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THUNDER/BANANA香蕉狂雷:不大吃一惊你就别听了

2022/05/13

撰文:赵本宣

夏天的大清早,几个大小伙子聚在了太阳宫的一个排练室里。排练室挺便宜,200一天,等了半天,贝斯手华子还没到。一问,才知道他去了北新桥,那时候忙着考研的他一想排练就奔着北新桥的牛盾去了。不过,他们还是在这个排练室里快乐排练了一天,于是有了THUNDER/BANANA香蕉狂雷的雏形。(以下简称TB) 他们的介绍里赫然写着一些“广渠门之虎”“小新疆黄金圣手”“沉默的九阳神功入魔者”等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简介,不仅如此,如果你打开他们的音乐平台界面,你就会发现里面赫然列着一张2013年发行的专辑,让人不由惊讶于这支乐队的早熟。不过,主唱李一由说是因为他和鼓手朝克图在2013年认识,为了纪念这一年,就把日期算成那年了。其实都是这两年做的。 

香蕉狂雷2022年发布了他们的小专辑《FLABBERGASTED》,这支年轻的乐队除了对“诡异的氛围”有着偏爱,同样对大写字母有着独特的喜爱。这个词带着一些B级片的气质,全大写地写出来,配上意义不明的封面,致力于吓你一跳。

在专辑介绍里,他们煞有介事地对听众进行了要求:

现在乐队由五人构成,主唱/主音吉他李一由、节奏吉他刘博卿、贝斯手孙冠华、键盘吴夷希、鼓手朝克图。不过现在主唱和键盘都在国外留学,和同样在外国留学的特邀小号手张心然。这也让他们在微信群聊里争相回忆起了频繁排练,一起吃、一起玩的日子。

SV:乐队是怎么聚在一起的?

TB:主唱和鼓手是初中同学,键盘希子是豆瓣招募的,小号手是在家边上一个酒吧认识的。

贝斯华子是在一个豆瓣摇滚分类学的群认识的,不过我们都觉得音乐不需要分类。

和吉他刘博卿是在Temple的一场演出结束后喝酒认识的,那天他的乐队绝缘体演出,后来一起喝酒聊得十分投机,都是意识流这一块的,喝多了还在大雨里裸奔撒尿来着。

SV:在专辑《Loudloudloud》里有很多(好听)的括号,这个是乐队对歌曲的评价吗?

TB:对,就是我个人觉得好不好听,和大家平时排练时对其中某首歌的热情。

SV:乐队风格比较多样,大家都是怎么开始弹琴的?乐队各位成员最近在听什么?

键盘手希子:小时候去看雅尼的演奏会,觉得真帅,后来慢慢开始听摇滚。听到新浪潮的时候知道了合成器这玩意。最近听《Virtue》-The Voidz

鼓手朝克图:最近在听《Ride into Grave and Glory》-Teenage Calvary

李一由:我小时候听得多的还是摇滚乐,我哥送我一台iPod Classic,里面全是摇滚乐和爵士乐。最近听《Song2》-Blur

SV:乐队这些年里演出过几次?这支乐队对于你们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是TB在牛盾排练室的演出,也是他们第一次演出

键盘手希子:认真点说的话,这一年我都没和大家排练演出,挺难受的,也不知道还得在美国这边待多久,挺想大家的。反正就是在这边先沉淀着,等后面回去了再把沉淀的带回乐队去。

鼓手朝克图:主要是现在乐队已经有形态了,说实话我也是挺怀念去年周周排练的时光的。 

SV:乐队的歌词都带着一些情绪和态度,录音哪里进行的?

TB:其实情绪我觉得就是愤世嫉俗和浪漫的“哀”?反正我写词儿的时候是这样的。录音都是家里自己吉他进声卡弄的。

SV:有一些歌曲被重新收在这张专辑,为什么是这两首?

TB:《北方飓风与未解之谜》、《风的味道听起来是蓝色的》被重新收录是因为对母带不满意,又做了一遍。 吉他手媳妇儿想听《APPLE LIFE》,我就加了个小号重新做了一遍。

 

SV:《FLABBERGASTED》里后朋的味道几乎贯穿专辑,这是乐队的新方向吗?这个词是怎么选出来的?你们希望听众们“大吃一惊”吗?

TB:乐队大体方向大概是后朋克、后车库朋克、新浪潮这些吧。而且乐队其实主打诡异的风格,我们称之为“蕉雷味”。

专辑名字《FLABBERGASTED》是对前三首歌的描述的东西的一种大吃一惊,《Intro》是切格瓦拉的联合国发言,前三首综合而言是对不同自由方式的探讨,切格瓦拉发言是反击式;第二首是对目前平权的记录,第三首是对思想同化的记录。后四首都是浪漫派的独白,“魔幻现实解读我,我似是而非”那个感觉。

感觉国内现在很多年轻点的都自称“后朋”,这个风格的范围好像越来越大了。我把新专辑给周围热衷独立音乐的一些朋友听,感觉他们也没有反馈说这个专辑和谁很类似,还是有新鲜感的,这样就挺棒的。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赵本宣

相关消息

2022/05/27

卧谈|Sugar coat糖衣:包裹在青涩之外的甜蜜海风

2022/05/18

鹤 The Crane:羽翼丰满,鹤园信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