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uvelle:在浪漫柔软的年代,做一场男子汉的音乐冒险

2019/11/02

撰文:琉球

在大洋洲西南部的太平洋海域上,有一个遗世独立的小岛叫 Nouvelle-Calé,被誉为世界尽头的天堂。而在广州这样一个繁忙的工业都市,从江门来念大学的包子,正困在宿舍的书桌前,一心想要摆脱现在的生活状态,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Nouvelle Nouvelle

快穿过森林和山谷身后打开黑夜

Nouvelle Nouvelle

快用过去交换未来 等待黎明“

“ Nouvelle 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目的地,为了抵达这座岛,人们愿意倾其所有,去与一场混乱和未知的冒险博弈。” 包子以这座岛屿的名字为题,写下了第一首歌。

2016年,他拉上同学成立了自己的乐队,决定以 Nouvelle 作为自己的乐队名,少年的冒险之旅就此展开。

包子学美术出身,演出海报、专辑封面都由他一手包办,还为每个人分别设计了卡通形象,你能认对吗?

最早的两位成员不久就因为个人原因离开乐队,去年年底,包子邀请了鲸浪乐队的主唱凯龙和自己另一个乐队的鼓手龙龙加入,又通过网络招募了贝斯手阿该,组成了现在的班底。

Nouvelle 的成员都来自广东,接触音乐的路径也大致相同,在初高中的年纪喜欢上了枪花、涅槃、林肯公园,自此开启摇滚之路。主唱包子尤其逆反,身在港台文化氛围极其浓厚的广东,却特别排斥流行歌曲,他心里的吉他之神是 The Smiths 的吉他手 Johnny Marr。

刚成立的时候,几个穷学生没什么钱,在一次演出中认识了本地厂牌“黑鹿计划”,于是决定发行第一张EP《NOUVELLE》。

 EP 封面同样由包子设计,将登月宇航员拼贴与手绘的人类进化相结合,体现冒险精神

当时的条件可以说得上艰辛,在自己租的排练房里,拿着一千块钱的声卡自己录,缩混和后制拜托给广州后摇乐队 Space Station 的吉他手黄河,甚至连顿饭都没请人家吃。

“冒险”是贯穿整张 EP 的核心概念,充满了年轻人的疑惑和挣扎,也有年轻对未来的向往。

“昨天的昨天,他们喂你一棵稻谷”、“Hey hey tomorrow you will soar”。《鸽子》这首歌里,只有两句歌词不断重复,“如果歌词精准无误,一句话就能够传达所有。” 整首曲子只用了两个和弦,经典的失真吉他音效和具有爆发力的鼓点冲击,像畅快的暴雨一样洗刷你的感官,挣脱鸽笼的决心横冲直撞扑面而来。

写《寄生人》的时候,包子受 Dinosaur Jr. 影响颇深,选择人声加 lo-fi 的失真效果,歇斯底里地唱出“徘徊在城市灯火”后的都市寄生人,不断跌倒又被推着奔跑的困惑与压抑。

最后一首《快离开》则显得轻快优美许多,让整张 EP 结束在夕阳下迎风奔跑的色调中。虽然重复喊着“快离开”,但更像是进发新世界的号角。趁年轻还能划伤身体,在最敢冒险的年纪拥抱心中的 Nouvelle 。

作为一个开口“鹅话音”浓重的广东人,包子唱起歌来却颇有一股北方人字正腔圆的架势,在很多发音上能听到他的努力。加上天然的少年嗓音和曲风,处处透着一股“兵马司”的风味。

 大登陆现场 Nouvelle 会主要表演未发表过的新歌,和原来的作品相比保持力量感的同时编曲更加丰富

吉他手凯龙在独立音乐发行代理商 Believe Digital 工作,对国内的独立音乐环境有自己的见解。

“南方有非常多小厂牌,做得不错,但都没激起什么大浪花。优渥的物质条件和眼花缭乱的娱乐方式,难免让人在温软中失去死磕的精神,他们更偏爱享乐的状态,不用只靠乐队来满足自己精神与生计的需求。我们更向往北方,那种野心和执行力。“

成员们曾经自嘲过,如果 Nouvelle 是一只北京乐队,现在的情况可能不是这样子。“美国乐队总想赢得英国市场,英国乐队总想打入美国排行榜,我们可以内销转出口。” 凯龙笑说,“不过后来回头想,把自己的音乐做好了,总会有人喜欢。”

 从左到右:贝斯阿该、吉他/合成器凯龙、主唱包子、鼓手龙龙

Nouvelle 戏称自己为直男风格,喜欢干柴烈火直来直去,面对当下普遍偏爱舒缓浪漫的独立音乐,他们依旧希望保持一些男子汉的力量和冲劲。

鸟撞是包子最喜欢的国内乐队,一群30多岁的男人,这个年头还在天真地谈理想,认真地探讨问题,让他觉得非常感动。

写《你是我不能服用的毒药》的时候,乐队正经历震荡期。一开始为了音乐命都不要的同伴,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人生规划,心思也越来越少放在乐队上。喜欢的东西和人总有一天会离开,但还是不愿意放弃。

今年发行的《受害者》是包子与新同伴录制的第一首歌,工作几年后终于发现,并不是谁都能找到离天堂最近的岛,大部分的人努力一生,都是理想的受害者。但只有勇敢地承认现实,才能继续向前。

一直坚持着三大件与吉他英雄精神的 Nouvelle,也从这首歌发生了一点点转变。加入合成器元素,与吉他组成并行的双旋律线,开始尝试更多元的编曲。

如果说第一张 EP 都在讲世界对他们的影响,明年将要发行的第一张专辑,会更加着重从个人观点出发。

 他们一直用 Space Station 的吉他手黄河的一句话激励自己:我们是业余的乐队,但不想做业余的音乐

在他们看来,现在年轻人最缺失的,是清醒的勇气和冒险的精神。

“真正的快乐不是靠逃避能得来了,直面事实问题,分析它,解决它,那才是积极的方向。”在凯龙看来,许多人听音乐是放松享受去找乐子的,拒绝思考拒绝压力,沉溺在粉色泡泡和复古浪潮的美好幻境中。但他们渴望更积极的表达与回应。

“明知我们的音乐在这个时代不会受人喜欢,但还是坚持去做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冒险。”

 私下是很搞怪的男生,朋友问他们为什么不上《乐夏》,他们会很臭屁调侃地说:“没办法哎,这个可能要看团队的整体规划……”

街声大登陆 Q&A

SV:你们希望自己的创作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呢?

包子:让年轻人更了解自己,不要逃避,我们还有机会。

凯龙:最早我们听朋克,也是想变成台上的人。希望能影响一批听众,让他知道,他也能用音乐表达自己的想法,给年轻人更多选择。

阿该:让身边人认同。

龙龙:能和大家一起玩乐队就够了。

SV:请描述下你梦想中自己演出的情景吧~

包子:更大舞台,更多人听,演出时候有人帮你踩效果器,一把琴接十个音响,反正就是有钱。

凯龙:露天体育馆级别。

阿该:当明星就可以了。

龙龙:就帅,就有钱。

 

11月5日(周二)

广州 MAO Livehouse

身在广州喜爱独立音乐的朋友

来现场聆听明天的流行!

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还在继续!

最后一站北京!

你准备好迎接惊喜了吗?

 点击图片,了解街声大登陆 x 乐夏巡星计划

图片来源:Nouvelle乐队

作者:琉球

校对:外外

进入Nouvelle的街声主页,试听更多作品。

相关消息

2019/11/12

老王乐队:搭上时代的列车

2019/11/05

玩具船长:我们想做的是有根源的音乐

2019/11/01

Hyper Slash:被选召的孩子长大,二次元硬核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