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WORKS:《乐夏》片头彩蛋?问我就对了

2019/07/26

撰文:马外外 

“你不知道!夏天有多么好!……”

《乐队的夏天》进入最终赛段,听到主题曲或看到歌词,必须要唱上一遍才过瘾。时长60秒的动画片头,自节目播出起就在微博、豆瓣等平台引发了乐迷群体热议:

皇后皮箱吉他手阿怪外套上的 “Nirvana” Logo,超级乐迷马东脸上 David Bowie 标志性的闪电妆容,新裤子乐队后海泛舟浮现黄色潜水艇…… 这信息量超大的片头,由 UIDWORKS 团队制作出品。除了上面提到的亮点,还有哪些一闪而过的彩蛋?街声幕后专访当事人 —— UIDWORKS 主理人王晨羽,为你逐一揭晓~

此前,街声关于歌曲版权问题的文章:《乐队的夏天》是怎么处理版权的?曾引发音乐行业从业者和节目观众的广泛探讨,今天我们将从幕后的角度,继续探寻音乐产业、网络综艺背后的工业力。

12支乐队,4位乐迷,3天,2T素材

2019年3月初,北京 UID 收到来自《奇葩说》幕后团队米未传媒的邮件。对方称正在筹划一档以独立乐队为核心的S级综艺节目,在网上看了 UID 的过往作品感觉很对味,调性恰好契合节目定位的青年潮流人群,米未表示希望能有进一步沟通。

踏入北京 UID 办公区,《灌篮高手》彩子手书的“全国制霸”迎面而来,混搭着潮流玩具、黑胶唱片、原创插画,UID “中二Sneaker”气质尽收眼底

在广告行业和潮流文化领域深耕多年,得知要服务于一档关于乐队的综艺,UID 主理人王晨羽有些迟疑:综艺节目一向以选秀、造星者居多,关于乐队的少之又少,加上乐队本身是否抵触,配合度如何?随着嘻哈、电音相继被推出,音乐节目是否仍有热度?与米未初次碰面时,王晨羽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还有人对乐队感兴趣吗?”

和 UID 一样,米未的人员构成也很年轻化,很多都是毕业不久的95后女生。大家爱好广泛,思绪天马行空,只想一起用爱发电,做点“不一样”东西影响更多年轻人。这一点与 UID 的初衷不谋而合,经过几番讨论后,王晨羽很受触动:“米未女孩不容易,米未女孩有办法。”

“新裤子、痛仰、旅行团、反光镜…… 这都是听了很多年的乐队,到今天还能吸引到新受众,说明老的风格在这个时代适应了新的青年文化。感觉乐队这种形式永远不会过时,和时尚潮流是一样的,要有起伏才有进化。而且邀请名单里我们喜欢的乐队还不少,感觉可以搞啊!”就这样,UID 开始了与米未的合作,由王晨羽作总监制,搭档马宁担任美术总监的角色。

节目既然叫《乐队的夏天》,米未对片头视觉呈现的需求很清晰:60秒、年轻化、有夏日氛围、不一定是摇滚乐、强调“乐队”整体性。UID 团队 get 到主旨后,很快给出了脚本大纲:多支乐队从城市的四面八方开始聚集,行进、赶路、试音,最终来到一个热烈的夏日派对,一起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音乐演出。同时,运用动画效果结合实景画面,营造轻松感十足的夏日氛围。

 UID 将节目 Logo 作为出发点,以人物第一视角进入场景,最终跃入水中,由此发散出不同风格的图像共9组,最终以画面闪动的样式呈现

通常一支动画 MV,会基于音乐风格、时长等因素,来进行故事结构的梳理,再根据节奏变化调整、切换画面。但这一次,在脚本初步确定后,米未与 UID 才一同敲定了配乐方向:一分钟,开始即高潮,观众的眼睛和耳朵要被瞬间吸引。最后,双方一致确定以流行朋克作为主题曲风格。

 为更好地配合视觉包装效果,歌词字幕由 UID 设计师手写后再进行细节调整

在原本的实拍构想中,UID 计划让31支参演乐队在不同场景中还原各自的唱片封面,摆出当时的造型,以此将画面串联起来。但鉴于流畅度和故事性的考量,最终决定拒绝摆拍,让生活场景来适应乐队,记录下最真实的状态,同时将音乐相关的梗以动画形式呈现出来。

相比室内,外景拍摄的难度要高得多。不仅需要前期堪景,实拍时的交通、天气、现场沟通、艺人服化等方面随时可能有突发状况。经过一周紧张的堪景,UID 在初春的北京,分A、B两组,用三天时间将12支乐队拍出了“夏日感”。在这之中,留给 UID 印象最深的是旅行团和痛仰乐队:


旅行团的外拍场景之一,是在天桥上推动设备箱跑动前进。现场拍摄时,摄制组加上艺人团队,浩浩荡荡约有四十人,拍摄过程中,附近突然出现了警察前来询问和制止。制片大哥立即上前和对方沟通协调,尽可能为团队延长拍摄时间。好在乐队全力配合,团队争分夺秒,终于在最短时间内顺利收工。

痛仰开拍前,UID 力求呈现乐队“在路上”的精神,在车厢内放置了多件乐器和绿植等的道具。三月底北京乍暖还寒,乐队几位大哥身着夏日风情花衬衫,状态依旧松弛闲适,进入车厢便拿起乐器即兴演奏,也不管是否开机,有没有在录像。就这样,痛仰一路从容自然,想唱就唱,最终的拍摄效果也让团队十分满意。

“超多乐队,超多大咖,超大制作即将燃爆整个夏天。再一次热泪盈眶。”三天的拍摄结束后,王晨羽在朋友圈写下这样一句话

三月底开机,四月份制作,五月初交付成片,UID 团队凭借对乐队的了解和前期充分的细节规划,在一个半月间内完成了从提案、拍摄,到剪辑、调色、动效制作的全过程。美好的记忆点有很多,而难处只有一个:开机一时爽,选片真烦恼。UID 整个团队都是独立音乐爱好者,拍摄全程情绪饱满,又能适时调动乐队情绪,拍出来的很多画面大家都很满意。面对总共2T的素材量,剪辑师在素材整理时就很头疼,经过几次与米未的耐心沟通,最终确定了观众看到的这个版本。

UIDWORKS 首次独家披露《乐夏》片头彩蛋全揭秘

 马东的闪电妆出自 David Bowie 在1973年的造型,当时他还叫 Ziggy Stardust。画面同时出现的还有 Blink 182、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 乐队的 Logo

 欧阳娜娜在片头以 Sex Pistols 标志性拼贴风格出镜

 画面左侧的“收音机头”代表 Radiohead

新裤子还原《龙虎人丹》专辑封面,彭磊面部图案来自他的漫画《咪咪和嘎嘎》,庞宽头部造型则为“机器人两室一厅”

 旅行团追逐齐柏林飞艇

青年小伙子的拍摄在北京某艺术园区进行,乐队以马里奥造型亮相,游戏感十足。The Rolling Stones 乐队 Logo、Pink Floyd《The Wall》封面也隐藏其中

脚本中设定的黄色潜水艇元素,一开始不知如何呈现。新裤子外拍当天下午光线极好,团队临时起意泛舟后海,黄色潜水艇就天时地利地给新裤子“安排上了”

痛仰乐队在车顶画面,致敬 Green Day 专辑《Dookie》封面

 喷气飞机载着咪咪和嘎嘎,机身上还有新裤子乐队的 Logo,下方就是《乐夏》外景小广场

 载上痛仰,UID 团队一脚油门来到通州,只为拍摄这座桥,配合“在路上”的感觉

 旅行团曾在英国 Abbey Road 实地演练“过马路”,配合拍摄毫不费力


反光镜初次彩排两首歌,UID 全员下场支援台前纤弱的女歌迷,完成最高分10分的托举,并成功捕捉吉他手李鹏跳水画面

 原本计划在片头呈现四五支乐队,最后加到了十几只,时长所限,只能以动画效果呈现乐队名称及 Logo

 每位超级乐迷只有5到10分钟的拍摄时间,没有NG重来的机会。UID 制片在开机前耐心与艺人和观众沟通拍摄细节,确保实拍一条过

 泳池前方的人群,是致敬 The Beatles《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专辑封面,UID 将封面每个人的头部都进行了重新设计

成片验收时,米未女孩和高层都十分满意。就连从事过美术工作、在节目中被刺猬乐队子健称为“鸡蛋里挑骨头的”新裤子主唱彭磊,也对片头制作表示满意。

“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朋克。”

王晨羽来自山东济南。作为伴随着唐朝、黑豹的摇滚乐成长起来的80后,他也经历过叛逆的青春期。初中时电视上播放《放学啦》的 MV,看着屏幕上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北京男孩,扫着弦唱出那么叛逆的歌词,王晨羽感觉歌里描述的简直就是自己。还记得当时表哥指着《放学啦》的磁带对自己说:“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朋克。”并不知朋克为何物的王晨羽,初听这类音乐只有一个感觉——来劲

之后,王晨羽陆续从电视上、广播里、表哥的磁带库中听到了更多花儿、清醒、无聊军队的歌,还通过《我爱摇滚乐》《非音乐》这样的杂志,了解到了 Ramones、Radiohead 等外国乐队。当时的打口碟,会先到达北京上海等地,发到济南时,基本都是北上广挑剩下的,音乐类型也相对单一。“看那个封面吧,太恐怖的骷髅什么的,也不敢听”。直到一日王晨羽在街上闲逛时,路过唱片店看到一张鲜艳又显眼的封面:红黄蓝的配色,乍看之下“有点卡通又有点古怪”。成功吸引他注意力的,正是新裤子1998年发行的这张同名专辑。

 新裤子作为2000年前后“北京新声”的代表乐队,成为很多80后独立音乐的启蒙。21年前发行的同名专辑,封面与2019年工体演唱会的海报,都致敬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名家画作

北京的树村、迷笛学校和当时的地下摇滚乐队,都对身在济南的王晨羽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他最终决定来北京上大学,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边有摇滚乐”。他想着,北京的同学应该都和自己一样,是独立音乐的狂热爱好者。考到北理工以后才发现:怎么好像也没几个人听?学校里开始组团玩乐队的,就是那几个“异类”:CarsickCars 乐队吉他手张守望、Snapline 乐队的李青、李维斯,都和王晨羽是同一届的同学。当时经常一起去“两个好朋友”看演出的,还有同班同学马宁—— 现在 UID 的合伙人,此次《乐夏》片头项目的美术总监。从大学算起,马宁和王晨羽已经一起搭档合作了15年。

 乐队的夏天片尾 Credits

二位合伙人学习工业设计出身,做过一段时间插画和平面设计,继而接触到了广告和平面拍摄领域,之后又进入前端的创意策略层面。随着实战积累,眼界和业务能力逐渐变得综合、立体,不甘于与只做工业设计的两个小伙子决定:转行,干广告。

把国货卖出 Supreme 的感觉

2007年前后,王晨羽马宁成立了一个组织,聚集了多位新锐且有想法的设计师、插画师。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叫“独立联合创作联盟”。身处纸媒时代,各地类似的组织少,线下活动更少,但每个创作者都诚意十足,虽并不富裕,但也会自掏腰包一起办展。现在看来,UID 十几年在做的其实是同一件事:从自己的喜好出发,联合并鼓励新的创意设计者,利用可能的机会和条件,呈现出年轻人的新想法。

UID 自创立之初,两位合伙人的分工就十分明确:马宁统揽视觉设计,王晨羽负责商务和其他综合事务。广告营销的创意和策略上,二人只在方向上进行把控,没有硬性的条框控制,让团队年轻成员有很高的创作自由度。

 年轻的团队,自由的空间,高效的方式,UID 意在锻炼成员提出与解决问题的能力

UID 与主流音乐人、独立音乐人也都有良好的合作,大多是建立在品牌营销的层面:“天天爱消除”手游携手林俊杰推出虚拟偶像乐团,张杰献唱 QQ 飞车手游主题曲,小老虎jfever参与安踏街头篮球挑战…… 最近一次与音乐人的合作,要数四月 NIKE 在北京落地的“甭信我,服我”系列。王晨羽请来“儿时偶像”新裤子乐队成员庞宽,以其个人艺术项目“机器人两室一厅”形象出镜,参与街头挑战。NIKE 早已是广告创意与营销领域里程碑式、殿堂级别的合作对象,UID 也以实力获得了 NIKE 的青睐。

机器人两室一厅参与“甭信我,服我”街头挑战

和越来越多青年潮流品牌成功合作后,传统客户也随之而来,包括农夫山泉、VIVO 手机等品牌在内,都渴望通过进一步营销活动,触及青年消费群体。近期 UID 在潮流青年中引起震动的作品,便是与国产运动品牌361度合作的“我们即高达”项目。UID 为此策划并拍摄了时长7分钟的纪录短片,走访北京和日本多位素人高达爱好者,请他们面对镜头,表达对高达最本真的情感。有了这条超燃纪录片的预热,产品发售当日,361个限量鞋盒在0.67秒的时间售罄,一万双361度与高达联名球鞋也在当天售罄…… 这样的成绩,“让一个国货品牌卖出了 Supreme 的感觉”。得到品牌这样的评价,UID 也有种难以名状的成就感。

UID 的作品旨在挖掘产品的文化内涵

从创意策划到设计生产,广告与 IP 的营销体系正越发立体 、完善。“现在中国工厂都在争取转型,中国制造从来不是问题,但真正叠加上前端的、上游的需求,更多创意团体的不断带动,才能真正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事实上,2013年王晨羽曾因工作劳累过度,突发心脏问题住进了医院。当时 UID 是一支只有十几名员工的小团队,在与另外29家营销团队的命题比稿中胜出,得以为腾讯游戏这样的成熟客户服务。“干这一行没办法,经常熬夜,加上当时软硬件都有所不足,连沟通需求都成问题,感觉完全是被客户吊打”。入院检查后的第一时间,王晨羽拨通同事的电话把工作安排妥当,“对待客户不能不靠谱啊。”好在有更靠谱的团队积极协作,最终顺利交付了项目,没有让大家的努力白费,同时也赢取了客户的信任。时至今日,UID 仍是腾讯互动娱乐创意设计团队 TGIdeas 的主要供应商。 

霓虹闪烁的 UID 上海

当下,UID 已发展为80人的大团队,在北京、上海都设立了办公地点。广告营销也成为日常业务的一部分,同时还触及 IP 开发、品牌联名、设计制造潮流玩具、签约独立艺术家等青年潮流文化的多元领域。创意执行团队多由90后、95后人员构成,年纪最小的成员只有21岁。

“大多数(应聘者)都是看到 UID 的设计,被作品吸引而来的有想法的年轻人。”面试阶段,团队也渴望了解应聘者的音乐喜好。不单是为了寻找同好,“在创意和执行阶段,思维发散的角度和敏锐度,听音乐的人要比不听的厉害得多。有的可能还会去挖掘音乐背后的内容,所代表的时代、潮流、艺术流派等等,对日后的创作都有潜移默化的影响。虽是广告领域,但关于文化的内容其实是触类旁通的。”

“ 这个夏天早该来了。”

王晨羽坦言,最近几年听电子乐的时间居多,他认为歌词会限定画面感和想象力,纯粹的电子音色和节奏更能刺激思绪的发散。这一“症状”在《乐队的夏天》开播后有所转变,团队成员也因为这个节目,找到了更多关于音乐和乐队的感觉。

节目播出后,UID 成员的独立音乐基因开始凸显。除了“公款”购置乐器,王晨羽还把自己原本的办公室贡献出来,改造成同事们的“排练室”

“很多时候广告营销是有时效性的。UID 更看重的是深度,而不仅仅是促销。我们希望能从产品的内容层面去带动和影响一些人,同时也为自己,实实在在做出一些可以看得见摸得着,也留得住的东西。《乐夏》这一次的片子,就是例证。”

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和喜欢的音乐人、乐队进行合作,王晨羽认为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虽然我们也喜欢音乐、热爱艺术,但可能自身天赋有限。我们可以在另外的方面产生出灵感,这样与音乐的结合,会碰撞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乐队是有门槛的”,王晨羽始终认为。“你不光要练嘴皮子,要烧钱玩硬件,要研究舞台表演、磨练技术,还得花时间打磨和成员之间的配合,这其实是很难的事情。”

 “在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文化和精神需求就要走起来了。这个夏天早该来了。”


如果你有自己的乐队

不限风格,不管流派

想预约下一个热度爆表的“乐队的夏天”?

参与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让世界听到你的声音,就现在!

图片来源:北京UID图片由马外外拍摄。上海UID、361度产品图、拍摄花絮照由王晨羽提供,其余为 UIDWORKS 成片截图。

编辑:马外外

校对:冻梨

相关消息

2019/11/12

请到《大佛普拉斯》导演黄信尧拍张震岳MV,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2019/06/13

旅行团经纪封夜:我从没喜欢过经纪这个职业

2019/06/01

街上捡的塑料小人也能拍现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