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乐队:那个30度的北京冬夜与难以忘怀的烤鸭烤串

2019/12/09

撰文:琉球 

老王乐队巡演花絮提前曝光!

更多精彩的绝密内容期待完整版视频

2周10城,从福州到北京,从夏末到寒冬,由街声主办的老王乐队“吾日三省吾身”发片巡回在本周四正式结束。最后一站北京,八百人把 MAO Livehouse 塞得满满当当严丝合缝,第二天他们又在春风习习三里屯馆来了一场轻松愉快的“反省会”。跟着我们的回顾,再次遇见颤抖的心和炙热的北京现场。

Part 1

老王乐队

“吾日三省吾身”发片巡回北京站

12月4日 20:30-22:00

北京 MAO Livehouse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王乐队的成员们还在感叹错过了北京初雪,演出当晚就遭遇了大风降温,试音时就连 Livehouse 里都没什么暖意。

晚上八点大门一开,一波波的观众涌进来冲向前排,被荷尔蒙填满的室内,温度直线攀升。等我放完外套回来,瞬间已经挤到走不动路。

场地不断循环播放的《不知反省》渐息,黑暗中忽然响起了小小的惊叫声,一束追光打下,大提琴声在舞台上缓缓响起。

大概是因为场面对于 Livehouse 来说太过肃穆,观众大气不敢出地听着 Intro,直到团员们跃上舞台,才逐渐反应过来此处需要欢呼。

和专辑的曲目顺序一样,《迎面而来》伴着强劲的吉他犹如一记直拳开场。观众瞬间切换模式跟着蹦了起来,“老王牛X”的叫喊声此起彼伏,而且大多是由大哥发出的低吼。

紧跟《垂钓》让气氛稍稍收敛了一些,我一直很喜欢后半段提琴和主唱立长犹如对话般的唱和,第一次在现场听到这段更是起了鸡皮疙瘩。夹杂在一堆锋利的摇滚乐器中,提琴的气质悠然独立,带着学院与内省的气质。

立长的高领黑色长袖和细框眼镜让他有一种斯文的学术气,然而顶着标志性的西瓜头和永远婴儿肥的脸,又混杂着一些有趣可爱的特质。咧嘴笑的时候会憨憨地露出两排牙套,一边瞪着大眼睛摇头晃脑,一边唱出“他们偷走了 / 我们的名字 / 再把我们困在无趣的时代里”,让你实在猜不透他内心到底是在笑还是在骂。

“很开心来到北京,我们是老王乐队。” 本场的第一句话还没说完,立长忽然放下吉他在台上脱起了衣服,台下瞬间尖叫起来。不过等看清里面短袖背后印着“女子武术队”后,又全变成了全场哄笑。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大家都在考公职,只有我在弹吉他、玩英雄联盟啊,打麻将什么的,也不知道未来要做些什么……”

当立长在台上随意聊天时,在我旁边的小维 a.k.a 带老王走过十座城市的巡演经理,忽然两手抱臂冷静地说了一句:“要来了”。

什么要来了?要来什么了?

“这首歌要送给所有和我一样在夜晚感到迷茫的人——《那些失眠的夜与难以忘怀的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脚下的地和耳膜就开始疯狂震动。立长的话像冷水滴进了热油锅,观众区终于炸了,随着强劲的鼓点和不断变换的灯光,pogo 的人群有仇似的狠狠蹬着地面。有一小撮人试着开火车,结果由于人实在太多挤不动遂作罢。在“比你聪明的人阿 / 都在努力往前 / 我无力的闭上眼” 时激情大合唱,似乎把几十年来对“别人家孩子”的愤恨都发泄了出来。

每首歌之间他们都会用一小段堪称温柔的器乐演奏做衔接,就像戏剧的过场,丰富了表演的感官和连续性,又可以让现场的情绪张弛有度。不过《安九》前奏刚出了一个音,大家就疯狂大吼,竟然从第一句开始就可以直接合唱。唱到最后一句“在快乐与悲伤都写在我们的脸上的那些时代里 / 我们不需要去隐藏我们的情绪”,立长把麦克风直接转向台下,请观众唱。

想起上次采访时问他们,如果押一首《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后会火的歌,会选哪首,成员一致选择了根据学校餐厅写出的《安九》。眼下看来,金句已经诞生了。 

相比许多台团粉丝由大学生和小姑娘占多数,老王的现场来了不少“大哥”模样的中年男子,拉高了平均身高,也降低了平均音高。《曾经的女人啊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是立长写给室友的,歌里“植物人一样”的室友在三个女生间周旋,最后却被人绿了。

也不知道老王的歌曲和中年男子的辛酸内心,到底是谁先吸引上谁的,总之上到知名互联网企业家,下到在车里喘口气的沉默男人,都冥冥之中在他们的歌里找到了慰藉。听着“女人躺我胸膛 / 旁边是隔壁老王” 这句突如其来的大合唱,好笑又心酸,可能是真的深有感触吧……

只要一有间隙,观众就会见缝插针地喊“老王牛X”,立长似乎觉得很有趣,也小小声试探着喊了一句“老王牛X”,下面笑倒一片。这句极富北京特色的赞美,大概是对所有远道而来客人最高的评价了。

《吾日三省吾身》专辑以一天的所思所想串联所有歌曲。《规律生活》虽说”规律”但小节和拍子一直变幻,使整首歌变得很不稳定,就像是最后妥协里的垂死挣扎。相比于录音室版本,现场版立长的吐字和转音都更加“飞”,乍一听颇有“大陆腔”,但仔细推敲有很多黏连,模糊的发音,漫不经心却又歇斯底里。忽然有些好奇未来立长摘掉牙套,会变成什么样?

老王乐队最早是从校园民歌比赛中走出来的,现场也挑选了《再等一下就天亮了》和新歌《枯萎的玫瑰》两首歌以不插电的方式演绎。

值得一提,《枯萎的玫瑰》据立长介绍,讲述的是一个工具人的故事,和《曾经的女人》堪称“悲惨男子”系列姐妹篇。等歌曲正式发布,可以再独自细品……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一张 EP 的《稳定生活多美好 三年五年高普考》一登场居然获得了截止到目前最高的欢呼和尖叫。在场乐迷或许并不知道什么是台湾地区的“高普考”,老王写歌的时候也不知道有一本大陆的“魔鬼教材”名叫《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然而一个小小的阴差阳错却让两岸学子在这首歌下找到了共同的归属,是巧合也是必然。

又到了《他们在铁皮屋顶上奔跑》的讲故事时间:团员们住处对面新搬来一对夫妇,巡演期间接到室友电话才知道他们是通缉犯,被警察发现时,从二楼跳到铁皮屋顶上想逃跑。

即便先前采访时已经听过,现场等待大家被震惊地齐声“哇”,也是很有趣的事情。一直被笑称“台北蒙古人”的吉他手伟硕,被推上来教唱“颤抖的心和炙热的脚”,现场的观众也确实没有让他们失望,吼出了一种大逃杀的决绝。

《补习班上高挂我的黑白照片》后,立长缓缓开口:“大家也知道,就一首歌没有唱了……” 终于到了大金曲《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登场的时刻。开场时克制而礼貌的欢呼已经变成了声嘶力竭破音的惨叫声,大家把最后一点力气全部用来把自己的身体甩出去,就连二楼刚刚还在闲聊喝酒的贵宾们也一副要拆栏杆的架势。地动山摇,烈火烹油,这就是一个小小 Livehouse 填满了八百人的样子……

演出结束后,我们热火朝天帮忙卖了一阵子周边,等到情绪稍微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都买不到专辑了。凌晨晃晃悠悠出了 MAO,背后的汗被风一吹,才发现外面已经那么冷了。

这个晚上我们在北京零下七度的夜里,和老王一起度过30度的热烈;这个晚上无论什么年龄来自何方,我们都相信自己还年轻。

这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哪怕只有一个夜晚,哪怕到头来我们还是不知妥协,不知反省。

照片提供:北京 MAO Livehouse

Part 2

老王乐队

《吾日三省吾身》新专辑“反省会”

12月5日 15:00-16:00

春风习习读书会·朝阳城市书屋 三里屯馆

街声:对这次巡演有什么感触呢?

佳莹:简单来说就是如梦似幻的旅程,好开心!

立长:衣服永远带不够,总是塞不进最后一件衣服,北京真的好冷。

会元:从来没有一下子跑那么多城市,每一个城市的观众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很有趣。

洁民:跟大家一起出去好像旅行团,只要到一个城市,就要吃当地特色,比如到了重庆立长就会说,一定要吃重庆小面。中午刚吃了烤鸭,我们来北京如果只能有一个要求,就是吃烤鸭(笑)。

街声:大家对刚刚结束的北京场有什么感觉?

洁民:北京场的观众给我一种好像压抑很久的感觉。一开始很冷静,到最后突然有人受不了,然后就开火车,一群人忽然跳起来了,像是忍了整场,终于气氛到了。

立长:最大的感受是场馆逐渐变热,每场都穿长袖,只有北京穿短袖!

伟硕:一开始的观众反应让我以为他们走错地方,是不是来听演奏会的,不过到后面就变得很热情。

佳莹:我反而不那么觉得哎,昨天的观众能静又能动,我演奏的时候就会很专心地听,快节奏的时候又能嗨。你一眼扫下去,每个人的眼神都好明亮。前排有个男生一直跟着唱,很被激励。

 

街声:北京演出结束后我们没有吃夜宵,而是去了 school 喝到三点,大家觉得好玩吗?

洁民:我们昨天去 school,充分感受到北京人的热情,我大概跟整个酒吧一半的人称兄道弟(笑)。每个人都拍着我的肩膀说:亲兄弟!觉得很温暖。

会元:这种感觉我们还蛮熟悉的,因为在台北有一家酒吧叫做 Revolver 左轮手枪,大家在里面可以放下外面的种种,去认识乐手、设计师、艺术家和各种各样的人,很有趣。

街声:时间往回倒,巡演每站留下最深刻的记忆是什么?

洁民:长沙、南昌、成都、重庆,回忆应该是差不多的,都是在酒店的厕所里面度过,真的快要被辣死,连麦当劳的鸡块沾酱都是辣椒酱,被吓到了。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成都场有人告白,事先拜托我们帮他圆梦。我们在后台苦恼该在哪一首歌前进行这个环节,因为每一首歌听起来都不太像是祝福(笑)。最后想算了,选了一首比较舒缓的。

尴尬的是那个男生当天送了玫瑰花,然后我们说:下一首《枯萎的玫瑰》。真的抱歉,我们不是故意的!!

会元:我记得南昌的旅馆有电动麻将桌。很亲切,但又没时间打,所以我们就一直把电动麻将按起来,再推进去让它洗牌,然后又按起来,又推进去。就像有人戒烟要叼一根牙签,我们听洗牌的声音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疗愈。

立长:我印象比较深刻是有人拿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这本书举高,给前后观众看,他前面的人忽然把书抢走,拿到最前面开始跳水冲浪,冲到一半就一页页撕书到处丢。

伟硕:那个时候在厦门吧,有人跳水,一个人冲上来,跳下去,然后大家都散开了,希望他没有受伤。

佳莹:我很有印象的是南昌黑铁的现场,观众非常热情,很激动一直在跳水,有个男生动作和鲑鱼一样很可爱。

洁民:那场实在太多人跳水,跳到后来前排观众已经累了。一般来说都会冲一段距离,最后不到三秒就下去了。南昌给我们很大印象,他们听我们的歌就好像听重金属摇滚,前排的每个人都在甩头。

佳莹:我忘记是哪一站了,有人听了很激动,就朝立长丢香烟。我们经纪人刚好捕捉到了立长非常狰狞的表情,很好笑。

立长: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要丢烟。

街声:这次特别邀请了 Hello Nico 的吉他手,也是新专辑的制作人李咏恩一起参与巡演,第一次合作感受如何?

伟硕:他在演奏和技巧上面,有很多独到见解。也会和我们分析下一场可以怎样怎样,会有哪些问题。

会元:因为他是过来人,跑了很多次演出,所以会和我们说哪间饭店有臭味,Livehouse 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佳莹:不只是音乐上,还会指导我们的生活,比如怎么拿筷子,怎么品尝烤鸭。

街声:明年有什么可以透露的新的计划吗?

洁民:我们明年还会再来。不方便透露有什么城市,总之我们没吃过城市,一定会去吃,我们吃过觉得好吃的,也有可能再去吃。基本上就是一个跟着美食来巡演的乐队。

“反省会”摄影:白云苍狗

作者:琉球,校对:外外

进入老王乐队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2/23

YELLOW理想混蛋忒修斯荒山茉莉,2019见证大团诞生

2019/12/16

甜约翰:你的城市小说选集中,甜约翰占几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