,因为没有多轨录音,就没有混音师。母带处理几乎是音频录制完成后的唯一可调操作,所以音频质量至关重大。母带处理能够决定音频质量的观点或许是从此而来。像 Doug Sax、Bob Ludwig、Bob Katz、Bernie Grundman、Denny Purcell 等著名母带师也是从这个年代开始工作的。

1955年,多轨录音机的发明,让混音有了可能。重叠录音(Overdub)让乐器数目不再受限制。以前,必须把一个铜管小乐队一起叫来,才能录四重奏,现在只要他们每天来一个人,录完自己的部分,把每个人录的混合在一起就是四重奏了。

音乐工业对音轨进行越来越复杂的操作,这才有了混音的概念(不过到1960年代中后期,英国的 Abbey Road 才第一次安装了一台八轨录音机,比美国要晚十多年)。

1968年 The Beatles 的专辑《Sgt. Pepper’s Lonely Heart Club Band》中罕有金曲,但是这张专辑在唱片史上意义非凡,因为它更多击中的是懂行的人。制作人 George Martin 和录音混音师 Geoff Emerick 用他们手中的多轨录音机,让整个行业知道:“原来还能录出这声儿来!”

所以说起来,母带处理的历史竟然比名气更大的混音要长。

随着多轨录音、混音师的出现后,母带处理的角色又有了很大变化。制作了多张格莱美获奖专辑的母带工程师 Bob Katz 这样描述母带:在最终混音进入市场之前,借母带师的耳朵、试听环境再进行一次检查。

所以,可以说分轨录音的出现催生了现在的录音产业,使得混音这个出生晚十来年的小弟后来居上,盖过了母带处理这个大哥的风头。

这几乎是市面上唯一一本讲述母带处理的书籍,韩冬也是中译本的翻译人员之一

混音师能不能做母带处理?

大体说,母带处理有两个作用:1. 调整作品的音量;2. 对混音中的瑕疵进行修整。

先说提升音量。如果你播放一首1970年代的作品,紧接着播放一首近几年的作品,你会发现在同样的音响环境下,近几年的作品声音要大很多。这就是近些年的“音量之战”。

由于大音量的作品更容易引起听者注意,于是在不失真的情况下,很多母带工程师都想把音量尽量压缩到最大。为了避免这样的竞争,业内也有 LUFS、RMS 等度量标准,以保证市场上音频的响度在某一合理范围内。

同时,在提升响度的同时,经过压缩,乐器的音色也会发生一些细微的改变,这也需要母带工程师和混音师、制作人、音乐人先期进行良好的沟通,母带工程师就会尽量保持某种重要的音色,保证成品是音乐团队希望的样貌。

 

韩冬母带工程中用到的模拟设备,在他调整音量的过程中,为了避免某一设备对音色产生太大影响,通常母带工程师会在每一个经过的效果器上加上一部分增益,也就是所谓的“Gain Structure”。

第二点:修整混音中的瑕疵。这事实上就类似是进行再一次混音。“小的瑕疵,比如贝斯突然音频加大,或者录音中某个唇齿音过于突出…… 而总体的均衡调整则类似鼓组的某个频段不足,整体声场的调整”,韩冬说。

看完以上两点,我们会发现,两者都是对音频进行编辑,从而获得更好的聆听体验。混音师也有各种压缩效果器可以加大音量,而从修正瑕疵来说,混音师有分轨文件,修正起来还更方便。

到这我们就要再次重申 Bob Katz 对母带的定义了:检查。

先从主观条件来说。混音师不够客观,有时会兼职录音师、甚至编曲上的一些工作。在混音中,更多想的是如何让这首歌曲出彩。面对自己的作品,再次检查或者越听越喜欢,或者陷入对某个细节的纠缠,甚至全盘推翻。

但是母带工程师则不一样了,对韩冬来说,作品是完全陌生的,这样才能够用自己的专业设备和自身的素养,对混音进行合理客观的调整;而从客观条件来说,母带工程师的工作室往往有比混音师更客观清晰的监听环境,纵然相差不多,换一个监听环境往往能有新的发现。

除此之外,母带处理的设备也和混音设备也各自不同。母带处理各个环节更加注重音质,从电源、模拟数字信号转换的器材等等环节,来保证音频质量。

所以结论是:混音师可以做母带处理,只是母带关于检查的意义丧失了。

“如果你憋着震人家一下子,那你母带往往是做不好的”,韩冬这样告诉街声。

对于母带工程师来说,如果拿到的混音作品已经很精致,那需要做的主要就是调整响度,和一些响度提升后的调整。但是如果混音作品欠佳,母带工程师需要做的就要多一些,声场、均衡、某个音轨的瑕疵等等。Bob Katz 在他的书《Mastering Audio - The Art and the Science》的开头说:“有的时候,母带工程师要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

母带的制作要多久?

在国外的母带处理行业,母带工程师一般都是一天解决一张专辑。因为工程师经验丰富,作品量大,并且预约非常满,所以一般只有一次修改的机会。不过这也有例外。

Frank Zappa 影响了很多音乐人,而他的音乐被滚石杂志描述为“第一个尝试打破爵士、摇滚、古典音乐之间界限的人“。1972年发行的专辑《Imaginary Diseases》就找到了 the Doors 大门乐队的母带工程师 Doug Sax。Frank Zappa 在工作室一坐下:“我要订一个月的时间”。Doug Sax 一听都傻了,人家都一天天订,你一订就一个月?几经商量,终于定下了一周时间。

到底有没有这个必要?

Frank Zappa 坐在工作室中间最好的监听位置,而 Doug Sax 在后面进行操作,播放中他手滑,不小心改变了一个EQ参数的Q值(Q值指EQ参数影响的声音频段的宽窄),Frank Zappa 连忙喊停:“这块不对!”

这么细小的改变他竟然能够听到,可见 Frank Zappa 确实是在细细打磨,而并不是人傻钱多。

这款EQ的Q值能够达到一个点,号称“手术刀”,专注细节的调整是母带设备和混音设备不同的地方之一

韩冬也遇见过这样的情况。

彭坦2013年录制完成的《迁徙》,由混音师李军推荐,由韩冬负责母带处理。彭坦给韩冬的要求是“尽量自然”。韩冬在进行调整后交给了彭坦,但彭坦觉得没有差别,甚至以为是给错了文件。混音师李军作为介绍人,也询问了母带处理的情况,几个人再次商量,又一次重新来过。彭坦每天都会来韩冬的工作室,甚至过生日的时候也就是在外面吃了个饭,吃完了和韩冬继续一点点抠细节。

 韩冬工作的电脑桌面,韩冬主要用 Wave Lab 7

虽然制作过程大大超出了预期,韩冬也付出了多几倍的工作时间。但是他也挺高兴:“一是这东西我也喜欢,听来听去不觉得烦;二是音乐人对自己的作品认真,我也乐意配合”。当时彭坦也为能制作一张自己真心喜欢的专辑而兴奋,也希望打破大家对达达乐队和彭坦一直以来的固有印象。

在哪做母带?

因为国外唱片工业起步早,商业分工也更加明确,所以很多人会选择国外进行母带处理。

曾有一位音乐人拿着自己在韩国做完的母带到韩冬这边,说自己对这个母带非常不满意。音乐人更希望自己的音乐是摇滚乐那种比较刺激、强弱起伏明显、感情丰沛的成品,而韩国作出的母带处理则扁平很多,能量更加平均、起伏较小。

于是韩冬按照音乐人的描述,拿来混音,按照音乐人所说重新做了一遍。音乐人听到后非常高兴:“这才是我的音乐!”虽然最终由于公司压力,音乐人选择了美国的母带师做的版本,但是音乐人本身一直对韩冬所做的赞美有加。

右手边的是数字设备,左手边是模拟设备,模拟设备韩冬也按照自己的需要对电路做了一些更改,这也是母带师设备的一大特点,设备往往会有一些个人调整

“因为我们一直听他的作品,我们明白他想唱什么”,韩冬这么解释。音乐人和母带工程师的良好沟通,母带工程师对音乐的理解,都对最终母带的风格有很大的影响。

在外国制作母带诚然有好处,成本和国内相差不多,速度快,品质也颇有保证。但是这个母带基本就是一天,甚至一个上午完成的,这些大的母带处理工作室完全不缺少案子。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稳定、商业化、听起来没毛病。由于每个工程师所做的风格不一样,工程师也有自己的特色和习惯,韩国制作的母带就会偏向 K-Pop 那类相对电子、潮的风格,美国的不同工作室各有自己的特色,也是受到他们所处的时代、音乐流派所影响。

为什么母带处理在中国会这么神秘?

“说白了,还是因为母带处理里可以讲出来道理没有那么多,更多还是靠个人的感觉、品味、经验”,韩冬这么说。

市场上关于混音的书籍、视频网站上关于混音的视频长篇累牍,无论是面对新手的 Tips,还是纯模拟设备的操作,从家庭 Studio 到大型录音棚,几乎一应俱全。

而在网上搜索“母带”,中文资料大多语焉不详,即使是外国的网站上,真正有用的信息也主要是 DAW 上对某款插件进行教学,更类似响度提升器。混音中的一步一步,步骤繁琐。比如,单是底鼓的均衡和压缩,就有各种不同的风格、类型,至于平行压缩等不同的压缩方法,不同款EQ的比较。而母带处理则更多就是靠耳朵,和对风格、音色的掌握。

 这本关于母带处理的书籍我打开看了一页,没搞明白这是个什么表,就合上书了,前两天赶上有朋友出一本二手,于是购入准备退休后细细研究

归根到底,母带处理也只不过是快速发展的唱片工业中的一环而已,由于多轨录音机出现,混音师出现,母带处理从唯一的音频后期变成了一项对混音的检查。

韩冬2000年进入加拿大 Trebas Institue 学习音频制作,母带处理也是课程中的一门。在21世纪初,在国外读书的人不多,很多人都会选择移民。韩冬家里也希望他问一下,于是他就应付差事似的去找了当时的移民机构。移民机构的负责人问了问他:“学的什么专业啊?”

 修复开盘带的 Studer 机器

听到“音频制作”之后,移民机构的负责人长出了一口气:“学错专业了啊!” 韩冬一听:反正我也没想留下,高高兴兴就回国了。

回来以后开始在录音棚工作,学校里学的都是吉他贝斯鼓的录音,但是录音棚里都是古典乐器的录音,韩冬也学习了不少知识,积累了不少经验。由于在外国学习的时候也学了很多模拟设备录音的知识,所以他也兼职老旧唱片的数字化和转录。

在中国,像韩冬一样专职的母带工程师非常少,大部分都是混音师兼职母带。不过韩冬不做其他工作的原因也很简单:光是母带处理,他已经要做不过来了。

韩冬关于母带处理的三条Tips

  • 如果混音师兼任母带处理的话,最好过几天再进行,以保证母带处理的客观。
  • 母带处理并不能化腐朽为神奇,预算紧张的话,不做专业母带是OK的。
  • 绝大部分母带师还是认识U87的。

图片拍摄:孙大猴

校对:马外外

相关消息

2019/03/04

唱片设计师方序中:离我们最近的艺术品就是流行音乐

2019/02/13

鹿先森制作人李卓:一不留神,制作十亿金曲《春风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