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跑小说:千言万语不如一个“好”

2022/03/23

撰文:肉饼

这就是短跑小说的现场。四人配置的乐队,主唱huhu站在舞台中央,旁边是他的合成器还有一把闪亮的短号——它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不仅因为是黑色的,还因为短号在摇滚乐的舞台上更少见:它比小号更短,更圆润,拥有更柔和的音色。 

也许他们还觉得自己的舞台不够特别,如今的短跑小说还会尝试跟乐队之外的朋友进行舞台上的即兴合作。偶尔来客串的舞蹈演员佳敏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他们的第一次合作就在刚刚认识的一个礼拜之后。她会把后台的镜子搬上来一起跳舞,舞伴就是镜子里的自己。还有一次,她干脆在演出的最后换上了泳衣,跳下舞台,融入人群中。

“随机性”、“实验性”、“互动性”,这些都是短跑小说所追求的演出效果。成立至今,他们先后登上了广州MAOLivehouse圣诞拼盘,鸡皮疙瘩音乐节等舞台。假如你看到他们实验性十足的演出现场,或者对他们跑者姿态的专辑封面有印象,那么你可能真的以为乐队介绍中“全速奔跑”和他们的名字“短跑小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真相并没有这么复杂。

乐队阵容

主唱/小号/合成器:huhu

鼓手:Josh

吉他:yuhao

贝斯:Kuzima

全速奔跑

短跑小说的名字来自一个误会。某次主唱huhu在和之前的女朋友聊天的时候,对方把huhu提到的“短篇小说”听成了“短跑小说”。她告诉huhu,“短跑小说”在法语里是非常漂亮的词组,叫“Sprint Nouvelle”。于是,huhu和朋友们把这个名字沿用至今。 

huhu在广东韶关长大,目前是一名游戏设计师。除了贝斯手Kuzima是大学室友兼同事以外,剩下的两位成员yuhao和Josh都是huhu在韶关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去年在广州参加完琪琪音像主办的三十人三十曲之后,主理人小吉找到huhu,问他有没有兴趣做脏手指广州站的嘉宾。“我说我已经很多年不做乐队了,但是小吉建议我现组一个。于是当天早上我就给朋友们轮流打电话,下午短跑小说就这样成立了。”

huhu脖子上的奖牌也是周边之一

从一首歌都没有到给脏手指暖场,短跑小说觉得第一步迈得有些夸张。他们决定在脏手指专场的前一天去朋友的酒吧里小试牛刀。酒吧坐落在很多老人居住的街区,演出刚刚进行到一半,一个老爷爷冲上舞台打断了他们。“因为吵到了他睡觉。”尽管发生了这个小插曲,huhu还是觉得第一次登台亮相感觉不错。

短跑小说很享受演出的“意外感”。随后到来的在广州MAO Livehouse的圣诞拼盘,短跑小说在渡洛西汀之后登台,却被观众在演出群里吐槽是“迷惑摇滚”,还不如“一起合唱Mariah Carey的圣诞歌曲”。“我觉得这种很有意思。一场特别精彩顺利的演出,演完之后和大家拍拍照片,和类似那天一样的观众根本不理解的演出相比,前者我两年之后肯定就不会记得了,观众们意外的反应反而让我觉得好玩。” 

除了即兴味十足的舞台效果,独立动画、风马牛不相及的网络名人视频剪辑而成的VJ里有时候还以类似跳帧的效果穿插着奇奇怪怪的图片,加上每一首作品之间的风格都有些不一样,观众们对短跑小说的迷惑也许不难理解。“因为我们几个人喜欢的风格其实都各不相同。”huhu出生于戏曲家庭,从小备受熏陶的他先后学习了电子琴、吉他,在看了Chet Baker的纪录片后,他决定自学短号,然后便加入到了短跑小说的音乐当中。

他们的“迷惑”还体现在乐队简介里:希望我们的音乐像小朋友在身体还健康之际偶然目击一次的幻觉。“这其实是我在上班的时候无聊乱写的。因为第一次演出之前需要乐队介绍,我就临时想了一个很中二的,结果脏手指主唱管啸天在鸡皮疙瘩音乐节的电台节目里直接跳过了这段没念。”

给安娜的歌

 《旋转祖先》专辑封面

短跑小说的词曲主要由huhu创作,歌词以英文为主。《Via Col Vento - 飘》诗意浓郁,控制口吻极强,以给女性角色的角度叙述道:

Now that I know you want me(既然我知道了你想要的是我),
So could you please(那么请你)
Die for me(为我死)
Kill for me(为我杀)
Dream for me(为我梦)
Be crazy for me(为我疯狂)

And also keep quiet for me(同时为了我保持安静) 

huhu将这首歌写给一个很喜欢自己的女生,对方听了很开心,但当时huhu公司的法国总监却觉得这首歌“很不尊重女性”。“他(总监)是我很崇拜的人,是一个很浪漫的法国人,把他的妻子和最喜欢的汽车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部分。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总监还亲手做了一个一半是妻子身体,一半是汽车的雕塑。虽然我们看法不一样,但我觉得他说的也很有道理。之后的创作可能会写一些其它主题的内容。”

像这样以女性角色和爱情为主的命题在短跑小说的作品里十分常见。第一张专辑《Songs for Anna》如专辑名所讲,都是huhu写给女主人公Anna的情诗。在huhu构建的宇宙里,Anna是“缪斯”,是相遇在云端的时间,是“河流的轮廓”,也是“第一场电影”。

这当然不是泛泛的对象和虚构的故事,Anna作为huhu曾经在韩国留学时的女朋友,两人在一起的许多细节都原封不动地放进了这张专辑,huhu用歌词为信纸,填满了写给对方的情诗

他们在分开之后仍然在一起工作。《이도시에 在这城市》是他们在工作完毕后在studio一起写下的歌,“用iPhone耳机录下的,有中文和韩文两个版本,送给对方作分别的礼物。”

那个时期,huhu写下的所有作品几乎都与Anna有关,每一首歌里也都有着具体的生活景象。但huhu同时也担心类似的作品太多会显得廉价。“比方说你在一张作品里写两首关于爱情的歌,如果总量是100分,那他们的价值就是各50分。当一张专辑十首歌全都是爱情,那每首歌的价值平均下来就只有10分。”

演出现场

他总感觉听众无法共情,即便“你的每一首作品背后都有真实的故事和对象”,观众也没有义务去了解。“虽然总有人对这种二十岁的情情爱爱感兴趣,但也许我们的音乐里也应该出现别的内容,更成熟的内容。” 

去年开始,huhu强迫自己不要写英语,不要写爱情,甚至还计划让父亲给他写一首客家话的歌,但后来没能成行。“因为我太习惯去在英文歌词里押韵了,导致我们的歌词不太能完整表达出原本的意思,可你能打动别人的地方基本都是靠这些文学性,所以我会花很多时间在上面。”

短跑小说中的三位成员目前都在从事游戏相关的工作。收录在《French Ocean》里的《Dark and sharp》诞生在乐队成型之前,是huhu给高中同学制作的独立游戏《空箱(Booth)》做的配乐。“我当时看着游戏画面和未完成部分的文字说明,给他做了三十来首歌,大部分都是氛围类的东西。”《空箱》是一部反乌托邦题材的独立游戏,内容是关于一个城市食物质检员的故事,这种题材让huhu很感兴趣。“还是希望未来能把这些游戏配乐也能现场演绎出来。”

 
游戏《空箱》配乐说明

每日一好

听说过短跑小说的人对他们社交平台上的“每日一好”多少都会有些印象。掉在地上的冰激凌,冬奥会吉祥物的胸针,甚至歌曲被街声推荐的截图,都可以被配以一个“好”字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每日一好”始于huhu小时候的经历。“有一年我爸爸的朋友来给他拜年,广东这边的人都很喜欢说一些‘恭喜发财’一类的吉利话,这个伯父却只给我爸爸发了一个‘好’字。我惊讶极了,因为它承载了很多的内容,比那些千篇一律的东西要有意义得多。” 

如今的社交媒体让huhu再一次思考“好”的定义。“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很多人不管拍了什么照片,都会配上五花八门的文案。他们可能只是在于营造自己的人设,传递自己的心情,好像我这周末看了演出,上周末去滑雪了,我的生活就比你的生活有意思,比你的好。”

短跑小说的“好”

huhu认为,所有的心情其实都能用一个“好”字概括。他用短跑小说的名义组建了“每日一好”的群聊,每个人都能往里发照片,任何内容都可以被作为“每日一好”。“我们的情绪都太简单了。这个群每天都是发一些照片,然后大家一起说‘好’,氛围看起来特别的积极。”

huhu希望短跑小说也能越来越好。“切实一点来说,我希望大家不止关注到我们的演出形式,更能关注到我们的作品本身。”以前的他不会写重复段落的音乐,现在却发现观众的确需要这些五分钟的,不断堆叠起来的音乐来烘托情绪,唤醒他们对音乐的需求。

乐队专辑封面和周边的构想

怎样让短跑小说的现场每一名乐队成员都能恰如其分地表现,而不是凸显个人色彩,是huhu正在努力突破的事情。他们也还在计划着更多花样。“之后的现场我们想做一个简单的视觉效果,将舞台上大家的情绪数据实时导出,然后用即时生成的图案投影到屏幕上,演出的情绪就是我们的VJ。”

 实时情绪传导的原理图

谈及“不切实际的愿望”,huhu希望大家在听完短跑小说之后能够“反思”一下自己。“就是希望大家听完我们的歌之后能有所思考吧。”相比广州和其他城市,huhu觉得深圳是一个让人“不知道周末该干些什么”的地方。不过此次得知入选大登陆深圳站演出之后还是很开心。“一直都很想在深圳演出,能邀请同事来看。上次外婆还来看了我们的演出。”视频里,可爱的外婆一直在捂着耳朵。 

本文图片及视频均由受访者提供

收听短跑小说在街声上的歌曲

相关消息

2022/05/18

鹤 The Crane:羽翼丰满,鹤园信步

2022/05/13

卧谈|THUNDER/BANANA香蕉狂雷:不大吃一惊你就别听了

2022/05/09

渡洛西汀:渡一程,解千忧