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合流:用搞笑对抗所有糟糕,然后顺利“合流”

2019/10/30

撰文:肉饼

网络上有关右侧合流的视频多少有点鬼畜。除了演出现场的视频,他们自己上传的预告视频和 vlog 基本都以搞怪为主 —— 瘦高的吉他手旭杰,像个表情夸张的稻草人;贝斯女孩佳虹可爱又大大咧咧,声音永远尖尖的;鼓手“小胖”则人如其名,总喜欢穿着拖鞋在画面中跑来跑去。

就是这三个看上去搞笑又可爱的年轻男女组成了右侧合流 —— 这支来自惠州的器乐摇滚乐队。2017年,他们先后毕业离开学校,不断在《反响》和《世界动物日记》里寻找着自我。

11月5日,他们将以四人的全新阵容,来到街声大登陆广州站,将一个崭新的、富有激情的右侧合流带给乐迷。

惠州有很多“右侧合流”

采访右侧合流的时候,旭杰和小胖正在打车去学校接新吉他手文涛的路上——正值大四的文涛在一所小学里实习。用旭杰的话说,文涛“每天教三四年级的小孩音乐,每天都被小孩逼着放张杰的《逆战》听”。除了尚未毕业的文涛,其他三个人也都有兼职工作。旭杰教吉他和演出策划,佳虹做手工,和文涛同级的小胖在大四之前退了学,在琴行兼职架子鼓老师。而在此之前,年长一级的旭杰也提前结束了学业。“觉得学校最后一年也学不到什么了,索性做了自己的选择”。

三个男孩子一路上开着微信语音,火急火燎地赶往晚上演出的场地彩排。用旭杰的话说,他们今天晚上“接了一个活”:“我们今天晚上要代表所有著名的乐队在一家酒吧演出!”人阵容的右侧合流。

左起:佳虹、旭杰、小胖、文涛

关于乐队名字来历的问题已经被问过无数次了,但每一次回答之前,旭杰都会认真思考,重组织一遍语言。在惠州有很多“右侧合流”的交通标志,但大部分并不是简单的箭头图案,而是赤裸裸的“右侧合流”四个字。“但我们很奇怪大家其实根本注意不到。”在乐队四个人就读的惠州学院附近,有一个经常堵车的路口,那里就有一个“右侧合流”的标志。“当时觉得还蛮符合我们两年前困难很多的那种状态,就取了这个名字。”

今年夏天,吉他手文涛正式加入了右侧合流。加入的契机并不是什么别的缘分,而是因为小胖在六月摔断了腿,当时刚刚拿驾照的文涛只好帮忙开车载右侧合流去演出。在此之前,乐队里三个人只有小胖会开车。当然,第四个人的加入除了增加了搞怪元素,也让右侧合流的编曲和演出有了更多的选择。“现在我们就可以有很多新花样”。


《世界动物日记》发布现场

“动物日记”和英雄主义

《世界动物日记》在九月份和大家见面。从分两部分录制歌曲到周边设计、发行,前后也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我们只是希望能一直做新的东西,不局限于一种风格。”刚刚痊愈的小胖如是说。

 《世界动物日记》专辑封面

小胖摔断腿的原因,竟然是在一次演出后兴奋地拿着蛋糕在场地乱跑的时候滑倒,为了保护蛋糕放弃了用手去支撑身体,最后导致了“原地把腿摔断”。小胖的断腿事故不止为乐队带来了文涛,也直接影响到了新专辑《世界动物日记》的后半部分录制。乐队在《对话》中只好使用电子鼓的采样音色去 remix 上一张专辑的同名歌曲,不过尝试新元素的效果目前看来也十分不错。在《躲猫猫》的MV中,彼时尚未痊愈的小胖也和佳虹、旭杰一起,穿上病号服,坐着轮椅上演了一次“逃脱大戏”。

 《躲猫猫》的MV里讲述了一个拯救小胖的故事

《世界动物日记》中的第一首歌叫作《三楼的海狮表演》。多年前的一个雨天,佳虹和旭杰一起逃票进了欢乐海洋世界(请勿模仿)。海洋世界的三楼当时正在进行海狮表演。看着被人类来回指挥的海狮,两人心生同情,随后就记录下了自己的灵感,将它整理成了《三楼的海狮表演》,并由旭杰进行了定格动画的MV制作。

童年时期深受港片影响的旭杰将乐队简单的“英雄梦”灌入了MV的情节里:画面中代表三个成员形象的泥塑小人通过演奏乐器来对抗邪恶的海狮饲养员,并最终在多回合的较量后成功解救了小海狮。“当然真实的情况可能也没有那么压抑,饲养员应该也不会那么邪恶。这么设计可能只是去完成小时候的英雄梦吧。”

 《三楼的海狮表演》MV画面

《吃吧吃吧》是新专辑中右侧合流和 Hoo!乐队合作的一首有关吃东西的歌,两支乐队也在今年举办了一场“烧烤演出”。“其实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并不是那么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平时大家该吃什么还是吃什么吧。”佳虹和旭杰找到了一处只需要五百块一个月,带有两个卧室的天台租住,他们在这两年也陆续收养了一些流浪猫和流浪狗。

“有时候觉得自己的条件也不怎么好,很可能养不活他们。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又舍不得拜托别人帮忙养。”现在,旭杰和流浪狗小白已经形影不离,一同出现在了右侧合流的中秋祝福视频中。“小白其实是我想不好叫他什么,乱取的名字。小时候家里的宠物都是‘家畜’,只是一种‘功能性比较强的伙伴’吧。”

旭杰和小白

旭杰收养的流浪猫,左边叫白花花,右边叫黑乎乎

用搞笑消解一切

“惠州人喜欢听什么?抖音吧。”四位成员来自广东的不同城市,囊括了客家话、粤语和潮汕话三种方言,除了骂人以外听不懂彼此之间说什么,平时只好用普通话交流。然而他们在大学之后还是选择留在了惠州,尽管这里喜欢他们的人并没有广州、深圳那样的大城市多。

“惠州的环境很舒服啊,而且物价很便宜,生活节奏也很慢。虽然学校里的人总会选择忽略我们的音乐。”除了还在学校住宿舍的文涛,其他三个人都住得离排练厅很近。他们就像童年时期住在一个小区,只需要在楼下喊几句就能下来一起玩的伙伴。“我们其实也想过去别的城市,但是如果不能经常在一起做音乐的话,城市发展的好坏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在预告视频里向 Hoo!乐队“下战书”

住在小城市也许是不错的选择,但是每到有大的演出,四个人就像电影里的小镇青年一样,只能开车去大城市看,这往往需要花上他们一整天的时间。不过,作为音乐人的他们还是很享受开车去看演出的机会。“我们只需要像普通观众一样在那里蹦,大喊大叫就好了。”

作为队里唯一的女生,佳虹的性格并不和普通的女孩一样。她选择模糊性别上的区别,和男生打成一片,甚至比男生们更加果断。她喜欢大象体操,Tricot 和 CHAI ——这些乐队也基本符合大家对于右侧合流的定位。

贝斯手佳虹

“其实我们并不在乎大家说我们是否像大象体操。他们做了一个很好的器乐摇滚乐队范本,歌迷们肯定也在听我们的作品时很难摆脱和他们一样的思路。毕竟我们和他们还差得很远嘛,短时间内也赶不上。你们说我们像谁都可以,我们只是想给别人最好的一面,想尽量把生活中很糟糕的事情用搞笑的方式表达出来。”

右侧合流在天台烧烤

抛开乐手的标签,右侧合流的四个人仍然只是刚刚离开学校,需要思考人生计划的小孩。佳虹的父母希望她能安安稳稳做一个老师,文涛需要在毕业之后回家和兄弟们一起帮家里盖新房子,旭杰则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两个大他很多的姐姐。

“我的爸妈其实已经六十来岁了。但是可能因为不在一个城市的缘故吧,他们也不怎么管我。”旭杰退学的时候,老爸嘱咐他“做你的决定,但不要指望别人帮你”。于是,旭杰便有了右侧合流——他唯一理想的出路。“我妈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具体在做什么,就知道我在做演出,提醒我注意安全就好。他们偶尔看你朋友圈‘还蛮光鲜的,每天演出,吃吃喝喝’……可能家里人也没看到具体的过程,每天只关心‘吃饱了没’和‘开不开心’。这对我来说已经很幸运了。”旭杰顿了一下,“虽然在外人看来我过得非常糟糕。”

“猫狗双全”的旭杰也给乐队的其他男生都指定了最像的动物:会开车的文涛像马,“讲话看起来没什么用”的小胖则像一头大象。“看起来很踏实吧”。

小胖和捡来的泰迪啊呆

右侧合流就像一帮喜欢搞怪的邻居。除了开车每天到处跑,乐队四个人也喜欢在半夜到街上瞎逛,吃一些实惠又好吃的小店。他们也不太在乎演出场景,因为右侧合流的第一次演出就是在一间影棚里完成的。“帮助你消解糟糕的事情”,这大概就是右侧合流最重要的信条。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旭杰:可能在第三人称的角度来看我的生活就是一团糟的。希望大家可以消化自己的情绪,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看开一点,会有希望的。

文涛:快乐。

小胖:把更好的我们带给大家。

SV:请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演出的情景吧~

旭杰:人不需要特别多,我们的状态最好的时候所呈现的演出吧。我们其实不太在乎演出地点,但是希望观众也不要发朋友圈。大家跳舞,转圈,躺着听都可以。

文涛:台下都是真正喜欢我们的,不是跟风的粉丝。

小胖:舒服的状态吧,就是让我保持很冷静的状态,去叙述乐队的东西。

图片来源:右侧合流乐队

作者:肉饼

编辑:冻梨

校对:外外

11月5日(周二)

广州 MAO Livehouse

身在广州喜爱独立音乐的朋友

来现场聆听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最后一站北京!

你准备好迎接惊喜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进入右侧合流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

2019/11/05

玩具船长:我们想做的是有根源的音乐

2019/11/02

Nouvelle:在浪漫柔软的年代,做一场男子汉的音乐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