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Thermostat恒温人员:闻起来像是少年心气

2022/04/15

撰文:Temperd

从2020年开始,Thermostat恒温人员这个带着诘屈聱牙的英文单词和意义不明的中文的音乐人就悄悄在街声、网易云等平台上开始发表作品。曾经有英语母语国家的老外问乐队主创肉饼:“What does that word mean?”。

这个词的官方解释如下“A device that keeps a building,engine,etc.within a limited temperature range by automatically switching the supply of heat on and off”,总体上就是一个控制温度的装置,这个词根我们如果看着眼熟,多半是因为见过著名的膳魔师的英文名字Thermos。

不过在恒温人员建起的巨大空间里,模模糊糊的大失真音墙,时不时响起来温和的合成器,让人似乎见到了一些二十来岁少年眼里的世界,新鲜有趣,充满着很多不着边际的想象,有带着一些晕眩——一些荷尔蒙和情绪一起带来的晕眩。正如下图: 

Thermostat恒温人员的专辑《氛围器》的封面,正如恒温人员这个名字一样,专辑的名字也保留着一丝意义不明。

2021年底专辑发布后,专辑收到了很多盯鞋、梦泡相关风格乐迷的喜爱,各个平台都不乏十分EMO的少年心气评价。目前,乐队以两个人加鼓机、program的形式开始在北京各个场地演出。

SV:什么时候确定的Lofi这类音乐的方向的?

恒温人员:其实Lofi只是一种听感上的体验吧,可能只有作品被别人听到之后才能形成这样的标签。虽然喜欢的乐队很多都有这个特点,比如The Radio Dept.,Beach Fossils,还有国内昙花一现的Baby Formula、Self Party等等,这些乐队的作品中充满着简洁的旋律,加上温暖的质感,可能都算上indie、Lofi音乐的一些代表性音乐人,会影响很多类似风格的卧室音乐人。但实际上感觉自己做的歌是因为录音、混音的质量不够好,才会让人误以为是“Lofi”。

SV:从小什么时候开始觉得音乐对自己很重要的?什么时候开始的创作?

恒温人员:小学的时候在学校管乐团学过几年小号,一直到高中才真正意义上接触独立音乐,开始弹吉他,翻一些自己喜欢的歌。

音乐对自己来说一直都很重要。以前有一个爱国者的mp3,几乎是随身携带的那种,学校春游的时候同学们有psp、nds游戏机我都不羡慕,我觉得我的随身听比他们帅多了。

 真正开始创作其实已经大学二年级了,假借“上课需要记笔记”的名义让父母给买了一台iPad,结合便宜好用的接口Irig在GarageBand上面摸索写歌、编曲的概念,才知道分轨、高低频等概念到底是怎样的,然后就用自己的吉他,外加上GarageBand里面的各种预置效果器、合成器写下了第一首歌《Wan Quan River no.20》。

这首歌录制人声的过程也挺有意思。那会有一门摄影课,我专门买了一个铁三角AT9942指向型采访用麦克风,本来是专门接在相机上用的,但其实买了之后发现根本就没用几次,索性就用来录了人声,再配上GarageBand里面的电话效果,就是大家现在听到的样子了。

SV:在大学期间,为什么没有想过自己拉出来做一只乐队?

恒温人员:大学早期的时候和学校里的同学们组建过一支乐队,但因为技术不太好等原因,其实一直都在翻唱一些比较流行的欧美歌曲,也参加过一些学校里的演出活动。当时正好在频繁去livehouse看演出,就觉得在大学里面活动好像有一点无聊。

 大学时期的演出照

之后几次和校外朋友组乐队的经历都不是很成功。可能是自己的性格原因,不是特别愿意主导创作,也不喜欢乐队中繁杂的人际沟通,就一直保持着“自己玩自己的”的状态。

SV:家里的设备都是什么样子的?通常你的创作过程是怎么样的?

恒温人员:我做歌的设备目前非常简单,房间就是我自己的卧室,没有做任何的声学处理。MacBook Pro搭配Logic Pro X和Ableton Live为主力编曲平台,乐器方面,我在《氛围器》中大量用到了MicroKorg S中的音色,辅以Roland Juno的插件版本,基本构成了所有的合成器音色。吉他和贝斯的部分,主要是一把Passtore吴老师2017年的Stratocaster,还有演出也会用到的Fender Precision Bass 70s(在上海石桥买的)。目前正在制作中的新歌在吉他编曲方面也加入了吉他手孙大猴的创作。

 肉饼在家使用的乐器

SV:哪一首歌的创作背景是你觉得最奇妙的?

恒温人员:《spring is everywhere》的创作过程和背景都挺有意思。这首歌所有的吉他轨道都是用一把八百块钱的Recording King民谣吉他加上效果器录制出来的。这首歌写于2020年春天,虽然歌词只有短短四句,并且看上去也有点不知所云,但其实算是自己对于喜欢的,模糊的色彩景象的理解。就好像春天里无处不在的迎春花,夜晚被路灯烘暖的斑斑驳驳的树影,甚至是小孩子眼前的一个万花筒,成年人感冒发烧或者喝多了闭上眼时的乱七八糟,有一种混乱的美。

SV:为什么是《36 minutes girl》?

恒温人员:这首歌的名字比较好玩,就是疫情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有一次在跟一个女生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对方总是每隔36分钟回一条消息,其实只是一个巧合,但当时我觉得挺好玩的。正好那会有了这首歌编曲部分的雏形,就干脆把这首歌设定为给女孩写的歌了。


演出中的恒温人员为两人配置,有吉他手孙大猴(右)的加持

SV:想过写中文歌词吗?

恒温人员:有啊,其实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我对自己写词的能力都不是非常满意,总觉得描绘的景象、表达的情感都非常干瘪,会刻意为了押韵去写词,结果就是不知所云。像《氛围器》这张专辑里的歌已经是措辞过很久,最不会让我不好意思的一部分歌词了。

目前正在积累一些比较美丽又恰当的表述,摸索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东西。正在完成中的新歌会有中文歌词的部分。

SV:日后的创作有什么样的计划?

恒温人员:个人还是比较佛系,当然也和很多人都差不多,能写的时候就多写点,有灵感就记录下来,哪怕只是一段四个和弦的进行,或者是突然想起的一个编曲上的好创意,虽然可能到最后也不会发展成完整的一首歌,静静地躺在自己的手机备忘录里。

摄影:@鳄鱼摇滚摄影

我好像不太想要求自己一定要多久出一张作品出来。一方面是因为主业就是音乐相关,如果回家还要强求自己写歌好像就有点不太舒服,感觉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上面了。另外就是,哪怕能靠音乐生活,那种感觉自己也不一定喜欢,还是向大家展示真实的状态吧,有一个粉丝是一个,有人喜欢就行。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作者:Temperd

收听恒温人员在街声上的作品 

相关消息

2022/05/18

鹤 The Crane:羽翼丰满,鹤园信步

2022/05/13

卧谈|THUNDER/BANANA香蕉狂雷:不大吃一惊你就别听了

2022/05/09

渡洛西汀:渡一程,解千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