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乐队:25岁那天睁开眼,就知道自己不再年轻了

2019/11/15

撰文:琉球 

老王乐队最近给人一种“火了”的错觉。

去年一首《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风靡各个短视频平台,遍布犄角旮旯的小饭馆和理发厅;上个月荣登某互联网企业家的朋友圈,莫名其妙参与了一段狗血人生;而在刚结束的台北专场上,他们甚至在街声的牵线下邀请到了天后刘若英作嘉宾。

奶茶说,当初在上海简单生活节翻唱时以为写歌的是老人,没想到那么年轻,排练都有“青春的味道”(摄影: 邓又铭)

“乐队到了这个程度,眼下还会担心和焦虑的是什么?”

“我们什么程度?你是说微博粉丝不到两万的程度吗?” 主唱立长带着笑意打断了我的话,“担心团员毕不了业,担心新的作品没人听,担心新的专场没人看,担心技巧没办法把我们的表演撑起来。” 

对于新乐队来说,老王一路走来算是顺遂。全部来自顶尖大学,凭借一首《稳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获得淡江金韶奖与政大金旋奖双冠军。第二年以关键词“枉少年”创作金旋奖主题曲,看着同学毕业出社会的迷茫,写下了日后广为流传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引无数人翻唱。

乐夏第二季发布会上,老王乐队的名字出现在了拟邀名单上,许多乐迷已经遐想起了他们走花路的美好画面,然而老王的意思是:巡演专场迫在眉睫,还来不及思考这些。

“现在还有很多城市未完售,需要大家多多帮忙,一人一票,让我们有饭吃,救救老王!” 说完大家瘫倒在沙发上笑成一团。

老王最近忙到连最爱的麻将都没时间打,不来现场支持一下辛苦的他们吗?

对中学语文课的报复性写作

立长很爱用譬喻法,被团员誉为幽默大师,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交流创作,讲话要拐十个弯。什么时候嘲讽,什么时候认真,你要小心翼翼避开侧面的箭,跳过挖下的坑,才能和他周旋上几个回合。

新专辑依旧布满了符号、象征和隐喻,试图表达一些事,或隐藏一些事。第一遍听似乎很容易理解,多循环几次便开始不自觉萌生一些猜测。辞多则史,少则不达,老王的歌词精准地游走在大白话和寓言故事之间,朴素又不怀好意地刺穿你的皮肤。

除了大提琴手佳莹彻底毕业成为社会人,其他团员要么延毕要么读研,变成业余学生,职业音乐人

中学时代的立长就已经写下万字小说,但每次考试阅读理解的分都很低。现在轮到他来给听众出考题,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潜伏在各个音乐平台的评论区,看大家各式各样的解读与留言。

“因为这样,我们就能从中挑选比较合理的答案。”

2019年

老王乐队新专辑试题及参考答案

《吾日三省吾身》延续上一张 EP《吾十有五而志于学》的《论语》取名法,同样以“吾”字辈开头,从求学阶段逐渐过渡到成人社会、职场、爱情。

“反省”是其中一个关键词,通常情景下它意味着做错事后的悔过,但老王眼中,它代表着对事物不同面向的重新思考与检视,更类似一种精神,而非行为。

另一个关键词是“吾日”,从第一首 Intro《不知反省》到最后一首《规律的生活》,讲述了一整天的故事。两首曲子以截然相反的和弦衔接,如同走在莫比乌斯环。正如专辑文案所写:“请继续好好地反省,你们终将得到解脱,而迎接你们的,会是下一个无尽的循环。”

专辑封面由插画师川贝母根据歌曲创作:郁郁葱葱的绿色中,有人悄悄纵火,动物慌忙逃跑,男孩还安睡在中间的房子里。正呼应了专辑的概念“不知反省”。

看似清新可爱的插画其实暗藏玄机,看见右下角藏在树丛里的纵火犯了吗?

柔和的 Intro 后,强劲的吉他给人脸上一记直拳。《迎面而来》是一天经历的第一种情绪,睁开眼睛的那刻所有繁杂的事情直冲天灵盖,各种机会夹杂其中,但你还没有准备好。2:30秒开始吉他手伟硕用滑管营造出一种晕眩的迷幻感,就像被一下子推进生活茫然无措的我们。

立长写下这首歌时,正在台中老家,一阵风吹起窗帘,抚慰了他心里的焦躁,于是有了开头。那时候刚好伟硕的亲戚出了车祸,两个故事加在一起有了这首歌。

《垂钓》写在求职的毕业季,无奈许多产业已经饱和,年轻人面临失业,或为了铁饭碗而挤破头,公务员每年几千人竞争一两个职缺。“干涸的河流拥挤的舟 / 无知的人们垂钓的勾”,正是这个岛屿上经济现状与年轻人的写照。

如战歌一般激昂悲壮的《他们在铁皮屋顶上奔跑》,源于一件亲身经历的社会事件。立长住处的对面搬来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妻,每天早上出门,都会倚着门热情打招呼:帅哥早安,今天下雨要带好伞哦;帅哥早起哦,辛苦了。

这样的情形大概持续了一个月,立长在巡演路上忽然接到室友电话,原来夫妻俩是逃犯,偷偷撬开门住进了对面那排铁皮屋。清晨殷勤的问候是为了确认家里没人,方便偷东西和吸强力胶。那一天他们被警察发现了,从二楼纵身跳到后面的铁皮屋顶开始逃亡。 

老王回到案发地点还原事情的经过……

从3:45秒开始,吉他声在耳机里不断左右声道交替,这是制作人李咏恩的突发奇想,带出犯人仓皇逃跑警察分头包抄的画面感,他们们笑称“我们边跑边录的”。

过场的纯音乐《日夜无常》如同黄昏落日,由日转夜。《那些失眠的夜与难以忘怀的事》与《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写在某个突然惊醒的夜晚,除了苦苦思索自己的出路,也在黑暗里留下了一首首歌曲。

《曾经的女人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基本是专辑里老王唯一一首写爱情,也是一首很旧的新歌。当年立长的学弟兼室友与三个女生深陷感情纠葛,最后一个都没成,喜欢的女生还和别人跑了。为了安慰他,立长把这首歌送给了“像个植物人一样”的室友。

“我觉得他听完后心情有比较好一些……?” 立长不太自信地说。

不过如果要让团员们选一首《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后,再次爆红的潜力股,他们一致把赌注押在了《安九》上。

主唱立长和贝斯手廖洁民、鼓手冯会元都在政大念书,安九是其中一间学生餐厅,因为下山不方便,大一新生的生活起居基本都在安九进行。吃饭、聊天、约会、写报告、打麻将,最多的时候有三四拨人一起弹琴唱歌。

那些年岁的回忆是酸的,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却慢慢回甘,相比成人世界,那时候的悲伤和快乐尤为纯粹直接。安九有个杂货店,老板每次见到他们都笑呵呵拍着他们肩膀说:“要成为下一个苏打绿咯!”

安九老板天残,第二代杂货店掌门人,还受邀参加了老王的台北专场

《安九》的 MV 由草东前鼓手刘立担任导演,老王鼓手会元之前也从事影像工作,在饭局上偶然和刘立结识,便邀请他来拍摄。海边、河堤、烟花、烧烤、平交道,男孩和女孩,欢乐与悲伤。仿佛一出台湾青春剧,汇聚了所有记忆中美好的元素,最终以无法躲避的成长作为结局。

《安九》MV

前有“稳定生活多美好 / 三年五年高普考”,后有“规律的生活会引领你到最后”,你总以为老王要投入“佛系人生”的怀抱,他却还在死水下奋力掀起波澜。《规律的生活》从主歌的三拍,到副歌变成三拍接五拍,末段的间奏小节数不规律变化,是整张专辑里最不“规律”的一首歌。

至此,我们破解了专辑中大部分的谜题与故事,可以试着用时间线将它串联在一起:早高峰迎面而来,抓不住太多的机遇与想法;进入工作场合,碰到眼下经济和产业的难题;午休出去闲晃,看见逃犯在屋顶上奔跑,那是社会另一群人的生活状态,意料之外的小插曲;失眠的夜晚,学生时光和曾经的爱情闯入脑海;不知不觉天就快亮了,决心过一种规律生活;早上醒来,又是不知反省的一天。

“你是不是被当年的阅读理解弄出心理阴影,这样的考题谁能拿高分啊!” 听完这一大段解答,我长吁一口气。

“那你就不要写了,我还想看乐迷朋友们再创作一下。” 立长顶着一张老实人的脸,笑眯眯地说。

 (图片来源:上海简单生活节)

标题党式的归类,我们不在乎

大提琴一直是老王配器上区别于其他独立乐团的重要因素,当年因为前贝斯手要离队一段时间考公务员,立长拖朋友在台北大学音乐社找了一位大提琴手,暂时弥补低音部的缺失。没想到前贝斯手一去不复返,大提琴却“将错就错”保留了下来。

老王最初是一个民谣乐队,新专辑则展现出进化后摇滚的完全形态,尤其是低音部贝斯、大提琴和鼓的配合,用最贴近心脏的节奏与音调,产生强而有力共振。

在欧美乐队中,弦乐加入摇滚乐队并不少见,佳莹除了古典乐外也听大量独立音乐,团员们会一起为大提琴编曲做调整

吉他手伟硕的编曲很喜欢将两种乐器对话般交织在一起,你可以听到很多歌曲大提琴 solo 后紧跟电吉他,或者贝斯 solo 完后换提琴,不断接替领跑,让层次更丰富。

自“大陆腔”这个概念被提出,凡是吐字清晰些、声线低沉些的台团,大多被贴上过这样的标签。老王正是代表乐队之一,他们的“第二故乡”也在众多微信文章里,一路从河北到了东北。

“我只是想让大家听清楚,没有特别什么腔。” 立长自己看得很清楚,“再说大陆那么大,每个地方腔调都不一样,谁又能说什么叫大陆腔?”

至于被说像万青,立长风轻云淡地说,“大概是因为都有大提琴吧,这种标题式地粗暴归类,我们不太在意。”

“老王”:悲伤的喜剧角色

老王乐队的名字,正是来自《曾经的女人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当时恰好有一个比赛,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于是拿歌里的老王作为乐队名。他们不觉得自己是软绵绵的浪漫派,也绝非先辈们的激烈抵抗派。

老王,一段感情中不合时宜的参与者亦是旁观者,通常与世俗荒诞的喜剧为伍;

老王乐队,现实生活中挣扎的实践者亦是记录者、讽喻者,将与悲剧洞察力相同力度的强烈情感呈现在我们面前。

他们把讽刺教育体制的歌曲《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安排在教师节发布,把《曾经的女人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安排在5月21号发布。“我爱你的后一天就变成了曾经的女人”。

《补习班的门口高挂我的黑白照片》MV

“噢 / 是理想的味道 / 思绪燃尽后徒留的芬芳”,整张专辑里,立长最喜欢《他们在铁皮屋顶上奔跑》的这一句,却是用来描写逃犯的。

老王曾经亲自上阵拍过一支广告 MV,大家异口同声:一点都不有趣!洁民与立长的一场吵架戏拍了二十多遍,演到怀疑人生

高度的讽刺幽默又饱含同情,现实与虚妄互相依赖陷入西西弗斯的循环,一如立长最喜欢的《猜火车》作者欧文·威尔许(Irvine Welsh)的短篇小说集《酸臭之屋》:“在我大脑里,各种思绪互相推挤争夺一席之地,我试图为他们理出个秩序,以便对我百无聊赖的生活有些助益。”

立长说,他喜欢用比喻让事情看起来更简单,虽然团员小声抗议说并没有,但不妨碍台北厌世青年和美国垮掉的一代在某一刻达到共鸣,不妨碍两岸青年抛开成见分享共同的迷茫,不妨碍备考学子和逃犯一样拥有“颤抖的心和炙热的脚”。

《安九》单曲发行的那天,团员们回到学校,请老板帮忙拍了一张在杂货店门口奔跑的照片。黑白画面定格下他们笑得格外轻松肆意,仿佛回到了“快乐与悲伤,都写在我们的脸上”的时代,抛开隐喻、象征和符号,再也不需要去隐藏什么情绪。

吾 日 三 省 吾 身

老王乐队2019发片巡演

北京已售罄,其他城市门票极速流失中

 人们通常在夜晚反省,所以海报设计成了黑漆漆一片

老王2019发片巡演即将在一个礼拜后从福州启动。虽然有了许多音乐节的经验,但正儿八经的大陆多城巡演还是头一次。团员们这段时间加强了体能训练,以免在半道上扑街。

虽然唱着“我还年轻 / 我还年轻”赖着学生的头衔不撒手,但无疑从创作到自身,他们都已经踏入了成人世界。“25岁那天睁开眼,就知道自己不再年轻了,体力不如从前。”

惊喜连连的  台北专场  珠玉在前,大陆乐迷的期待阀值水涨船高,每个城市还将和不同朋友呈现限定灯光设计。

(摄影:张棨钧)

这趟行程他们将带来新专辑实体唱片,以及“稳定生活”笔袋和“给我一瓶酒”“再给我一支烟”的帽子,数量不多,只此一次。

另外,去现场的朋友别忘了向热爱美食的饥饿老王推荐好吃的特色菜,你一定会得到最热烈的回应。

老王在高雄曾记热炒店宴请粉丝,一人出一道拿手菜,分享背后的“反省”心得

快问快答

SV:如果把自己比作一种酒,会是什么?

立长:廉价甜红酒,唾手可得,很好喝大家又都能喝。

洁民:香槟,看起来很像酒,其实没什么酒精,保留了很多理智。

佳莹:3%酒精的鸡尾酒,温顺。

会元:一般啤酒,就很一般。

伟硕:工业用酒精,喝到失明。

SV:如果把老王具像化成一个人,是怎么样的人?

大家:你和他有着非同一般千丝万缕的关联,但很后悔当初和他做朋友。

SV:推荐几位你们最近喜欢的独立音乐人?

大家:当代电影大师、爱是唯一、百合花、无妄合作社。

伟硕:我推荐老王乐队!!

 立长穿着友团无妄合作社的T恤

SV:对大陆几个城市的印象?

福州:鱼丸;

厦门:沙茶面;

武汉:简单生活节;

重庆:麻辣火锅;

成都:推拿店,之前去过把我们的经纪人按得焕然一新;

西安:兵马俑;

郑州:关于郑州我们知道的不多;

北京:烤鸭!

吾 日 三 省 吾 身

老王乐队2019发片巡演

 

福州 11/21 MAKERLIVE

厦门 11/23 REAL LIVE

南昌 11/24 黑铁 Livehouse

 长沙 11/26 46 Livehouse

武汉 11/27 VOX Livehouse

重庆 11/28 坚果 Livehouse

成都 11/30 CH8冇独空间(完美店)

西安 12/1 MAO Livehouse

郑州 12/3 7 Livehouse(新通桥店)

北京 12/4 MAO Livehouse【已售罄】

扫码购票

相关消息

2019/12/05

魏濛:以交响为体,制造一场纯粹的沉浸感

2019/11/19

布皮树:即兴诗意,抑制狂躁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