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谈|散物乐队: 在996的深圳,做乐队也要讲究效率

2022/03/15

散物乐队来自深圳,创作以City PopFunk为主要风格的音乐。当听到他们以《星际穿越》为灵感创作的intro时,我大受震撼。他们漫不经心的封面与潦草的歌名不知流失了多少听众,然而如果你恰好点击了播放键,一定会被他们极具特点的节奏与律动所吸引。

在此之前,成员们各自都做过不少乐队,散物是他们的又一次尝试。对HW、恩师两位主创人员作品的认可吸引了诸位成员加入,“组建乐队也是一种创业”的共识使得散物在忙碌的深圳稳步前进。他们有每周从深圳的各个角落齐聚腾讯音乐协会排练的理智科学的一面,也有“做音乐就像呼吸一样重要”、“每个人最终都会离开这个世界,但作品不会,只要有人听到,我的存在就会继续”的感性一面。

这种两面性打造了散物的音乐——由酷炫的、梦幻的、丰富的、散碎一地的元素组成,从他们的音乐中,你可以听到霓虹都市的华丽与喧嚣,灯红酒绿中来往的人流在这座城市中的欢呼与舞动。闭上眼睛,沉浸在散物的旋律中,996也好,007也罢,这一刻 ——“跳舞吧,爱谁谁!”。

成 员 简 介

从左至右:阿枣 恩师(上) 常常常(下)华强  HW

HW(主创/吉他):负责 demo的创作,器乐编配,编曲,吉他手。幽默担当,负责讲脱口秀等等。

恩师(主创/主唱/键盘):负责 demo的创作,器乐编配,吉他手,键盘手。制作人担当,负责曲目的再编曲、混音、母带和常态化排练迟到等。

常常常(吉他):乐队主要的项目管理者,组织者。歌词创作者,吉他手。喝酒担当,负责乐队主要社交工作。

华强(鼓手):乐队鼓手,节奏稳定的保证。时尚担当,某小众街头品牌代言人,同时负责接送HW排练。

阿枣(贝斯):贝斯手,乐队律动、低频的保证,也是歌词的创作者之一。乐队形象担当,颜值的主要增量。 

SV:乐队为什么起名“散物”?

阿枣:一开始觉得大家都想以一个比较Chill的状态去做音乐,当时脑子里就想到家乡话“散物” (就是随意、瞎玩)。 “散”很像是我们的分散的多变丰富音乐风格,正如我们的描述 —— “ 我们是由分散在不同地方的独立个体凝聚在一起的奇妙事物 ”。

 排练中的散物乐队

SV : 深圳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为什么在简介和作品中都强调了“深圳”?

HW:因为大家都在深圳生活。深圳已经是我除了故乡以外生活最久的地方了,对这个城市有着自己的记忆和情感。青春都给了她,不妨再多给些了。

华强:来了都是深圳人。

鼓手 华强

SV : 散物的作品是如何产生的?创作灵感都来源于哪里,有受到谁的影响吗?

HW:乐队的创作动机、器乐框架,都是我和恩师在DAW里做出雏形。大家在排练时定下器乐演奏,以及Vocal旋律和词的创作。

这并不意味大家不能创作,只是在深圳这个快节奏的都市,我们不可能像之前玩乐队一样,大家凑在一起很长时间,通过一个动机,Jam去产生作品,这样的效率太低。在深圳都是打工人,996,997,太平常了。

 Demo录制

我是队里唯一的80后,在大学里的音乐启蒙阶段,能选择的风格并不太多。所以我基本是从吉他英雄型的音乐,比如Paul Gilbert、Steve Vai、Nuno等等开始,因为我本身就弹吉他,所以没能逃开这些。之后就是八九十年代的重金属摇滚乐、布鲁斯摇滚乐、硬摇滚,到涅槃 、英式,再到我近几年听的非常多的funk、R&B、City pop、蒸汽波等。

我原来听歌比较注重吉他,现在则重点琢磨鼓、贝斯律动和合成器的编配,《Final Party》、《粉雾》(恩师重新编曲)、《SZ_Funk》 、《SZ_Story》这几首,可以听到我的这些思路转变(街声上可以听到),律动的部分也是多亏贝斯枣妹和鼓手华强把整个律动感表现出来了。

恩师:逛街,观察家里以外的事物。从很多生活的现象中吸取一些灵感。很多时候想找寻的是表象事物背后的一些意象的感觉或者画面,然后尝试把它们通过音乐的方式呈现或者描述出来。有时候也会把具有情绪的东西编排做出来,可能像是探索里空间的感觉,去挖掘一些日常的事物背后的元素。

 排练间歇

SV : 《Intro (Demo)》里用的采样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加入这一段采样?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light.

—— Dylan Thomas - 1914-1953.

Dylan Thomas的诗句同样启发了不少文学音乐创作

恩师:Intro是因为刷了很多次的电影《星际穿越》带来的想法。因为觉得台词很棒,就录了一段。刷电影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电影好看,为什么不能从中吸取灵感呢?艺术的表达总是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常常常:我也刷了至少五遍电影。这段台词感觉很飘渺,当时我们想要有一段开场的Intro音乐,就聊着说可以搞个具有氛围感的开场,然后我记得好像恩师在两天内就搞出来了。至于为什么喜欢有星际穿越元素的Intro,那毫无例外是那种飘渺与巨大空间感带来的想象力画面,令人非常愉悦。

Demo制作

SV : 散物早期的作品都发在街声,是街声的超级用户吗?

常常常:我是产品经理,经常挖掘各种APP,有一天找到了这个以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为主的音乐社区。从用户活跃度来说,街声肯定是高活了。后来跟枣妹聊了一下,她早就知道这个平台了,所以信任感是一开始就存在的。

因为当时我们想发Demo,但是主流的音乐平台传歌曲都要签署各种协议和版权等等合同,歌曲下线删除也会有限制。我们这种新组建的乐队更看重街声的社区文化以及能够敏捷迭代自己的歌曲版本。《粉雾》也是先发了一个器乐版本,后来又有一个加上唱的版本上传。

 街声即时热门榜单

阿枣: 源于一次特别的经历。大概在15年去台湾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民宿驻唱的小哥,那时候听到了他跟大家宣传自己的音乐,也是他推荐了街声。印象很深,是在九分故事楼。当时也是为了在上面听到一些音乐人的作品,比如安妮和李友廷老师的歌~不过转眼现在李友廷老师也算大红大紫了,其他平台也能听到啦,但街声是一个可以源源不断发现宝藏音乐的地方,一直用到了现在。

贝斯手 阿枣

SV : 在此次街声大登陆之前有过线下演出吗?这次被选中感觉如何?

常常常:散物乐队还没进行过演出,主要是因为疫情原因,很多演出都被推迟甚至取消了。

这次入选大登陆,感觉就是超级开心,因为我们在街声跟听众的互动挺多的,时不时也会登上街声热榜,真的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同时也希望街声以后越做越好,我们会努力给街声APP的用户和街声线下活动的观众带来更多精彩的音乐和演出!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收听散物更多歌曲

相关消息

2022/11/25

李佳隆:成为《传奇》,我做了“危险”的决定

2022/11/16

浅灰:28岁,五支乐队,第一张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