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结束吃什么?音乐夜宵之北京篇

2018/04/28

撰文:琉球

北京夜宵最情怀:南疆(新疆风味餐馆)

提名理由:墙面斑驳的海报,见证了鼓楼摇滚乐十多年来的起起落落,他是Mao的After Party首选地,迎来送往了一批批喝酒撸串吹牛逼的乐手和乐迷。

北京夜宵最地标:刘记烧烤

提名理由:School老板刘非的烧烤店,乐队来京打卡点之一。School有酒,刘记有肉,吃遍京城夜宵,还是要来过刘记,才有仪式感。

北京夜宵最大众:金鼎轩

提名理由:24小时开业,敞亮,要啥有啥,能塞的人还多。任何夜宵需求都能满足。

北京夜宵最清新:小老虎澳门食店

提名理由:适合口味清淡和喜欢甜食的朋友。夏天到了再火锅撸串容易上火,Pogo完来一碗海带绿豆沙或椰奶芋头糖水,别提多舒爽。

《演出结束吃什么?音乐夜宵之武汉篇》发布后,我们得到了非常多的呼声,为了满足广大群众的夜宵刚需和街声编辑部自己的口腹之欲,我们邀请了14位Livehouse主理人、摄影师、巡演经理和独立乐迷,街声编辑部也祭出私藏名单,一口气整理出了70家夜宵好去处,并按照Livehouse分布,总结出9大区域,告诉你,在北京看完演出,到底能吃啥!(拉到文末可看完整清单)

这位留言的朋友,不长肉不要回来见我们

受访人

刘非:School主理人
李嘉岳:疆进酒主理人
A.J.:Haze Sounds主理人
胡椒:巡演经理
斌子: MAO演出经理
秋葵:MAO商务媒介
孙骁:坡上村乐队主唱
假假条乐队
寒江:布皮树、She NeverSings Our Songs经纪人
小贝:摄影师
恩叉叉:Simple Life 主编
马外外:热衷音乐现场更热衷美食的北京女孩
Sam:北京籍西城男孩,金融行业独立乐迷
老陶:比利时籍北京人,体育行业独立乐迷

街声编辑部

孙骁: “‘那家小饭馆儿你还记得么’说的就是北师大南门的一家小杭州包子铺,现在估计也没了。当时我们高中一票人老去吃,包子可好吃了,老板确实是江浙沪口音,让我们有一种“没有受骗”的感觉。”

鼓楼区

每个初来北京的文艺青年都对鼓楼有着无可名状的敬仰,每个回归家庭的摇滚中年也有一肚子“我和鼓楼”不得不说的牛x往事。鼓楼,“北京的布鲁克林”,十几年前,MAO Livehouse疆进酒DADA彼岸CLUB纷纷落户于此,和一众混迹于鼓楼胡同里的乐队们,掀起了北京摇滚的一个高潮。

经过一次次的拆迁、整改,无数回的歇业、搬家,鼓楼东大街上只剩DADA坚挺着,见证一个个迷幻的夜晚。鼓楼东大街上的夜宵店倒是长盛不衰,愚公移山就在不远处,演出完了溜溜哒哒就能来吃。味道先不说,最重要的还是历史和情怀。

 

马外外:从大学开始几乎每次看完演出都会去吃夜宵,最常去鼓楼地区看演出,看摇滚演出过后普遍会吃重口味的食物,火锅或者新疆菜,感觉是为了延续刚看完演出的刺激;如果是去电子乐主题的演出,在DADA蹦跶到凌晨会选择温和一点的食物,以强行养生。

不论是以前的疆进酒或者MAO,南疆都是不错的选择。有传闻说MAO关门后,南疆老板也要放弃餐饮与鼓楼摇滚共存亡,现在也不知道还开不开了。

能在大众点评上被公认为摇滚餐厅,绝非浪得虚名

推荐鼓楼东大街的零点牛肉抄手。从抄手、麻辣小面、到酸辣粉、牛肉面应有尽有,辣的不辣的,荤的素的,任君选择。怕长胖或上火的朋友也可以选择凉拌苦瓜、鸡汤油菜之类的小菜。便宜且正宗。主要是会开到凌晨,店里还有很多演出海报,可以边吃边get最近的演出信息,还有可能偶遇刚演出完的乐队朋友们。

鼓楼东大街的零点牛肉抄手,不止营业到零点哦

寒江火齐潮汕砂锅粥,佛系养生首选。

街声编辑部:想要吃炒肝,鼓楼一拐弯。紧挨着鼓楼的姚记炒肝店也是不错的选择,如果不嫌游客太多的话。绕过鼓楼,走到后海酒吧一条街,一路上能听见十个地下通道歌手有八个在唱《成都》,不知道下一个赵雷会不会在其中呢?

鼓楼吃面,一家有故事的餐厅,原来的老板是蜜三刀主唱雷骏,穿着马丁靴、牛仔裤,昔日朋克化在一碗炸酱面中。

张自忠路

愚公移山在年前传闻要歇业,后来微博上又发了一张“愚公移山就在对面儿”的图,让人误以为他搬家了,其实绕了一大圈,他还在段祺瑞府里。往西走一些能DDC黄昏黎明俱乐部,远处还有美术馆附近的Fruityspace。这一片夜宵没那么集中,压压马路消消食也是好的。

马外外:在愚公移山,推荐去东四北大街的遐意餐厅,新疆风味老少皆宜。

寒江源满纶饺子坊,是个小饭馆,老板特别能聊,用料讲究食材新鲜,还很推荐一家饺子馆,馅老满,隔壁还有一家孔乙己

因为带的乐队成员会有少数民族,统计过忌口之后会去合适的夜宵地点。北京的回民馆子基本上就是涮肉烧烤和羊蝎子了,推荐阳坊涮肉,平价实惠型,大铁盘子装肉,简单粗暴,有一次接待来京演出的外地乐手,演出之前说先垫一下肚子,结果后面就没搂住,喝多了上台的,演出效果居然还不错,果然喝酒之后才是本体。

胡椒:来北京演出差不多一年12次,分别吃涮肉、兰州拉面、烤串,没别的了,对于一个广东人来说感觉不!好!了!

台湾乐队也好,香港乐队也好,外国乐队也好,假如有时间就去吃点当地风味的,实在没时间也只能小拱门和老爷鸡了……口味我都偏向养生类例如面,粥之类,尽量减少上火的菜,毕竟太饱睡不好,上火容易喉咙痛之类……

 与日本爵士后摇乐队Fox Capture Plan的烤串夜宵(图片提供:胡椒)

北新桥

北新桥一带有着著名的簋街(学名:东直门内大街),一公里多的大街上,有100多家餐馆。乐空间演出完一拐弯,就能扎进灯火辉煌、香气四溢的簋街。如果你从交道口的蜗牛de家来,也是方便的选择。

马外外:在乐空间看演出,可以去附近的马三洋芋片,牛奶鸡蛋醪糟推荐给姑娘们!

寒江北新桥卤煮,太有名的店了,估计很多人会推荐。

小贝:我是在鼓楼长大的,我自然觉得鼓楼到簋街这一片的宵夜是北京最牛逼的。簋街小龙虾其实我觉得挺抱歉的,因为我不爱吃,我总觉得排队的都是托儿。

刘非:有时我们会去稍微远点的钟鼓缘,老北京那家。原来我们还在东大街开古着店的时候就老去。老板大姐后来据说都进Jameson威士忌和野格了!因为这帮人每次去都会拎半瓶没喝完的酒过去喝。

街声编辑部:补充一家和乐空间在一个院子里的糯言酒馆,新派中国米酒,店也比较有格调,如果不追求便宜大碗,还是不错的就近选择。

雍和宫

雍和宫的一南一北,分布着两家Livehouse,一家是洋气的糖果,标配是隔壁金碧辉煌的金鼎轩;一家是狭仄的School,标配是老板刘非的“刘记烧烤”。虽然气质不一样,但不妨碍8-10点在糖果看完演出后,去School续上11点到午夜的摊。

刘非:很多人都会去School附近的北新桥手擀面或者老汤卤煮,我们原来都会去外馆斜街有一家无名早点,我们叫“小娇子”,因为那时候美国人丹尼尔特别爱吃他家的蒸饺,他发不好饺的音,每次都说吃个“小娇子”吧!那里有很多School朋友们的回忆可惜现在好像没有了。

推荐自家的刘记烧烤,吃了都说好!特别推荐大腰子,那真是结结实实的一头羊的肾啊!

图片提供:刘非

School好玩的人和事太多了,光靠嘴说不出彩,得自己亲自来了才知道。

街声编辑部:虽然金鼎轩是街声编辑部夜宵标配之一,但还是要诚实告诉大家,他们家的鲜虾云吞是加韭菜的,请慎重思考再下单。

三里屯

除了Livehouse,大家也偶尔去工体看大型演出,处在三里屯和工体酒吧的包围中,自然不愁夜宵。这两年刚起来的朝阳门BSP天草之间,也可以纳入其中。

A.J.:曾经带了很多外国乐队来吃夜宵,兄弟川菜三哥田螺奇门涮肉,工体鹿港小镇天堂超市,其他就真是披萨,麦当劳啥的啦。

Sam:不得不提的正义路的奥华(老张记),津式可丽饼也松脆喷香,满嘴馃子渣再赴工体,气质逼人。

马外外:推荐工体附近的“玩串”烧烤店和醉麻辣料理。作为“糖嗜综合症”患儿,甜食也是我会作为夜宵的选择。以前在香港上学,回到北京比较怀念的就是那些营业到凌晨的糖水店。之前在三里屯有一家“小老虎”港式糖水,后来因为开墙打洞之类的原因关门了,刚搜了一下在附近又东山再起了,这周末准备去复习一下!

天桥

说完夜宵热门区域,来聊一聊让人十分抓瞎的地区。第一个来介绍四周空旷且荒芜的天桥疆进酒

李嘉岳:疆进酒附近能吃夜宵的地方确实非常少,一方面是附近居民的作息时间过于健康,很早就睡了,所以也就没什么店会营业到很晚;还有就是之前治理拆墙打洞关了一批餐馆。目前仅存的有友谊医院北门留学路的一家新疆馆子——新疆伊宁餐厅,还有就是有一家牛肉面馆(前两天路过,改成了聚点串吧)有时会开到半夜。新的夜宵据点还有待我们去挖掘,希望天气热起来后会越来越多!

寒江张记涮肉在前门附近,最喜欢跟老板聊天了,花样跟你聊他家的肉怎么跟别家不一样,曾有名句:“我跟您说,母们这抹裆瓜条,您这么端着天安门绕一圈不带掉的。”哈哈,我为什么要端着肉去天安门。(名句来自庄雅婷微博)

街声编辑部:介于疆进酒附近好吃的夜宵实在太少了,补充一家连锁平价的张亮麻辣烫,虽然平时不起眼,但看完演出饥肠辘辘时,你会感谢遇到他。打车再往西走去,到牛街就有很多选择,推荐聚宝源的铜锅涮肉,有歪果朋友或外地朋友来北京都会去吃。羊肉倒是其次,主要是想请出炸火烧给大家品鉴。

五棵松

一听说MAO Livehouse搬去五棵松后,东边的居民纷纷长叹一口气:好远啊……那能怎么办呢,该看的演出还的看,夜宵继续找起来。

斌子:华熙LIVE广场遍布七十多家餐饮以及酒吧,可以说MAO是航行在美食海洋中的一艘战舰,比如胡桃里甲丁坊小吊梨汤大董烤鸭孔乙己云海肴等。不过如果乐队演出完,我会推荐他们去豫大碗、西直门大众串吧和海底捞,原因也很简单,味道好,价格亲民。

秋葵:虽然华熙Live商圈餐厅多,胡桃里牛三哥嗨辣火锅。但是演出结束基本剩下的也就是麦当劳,和聚点啦,对于一个东北人来说,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吃到第二天哈哈哈,可以说每次都会去聚点串吧,气氛也热烈。

五道口

五道口盛产数字与字母命名的Livehouse:13Club、消失的D22、最近刚搬来的69cafe。海淀区搜集到的夜宵不多,还请大家多多留言提供。

(点击图片可放大)

孙骁:海淀大学那一片儿,原D22,13 Club边上已经和十年前换了好几番儿了。林大边上有一个火锅叫做香辣王,当时跟林大的一票乐队的朋友一起,天天去那,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的羊肉片全都是假羊肉,也就是鸭子肉,但是由于它便宜,大家看破不说破,就都在那吃。南无乐队的第一张EP里还感谢了香辣王火锅店…这也是我最不爱吃,但是去得最多的店,不过它关门了,换了一次地址,停业了一阵子,终于完全消失了。到了后半夜,林大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喝得两眼冒光,牛x大作,一个个站上椅子大喊大叫,各种煽情,各种胡话,各种无聊的游戏。

秋葵:第一次被台湾朋友带去吃凑凑,从此打开了台湾火锅的大门。遇到了音乐圈大佬。但是我只为火锅欢呼雀跃。

其余地区:

除了以上这些演出场地周边,大家也推荐了其他地区的宵夜,看演出回家前可以再去吃一顿。

(点击图片可放大)

假假条乐队:印象最深的一顿是金枪鱼,因为那是我们第一次集体从灵魂层面上感觉到了金枪鱼的震慑力!是一家疑似71的店。

Sam:朝阳蓝港大德酒场、望京酒肴一瓢都勾馋猫。

老陶:双井有家居酒屋还不错,叫“木子烧鸟”。安静,舒服,有酒,一般都开到很晚,因为住在附近,看完演出回家会顺路去吃。

宁宵宵:如果是东边的演出,结束之后可以来蓝色港湾好运街手羽大使望京小腰都是私藏。

寒江:羊大爷涮肉,被晓卿老师安利的一家涮肉,一米板的羊肉真是太过瘾,喜欢吃肉的比较推荐。满恒记,位于赵登禹路附近,有火锅烧烤羊蝎子炒菜和各种北京小吃,外地来的乐队朋友基本吃这一家就能体验到北京各类小吃的特色。

街声编辑部爆肚于涮肉,街声私藏餐馆前五名。

你的音乐夜宵故事

寒江:布皮树和 She Never Sings Our Songs 联合专场结束之后的饭局,两个乐队及朋友们,二三十人的大饭局,我不太喜欢那种傻喝的饭局,但那次夜宵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也达成了很多合作。

马外外:一次午夜和朋友去工体附近的“玩串”烧烤店,原本是酒后的临时之举,但因为同行的朋友和店家相识,时间很晚店里也没什么人,于是大家吃吃喝喝笑作一团。情到浓时还分别连上店里的蓝牙音箱,变成了大合唱派对。从《YMCA》到《灌篮高手》,从欧美流行到北京说唱,最后音箱都快没电了,东方也泛起了鱼肚白,大家才酒足饭饱意犹未尽地回家。到现在都感觉对不住那位老板,本来要收摊回家的人,莫名其妙熬了一夜。

露出半个脑袋的是布皮树主唱小五(图片提供:寒江)

斌子:在豫大碗,和乐队主办一起,原因是大家聊得高兴,脑洞很大,很深,差点男女一起磕头、拜把子,好在后来酒醒了。

A.J.:有过一次宵夜某乐队的乐手认识了后来的女朋友,能想起来的就是这个了。还是那句话,夜宵的时候一般都已经喝的不少了,所以好多事儿也都不记得了。总体来说,带乐队吃宵夜并不是很多,多数还是喝酒,偶尔饿了就点点东西,或者说旁边赶上什么吃什么,因为毕竟喝还是最重要的。

Sam:印象中有一次大家喝的比较到位,下雪天从西单走到德胜门。感觉像是红军长征,有掉队的,到最后挺下来的的都是好样的。

胡椒:最有趣的就是永远在宵夜里谈公事、演出的事,要不就猛吃不说话!在北京吃的不是宵夜,根本就是吃友谊,来来去去还是烤串,和其他地方相比北京真没东西吃!应该是我朋友都很踏实,没怎么带我花天酒地......

孙骁:使劲想想就好像都能记起来,也就是这两年才有一些朋友跟我们一起玩的。印象最深还是林大附近跟南无乐队,现在鹿先森的倍倍、高校摇滚夜一干人等的事儿,岁数小,所以记性也好。林大第一届白果音乐节是在林大女生楼下演的,那两座楼一座被称为公主楼、另一座被称为格格楼,两座粗壮的大厦里住了好几千女孩子。演完后去了香辣王,我们吉他手昊哥那回陪着南无的主唱老刘喝白酒,喝了有一斤多,一点多昊哥就趴桌子上了。我下去买了两个大酸奶,我俩一人一个,昊哥瞬间恢复活力,昊哥一战成名,不过之后就再没这么英勇过,可谓是“以为只是个辉煌的开始,实际已是高峰。”

高校摇滚夜再聚首(图片提供:孙骁)

李嘉岳:最有趣的一次应该是去年这个时候,和声音玩具以及草台回声的朋友们一起吃的,当时也是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没打烊的清真馆子,我和另外两位探路的先到,当时老板和伙计已经在收拾桌椅准备关门了,所以当我们询问是否还营业的时候,老板神色略微有些不耐烦,问我们几个人,我说大概十几二十个吧,老板眼睛立马就亮了,马上热情的回答道:“营业营业,里面请,里面请!”

不受时空限制,最想和哪支乐队吃夜宵?

寒江:Sigur Ros,想问问他们喜不喜欢吃麻酱,冰岛有没有卤煮炒肝,喜欢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

老陶:和Oasis一起吃,因为喜欢看乐队吵架。

2017年Oasis的弟弟Liam到真的来北京了,海报还贴到了零点抄手的墙上

刘非:日本的超级荷尔蒙,一起宵夜吃喝,给他们吃老北京这些巨味儿的东西,肯定巨逗。

孙骁:最想跟李煜吃,跟他老人家请教一下,中国音乐和现代音乐结合的方式。跟他说说世界的变化:“您是不朽的,赵匡胤、赵光义都被人忘了。”

如果你开一家夜宵店,你会……?

寒江:日式拉面,演出之后来一碗,暖胃又暖心。

马外外:三里屯吧,在自己和朋友来吃之余,好歹也挣点钱,要不感觉会坐吃山空哈哈哈!

开一家糖水店,因为自己爱吃,另外北京太干燥缺水,卖一些南北杏炖雪梨、百合莲子红豆沙也对人民群众的健康有益啊(海带绿豆沙真的没有海带味)!除了日常的甜品,最好还能中西合璧有些突破。酥皮流心芝士蛋糕、枣泥拿破仑之类的。

老陶:离演出场地2公里左右的地方,走着能到,又得走一会儿。卖烧鸟、酒,还有以芒果、椰果为主的甜点,主要是因为自己爱吃。

Sam:开在西边,西单再往西的西边。卖春卷和凉拌香椿,老人说春天到了得吃点时令菜,才能解眼下的馋。

李嘉岳:应该会是烤串加拉面吧,简单直接,没准儿就像大悦城的老张拉面那样火爆呢。

孙骁:我要卖豆浆油条小笼包豆腐脑儿,给熬夜的人一种早晨到来的假象,希望他们在我的油条里看到日出。开在北师大东门附近吧,那是我来城里上学自己chua的第一条街,所以感情贼深刻。


 如果你想用一个晚上体会北京的独立音乐和夜宵文化,你可以去鼓楼在Mao的老铁皮房子前合影,在愚公移山、乐空间、江湖、DDC、糖果三层看一圈,然后回到鼓楼大街。如果Mao对面的南疆饭店关了,那就往东走,去吃熊记抄手、零点抄手,从南锣鼓巷往西边的胡同里钻,钻到后海边上,看看酒吧文化里“点歌”、“喝酒”这一套非Livehouse文化,看看各位名人故居,在夜里酒精的助长下,尽情感受先贤的魅力。

在 MAO 宣布关门的那一天,逃跑计划和MAO主理人李赤,与那间铁皮外壳的合影(摄影:大袋子)

夜宵的意义其实就在于聊天,吃不吃都无所谓,蹲在马路牙子上就着花生米喝燕京绿棒子也可以是很美好的夜宵。

 

附录:北京音乐夜宵不完全名单

鼓楼区:

姚记炒肝店
零点牛肉抄手
火齐潮汕砂锅粥
巴渝兄弟川菜
新疆啡味餐厅AKA南疆
熊记抄手
鼓楼吃面
彼岸Club
SOS救命小酒馆

后海酒吧一条街

张自忠路:

巴渝兄弟川菜
老北京阳坊涮肉
北京源满纶饺子坊
正宗兰州拉面
遐想餐厅
馅老满

孔乙己

北新桥:

钟鼓缘老北京家常菜
糯言酒馆
北新桥卤煮
马三洋芋片
胡大饭店

奇门涮肉坊

三里屯:

小老虎澳门食店TIGERMAMA
醉麻辣料理
天堂超市
鹿港小镇
玩串

张记平娃三宝

天桥:

前门张记涮肉店
聚点串吧
新疆伊宁餐厅
聚宝源

张亮麻辣烫

五棵松:

豫大碗
西直门大众串吧
云海肴
孔乙己
甲丁坊
HI辣火锅
聚点串吧
胡桃里
小吊梨汤
牛三哥洛阳牛肉汤
大董

海底捞

五道口:

鑫方老鸭汤

凑凑火锅

其他地区:

蓝色港湾:大德酒场、好运街
枣营:手羽大使、一番街
亮马河:三哥田螺
新源里:爆肚于涮肉
望京:酒肴一瓢

双井:木子烧鸟屋、三哥田螺、望京小腰

还有什么推荐的北京夜宵聚点?下一期的“音乐夜宵”想看到哪个城市?你是否也有独家私藏的夜宵回忆?赶紧留言分享给我们!

除特别标注外,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校对:卡洛斯

相关消息

2018/12/13

音乐人“养生朋克”简明手册

2018/12/07

“没选这首歌的人有病”:假如播放列表全部消失之台湾篇

2018/11/29

用原创音乐出演大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